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46章
    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吻,让叶遥吓了一跳。

    “分手是吧,”陆寻摁着叶遥的后脑勺,让叶遥的脸只能往他跟前凑,躲也躲不开。陆寻一边咬着叶遥的唇,一边在亲吻的间隙当中冷冷说道,“要分手是吧?”

    叶遥没说话,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工夫说话。

    他只是提出一个对于未来而言有可能发生的预想,陆寻的反应实在超乎他的意料。

    他只是说了如果分手,陆寻的反应却像是他要杀了他。

    这里再怎么也是个开放场所,随时可能会有人进来,到时候让别人看见他们两个大男人抱在一块亲着实有些尴尬,还是得先让陆寻放开他。

    叶遥没有直接推开陆寻,而是用一只手轻揉陆寻耳朵和脸颊,再移上去摸摸陆寻不算柔软的头发,对陆寻进行安抚。

    随着他的抚摸,陆寻的动作逐渐轻缓下来。

    这个时候叶遥再试着推,还算是顺利的把陆寻推开了,只不过陆寻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叶遥用拇指帮陆寻擦擦嘴,把上面的东西擦干净:“昨晚不是亲好久了,怎么今天还这么冲动?”

    一说到这个话题,陆寻又开始来气。

    “才刚在一起多久,你就开始提分手?”陆寻深深地皱着眉,拽紧了叶遥手腕,声音里带着些狠,“不管你是不是出于试一试的念头才和我在一起,都不许——”

    “陆寻。”叶遥打断了陆寻的话,他声音微沉,“我在很认真的和你谈恋爱。”

    叶遥开始变凶,气氛却没变得更加剑拔弩张,刚刚还凶得要命的人脸色迅速变得缓和,如果给他一条尾巴,他能摇上天。

    趁着四下无人,陆寻再次凑过来,这一次他简单的和叶遥贴了贴嘴唇。

    叶遥的嘴巴又香又甜,比他吃过的所有蛋糕都要美味。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让他亲吻时如此开心愉快的人。

    “之前说的分手是假设,所以你是怎么想的,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叶遥说。

    陆寻又蹭一下叶遥鼻尖,这才拉开距离。

    “公开,再考虑一百年我也是这个说法。”陆寻说,“我不可能只当别人眼里你的普通朋友,你愿不愿意?”

    在陆寻紧迫的目光下,叶遥点了点头。

    小胖和文柯已经在吃饭的桌子旁等着他们,两位直男舍友对于叶遥和陆寻的姗姗来迟丝毫没有产生怀疑。

    “你们是不是也去拍照了?”小胖说,“我也拍了好多张,这里的风景是真不错,他们居然还弄了条小溪!绝了,有钱真好。”

    文柯相对比较文艺,他诗性大发,吟诗一首:“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妙啊。”

    陆寻和叶遥回避掉去做什么了这个话题,大家一起点了菜,等待菜上来的途中,自然又是一番闲聊。

    陆寻这个学期都不能和叶遥一起去上课,对叶遥在教室里单独上课耿耿于怀,现在逮着了机会当然要仔细询问。

    “有没有人勾搭叶子,和叶子说话?”小胖不知道这个问题背后隐含着的醋意,以他的直男思维,他觉得陆寻作为叶遥的好兄弟,就是想问问叶遥自己上课的时候过得好不好,会不会无聊,于是大大咧咧的说道,“那当然有了,咱们叶子这样一颗帅草,谁不想和他聊两句?”

    “……”叶遥不想陆寻误会,他连忙澄清事实,“没有吧,我记得我基本只跟你们聊天,没见过想搭讪的人。”

    “嗐,叶子你对这方面太不敏感了,咱们班最漂亮的那个女生老来找你问问题,她专业成绩很好的,有些题哪是真的不会啊。”小胖摇摇头,又看向陆寻,竖起大拇指,“不过陆哥你放心,其他那些想跟叶子交朋友的男的,叶子都没怎么理,你是绝对的正宫!”

    陆寻嘴角牵起一个阴恻恻的笑,在桌子底下握住了叶遥的手。

    小胖嘴里说着正宫,但这个正宫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是单纯形容最好的朋友。

    所以小胖他们没觉得有女生来搭讪叶遥有什么问题,因为叶遥还是单身。

    可叶遥不是单身了。

    他也不再是叶遥的朋友。

    点的饭菜被送上来,大家都这么熟了也不用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陆寻夹了一片牛肉给叶遥,看着对面埋头猛吃的舍友,突然开口道:“之前大家问我为什么请吃饭,原因都没猜对,其实是很简单的原因。”

    文柯疑惑:“我感觉各种理由都猜了个遍,还有漏下的吗?陆哥你直接说呗。”

    叶遥的手被陆寻更用力的握紧,他知道陆寻要坦白了,于是回握过去给予自己的支持。

    “很简单。”陆寻声音里带上一丝笑意,“这一餐,是脱单饭。”

    小胖和文柯的动作被定格,他们瞪圆了眼睛看着陆寻,满脸都写着两个字——不信。

    陆寻脸上笑容扩大:“我有对象了,所以请大家吃饭。”

    这居然真的不是幻觉!

