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34章
    叶遥早上起来,在洗漱台看见陆寻时,吓了一跳。

    陆寻垂着眼皮在刷牙,整个人脸色异常憔悴,变成了颓废的大帅哥。见到他过来,满嘴白沫的陆寻挤出一个笑。

    笑得实在不怎么好看。

    “……你没事吧。”叶遥担忧道。

    “没事。”陆寻把嘴里的泡沫吐出来跟叶遥说话,“昨晚看一个球赛,一晚都没怎么睡。”

    叶遥不知道这理由是真是假,于是顺着这句话说了一句:“球赛可以放在白天看,不要熬太多夜,熬夜对身体不好。”

    陆寻点点头。

    看陆寻并不怎么在意的模样,叶遥忍不住又加了一句:“熬夜还会变丑……算了。”

    陆寻根本不在乎外貌,他说这个更没有作用。

    叶遥刚这么想完就见陆寻瞪大了眼,陆寻几口水清理掉嘴里剩余泡沫,急匆匆跑出了洗漱间。

    叶遥从洗漱间里伸出头去看,就见陆寻去到了宿舍内的试衣镜前,端详着自己的脸。

    叶遥:“……”

    同样在洗漱的小胖也被陆寻惊呆了,他和叶遥对视一眼,震惊地说道:“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陆哥居然也会关注自己今天帅不帅了?”

    “……不知道。”叶遥说,“可能昨晚看的球赛里面有球员太帅,激发了他的好胜心吧。”

    叶遥如同往常一样上着课,等到下课他拿出手机想随便刷一刷,便又见到了陆寻给他发来的表情包。

    这是一只胖胖的白鸭子,眼含热泪的在地上用翅膀画着圈,配字是。

    叶遥笑了笑,戳了戳屏幕上那只胖鸭。

    哪怕是现在他们这种情况,陆寻也依然努力又坚持不懈的给他发消息保持他们之间的联络,足以看出陆寻对这份感情的重视。

    他又何尝不是呢。

    叶遥略微有些心情复杂。

    他如今倒是不用再踩着钢丝过河,还和陆寻成为了保持一定距离的朋友,一切从表面上看都达到了最理想的状态。

    但也是因为曾经的亲密无间,如今关系后退,叶遥再怎么理智,心情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低落。

    如果能有一个活动能让他散散心就好了,比如周末去爬山之类的。等再过一段时间,他应该就能习惯了。

    叶遥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他看见陆寻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叶遥才刚把这句话看完,前后不会超过两秒的时间里,陆寻不知为何又将这句话撤回。

    再过一会儿,陆寻又发来一个表情包:

    又过一会儿,叶遥慢吞吞的打字:

    叶遥:

    陆寻的消息回得很快:

    陆寻:

    叶遥看了一眼撤回提示,没有戳穿陆寻:

    陆寻回复:

    自习教室里会保持安静,叶遥没有拒绝,半垂着眼回复:

    经过中午的短暂休息,陆寻的状态看起来好了很多。晚上他和叶遥一起去找空教室自习的时候,已经恢复成了走哪儿都很耀眼的大帅哥。

    只要没有用来上课的教室都能用来自习,叶遥选择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教室,里面还有其他几个自习的人。他靠着窗边坐下,陆寻则坐在他旁边。

    叶遥进入了专注的学习模式。

    他一只手拿着笔,另一只手则放在桌面,他的桌子和陆寻桌子交界处旁边。

    学习使人心平气和,学习内容是各种法律条文时就更容易让人丧失各种世俗的欲望。

    叶遥不知道自己学了多久,他放在旁边的手突然被一个暖暖的东西碰了一下。

    叶遥往旁边看去,就见陆寻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旁边。

    两只手的接触不算多,只有一点点侧边的相贴,触碰时有似有若无的痒。

    叶遥没有说话,把手往旁边挪了一点,继续看书。

    书还没能看完半页,叶遥的手再次被碰了。

    陆寻的手越过了他们桌子之间的分隔线,执着的追了上来。

    陆寻的书一页都没有翻过。

    叶遥这次没有再退,他微微皱起眉,压低了声音用气音说道:“陆寻。”

    声音很轻,完全不会打扰到教室另一头自习的其他人,对于埋头不知在想什么的陆寻而言却无异于惊雷。

    陆寻猛地抬起头:“啊?怎么了?”

