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32章
    叶遥回到自己的屋子,坐下来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茶香清雅,叶遥闻着茶香,梳理自己低落但有些奇妙的心情。

    陆寻的离开在他意料之内,他和陆寻做了那么多年朋友,这段关系就此结束,说一点也不伤心难过,那当然不可能。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种一切尘埃落定后的释然感。

    他不用再绞尽脑汁疏远陆寻,不用再踩钢丝一样小心翼翼的前进,时刻担心暴雷。

    高考进考场之前,他告诉自己遇到做不出的题也不用太紧张,因为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学习,所以就算失败了也不用太自责和沮丧。

    现在他和陆寻的一切都结束,而他为了保全这段友谊尽最大力气努力过。

    叶遥将茶一饮而尽。

    睡觉吧,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太阳依旧会照常升起。

    陆寻跑出去时脑海当中几乎一片空白,只有叶遥跟他说的话在来回飘荡。

    我喜欢当下面那个、我喜欢当下面那个、我喜欢当下面那个。

    这句话在此刻的威力比唐三藏的咒语还要强,绵绵不绝不断循环,直到陆寻来到楼下,被带着寒意的春风吹了满面,这才骤然清醒过来。

    当时在房间里,叶遥说出那句话时,手机里的零号主角刚好发出百转千折的声音。在那一瞬间,他幻视了叶遥躺在床上的模样。

    叶遥穿着柔软的米白色睡衣,脸颊因为盖着的被子足够暖而微红。叶遥看着他微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喉结。

    陆寻并没有真的被叶遥摸过喉结,毕竟这个部位日常生活中不会随手碰到。可他只是想象一下,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这样的叶遥……和平时太不一样。

    他怎么能这么幻想叶遥?这么想叶遥,和那群侮辱叶遥想要男人的王八有什么区别?

    从前他最厌烦的就是别人那样想叶遥,现在他竟然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这一份不应该出现的想象促使陆寻落荒而逃,不和叶遥面对面。

    现在陆寻走在楼下,围着楼转了一圈又一圈。他精力充沛,以超快的速度走了几圈后依然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某种火焰在心里熊熊燃烧,脑子里一团乱麻。

    叶遥作为同性恋者,喜欢在下方,不是他下意识以为的上方。

    怎么办?

    叶遥和他所以为的不一样,怎么会不一样,居然不一样!

    陆寻在楼下不知道走了多少圈,突然惊醒。

    他这么一句话也不说就把叶遥丢下跑了,叶遥会不会误会,以为他恶心他,看不起他在下面?

    陆寻背上出了冷汗,他火速搭乘电梯又上到了居住的楼层,来到门前后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屋内一片安静,叶遥并不在里面。

    陆寻失落的进到屋里拿起手机看了看,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叶遥并没有给他发消息,说自己先回去了之类的。

    手机里都是各种app推送的垃圾短讯,叶遥可能给他发的消息、电话,一个也没有。

    ……不好。

    想到叶遥可能因此生气,陆寻连忙点开和叶遥的聊天框。可手指按在键盘上,陆寻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要怎么跟叶遥解释?

    跑出去不是因为恶心,是因为他幻想了些奇怪的情节?

    陆寻组织语言失败,最后挑选了半天,挑了一个很萌的表情包发过去。

    一只圆头圆脑的小鲨鱼从墙后探出半个头,配字是:

    陆寻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叶遥的回复。

    陆寻皱起眉头,他在屋子里又走了几圈,最后出门来到叶遥屋子门前。

    他一直在楼下,没有见到叶遥出去,那叶遥肯定在屋里,只要敲门应该就能把叶遥叫出来。

    陆寻举起手要敲门,又停顿。

    叶遥出来之后呢,他要说什么?

    陆寻脑海当中一片乱麻,今天他所接受到的冲击太多太大,从叶遥远离他不是因为讨厌他,而是因为喜欢男人。到叶遥向他坦言位于下方,再到他居然罪孽深重的幻想叶遥,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他的各种认知和观念。

    现在找叶遥,如果不能解释清楚,反而会多添事端。

    陆寻最终还是没有敲下门,他慢慢转身回了屋,坐在沙发上思考。

    他需要一个人来帮他理清想法。

    陆寻打开手机,找到了他的狗头军师。

    因为不知道狗头军师是不是还把他屏蔽着,陆寻直接打了电话。

    等了一段时间后,电话接通。

    陆明那边背景声嘈杂,陆明那边接起来以后说:“喂?我在看演唱会,有事待会联系。”

    “我有感情问题想询问你。”陆寻说。

    “我在摇滚演唱会现场跟你分析感情问题?”陆明难以置信,“这场合是干这个的吗?我音乐会结束打电话给你好吧。”

    “你之前的猜测是对的,”陆寻说,“叶遥的确是弯的,他跟我说,他上大学以后就弯了。”

    陆明大惊,左右看了看,从观看席上撤离。

    在摇滚音乐会上分析感情问题,这才是真正的朋克行为!太有艺术感了!

