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37章
    叶遥知道陆寻从装gay到放弃,中间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并且陆寻会做出各种行动,就为了让他相信他变弯了。

    但叶遥没想到,陆寻的行动会这么快。

    第二天,叶遥醒过来时就闻见了食物的香气。他从床上起来往下看,看见了摆在桌面上的一堆早餐。

    每个人的桌面都有,但叶遥的肉眼可见最多。

    同样被食物香醒的小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哇,是谁给咱们送的早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男子唯有以身相许啊!”

    洗漱间的门被从里面打开,陆寻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以身相许就不必了。”

    叶遥看过去,对上陆寻的视线,陆寻朝着他眨了眨眼睛:“毕竟我只能接受一个人的以身相许,不然心都会绞痛无法呼吸。”

    叶遥:“……”

    怎么,觉得自己也是gay之后陆寻是解开了什么封印吗,这股熟悉的骚气又回来了。

    “哦~我懂我懂我懂,”小胖十分上道,对着叶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哥请!请叶哥第一个用餐!”

    叶遥哭笑不得,他也不可能当着全宿舍的面说不吃陆寻的东西让陆寻下不来台,有什么事他会选择和陆寻单独相处的时候再说。于是他从床上下来,先去了洗漱间刷牙洗脸。

    叶遥洗脸洗到一半,突然听见洗漱间的门咔嚓一下关上。他将毛巾从眼前挪开,看见了站在他身边的陆寻。

    陆寻半倚在洗脸台边缘看着他洗脸,见被他发现了,嘴角挑起一个笑:“他们说最近新改良的虾饺很好吃,给你买了一份尝尝。”

    洗漱间里没有其他人,叶遥便压低了声音直接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说呢?”陆寻抱起手,“叶同学明知故问,咱俩可都是gay,我能做什么毫无邪念的事情不成?”

    叶遥暂时没说话,他把脸和毛巾都洗干净后将毛巾挂好,然后转身面对陆寻。

    “你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咱们住宿,有时候我学晚了,你也会早起去给我买早餐?”叶遥说,“就和现在一样,你也是给我带最多的那份。”

    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叶遥不特意提陆寻还真没把这两件事对上,他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感觉这个操作似曾相识,原来之前做过。”

    陆寻对他自己买东西没有什么深刻印象,但还记得那不久前他感冒发烧,叶遥大半夜的去给他买药。

    陆寻跟叶遥说了,叶遥一愣:“有吗?我记不太清了,买药这种小事不用记在心上。”

    “自己半夜去买药不记得,我给你买的早餐你就记得。”陆寻眼里染上笑意,“你好双标,我好喜欢。我也是这样的,这不是巧了,天生一对?”

    “……”叶遥骚还是骚不过陆寻的,于是他选择直入主题,“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的各种行为依然和我们当朋友的时候相似?这份感情依然在,而且没有改变。”

    叶遥坚信陆寻是直男,所以觉得这件事情很清楚。不管是以前的直男时期,还是陆寻现在觉得自己弯了的时期,陆寻都在用同样的方式在对待他,那就证明陆寻潜意识里依然把他当做最要好的朋友。

    总不能是陆寻弯了很多年,从高中时期就喜欢他了吧?

    叶遥拍了拍陆寻肩膀离开,陆寻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过去把叶遥的毛巾拧得更干一点,然后挂起来。

    怎么能是一样的呢?最好的朋友转成最好的男朋友,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叶遥现在不相信,不过没关系,他会慢慢让叶遥相信的。

    周一,大家开始正常上课。

    和冬天不同,春这个季节更容易下雨。

    上午放学了,突如其来的雨却将不少人困在教学楼里。

    有随身带雨伞习惯的女生们开心的和小姐妹一起离开,没有带伞遮阳习惯的男同胞就更多的被困在了原地。

    “我看天气预报,今天明明没雨?”文柯愁眉苦脸的看着外边,“之前三四天也都没雨呢,天气好得很,怎么说下就下了。”

    叶遥抬头看在上课时变得阴沉的天空:“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

    时间渐渐过去,叶遥和小胖等人眼睁睁的看着不少有女朋友的男生,或者有男朋友的女生被对象带着伞接走,他们三个单身狗则抱团围观。

    “怎么就没有女朋友来接我呢!”小胖悲叹。

    低头摁手机的文柯悄悄移动到小胖背后,戳戳小胖肩膀,小声说道:“陆哥在楼上给我们两个放了伞,让我们上去拿。”

    “啊?”小胖一愣,也连忙压低声音,和文柯做一个秘密交流,“那叶子怎么办?”

