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45章
    你以后不是我的朋友,陆寻觉得这句话如果让半年前的自己听见,他大概会发疯。

    因为这句话里没有任何正面的含义,他能联想到的只有各种糟糕至极的意思。比如叶遥要和他绝交,叶遥厌烦了他,从此他们两个一刀两断。

    半年前的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这样一句话。

    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句话也被赋予了另外一层含义。

    他不再是叶遥的朋友,因为他是叶遥的男朋友。

    他是叶遥的男朋友。

    短短几个字,每个字都像在他血液当中奔跑。

    想要跟叶遥亲近,以最近的距离感受叶遥的温度。

    叶遥的肩膀被摁住,那只炙热的手顺着他的肩膀转移到他的后颈,将他的后颈整个握在掌心当中。

    那只在后颈的手摁着他往前,陆寻的脸迅速在他面前放大,叶遥连忙伸手抵住陆寻肩膀:“等等。”

    “你想反悔?”陆寻的语气又急又快,“我告诉你开弓没有回头箭,说出去的话像泼出去的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能反悔知不知道?”

    叶遥哭笑不得,他又推了陆寻一下:“你就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

    陆寻微楞,他很快站起身,直接跨到了叶遥床上。

    叶遥往里边坐了坐,陆寻便在他身边坐下。

    他们挤在一张狭小单人床上,四面都被围着,没有人能看得到他们。

    他们面对面坐着,陆寻试探着伸手搂住叶遥肩膀。

    这是一个以前他们还是朋友时陆寻经常做的动作,那时他们通常肩并肩,作为叶遥最好朋友的陆寻便喜欢哥俩好的圈住叶遥肩膀。

    可现在这次搂肩的意义是不同的,陆寻忍不住有些紧张。

    叶遥看他一眼,上半身前倾,顺着他的力度趴在了他怀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又香又暖的叶遥就在怀中,陆寻感觉自己整个心都要化开,他只要稍稍一侧头,就能亲吻到叶遥的耳朵头发。

    陆寻贪婪的呼吸着叶遥身上的香气,他倒是想将叶遥死死摁进怀里,但最终也只是将手克制的搭在叶遥身上,他抱着叶遥,心里满足的冒着泡泡。

    “以后家里的钱都给你管,”陆寻畅想着未来,“我身上一分钱不带,需要用钱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让你给我拨款。”

    然后他就能天天给叶遥打电话,只有有空就能找借口去听叶遥的声音,连买瓶水都能打电话听叶遥骂他十分钟。

    这是什么梦幻幸福生活。

    叶遥顺着陆寻的话说:“那你以后请什么王总周总吃饭,买单的时候还要我转账,大家岂不是会笑话你?”

    “怕什么婚姻不恩爱的人笑话,他们懂个屁。”陆寻想起来什么,急匆匆去摸叶遥身上的口袋,“你的各种支付软件现在就绑我的银行卡,手机呢?”

    他反正是不会去签什么傻逼婚前财产协议,他的钱就要全部充做夫夫共同财产,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叶遥花他钱了!

    陆寻没能找到叶遥手机,他摸索的手被叶遥摁住,同时肩膀一轻,脸颊被某个又软又暖的东西蹭了蹭。

    陆寻一开始还没能反应过来,直到他看见叶遥微微弯起的双眼。

    叶遥刚刚在亲他。

    全身血液加速流动,陆寻捉住叶遥下巴,再也忍耐不住的凑上前。

    他们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亲吻,呼吸全都杂乱无章,只是唇贴着唇的距离对他们而言都已经太近太近。

    “亲一下,”陆寻压着声音,同时啄吻着叶遥的唇“让我亲亲你。”

    这不是已经在亲了吗?

    叶遥当然也知道陆寻指的是什么,但他还没能这么快做好心理准备。

    十分钟前他们才刚刚成为一对,十分钟后的现在,他就像一块骨头,被一只饿极了的狼围着转来转去。

    陆寻太热情,明明他才是那个暗恋了陆寻许久的人,都有点招架不住这份狂烈的热情。

    叶遥的下巴被捏着抬起,他握紧了陆寻的手指。

    ……

    坐着的叶遥往下一倒,学校单人床不堪重负的发出嘎吱一声响,把剩下的人吓了一跳。

    “叶子陆哥,你们在打架吗?”小胖迟疑的出声,“刚刚就听你们那边一直有动静,不要打不要吵,有话好好说,没什么是好好说不能解决的,对不?”

