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35章
    去参加联谊活动只是单身人士的正常选择,因为他们没有对象,也就不用担心对象不高兴或者吃醋,在活动上发展出一段感情来也无可厚非。

    陆寻明白这个道理,可这并不妨碍他产生愤怒的情绪。

    明明已经得到过回答,陆寻却还是再次询问,他压着声音:“你去参加联谊?”

    叶遥这次不回答了,只是安静的注视着陆寻。

    他的主意没有改变。

    “不许去!”陆寻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叶遥没有说话,他带着陆寻微微转了一下视角方向,于是陆寻能轻易的看到,小胖和文柯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这边。

    他们的眼神都相当震惊。

    陆寻握着叶遥手腕的力度骤然一松,和其他的两名宿舍成员目光对上。

    小胖忍不住开口:“陆哥,不至于吧,真的不让叶子去啊?随便去玩一玩……也没什么吧?”

    虽然他们一直在开玩笑把陆寻和叶遥凑成一对,可实际上同住一个宿舍的他们很清楚,叶遥和陆寻真的是朋友,就是关系太好了所以整天黏黏糊糊的,但是像亲吻之类暧昧的行为,绝对一个没有。

    之前叶遥单独出去和女生见面时他们给陆寻发了安慰的消息,那是因为他们都觉得作为叶遥朋友的陆寻,不可能真正阻碍叶遥交女朋友,只是会为日后叶遥没那么多时间陪他而难过。

    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陆寻深吸一口气,叶遥的手再次在他掌心里挣了挣,这次陆寻松开了手,让叶遥顺利离开。

    这里不是只有他和叶遥两个人,他不能在别人面前让叶遥难堪。

    当一个人连决定自己要做什么的权力都没有时,很容易会被别人看轻。

    而且叶遥从来就不是他的附属品。

    陆寻尝试着勾了勾唇,唇角有些僵硬,但他还是强行完成了一个笑。

    “只是开玩笑,我就是抱怨一下又得我一个人留在宿舍了,哪还能真不让他去?”陆寻说。

    “哦~”小胖恍然大悟。

    懂了,又是小情趣嘛!

    宿舍再次风平浪静,趁着没人注意,陆寻迅速上前凑到叶遥耳边压低声音说道:“等你回来,我们好好的谈一谈。我有……很多想跟你说的话。”

    洗漱完陆寻躺到了自己床上,他抬眼时看到的依然是叶遥的床帘,让他完全看不到床帘之后的人。

    什么时候叶遥才能重新把床帘掀开呢,他会为了这样一天而努力。

    叶遥的床帘是浅色的大海蓝天,陆寻看着看着进入幻想之中。

    他会努力赚钱买一艘舒适的游艇,再买一片专属的海岸和小岛,他和叶遥可以牵着手走在细软的沙滩上,看潮起潮落,月圆月缺。

    岛上只需要他们两个人就足够了。

    那片大海蓝天被掀起一个角,陆寻的幻想中断,让朝思暮想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陆寻:“?”

    陆寻连忙坐起身:“找我有事?”

    叶遥看陆寻扒拉了一下睡得稍显凌乱的头发和衣服,重新把自己收拾成看起来很酷的样子,轻轻叹一口气。

    他凑到边上示意陆寻靠过来,然后放小说话音量。

    “陆寻,我们两个的关系好,以前还天天在一起玩。我如果和别人谈恋爱,分给你的时间就会少,你一时接受不了,这很正常。”叶遥慢慢说,“这是朋友之间会出现的正常想法,一点也不奇怪,你不用因此而质疑自己,也不要自我欺骗的对自己进行暗示,明白吗?”

    陆寻一愣。

    叶遥对陆寻继续进行开导:“交朋友最重要的是开心,不要为了我,强行让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模样。”

    眼看着陆寻皱起眉想说话,叶遥伸出手,拍了拍陆寻肩膀:“不要着急反驳我,慢慢的想一想。晚安,做个好梦。”

    眼看着叶遥重新把帘子拉上,陆寻捏紧了自己的被子。

    他的心态叶遥竟然都觉得很正常?

    他承认,他以前自己也觉得很正常,他和叶遥就是天下第一的朋友,但现在听见叶遥对这个观点的肯定,他异常的不爽。

    直男这顶帽子,是那么容易就能给人扣到头上的吗?

    周六一晃眼便到了。

    陆寻克制着把叶遥和自己绑到一块儿的冲动,目送叶遥和其他人一起出了门。

    只是去一次联谊活动,里面的大家谁也不认识谁,总不可能叶遥几小时内就认识并深交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他可以等叶遥回来之后,和叶遥促膝长谈。

    宿舍里只剩下陆寻一个人,陆寻在宿舍里走来走去,思索着等叶遥回来之后,他要怎么跟叶遥谈。

    他和叶遥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太亲密,亲密到他觉得叶遥除了亲人以外,没有人的分量能再越过他。而他们所有亲密行为,都是这份友情的见证。

    叶遥觉得他们做的那些事都是直男行为。

    过去他也那么认为。

    但他现在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直男跟朋友牵手、拥抱,天天黏在一起,还有其他种种行为?

