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50章
    叶遥说自己已经咬了,但实际上陆寻就感觉自己被亲了一下,亲他的人又香又软,像在他心尖上跳舞。

    这哪里是惩罚,这明明是给他的鼓励。

    “这也能算咬?”陆寻又开心又有点生气,“惩罚力度这么轻,你这样出门在外很容易被欺负的知不知道?”

    叶遥摇摇头,他看着陆寻轻声说道:“别人欺负不了我,他们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有你能欺负我,你会欺负我吗?”

    叶遥被陆寻抱到了怀里,他听见陆寻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可不是让你来跟我受苦的。”

    叶遥闭上眼,狠狠地蹭了蹭陆寻宽阔的肩膀。

    叶遥发现陆寻在论坛搅动风云的措施挺奏效,他早上起来去教室上课,一个上午就收到了好几个询问,全都是问他是不是和陆寻在一起了的。

    这还只是直接来问他的人数,那些时不时瞥一眼他手上戒指的人就更多了。

    叶遥干脆用戴着戒指那只手撑着脸,这样前排的人也不用因为看不到而三番五次的回头看。

    叶遥在中午回宿舍的时候跟陆寻说了这件事,陆寻那得意的脸色简直能飞上天。

    “他们早该知道了,”陆寻批评那些不敏感的吃瓜群众,“什么人哪,我们这么激情四射的到处秀恩爱,居然说我们是朋友!哪家直男是这样的?”

    “可是你当直男的时候,的确天天和我牵手一起睡。”叶遥说。

    陆寻强行嘴硬:“……那也还是不够火眼金睛,不过幸好现在他们知道了。”

    “嗯,他们知道了。”叶遥转了转戴在手上的戒指,看着戒面上隐约浮现的自己倒影,轻声道,“我会努力多让大家看到这个戒指的。”

    叶遥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很认真,认真程度不下于高中时陆寻曾经见过的叶遥说他要努力学习,争取考上最好的大学。

    学习对于叶遥而言向来很重要,而现在公开他们在一起的这件事,对于叶遥也很重要。

    陆寻感觉心脏里开心翻滚的泡泡都要把他淹没了,如果这里不是宿舍是酒店,他绝对不可能再让叶遥这么好好的站着。

    爱恋的情绪不断翻涌而出,他想跟这个人卿卿我我,想整个人贴在叶遥身上,但这里条件不允许,午睡时间也很短,不能太过于黏着叶遥。

    陆寻舔了舔牙,选择将自己的情绪压制。

    今天上午他们都是满课,下午叶遥还是满课,但陆寻比他少上一节。

    陆寻回到宿舍时,整个宿舍空无一人。

    他坐上叶遥的椅子,手肘撑着叶遥的书桌,视线再次转向自己手上的戒指。

    他其实不喜欢戴首饰,哪怕是在他的中二时期也不喜欢往身上戴这些有的没的,这会让他感觉很难受。

    但现在这个戒指是他和叶遥的情侣戒指,那种难受的感觉顿时全部消失,只留下兴奋和喜悦。

    只要叶遥愿意和他一起,不管尝试什么以前排斥的东西,他都会很开心。

    比如戴各种首饰,比如和男人亲吻拥抱,比如更深更进一步的……

    陆寻喉结动了动,喉咙开始干渴。

    他的视线从戒指上移开,转到宿舍内的一片空地上。

    叶遥中午的时候站在那里,一脸认真的说会努力的让更多人看见他们的戒指。

    可爱极了,也性感极了,浑身都散发着对他而言致命的诱惑力。

    喉咙里的干渴愈发的难耐,水缓解不了这一种渴。

    陆寻从椅子上站起身,往前走两步,到达叶遥的衣柜前。

    他现在是叶遥的男朋友,不再是追求者。

    他又要开始干坏事了。

    他早就又想这么做,他不仅这次要闻,下次还要闻,闻到天荒地老。

    好香,叶遥的衣服……永远散发着对他致命的清香。

    叶遥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这节课还没有下课,距离上节课下课又有了一段距离,所以现在校园小路上的人不多。

    叶遥本来也是上课的,但被老师叫去填了一份奖学金资料,填完过后眼看还有十几分钟就要下课,干脆让小胖他们帮忙拍了老师上课的ppt照片,就这么回了宿舍。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要继续过市中心那边补课,陆寻肯定会跟着他。到时候作为他的男朋友,陆寻大概会要求跟他睡一张床。

    他到时候要跟陆寻说点什么好呢,是直接鼓励陆寻大胆说出心中所想,还是慢慢不动声色的引导比较好?

    叶遥思索着回到了宿舍门前,宿舍门开着一条缝,想也知道是因为陆寻回来了。

    叶遥放轻脚步走到门前,打算给陆寻来一个开门惊喜。

    不知道陆寻现在在做什么,以他对陆寻的了解,陆寻应该在翘着腿玩手机看各种新闻资讯,又或者干脆坐着发呆。反正在这种刚下课的时间里学习是不会学习的,游戏也不想玩,能干的也就那么几件事。

    他突然一个推门而入,陆寻应该会很高兴。

    “嘎吱——”

    门被推动时发出声响,叶遥在第一时间看见了屋内的场景。

    室内光线充足,他的衣柜门被打开,一个他熟悉的人影站在他被打开的衣柜前。

    衣柜门将那人的半边身子遮住,叶遥看不见陆寻在做什么,只能判断出陆寻大概将上半身探进了他的衣柜里。

    听到门那边的响动,陆寻快速抽身而出转头,和叶遥来了一个对视。

    叶遥有些惊讶。

    他惊讶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陆寻脸上的表情。

    他很少会在陆寻脸上见到如此……难以形容的表情。

    说慌张也不全是,说震惊也不全是,感觉像各种情绪汇集,拼凑出一个表面看起来面无表情的陆寻。

    叶遥疑惑道:“你在做什么呢?”

    叶遥看着陆寻缓缓将他衣柜关好。

    “闲着没事干,我收拾完自己的衣柜,来顺便也帮你收拾收拾衣服。”陆寻说道。

    叶遥有点感动:“我这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整的,每次收衣服放的时候我都会顺手整理一遍。”

    “嗯。”陆寻走了过来,轻轻搂住叶遥肩膀:“怎么今天回来得这么早,明天周末,今晚一起去外面吃?”

    “行。”叶遥答应了。

    然后他就被陆寻揽着肩膀往外带,叶遥想起来什么,挣开陆寻的手:“等一下,我还有点事要做,等我五分钟。”

    陆寻声音微微紧绷:“要上厕所?”

    “不是。”叶遥摇摇头,拿起放在书桌角落的背包,走向衣柜。

    “现在天气热了,补课那边还是只放着几套春秋衣服,我带几套夏天的衣服过去,免得没有合适的……”

    叶遥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的衣服都会收拾得很整齐,所以一旦有一处乱了,就会很明显。

    而现在,在他绝大部分的衣服依然整整齐齐的情况下,有一小片区域一片混乱。

    还是在衣柜的最里层,绝对不会不小心碰到的地方。

    ……

    叶遥一手撑在衣柜里,把自己暂时变成一只遇到事情时只会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叶遥很难说清现在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在不久之前,他还会因为陆寻种种和之前形象不符的行为而不安,但他最后选择了给予陆寻信任,相信陆寻只是太喜欢他,不会真的对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而陆寻给予他的回应,也在逐渐消除他的不安。

    但现在,陆寻不同于往常的那一面再次显露,给予他再一次的冲击。

    ……怎么办。

    另一面的陆寻风格狂野,他真的能招架住吗?

    而且这么弄他的衣服,他甚至还有点……想追着陆寻打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