    文柯一推眼镜,眼神里充满了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傻,叶子当然由陆哥亲自接啊!”

    小胖瞬间明白,他回头看拐角的楼梯,果然在那看见了探出个半个头等着的陆寻。

    得,他们没有女朋友来接,但叶子是有男朋友来接的。

    这种小情趣有时候真是让他看不懂。

    小胖当即一勾文柯脖子:“我好像在楼上看见了我的女神,我去试试跟她搭话!文柯去给我壮胆,如果雨停了,叶子你先走不用等我们!”

    叶遥应了一声,一个人继续等待雨停。

    要不然等雨小一点,他直接冲回去,回到宿舍再把湿衣服换了?

    单独等待着雨停的白衣青年眉目如画,在他不远处几个女生打打闹闹,最后一个女生鼓起勇气站出来,走到了他身边。

    女生脸颊微红:“同学,你是不是没带伞,我……我撑你一程吧?”

    叶遥微愣,随即笑了笑:“谢谢你,但是有人来给我送伞了,不用麻烦你了。”

    女生失望而归,叶遥继续等待雨停。

    有人送伞当然是叶遥随口撒的谎话。

    其实不是不可以叫陆寻,陆寻今天最后两节没课,人应该在宿舍。但是这栋教学楼偏远,宿舍楼到这里真的很长距离,天气不好不方便骑车,校车也人满为患,走路能走接近半小时。

    叫跑腿小哥帮买把雨伞送过来,都比陆寻送伞要方便很多,而且他出于各种方面的想法,他也不想太麻烦陆寻。

    还是算了,再等等,说不定待会儿雨就停了。

    一个压低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同学,你是不是没带伞,我送你到宿舍吧。”

    叶遥下意识的摇头:“不用,谢谢——”

    感谢的话还没能说完,那个人从他身后走到了他身边:“真的没机会吗?那我过一分钟再来问问。”

    叶遥:“……”

    这熟悉的风骚说话方式,叶遥再认不出来这个人是谁就是傻了。

    他心里发紧,转过头看向陆寻,轻声问:“你怎么来了?”

    陆寻一挑眉:“我都没给你发消息问你有没有带伞,那肯定就是直接过来了,这还用疑问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叶遥突然明白过来:“小胖他们也是被你支走的吧?”

    陆寻把撑在地上的雨伞转了个圈,一本正经道:“正所谓爱情三十六计,单独相处才是上——”

    叶遥再次败在了脸皮厚度上,他没让陆寻把话说完,将雨伞拿起来一撑,拉着陆寻走进了雨雾当中,远离了人群。

    “大庭广众之下,你说骚话完全不受影响的吗?”叶遥实在忍不住的问。

    “随心抒发罢了。”陆寻怡然自得,他想把伞从叶遥手上接过,但叶遥没有松手。

    本来陆寻大老远的来给他送伞,他就不应该还让陆寻受累撑伞。

    “你不松手,那我就直接握着你手。”陆寻没有退让,“你知道我可是很想握的,你不松手我就直接当你答应了。”

    叶遥:“……”

    陆寻再次把手伸过来,这次叶遥放开了。

    雨滴不停敲击伞面,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雨伞之外的世界被雨隔绝,他们与其他人的距离之间隔着重重的雨雾,唯一不被隔绝的,只有伞内他们两人之间的空间。

    叶遥没有说话,他发现伞在慢慢的朝他这边倾斜。

    这把伞不算小,但要完全的笼罩住两个成年男人还是比较困难,更何况他们甚至没有肩膀抵着肩膀的行走,中间还留着一道缝隙。

    这样倾斜着伞,雨会把陆寻的另一边肩膀淋湿大半。

    叶遥把倾斜着的伞推回去,没一会儿后伞又再次倾斜,他只好伸手握住了伞柄上方的伞杆,施加力度,重新将伞推过去。

    一把伞在两个人中间推来推去,最后陆寻不情不愿的把伞立在中间。

    “你这样会淋湿的知不知道?”陆寻说。

    “你那样也会。”叶遥回答。

    “干嘛,关心我啊。”陆寻勾起唇角,“淋湿你我心疼啊,淋湿我你也心疼?”

    怎么会不心疼?