    好吧,光看这些行,为他还是觉得很直,朋友不就是这样的?

    但情侣之间也可以是这样的。

    情侣和朋友两者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小!

    陆寻在宿舍里走来走去,最后停到了叶遥衣柜前。

    他有了一个想法。

    在他的想象中,和叶遥接吻一点也不恶心,但那可能是因为想象的美化,并不代表他在现实里这么做时和想象中的反应一样。

    现在,他要在现实当中做一件直男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心跳开始加剧。

    陆寻冲进洗漱台前重新洗了一遍本来就很干净的手和脸。

    他又用消毒湿巾又给自己擦了一遍,然后再用干净的纸巾擦干剩余水分。

    没有条件焚香,就只能先做到这了。

    做完这一切,陆寻再次走到叶遥衣柜前。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叶遥的衣柜,将头探入。

    他上一次帮叶遥手洗了衣服。

    他还想再闻那衣服上的香气。

    那香味好像一直萦绕在鼻腔里,久久不曾散去。

    陆寻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碎成了粉末。

    破碎的三观被陆寻捡起来重新排列组合,就变成了美丽新世界。

    这就是弯了之后的世界吗?未免太美妙了吧。

    太好了,他也不是直男了。

    他就知道他果然不是直男!

    陆寻的心情激动得犹如火箭发射,他把窗打开让风狂吹自己,却丝毫不能吹熄心中澎湃。

    今天就是祖宗十八代重新出土站在他面前,怒斥他不孝子孙,他也不可能直回来。

    毕竟直男才不会闻朋友的衣服,并且觉得身心愉悦。

    等叶遥回来,他要直接告诉叶遥他也弯了这个消息!

    陆寻其实现在就很想直接打电话给叶遥,但这种事当然是面对面的说最好,打电话他看不见叶遥的表情,说话的语气说不定也会被电话传播失误。

    陆寻再次在宿舍里走来走去,他点进和叶遥的聊天框,查看两人以往的聊天记录。

    叶遥给他发的表情包也太可爱了吧,叶遥发的猪就不是普通的猪,是世界第一可爱的猪。

    叶遥打的字说的话用词真讲究,不愧是叶遥,就连一句吃了吗都用得恰到好处,用到了他的心尖上。

    陆寻亢奋的刷着手机,他看一会儿和叶瑶的日常聊天记录又切出来缓一会儿,这种东西可不能一直看,观看时间太长会让他亢奋到爆炸。

    切出来缓和心情的时候,陆寻顺手点进了朋友圈。

    朋友圈第一条是小胖发的。

    小胖拍了一排照片并感叹:

    小胖的这条朋友圈带着定位,显示的是一个庄园。

    这个庄园里的消费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确实不便宜,能免费来一趟大家都很开心。

    陆寻点进照片,看见小胖拍的各种美食,华丽建筑,还有漂亮花草。

    小胖着重拍景,还有他和叶遥文柯的合照,但不会特意避开其他人。

    陆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遥,叶遥今天穿着的是一套白色休闲服,站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他的睫毛阴影投在眼下,像一把小扇子。

    真好看,怎么能有人长成这样啊,鼻子是鼻子眼是眼。所有人都有鼻子有眼,但只有叶遥一个人长到了他的心坎上。

    陆寻也不知道自己盯着叶遥照片看了多久,注意力终于从叶遥身上挪开了一些,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长得不错的男性。

    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小胖发了九宫格,而在其中的三张照片里,一个让他相当不爽的人远远出现在了镜头内。

    曾经请叶遥喝奶茶,并且试图给打完篮球赛的叶遥送水的那个男人。

    叶遥和小胖站在花丛边合照,那人便站在花坛的另一边,视线也朝着镜头的方向。

    叶遥和小胖站在浮雕面前合照,那人便在远远的甜品桌前,远远看着叶遥的背影。

    陆寻脸色顿时沉下,捏紧了手中的手机。

    照片里的那个人目光阴阴暗暗,一直追随着叶遥。

    那个人出现的照片只有三张,但在其他的时刻,是不是也时时刻刻跟随着叶遥,在叶遥不曾注意的角落,一直这么看着?

    陆寻很久以前就看不爽这个人,以前他觉得是因为不想让这个人把叶遥扳弯,但现在再看,这里有一个明确得不能更明确的理由。

    ……这是他的情敌。

    陆寻起身拿了外套,大步离开。

    叶遥在庄园里散了一天的心。

    他和两位舍友一起蹭吃蹭喝,把联谊过成了秋游。

    到傍晚时叶遥问班长:“是不是快要回去了?”