    叶遥示意陆寻小声些,然后偏头看了看手的方向。

    陆寻也看了过去,一愣,连忙把手收回来。

    陆寻抓了抓自己的脸,看起来有些不自在。

    “我不是故意的。”陆寻压低声音解释,“我在想其他事情,不知道怎么就……”

    在大脑没有发出指令的情况下,他的手竟然悄悄的违背了他的意志,偷偷摸摸的去碰叶遥。

    该死的。

    “原来是这样。”叶遥说,“那我坐远一点。”

    叶遥把椅子往另一边拉了拉,这样整个人就和陆寻有了一定的距离。

    “继续看书吧。”叶遥说。

    陆寻似乎欲言又止,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抿了抿唇点点头。

    叶遥安静的看了两页书,然后他突然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陆寻的手没有再过来,双脚也老老实实的被课桌横杠限制在自己桌子底下。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只除了……

    陆寻的上半身原来和他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但是现在只剩下不到两手的距离,陆寻如果继续往他这边靠,过不了多久肩膀就会和他碰在一起。

    叶遥:“……”

    叶遥没有移动椅子,而是直接把上半身往另一边偏。这一次他没有再将注意力集中在书上,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他旁边的陆寻身上。

    在他往另一边偏之后陆寻再次慢慢倾斜,原本和椅子呈现九十度直角的上半身,慢慢弯成了八十度、七十度……

    这是干什么,这是要上演屁股和上半身分离的法术吗?

    眼看着自己再偏就要贴到墙壁上了,叶遥戳了戳陆寻肩膀:“知道你视力很好,但也不用离书那么远去看。”

    陆寻猛然回过神,他看看自己的姿势,又看看书所在的地方,连忙将自己姿势矫正。

    “我真不是故意的!”陆寻解释,“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到你那边去了。”

    叶遥看着陆寻把书一连翻了好几页,握着笔再次准备认真学习的模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是个同性恋,陆寻。”叶遥轻声说,“你仔细想想,往深入了想,想到有点点恶心为止,你就不会再下意识的靠过来了。”

    “我在想……我在很认真的想。”陆寻低声说。

    叶遥相信了,于是继续自习。

    在他旁边,陆寻思绪完全从课本上溜走。

    叶遥让他仔细想,深入想。

    这可是叶遥亲口同意让他深入想的。

    仿佛得到了圣旨,陆寻的思绪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从前不太愿意深入细想,觉得会对叶遥很不尊重的的东西,在这样一道圣旨下,都向他敞开来。

    叶遥喜欢男性,所以表达喜爱之时会主动牵起那个人的手,会主动抱住那个人的腰,将头枕在那个人的肩上。

    如果那个人想要低头索吻,那么叶遥会配合的仰起头,将淡红的唇交付。

    抱着叶遥的那个男人原本模糊没有脸,却不知为何慢慢变成陆寻熟悉的轮廓,将陆寻的怒火平息。

    这样一个人抱着叶遥才是对的。

    ……口干舌燥,想要很多的水来滋润。

    恶心?怎么会恶心,那是生命的源泉。

    ……他大概是疯了,想黏在这个人的身上,黏着一辈子。

    自习结束,叶遥收拾好书,和陆寻从教学楼返回宿舍。

    回去的路上有奶茶店,店门口摆着一个招牌,上边是新推出的饮品口味。

    陆寻没有注意口味,他被上边的奶茶杯子吸引了注意。

    杯子上是一个小人伸着手向旁边,两杯奶茶靠在一起,两个小人就成功牵手。

    奶茶店在对面,陆寻跟叶遥说了一声后跑过去购买,不一会儿后成功拿到两杯。

    陆寻把两杯奶茶并在一起先让两个小人牵手,然后再把杯子转一个方向,让两个小人肚子和脸相贴。

    “拥抱一下,开心吗。”陆寻说。

    奶茶当然不可能回答他,但陆寻也心满意足。走到叶遥面前时他才把奶茶分开,将其中一杯递给叶遥。

    只要叶遥接过奶茶,就相当于他和叶遥牵手拥抱了。

    叶遥对陆寻做了什么一无所知,他把吸管插进去,继续和陆寻往宿舍走。

    陆寻买的是草莓味奶茶,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是怎么回事,从粉红色毛衣到粉红色的草莓奶茶,从前那个高中时穿衣只穿黑白灰,饮料只喝柠檬水酷哥形象一去不复返不说,甚至审美偏色还越来越粉嫩,看起来跟谈恋爱了一样。

    有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走过,喝的是和他们一样的奶茶,那女生大概是注意到了这点,还冲他们笑了一下。

    “大学里的情侣真多,也不像高中会被抓。”陆寻看着情侣走远,感叹一句后沉默,再然后他轻轻撞了撞叶遥肩膀。

    “你呢,想谈恋爱吗?之前你出去跟那女生见面的时候说的,大学期间忙学习和找工作,不打算谈恋爱,只是随便找的借口吧?”陆寻问。

    他之前因为叶遥这么说而高兴,但现在回想,这很有可能就是不方便说出真实原因而随便说的,毕竟当时他在叶遥身边。

    “……”叶遥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问这个干什么,要给我介绍对象?”