    文柯帮腔:“是啊,这么多年的感情破坏了多可惜,有矛盾先坐下来好好谈谈。”

    叶遥猛地回过神,把陆寻从身上推开,扬声回答:“没事,没打架,他和我挠痒痒玩呢。”

    原来是在闹着玩,小胖和文柯放下心,继续接着做自己的事。

    床帘里面的叶遥没忍住,瞪了陆寻一眼。

    闹出这一场乌龙的始作俑者笑得开心,他拿起叶遥的手,在指尖上亲了一下,心满意足地问:“今晚一起睡?我们的儿子已经长大可以一个熊睡一张床,不需要我们分居了。”

    指尖被亲吻时酥酥麻麻,叶遥是没想到陆寻他刚啃完他的嘴就来啃他的手,整个进度比火箭升空还要快。

    和他想象的在一起之后温情的抱一抱,抱着一起慢慢的说话,气氛到位后再抛开羞涩探索着亲一亲什么的,完全不一样。

    就连陆寻这个人都和从前有点不太一样,以前的陆寻是大胆直男,现在的陆寻看着他,会让他时不时感觉陆寻又要扑上来。

    大概是刚开始谈恋爱太兴奋吧,可以理解。

    叶遥抽回自己的手,虽然惋惜,但还是理性的拒绝了现在过于兴奋的陆寻:“现在还在宿舍,弄出点什么声音被听见了不好。等再过一段时间……你的兴奋消退一点,能和我像以前一样相处了,到那时候再说。”

    陆寻今天依旧只能和熊贵妃同床共枕,不过他和叶遥之间的床帘被拉开了。

    夜深人静,宿舍的灯熄灭,大部分人都进入甜美的梦乡之中。

    陆寻从床上坐起身,这一次他不用再下床去另一边掀叶遥的床帘,只需要探出头,就能到达熟睡的叶遥上方。

    陆寻低下头,在叶遥的脸上亲一下。

    他的吻细细密密,一路从雪白脸颊吻到柔软的唇。

    他和叶遥是精神最为契合的一对,但在某个方面,叶遥不了解全部的他。

    他的兴奋怎么会消退?

    不会消退,但他会逐渐寻找到合适的缓解方式。比如每天晚上,在叶遥熟睡之时,放肆的亲吻叶遥半小时。

    在宿舍确实不方便,也许他应该想办法让叶遥和他搬出去住。

    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把他和叶遥在一起了这件事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小胖和文柯收到了陆寻邀请他们宿舍聚餐的消息,地点是在一家很不错的餐厅,问他们有没有空。

    小胖和文柯快速回了肯定的答复,下课回宿舍的路上高兴地来找叶遥一起讨论。

    “我问陆哥为什么突然请客吃饭,他说这是江湖规矩。”小胖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这是什么江湖规矩呀,叶子你知不知道?”

    叶遥心里大概有猜测,但没有直说,只是含糊道:“大概是陆寻最近心情好?也可能只是想简单的大家一起吃一顿饭。”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陆寻请客吃饭大家都很开心,文柯为了这一餐饭还特意换上了自己最爱的格子衬衣,非常美滋滋。

    “妈妈,你的儿子又要去长见识了,让我看看知名私房菜馆里的饭菜味道怎么样。”小胖用梳子梳了梳自己的板寸,确定自己手机充电百分百后拔下充电头,还用湿纸巾擦了擦摄像头,确保待会儿拍照能拍得尽兴。

    他们比陆寻少上一节课,陆寻不回宿舍,到时候直接校门口集合就行。

    眼看时间差不多,叶遥他们三个出了宿舍去到校门口,顺利和陆寻会合,乘坐上出租车前往市中心。

    占地比较大的小胖坐前边副驾驶的座位,叶遥他们坐后边。

    叶遥坐在中间的位置,在他的两边一边是陆寻,一边是文柯。

    出租车正常行驶,猜测不到请客原因的文柯直接问陆寻道:“陆哥,为啥突然请吃饭,是有什么大喜事吗?”