    这句话叶遥没有说出口,他抿了抿唇。

    没有哪个人被心上人关心的时候会不开心,他自然也开心,并且暗暗的为陆寻的举动而感动。如果陆寻是他的男朋友,他大概会握住陆寻的手,让陆寻搂住他的肩膀缩小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让这把伞足以容纳下他们。

    但是说实话,他们两个以前都是直男当朋友的时候,他们相处差不多也是这样的。

    从前那么多次的试探,他真的不敢相信陆寻会弯得如此轻而易举。

    陆寻对同性恋厌恶至极,如果这一切是伪装,假装自己弯了的陆寻会处于痛苦之中。如果他因为心动想要尝试而答应,在进行进一步接触时,陆寻显然会痛苦加倍。

    而为了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陆寻大概率会选择强颜欢笑,假装自己很喜欢。

    他不想让这一切发生。

    他不想只顾着自己高兴,而让陆寻痛苦。

    叶遥皱起眉,看表情有点像不知道该怎么说。陆寻哼笑一声,他没有带着叶遥继续往回宿舍的方向走,而是往旁边一拐,拐进一片小树林里。

    不会有什么人在下雨天还特地出来玩,大家都急匆匆的赶回宿舍,想找到一个地方安静说话很容易,这种小树林里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来这里干什么?”叶遥疑惑。

    陆寻神秘道:“这里有好东西。”

    他带着叶遥往里面走,走到一大丛开得正艳的花前。

    “我花了差不多一节课的时间找这个地,漂亮吧?”陆寻眯起眼。

    “漂亮,雨中赏花,陆哥真是好雅兴。”叶遥说,“你是不是还想吟诗一首?”

    陆寻晃了一下脑袋:“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虽然我觉得你已经知道了,但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叶遥心中微动,他转过头,将视线从花上移到陆寻脸上,看见了陆寻眼里的认真。

    陆寻一字一句说的清晰,他看进叶遥的眼底:“我正式的开始追求你了,叶遥。”

    雨滴打在伞上,打在树叶上,但丝毫不能阻碍这句话传入叶遥耳中。

    他定定的看着陆寻,听着这一份大胆热烈的追求发言。

    陆寻勾着唇角笑起来:“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追你这件事,我就不征求你的同意了。既然你不相信,那不妨趁着这段时间看看真假。”

    陆寻稍稍倾身向前,垂下头,在叶遥耳边说道:“遥遥这么聪明,一定能够分清我是真心,还是假意吧?”

    叶遥微微侧头,看见了陆寻此时很有进攻性的眼神,同时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他知道自己应该远离陆寻,同时也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远离。

    跟过去不同,只要他没打算和陆寻彻底决裂,现在打定主意的陆寻一定会紧紧的黏上来。

    他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叶遥轻声说道:“我也希望。”

    叶遥和陆寻重新走在了回宿舍的大路上。

    在追人这件事上,叶遥的看法丝毫不会影响陆寻的行动,所以叶遥就没有泼冷水。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会让你忘掉那个他。”陆寻说起这个,面色又有些阴沉,开始咬牙切齿。

    叶遥:“……”

    敢情陆寻还知道追求的是个心有所属的人?

    有一个人冒雨骑着自行车从他们身边路过,他抬手抹了一下眼睛上的水,另一只手一下没扶稳,车头打滑进了一个水坑里,溅起一片水花。

    水花直直朝着叶遥和陆寻溅去,陆寻反应迅速,迅速挡在叶遥身前,

    放在从前,陆寻会直接把叶遥抱住挡在叶遥前面,但现在他改变了方法,就只是这么挡着,没和叶遥进行身体接触。

    骑自行车的男同学下车慌张的过来:“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它突然滑了,这件外套我帮你洗了?”

    “算了。”陆寻说。

    等那男生再次道歉后离去,陆寻把外套脱下来看了看,上边被染上了污渍。

    陆寻深沉道:“这是我为了保护某个人,而留下的爱的勋章。”

    叶遥忍不住拆台:“你的勋章用水一洗就没了。”

    “哼,嘴真毒,我喜欢。”陆寻冷笑。

    叶遥无言以对,为了防止陆寻感冒,叶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陆寻,被陆寻狠狠的拒绝。

    陆寻强调:“我只穿我男朋友给我的外套。”

    叶遥把手收回:“……不穿拉倒。”

    索性陆寻里面穿的还算厚,叶遥加快脚步,希望能尽快到达宿舍。

    走到半路,陆寻再次开口:“我刚刚没有抱你。”

    叶遥:“……我知道。”

    “以前和你牵手拥抱,用的是朋友的身份。”陆寻说,“以后和你牵手拥抱,我的立场便是你的追求者,在请求你的垂怜,并且在期盼和你的进一步发展,明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