    放在以前这么说能直接让陆寻火冒三丈,但现在他将眼底的闷烦压下,继续一副心平气和讨论的模样:“说嘛,让你意识到自己弯了的那个人,是什么类型?”

    话说到一半,陆寻心平气和的声音和模样有了细微的变化,这细微的变化让他平添了一丝戾气,但他依然笑着:“那人都没和你在一起,就让你这么默默的弯了,你不会还想把他偷偷放在心里珍藏吧?”

    陆寻的双眼紧紧盯着叶遥,尝试捕捉叶遥脸上任何一丝波动。

    可叶遥脸上并没有波动,似乎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对那人产生怨恨和不满。

    “不要问这个问题。”叶遥平静的说。

    陆寻心里的难受开始有些压不下去,他的语气好像开玩笑,声音却紧绷:“你真要护着他,不让任何人知道啊?”

    叶遥这次看了陆寻一眼。

    陆寻很难用语言说出这一眼是什么感觉。

    “是啊,初恋,”叶遥收回视线,“当然得护着。”

    这一段对话之后陆寻就陷入了沉默,而叶遥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的走回了宿舍区。

    正当叶遥以为陆寻大概今天都不想再跟他说话了时,陆寻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叶遥,”陆寻说“你有没有觉得,我有时候的行为有点怪?”

    “……”叶遥无语,陆寻终于发现自己很多时候说话太骚了,决心改邪归正,做一个正常人不成?

    “你终于发现了吗。”叶遥说,“如果你的行为都正常,当初你就不会转校,和我也不会认识了。”

    “……我不是说这个。”陆寻抓了抓头发,他撇了一眼叶遥,语速飞快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觉得,我有时候的行为不太直?”

    叶遥没有说话,他重新开始喝起了快喝光的奶茶。

    陆寻握紧了手里的奶茶,奶茶杯上的水弄得他掌心潮湿。这里也不算太吵,叶遥应该不会没听见他说的话吧?

    叶遥把奶茶底部的奶麻薯吸上来嚼一嚼,他偏头去看陆寻,看见了陆寻眼里的紧张。

    叶遥轻笑一声:“你在瞎想些什么,你还不直,世界上就没有直的了。”

    “可是——”陆寻还想要说话,被叶遥打断。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整天搂搂抱抱的很不直男?”叶遥摇了摇头,“这才是直男的表现吧,弯了以后面对同性才会束手束脚,你越这样,就越表明自己坦荡没有邪念。”

    叶遥腾出手,拍拍陆寻肩膀:“不要自己欺骗自己。”

    到宿舍了,叶遥率先推门而入,陆寻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真的是这样吗?

    宿舍里的文柯和小胖在说话,兴高采烈的,见到叶遥回来,文柯赶忙对他说道:“叶子叶子,你看班群没有,你去不去啊?”

    “没看,去哪里?”叶遥一边掏出手机一边问。

    文柯迅速接话:“就是联谊啦,两个班的人一起出去玩,据说这次不用交费,有大佬觉得两个班的费用算来算去太麻烦,直接他自己一个人全部出了!”

    小胖在单人床上抱着被子小幅度地滚来滚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愿意和我发展一下革命友谊的女生?”

    叶遥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班群查看,果然看见了通知。

    活动不强求每个人都参与,但强调了美食很多不去白不去。他们班的班长还跑来跟他私聊,问他去不去。

    活动时间在周末,叶遥没有立刻回复班长,但他的确有这个心思。

    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将注意力多转移到其他地方,也能帮他更快的习惯现在和陆寻之间倒退但和谐的关系。

    叶遥先去询问了一下王女士周末能不能请一天假,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这才准备回答班长的私聊。

    回复还没发送出去,一个人来到他跟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一只他很熟悉的手。

    叶遥慢慢抬头,看见了眼睛仿佛要喷火的陆寻。

    陆寻压低了声音:“你真的打算去?”

    “为什么不呢?”叶遥反问,虽然他没打算在活动上找对象,只是想散心,不过还是说道,“这只是单身人士的正常选择。”

    陆寻脸色骤然一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