    虽然现在知道叶遥是弯的,陆明也完全没有了劝他远离陆寻的心思,当初陆寻织的那条粉色毛衣还留在他的脑海里,时刻冲击着他的世界观。

    陆明一边往外面安静点的地方走,一边跟陆寻说道:“他弯了,对你不是正好?”

    反正陆寻也不咋直。

    陆寻打电话来想让他分析什么,分析两个男人怎么更加甜甜蜜蜜谈恋爱?

    “什么正好。”陆寻皱紧了眉,“他弯了怎么会对我正好。”

    陆明:“……”

    鉴gay达人陆明,终于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这啥意思啊,他的老天爷,陆寻不会还觉得自己是个钢铁直男吧!

    “所以说,你是个直男,你发现他弯了,但你还想跟他做朋友,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相处?”

    “差不多吧。”陆寻说,“不然呢,发现他是弯的,我走人?好几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了?我做事没那么极端。”

    陆明:“……你放屁。”

    “以前你那个喜欢你的发小哭着跟你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认识了这么多年,别说不理他就不理他,你是怎么说的。”陆明毫不留情的戳穿某个人的双标行径,“你说你不讲人情,少给你来这套,和你认识一百年都没有用,呵。”

    陆寻不满:“他怎么可能和叶遥比。”

    陆明:“……行,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也没有直男不能和gay交朋友的道理。”陆寻又说。

    陆明面无表情的吐槽:“你以前还说过,你又不是有病,和一个gay纠缠不清。”

    陆寻沉默。

    陆明也沉默。

    陆寻这不是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还要继续和叶遥做朋友,打电话来跟他问什么?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和陆寻所想象的不一样。

    陆明想了想:“他跟你告白了,你不知道怎么回应?”

    “没有。”陆寻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又在屋子里走了几圈。

    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虽然他因为叶遥在下方而震惊,理不清自己的头绪,但叶遥在上还是在下完全是叶遥的隐私,没有叶遥允许下,他不应该告诉别人。

    他不告诉陆明原因,陆明也没办法帮他出主意。

    算了,还是他自己分析。

    陆寻随便说了几句,正想挂断电话,电话那头的陆明叫住了他。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如果你还是跟他做朋友,并且还是按照以往模式相处,那我劝你不要这么做。”陆明严肃道。

    陆寻停下了挂断电话的动作。

    “就算他现在没有喜欢你,你难道还能继续像以前那样织毛衣,到处带着他去玩,边走路还能边牵手?算了吧,你们两个都是直男的情况下还行,现在他弯,你又说你直,万一他被你勾得动了心,你又要怎么样呢?”

    陆寻瞳孔微缩。

    如果……叶遥喜欢上他?

    脑袋像是要爆炸,血液沸腾的像是在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冲刺,这是一种下意识的紧张,陆寻的心怦怦直跳。

    陆明看不见手机那头陆寻的表情,于是继续说道:“是要和他分手桥归桥路归路,还是继续照样和他相处,但就是不接受他,只和他当朋友?”

    两个选项,陆寻哪一个都不能接受。

    分开,那绝对不可能,除非他死。

    罔顾叶遥的心情继续当朋友,那叶遥该有多难过?这种人怎么配当叶遥朋友?

    陆明最后说道:“如果你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我劝你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每次接近之前,想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

    说完话,陆明挂断了电话,不屑的哼了一声。

    陆寻居然还说自己是直男。

    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会轻易被陆寻欺骗的傻子了。

    陆寻是直男,他把头拿下来当足球踢!

    两个天天牵手的gay,还是快点在一起好吧!不刺激一下,还真的以为自己很直了?

    陆寻又开始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说不明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身体,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和叶遥的关系……会成为怎样?

    二十年来的人生里,陆寻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更没怀疑过自己不是个直男。

    他绝对不能接受和一个男人接吻,稍稍一想,他就会恶心想吐。

    但如果换成叶遥……

    陆寻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

    之前他从来不会去想象那些对叶遥不尊重的画面,就连一起搓澡的时候,他都会刻意让视线避开叶遥后背腰以下的部位。

    但是如果把亲吻的对象换成叶遥,好像不恶心。

    毕竟那是叶遥,不管哪里对他来说都是香的。

    叶遥的唇,又会是什么味道的?

    陆寻加速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叶遥明确的跟他说了位于下方。

    如果叶遥喜欢上他,他能接受和叶遥上床吗?

    陆寻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个画面,

    叶遥躺在床上,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喉结。

    ……

    他要和叶遥保持一定距离吗?

    因为是直男,所以应该保持合适的距离,叶遥不会有喜欢上他的可能,他就能跟叶遥长久的保持友谊,成为合适的,不会过界的朋友?

    叶遥在第二天睡醒时,看见了陆寻给他发来的表情包。

    叶遥:“?”

    看表情包发来的时间,陆寻居然还回来的挺早?