    小胖直接一口水把自己呛了个半死:“咳咳咳——啥玩意儿?”

    陆寻也会谈恋爱?

    在陆寻的世界观里,爱情不就是友情路上的绊脚石吗,遇到就狠狠一脚踢开?

    这样一个人,居然开窍谈恋爱了?

    文柯的筷子在震惊之下脱手掉到了地上,他弯腰去捡,看到了更加能让他魂飞天外的东西。

    在他的对面,叶遥和陆寻还在手拉手!十指相扣!

    文柯还没能直起腰缓过神,就听见小胖说了话。

    “天啊,老天爷啊,这是真的啊?”小胖大声问。

    得到肯定的答复,小胖说:“恭喜陆哥脱单!不愧是陆哥,这么大一件事居然能瞒得死死的,叶子,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啊。”

    “我知道。”叶遥说。

    短短两个字,小胖硬生生从里面品出了忧伤。

    好兄弟谈恋爱了,就算自己一个人孤家寡人,看好兄弟成双成对。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忧伤的事情。

    “哎,叶子,既然陆哥谈恋爱了,你有机会也找一个呗?我这里其实有其他班女生塞给我的,想要让我帮忙给你的联系方式——哎哟!文柯你捅我腰干什么?”

    “咳咳咳!”文柯大声咳嗽,“这事不能乱做,这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小胖摸不着头脑,“叶子又没有女朋友,总不能他们两个同时间谈恋爱了吧,这么巧也只能是找对方当对象了,哈哈哈。”

    小胖忍不住笑起来,他笑了好几声,发现其他三个人全都面色怪异的看着他。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小胖疑惑。

    “你说得很对。”陆寻说,“叶遥的确是我对象。”

    小胖目瞪口呆,手上一抖撞翻了旁边的杯子,杯子里面的茶水流出来,小胖抖着一身的肉跳起来躲避,又带翻了椅子。

    ……

    混乱过去,大家又重新坐下。

    文柯和小胖确认了这是现实而不是一场梦,面对突然从好友变为恋人的两位朋友,他们对视一眼,献上最质朴的祝福。

    “恭喜。”

    “一定会百年好合!”

    男朋友的身份被其他人知道了的陆寻格外高兴,带着一些小心思,他点了些啤酒助兴。

    明天早上一二节没课,他们倒也不用太注意时间。

    吃饱喝足到了该回去的时候,陆寻搂住叶遥肩膀,眯着眼把头靠在叶遥脑袋上,一副站不稳的模样。

    “我喝醉了,酒品不好不方便回宿舍,会打扰到大家。”陆寻说。

    “啊?没关系啊,”小胖没能明白,“陆哥你请我们吃了这么好吃的一餐,打扰一晚上算什——”

    小胖又被文柯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突然回过神,闭上嘴。

    文柯推了推眼镜:“喝醉了会头痛浑身难受,宿舍环境一般,肯定没有酒店住得舒服。反正明天上课时间晚,早上再回来也赶得及。”

    “对对对,是这样没错!”小胖疯狂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陆寻假装虚弱的咳嗽一声,问叶遥,“你觉得呢?”

    叶遥:“……”

    最终叶遥扶着陆寻去附近酒店,小胖和文柯在后边看着他们身影慢慢远去。

    两个人影都很高挑,地上的影子纠缠在一起,难分你我。

    小胖喃喃开口:“我居然觉得……他们在一起之后,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是啊。”文柯表示同意,“他们从前,就是这样。”

    叶遥带着陆大少爷进了附近最好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陆寻全程黏在他身上,仿佛离开他就不能独立行走。

    “我醉得没有力气,”陆寻搂着叶遥的肩膀,靠在叶遥耳朵边小声说话,“这是哪位好心人把我捡回去了,没有你今晚我就冻死在街头,这么大的恩情,我只能以身相许!”

    搭乘电梯到了他们房间的楼层,叶遥带着陆寻走出电梯。

    “两罐啤酒就把你灌醉了,没有力气是吧?”叶遥摸出房卡,“待会儿我把房门打开,谁进去以后突然力大无穷,谁就是小狗。”

    房门开了,叶遥带着陆寻走进去,下一秒,房门被啪的一声关上,叶遥也被摁到了墙上。

    刚刚还要他搀扶着行走的陆寻直起了身,不再装醉,将他壁咚在身前。

    叶遥的嘴唇被舔了舔,陆寻声音里带着笑:“小狗就小狗,聪明的小狗有肉吃,大丈夫要不拘小节。”

    叶遥把掌心朝外挡在脸前,于是掌心收获了一片濡湿。

    从掌心到指缝,再到指尖,整只手都快要被吻熟。

    叶遥垂下眼:“陆寻……我还没准备好。”

    陆寻笑了一声:“没准备好你也敢跟我来酒店,该说你胆子大,还是该说你太信任我?”