    “哪能这么快,重头戏还没开始呢。”班长哈哈一笑,“咱们这次可是联谊活动,晚上有个舞会。如果白天的相处里有好感了,晚上就能一起跳跳舞,加深感情。”

    原来是这样,叶遥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舞会听起来和他没有任何一点关系,他估计还是会在旁边品尝美食。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六七点,叶遥和两个小伙伴一起进入舞会地点。

    “这次联谊什么都好,唯一可惜的就是联谊的是土木,压根没几个女生。”小胖感叹,“唉,不过对于咱们班女生来说也算不错,事情果然难两全啊。”

    文柯捂着嘴打了一个饱嗝,心有余悸的拍拍肚子:“我吃完今天,接下来一星期大概都不用再吃东西了。别的不说,吃得真不错,那位一个人报销了所有花费的大佬也太豪横了吧。”

    小胖哈哈笑:“说不定是看上了咱们班里的谁呢,想和美人来一次浪漫邂逅。”

    “说到这个……今天那个男的是不是有些怪怪的啊?”文柯皱起眉。

    他们今天和叶遥一起拍照做游戏,有一位热心肠的土木男同学就经常帮他们的忙。不仅仅是帮了一次两次,几乎从头帮到尾。不过他们参与游戏不多,所以总共接触也不算多。

    “啊,有吗?”小胖吃了一惊,“我觉得他挺雷锋精神的,哪里怪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子肯定也是这么想的,面对他的时候几乎没怎么说话。是吧叶子?”文柯用手肘撞了撞叶遥。

    “嗯。”叶遥点点头。

    到了时间,舞厅的灯光和音乐全部开启,气氛一下子就嗨了起来。

    这里有一个大大的舞池。可以供很多个人一起跳舞,大部分人开始还是不好意思,后来有几对玩得好的朋友率先下去玩闹着跳起来,慢慢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叶遥看文柯和小胖也蠢蠢欲动的模样,笑着说道:“你们去跳吧,不用管我,如果能拍得到的话我还可以帮你们录像。”

    于是文柯小胖快乐地站起来,临走前小胖还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我们两个一直杵在这里,说不定还挡了叶子的桃花呢。”

    叶遥微笑着目送两位朋友走远后,脸上笑容渐淡。

    桃花?是有一朵烂桃花。

    他不是喜欢养鱼的海王,并不能享受爱慕者给他献殷勤时的快乐。

    他喜欢一个人,那么心里便装着那一个人。当感情消退,完全不会再受到那个人的影响后,才会想要开始新的一段感情。

    这样才会公平,也是他所喜欢的步调和程序。

    叶遥拨弄着手边上的玻璃杯,让里边的橙汁微微摇晃。

    不一会儿,一个人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那个人声音爽朗:“怎么只看着不吃,是这里的东西不合胃口吗?怪我没能考虑周全,当初定这家庄园时没有问清楚你的口味。”

    “客气了。”叶遥表情礼貌,“我们不算太熟,没必要询问我,你喜欢就好。”

    严星低笑一声:“现在不熟,以后总有机会,感情总是慢慢增加的。”

    叶遥当然不会顺着这句话说,他摇摇头:“生活和工作比较忙,抱歉,我没有精力去结交新的朋友。”

    “朋友?”严星将拳抵在唇上笑了一声,“凡事皆有可能,也许咱们能有新的发展呢?”

    场面话说完,叶遥声音冷下来:“那就更没必要了。”

    严星并没有因为叶遥的话而气馁,他拿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在看向叶遥时,眼神便带上了蛇一样的贪婪。

    他本来就坐在叶遥旁边,如今突然伸手一揽,揽住了叶遥椅背,他靠近叶遥,声音带着引诱意味的说道:“你那位直男朋友,有没有说过你长得很漂亮?”

    叶遥没说话,他面色渐冷,仿佛在慢慢的结着冰。

    严星的声音染上笑意:“他一个直男,不懂欣赏男性美,可我不一样。”他一点一点的将诱饵抛出,“有一些美丽注定不能被直男欣赏,待在他身边,不会觉得太可惜吗?而我……懂你的所有美。”

    在这样灯光朦胧的舞厅,叶遥漂亮得惊人。

    毒蛇继续释放自己的毒液,企图麻痹猎物。

    “或许他所有条件都比我优秀,但有一条,我完全胜过他。”叶遥听见严星的声音,“我能喜欢男的,他行吗?”

    叶遥捏紧了手中的杯子。

    他那深藏而无望的感情,最开始的错误,就是他喜欢上了一个直男。

    为什么要把他埋在心底的事情再挖出来?

    这个人实在是太吵了。

    严星向叶遥的脸伸出手,叶遥在心里冷笑。

    然而还没等他出手,一只手从他身后伸出,将他整个人紧紧搂住,搂进了怀里。

    叶遥甚至感受到了那个人的心跳。

    叶遥睁大了眼。

    他看不见身后人的脸,但他熟悉这个怀抱。

    他万分熟悉的声音如今带着无比愤怒:“滚!你敢碰他一根手指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