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44章
    从宿舍里到宿舍外只需要几步的距离,如果门开着,叶遥可以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冲出去。

    但门关着。

    这门甚至是叶遥自己亲手关上的,因为想要和陆寻一起看综艺时不被外边的声音所打扰。

    解锁,拉开门,这两个简单的动作放在平日里无关紧要,但现在,这两个动作决定了叶遥的成败。

    叶遥被紧紧抓住了。

    “你跑什么?”陆寻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叶遥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他缓缓回头,对上陆寻直勾勾的视线。

    陆寻脸部线条轮廓流畅锋利,眼型狭长眼窝深邃,不笑的看着某个人的时候,就会显得很有压迫力。

    陆寻微微眯起眼睛,“甚至不给我一个解释,毁了我清白以后就跑了?”

    叶遥说不出他不是故意的辩解——因为这的确是他刻意而为。

    他故意对陆寻进行试探,故意引导陆寻把头伸过来,然后在陆寻毫无防备的时候,转过头去亲吻。

    “……抱歉。”叶遥说,“是我不对。”

    “道歉?我不要你的道歉。”陆寻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他进一步贴进叶遥耳朵,说话时的气流窜进叶遥耳内,“我第一次被人亲,你知道吗?”

    叶遥当然知道,同样的,刚刚也是他第一次亲别人。

    ……但是话说回来,那样不小心擦过唇角,其实应该算不上真正的亲吻。

    这样一个算不上亲吻的举动,引起了他没想到的连锁反应。

    他不是排斥或者不能接受,只是太突然,在他和陆寻的关系发生转变的这个时期,他难免会感到……紧张。

    叶遥试探着说道:“不然我现在先回避一下,这件事我们后面再谈?”

    陆寻稳住声音拒绝:“我不要后面谈,现在就谈,你毁了我的清白,我要补偿。”

    陆寻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叶遥。

    他和叶遥间的距离那么近,叶遥衣服上的香味被他大口吸入鼻腔。他身边充满了独属于叶遥的,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香气。

    他脸上被叶遥嘴唇蹭过的地方还在发热发烫,陆寻喉头微动,克制不住的手上移,轻轻捏住了那雪白细嫩的脸颊。

    手感比他想象的要好上千万倍,光是这样简单的触碰,就能让他激动到颤栗。

    被他捧着脸的叶遥嘴唇抿着,脸颊肉被他按得微微嘟起。简直每一寸都长在他最喜欢的那个点上。

    陆寻感觉喉咙干渴得要命,他压低了声音哄道:“你让我也像刚刚那样,亲一下,做事要讲究公平,对吧?”

    眼前人的睫毛很长,抖动时犹如黑蝶的蝶翼,带着脆弱的美感。

    叶遥整个人看上去也很紧绷,他被陆寻摁在门上对峙,一门之隔就是热闹的走廊,还能听见其他宿舍人路过时隐隐的说话时和脚步声。

    叶遥轻轻点了一下头。

    陆寻嘴角一弯,急匆匆凑上前。

    他终于如愿以偿、光明正大的的亲吻到了叶遥。

    好香,嘴里身上全都是他所喜欢的叶遥的香气。

    陆寻没有从嘴角开始这个吻,而是从耳垂开始。

    守礼,克制,隐忍,这些都是他在追求叶遥时所尽量做到的,也是他用来克制自己行动的封印。因为不想让叶遥不开心,不想让叶遥的心和他疏远。

    如果不去限制自己,陆寻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或许在那个游乐园的摩天轮上,他会把叶遥按在玻璃上,在那样无法逃脱的狭小空间中强行让叶遥和他接吻。

    又或者在一起吃火锅时,就着美味的酱汁,将自动跳入他怀里的猎物吞吃入腹。

    他将封印盖得严严实实,可随着叶遥的点头,封印被破坏,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从深井当中爬了出来。

    这是叶遥所允许的,叶遥不会不开心,他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他有太久太久,没能和叶遥靠得这么近了。

    叶遥的耳垂薄而凉,陆寻将唇凑过去,因为那一份柔软而变得呼吸粗重。

    叶遥感觉有些不对,他想要扭头过去看,同时出声:“……陆寻?”

    陆寻将叶遥的脸颊固定,不让叶遥移动,也不让叶遥逃脱。

    吻从耳垂慢慢移动到了脸颊。

    雪白肌肤带着叶遥的温度,陆寻心里澎湃的喜意几乎要将他淹没,这份激动也同样被他带到了动作上。

    叶遥脸颊被高挺的鼻梁抵得陷下去一块,脸颊上的软肉被来回的蹭,和心上人接触固然开心,这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奇妙感受也让叶遥浑身绷紧。

    明明没有被亲到嘴巴,叶遥却感觉呼吸不过来,他有些困难的开口:“陆寻?我好像……不是那样做的吧?”

    怎么会亲得这么……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陆寻的鼻子抵在叶遥脸上闻嗅,声音沙哑:“好香,比你的……还要香。”

    “你说什么?”叶遥迟疑道。

    陆寻没有继续解释,继续向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他们的唇角相碰,叶遥被陆寻捏着下巴,他脑袋发晕,唇角发烫。

    叶遥有强烈的预感,他感觉陆寻不是只是想亲他的嘴角,而是要真正的吻他。

    以最热烈的方式。

    “砰砰砰——”

    背靠着的门突然被敲响,小胖的声音在外边响起来:“我们回来啦,叶子陆哥,帮开一下门呐!我们用钥匙开不开,好奇怪?”