    叶遥没有说话,他不是胆子大,他只是喜欢陆寻,所以如果陆寻表达了强烈的希望,他也不是不能勉强一下自己。

    “逗你的。”陆寻又亲了一下他的掌心,“别怕,你不同意就不做什么,我只是想找个不会被其他人打扰的地方。”

    “抱一下。”陆寻说。

    于是叶遥张开手,让陆寻将他腾空抱起。

    陆寻力气是真的很大,能一直抱着叶遥在屋里转圈圈。

    叶遥任由陆寻抱着,还能和陆寻聊聊天:“小胖和文柯以后就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了,高兴吗?”

    陆寻被这句话提醒了,他一只手抱着叶遥,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看看时间。

    现在才刚过十点,陆寻高兴道:“成,这个点我爸妈还没睡觉,我打电话跟他们说,光让小胖他们知道哪够。”

    “……?”叶遥大震惊,“太突然了吧,是不是不合适?等以后那天我登门拜访的时候再亲自说比较好吧?”

    “说什么,怎么可能让你隐瞒身份跟我回家,肯定是在你去到之前他们就知道你的身份,用对待儿媳妇的规格来对待你才行。”陆寻抱着叶遥来到床边一起坐下,然后翻开联系人界面。

    “等等。”叶遥又按住陆寻的手,“我感觉你家会比较严格,你再思考一下措辞,我先打电话跟我爸妈说。”

    和他家不同,陆寻家是豪门大户,家里是真的有大型公司要继承,陆寻爸妈是有充分理由不接受儿子变成同性恋的。

    叶遥摁住陆寻手机不让陆寻拨打电话,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了他的妈妈。

    电话很快被接通,叶遥妈妈的声音依然很温柔。

    叶遥看陆寻一眼:“妈,爸在你旁边吗?有件事想跟你们说。”

    叶遥的爸妈都在,叶遥有些紧张:“我谈恋爱了。”

    叶遥妈妈温声说:“挺好,上大学是该谈恋爱了,也要发展一下感情生活。是不是谈恋爱以后生活费不够了?妈过两天给你打钱。”

    “生活费够的。”叶遥看陆寻一眼,“他不喜欢让我花钱。”

    叶遥爸爸插话:“人家女生懂事不让你花钱,你也不能真的一点不花呀。”

    “……爸,不是个女生。”叶遥小心地说。

    还没等叶遥再多说点,叶遥妈妈又开了口:“是陆寻吧。”

    “嗯。”叶遥承认。

    然后叶遥就听见了他爸妈在电话里的讨论声。

    “果然是。”“还真是,好嘛,你有两个儿子了。”“我就说哪有两个男孩子这么黏黏糊糊的,肯定早就偷偷在一起了不告诉我们,假装是朋友。”

    叶遥:“……”

    不是,他和陆寻以前真的是朋友,才刚刚在一起?

    叶遥的解释没有人听,结束之前,叶遥妈妈留下这一句话:“爸妈早就猜到了,以后有事不用瞒着,知道了吗?”

    电话挂断,叶遥还是愣住的。

    “哈,咱爸妈同意了!”陆寻改称呼的速度飞快,“行啊,毕业就结婚。唉,爸妈真是慧眼识珠。”

    太过顺利让叶遥没有真实感,直到陆寻又开始抱着他亲他脸,这种虚幻感就消失了。叶遥把陆寻推开抹一把脸,看陆寻再次解锁手机。

    “先挑一个不重要的练练手。”陆寻说。

    然后陆寻就把电话打给了陆明。

    电话那头接通,陆寻直接说道:“喂,我跟叶遥谈对象了,以后就你一个直男。”

    “……”那边的陆明整一个大无语的状态,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开始骂,“老子早就知道你不是直男!是装直男!那天第一次见你和他,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不直,你还硬跟我说你直,你直个——”

    陆寻适时挂断通话,将不文明的骂声切断。

    “很好,练手结束。”陆寻说,“我现在打给我妈。”

    打给陆寻妈妈的电话也很快被接通,是陆寻爸爸接的。

    “你妈在敷面膜,有什么事跟我说。”陆寻爸爸说。

    谁接的都行,陆寻直接说道:“哦,跟你们说一件大事,我找对象了。”

    “哟,你居然舍得不黏着人家小叶了?”陆寻爸爸说,“我看不见得,你是想每年大年初二光明正大的去他家吧?”

    陆寻感叹:“爸,你有时候看东西也挺准。”

    陆寻爸爸被气笑了:“人家小叶好好一个直男被你掰弯,你看等你回来我不让你知道厉害——”

    叛逆儿子陆寻挂断了电话,他紧紧抱住叶遥,开心的吸叶遥身上的香气。

    双方父母都知晓并同意了这件事,从此以后他们便是过了明路的一对。

    “遥遥,”陆寻亲亲叶遥的嘴唇,坏笑着说道,“叫一声老公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