    陆寻的接受能力出乎了叶遥的意料,叶遥想了想,没有回复。

    看这个意思,陆寻是还想继续跟他当朋友,不过陆寻昨晚既然没有来敲他的门或者给他打电话,那应该也是在犹豫。

    犹豫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跟他一个在下方的男同,当天下第一好朋友。

    顺其自然的淡下来也好。

    叶遥开始了新一天的补课工作,在这一天里,他没有见到陆寻。

    叶遥丝毫不意外,实际上陆寻和他保持现在的关系,见面时会打一声招呼,平时又不会太过黏着他,就是他想要达到的最好距离,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的达成了。

    这么一想,就更让人开心了。

    叶遥心平气和地完成一天补课工作,到了晚上补课结束,他和王学一起出门。

    王学是下课回家,他则是准备坐车回宿舍。

    王学一边走,一边跟叶遥说话:“遥哥,不是我跟你吹,你和我好了,你想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不用为生活而奔波劳碌,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多美妙啊,这种条件一般人可给不了哦。”

    “好好读书,不要为这种有的没的分心——”叶遥打开屋子门,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在他屋门外边与电梯之间的走廊间,一个他熟悉的人影蹲在那里。

    那个人影手长腿长,长着一张意气风发放荡不羁的脸,现在却委委屈屈的蹲在他门口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寻见到叶遥之后快速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他看了一眼叶遥的脸,又快速把视线移开,盯住叶遥衣服。

    “一起回学校吗?”陆寻闷声问。

    叶遥难以置信:“你特意在这里等我?”

    他还以为他们现在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结果陆寻还等着他一起回学校?

    “遥哥,这人是谁啊?”王学警惕出声。

    “……我的朋友。”叶遥说。

    陆寻哼了一声,莫名的不爽。

    朋友,他们的关系,一句简单的朋友就结束了?

    还有这个高中生,叫什么遥哥,遥哥这个名字是这个该死的高中生能叫的?真是心机爆表,既叫了叶遥比较亲切的名而不是姓,又在名后面加了一个尊称,让叶遥开心。

    陆寻是打算这段时间里好好想一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他和叶遥之间什么样的距离才是最好的。

    在没能完全想好之前,他想要保持一个最不会出错的相敬如宾状态,以免日后伤害到叶遥。

    可没想到一个照面,他就要破防了!

    凭什么这个该死男高中生和叶遥之间的距离,比他跟叶遥之间的距离要近啊!这个人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补课学生吗!

    陆寻一个大跨步向前,他看看叶遥的背包,不知道要不要像以前一样直接把包抢过来背着。

    陆寻忍了忍,还是先选择了一个礼貌的态度:“你的东西太多了,我帮你拿一点?”

    叶遥摇摇头:“不用,走吧。”

    陆寻惨遭拒绝,面无表情的跟着叶遥一起进电梯。

    电梯壁亮的可以当镜子,陆寻看见叶遥的手就垂放在他的手旁边,只要他稍稍一抬手就能握住。

    陆寻指尖发痒,他将手握紧成拳,免得手趁他不注意,违背他的意愿将叶遥一把牵住,那就坏了大事了。

    可他好久没能和叶遥有近距离接触。

    叶遥也没有主动碰他。

    叶遥当然不会主动碰他。

    昨天晚上他那么做,叶遥肯定生气了吧。

    陆寻的心情是极度闷烦,他把手握紧又松开,又再次握紧。

    陆寻苦苦支撑,等上了出租车回到学校,和叶遥单独走在校园小道上时,连忙道了歉。

    “昨天晚上……抱歉,我不该那样跑掉的。”陆寻说,“你想怎么罚我骂我都行。”

    叶遥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陆寻在说什么,想起来后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没有生气啊,你跑得挺好。”

    陆寻不跑,他后续才麻烦了。

    想必陆寻已经想通了,很好,现在这个相处距离,让他很舒服。

    陆寻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看叶遥没有生气的样子,也就稍稍放下心。

    晚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响。

    以往他和叶遥走过这条校园小道,不是他搂着叶遥肩,就是他牵着叶遥的手。

    可现在他什么也不能做。

    好难受,心里空空落落的难受。

    他渴求和叶遥的任何一点接触……只要能近一些。

    以现在的情况,他唯一能跟叶遥亲密些的时刻,大概只有在宿舍睡觉时。

    虽然不能再睡同一张床,但至少他还能和叶遥头对着头,他能在黑暗中看叶遥熟睡的轮廓。

    这是唯一支撑他的甘露了。

    回到宿舍洗漱过后,陆寻疲惫的爬上床。

    很快了,很快就能和叶遥头对着头……

    爬上床的陆寻看见了让他呼吸骤停的画面——叶遥把枕头移到了床的另一边,现在跟他离得远远的在看书。

    “你做什么?”陆寻失声惊道。

    “啊?”听见声音,叶遥把目光从书上移开,“我没做什么啊?只是把枕头换了个地方而已。”

    叶遥看着陆寻骤然阴沉的脸色,挑了挑眉:“难道你还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睡?事情已经说得这么开,放弃不该有的幻想吧,陆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