    叶遥一惊,把陆寻从身上推开,匆匆说道:“你快回床上或者去卫生间,把自己收拾好了再出来,别让他们发现。”

    叶遥把陆寻推到床边,看陆寻深吸一口气后翻上床,这才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把门打开。

    “辛苦啦叶子——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文柯惊讶。

    叶遥又擦了一把自己的脸,尽量淡定的笑了笑:“哦,最近换季,皮肤有点敏感。”

    “这样,那你可得小心点,我这里有冬天用的补水保湿的面霜,你拿去擦一点?”

    叶遥和其他人在下边说着话,陆寻坐在床上,被香气冲晕了的头脑渐渐清醒,理智逐渐回笼。

    他回想起了克制不住的吻上去时,叶遥声音里的惊讶和诧异。

    他其实知道叶遥为什么会诧异,因为他的形象跟往日里有点不符。

    在以前,他想做些不好的事情时都会瞒着叶遥。

    比如不想让叶遥有精力交女朋友,所以就故意撞树把自己的腿磕伤,以此来博取叶遥的注意力。但他绝对不会告诉叶遥这是他自己撞的,他只会说这是被别人打的。

    比如他不接受叶遥的疏远,所以会千方百计的跟上去,在叶遥不知道的情况下跟着叶遥一起去吃午饭,在远处远远的盯着叶遥,看着叶遥他才能吃得下饭。

    比如他大半夜不睡觉,在一片昏暗里偷偷去掀叶遥的窗帘,看叶遥睡觉时的轮廓,一看就是好久。

    还有很多很多,这一切叶遥都不知道。

    所以他在叶遥眼里对熟人开朗又热情,大概有时候爱多管不应该管的事,还有些霸道,比如阻碍叶遥交女朋友,但总体而言十分正常,只是他们两个人过于形影不离罢了。

    但是在刚刚,他不小心泄露了一点点的不正常。

    他对叶遥拥有极度的占有欲和独占欲,还有恨不得将叶遥全身上下都舔一遍的痴迷。那样极端的感情不一定能被所有人接受,也许会有人感到窒息和害怕,从而想要逃离。

    ……他要克制些,将过度的,可能引起叶遥不适的情绪藏好,不让叶遥发现。

    叶遥在谢过文柯的面霜后也上了床。

    床帘将他的床围起,其他人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其他人。

    叶遥有些犹豫要不要把陆寻那边的床帘掀开,经过刚刚的事情,他要再觉得陆寻是纯直男可太不应该了。

    哪有一个直男,被另外一个男人亲了之后第一反应会是那样?

    如果这是直男,那他也可以说自己是直男,他钢筋直。

    而且陆寻亲他的时候……太热情了,这种状态如果能演,陆寻不去跨行业变成娱乐圈最会演戏的霸总可真是浪费。

    从理智上说,他应该掀开床帘和陆寻说清楚。

    可他和陆寻才刚刚亲过,其他情侣亲吻过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躺在各自床上回忆亲吻细节。他和陆寻倒好,抬头不见低头见,距离全由这一层薄薄的床帘提供,多少有点尴尬。

    ……不然明天再说?

    叶遥正思考着,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陆寻那边伸出,穿过床帘和墙之间的缝隙,屈起手指敲了敲墙。

    然后是一只毛茸茸的玩偶熊的头从床帘后探出,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有人吗,有人在家吗,我能进来吗?”

    叶遥怀着无奈尴尬又莫名雀跃的心情,把床帘掀起。

    这一次,陆寻把上半身探了进来。

    床帘隔着这一方小小的世界,他们两个互相看着,谁都没有先说话。

    叶遥没忍住,先笑了起来。

    他一笑,陆寻也笑了。

    身形高大的酷哥眉目俊朗,此时眉眼间噙着笑,和叶遥开玩笑:“笑什么,看到我就开心?”

    “嗯,”叶遥被子底下的手抓了抓床单,他坦诚道,“开心。”

    叶遥这么直接反倒让陆寻愣了一下,他回过神来,朝叶遥招招手,示意叶遥靠近些。

    于是叶遥靠过去,听见陆寻轻声跟他说:“我真不是直男,以后我追你,别把我看成直男装gay了,行不?”

    原来陆寻是想跟他说这个。

    “我相信你不是直男了。”叶遥看陆寻一眼又移开视线,他小声说,“你也别追了。”

    从天堂一秒到地狱不过如此,陆寻脸色微变,还是强笑着:“凭什么?这是我的自由,我想追就追,你没有资格阻止。”

    叶遥没忍住又笑了一下,他伸出手,握住陆寻的指尖。

    “我答应你了。”叶遥声音里带着笑意,“你不想接受,还想继续享受追逐过程也不是不行。”

    陆寻半秒钟之内从地狱十八层再次重返天堂,他甚至看见了天堂的圣光。

    圣光中,美丽的天使对他说:“以后你就不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男朋友,懂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