    叶遥听见陆寻笑了一声:“对,很大的喜事。”

    这一句话算是勾起了小胖和文柯的好奇心,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发生了什么喜事。

    “怪不得陆哥红光满面呢,我刚刚刷论坛,上面说陆哥上课的时候都脸上带笑,奇怪得很。”小胖说。

    文柯擦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惊慌道:“不会吧,陆哥你们家不会成世界首富了吧?”

    “那也不是,是比这个还要大的喜事。”陆寻说。

    小胖和文柯震惊,叶遥飞快地转头扫一眼陆寻,陆寻半眯着眼靠在椅背上,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眼神向下看。

    叶遥顺着陆寻的目光看去,就见陆寻的手放在他们两个位置之间的狭小缝隙里,手不是自然闭合,而是伸展摊开,像在等待什么东西放上去一样。

    他们身边是熟悉的室友,只要谁转头过来看一眼就能直接一览无余,所以陆寻没有直接强行握住叶遥的手。他选择等待,等待叶遥的垂怜,或者干等一场。

    文柯和小胖还在开心的说着话,叶遥沉默的抬起自己的左手,放在陆寻掌心之上,于是陆寻的手迅速合拢,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叶遥心情有点复杂。

    他也不是太天真,他知道很多豪门大户里的人就算和同性别的人在一起了,感情稳定,也不一定会向外公布。毕竟商场如战场,同性恋在很多人眼里还是件不太好的事情,说不定还会影响公司市值。

    叶遥能够理解并且接受,所以虽然他和陆寻在一起了,他也没有像其他任何人提过一句,更没有催着陆寻向家里出柜,全看陆寻的态度。

    而现在,陆寻逐渐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是他最喜欢的那种态度。

    叶遥回握住陆寻的手,他感受到陆寻想把手指插入他的指缝当中,于是张开手。

    他们在这满是熟人的出租车内十指交握,感受着对方手心里的温度。

    出租车在目的地停下,大家一起下了车,走进菜馆。

    这是一家建在市中心的私房菜馆,餐馆在闹中取静,内部环境非常清幽,看得小胖和文柯啧啧称奇,被服务员引导着,一边走一边拍照。

    叶遥和陆寻慢慢的跟在他们身后,时不时交碰一下指尖,陆寻凑近了叶遥耳朵轻声道:“你看我们这像不像在偷情?”

    叶遥淡淡笑着看陆寻一眼:“是不是很刺激,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陆寻一挑眉,轻轻捏了一下叶遥的手:“唉叶同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都是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怎么能做这种丧心病狂败坏良知的事情?”

    “找地下情人不违法,不算丧心病狂。”叶遥说。

    陆寻义正词严,深沉道:“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怎么能用法律做标准?一个不违法的人也可能是人渣!这个道理居然还要我来教你一个法学生?真是让我痛心啊叶同学。”

    叶遥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那陆同学是想……?”

    “我要从地下情人转正,转到台面上来。”陆寻说,“你以后可以直接在外边叫我老公。”

    叶遥:“……”

    陆寻不依不饶:“你叫不叫?”

    叶遥知道陆寻在故意轻松化这个问题,站定了脚步认真说道:“你确定吗陆寻,你已经想好了吗?我建议你再多考虑一段时间,不然万一以后我们分手,你——”

    万一他们分手,陆寻日后作为一个知名人物,再想要和其他人在一起,说不定会被对头抓住这一点进行攻击抹黑。

    陆寻不像他这个普通人,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关注。

    但叶遥后边的话都没能说出口,他被陆寻拖进了一个角落。

    进入了他们定下的隔间,高端的私房餐馆里并没有什么人会随便路过,叶遥被陆寻按在一个无人之地。

    他举例说的一个可能性激怒了这一头野兽,陆寻抬起他的下巴,凶狠地吻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