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52章
    叶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床陷下去一块,他再次被抱住。

    叶遥的头埋在被子里,察觉到陆寻想把他头抬起来的意图,宁死不从。

    就让他憋死在这床被子里也挺好的。

    陆寻没有再继续试图把叶遥的脸抬起来,而是稍稍把被子松开,让叶遥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怎么这就不好意思了?”陆寻声音里带笑。

    叶遥:“……”

    叶遥不想说话,陆寻也没有强逼。他抱着半团起来的叶遥,心满意足地拍拍叶遥的背。

    他想吸的当然不只是放在衣柜里的衣服,他更想吸叶遥本人,或者叶遥穿在身上的,但显然现在的叶遥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所以要一步步的循序渐进,让叶遥逐步适应。

    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叶遥面前,叶遥能看见他的动作,听见他的声音。

    他是唯一一个能对叶遥这么做的人。

    这是独属于他的殊荣。

    那份隐秘的独占欲被满足,陆寻还是没忍住,亲了一下叶遥的耳尖。

    天气越来越热,五一假期也在众人翘首盼望中到来。

    陆寻提前定下了机票,并且和叶遥商量好了五一期间的活动安排。

    前面他先跟叶遥去那个据说很灵的庙里祈一个愿,然后再回叶遥家看一下叶遥爸妈,他作为儿婿,怎么也得表现表现!

    至于他爸妈,都是大忙人,见他爸妈的事可以再往后推一推。

    叶遥没有异议,两人一起收拾背包。

    收拾背包这事本来应该可以很快速,但叶遥不知道陆寻抽的什么风,站在他打开的衣柜面前,站了挺久也没见动一下。

    “你在做什么?”叶遥问,“你不会是想大白天的……”

    他不是故意要戴上有色眼镜,但他现在发现陆寻这个人就是有颜色的,非常不愧对黄种人的皮肤。

    “哎哟,说什么呢,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这样的形象?”陆寻回过头,“我是在想,出门的这几天给你搭配个什么衣服比较好看。”

    叶遥:“……”

    可不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吗。

    陆寻要给他搭配出门在外的衣服,叶遥想了想,也来到衣柜前。

    他夏天的衣服不少,除了自己买的,还有家里人怕他不舍得花钱买衣服所以给他买的。

    叶遥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家里人给他买的类似沙滩裤的休闲大短裤。

    “这个怎么样?”叶遥说,“以前好像都没怎么穿过这种类型。”

    陆寻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叶遥的腿。

    叶遥的腿被包裹在长裤当中,但陆寻知道叶遥的腿有多好看。修长匀称,白而且笔直,这样一双腿不管放在谁身上都能轻易吸引无数人视线,更不用说叶遥长成这副模样。

    叶遥看见陆寻微微皱起眉头。

    “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穿这种类型?”陆寻说。

    “嗯,突然想这么穿。”叶遥神色平静,“庙里肯定没有空调之类的乘凉设备,到时候天气热又要在户外走动,穿得多肯定不舒服。”

    叶遥跟皱着眉头的陆寻对视。

    他以前上网时,时不时能见到有女生说自己的男朋友不让自己出门时穿超短裙和吊带,出门在外只能穿长裤长裙,因为男朋友独占欲非常强,不想让别人看见她们的腿,所以限制她们的着装。

    那些人又说,男朋友这么做没有坏心眼,只是因为太喜欢和在乎。

    以爱为名,自由被束缚。

    “你真的要穿?”陆寻又问,“那座庙在山里,山里蚊子多。”

    “可以喷驱蚊水,不碍事。”叶遥说。

    “……哼。”陆寻皱着眉拿了两件叶遥选的裤子出来,帮叶遥放进背包里,然后又帮叶遥拿了两件颜色清爽的短袖。

    叶遥看着陆寻把这些衣服都放进包里,然后陆寻转到自己的衣柜前,打开衣柜翻找了一会儿后,抽出两件同款短袖。

    “我不管,我要穿情侣款。”陆寻一副这是没得商量的口吻,“五一里每一天我们都要穿情侣装。”

    叶遥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个笑:“好。”

    那座庙没有做过推广,也不是网红,只在当地人口中口口相传。所以叶遥他们去到时,没有出现被游客人挤人的情况,还算得上清幽。

    没有很多人挤着看叶遥,陆寻狠狠地松了口气。

    这里没有缆车,上山得亲自走上去。但好在路修得不错,只要体力够走上去就不费事,还有不少老人来这座山消暑锻炼。

    大概是山上有座庙的原因,叶遥还在山腰的凉亭里看见了摆摊算卦的人。

    那个算卦人戴着一副小圆墨镜,身穿一看就制作很廉价的土黄色道袍和帽子,完全符合外行心里道士应有的装扮。

    陆寻这一趟就是冲着完全不科学的祈愿来的,如今看见其他不科学行为,不由得有些蠢蠢欲动,想先来上一卦。

    “看起来像骗子,算了吧。”叶遥拉住陆寻,“他那身衣服看着就像淘宝买的角色扮演道具,穿着去漫展还差不多。”

    陆寻不赞同这个观点:“万一呢?他敢说不好的我就骂他,他说得好也骗不了我几个钱。”

    叶遥松开拉住陆寻的手:“……”

    行,就当花钱买个开心。

    那人可供选择的算法还挺多,可以看面相看手相,又可以根据生辰八字来推断。

    陆寻才不会把自己的生辰八字随便给出去,就直接让那个算命先生根据他的面相和手相做推测。

    算命先生一推小圆墨镜,语气夸张:“哎哟,您这手像万中无一啊!是大富大贵的命,这辈子绝对不会是个平凡人!”

    叶遥看陆寻长相和气质就知道陆寻不是一个平凡人,他感觉这种谎话他也能瞎编,但看陆寻侧耳倾听的模样,便没有出声打扰。

    陆寻没有对所谓的大富大贵感兴趣,他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打断眼前人想继续滔滔不绝说他怎么大富大贵的话,直接问道:“感情运怎么样?”

    只要不是瞎子,看陆寻的脸就知道他感情运不会差,算命先生也是张口就来:“那自然是极好的,您是桃花朵朵开,一路顺风顺水,只有您不想得到的,没有您摘不到的。”

    陆寻眼神非常微妙的沉下来。

    “然后呢,后期如何。”陆寻继续问。

    算命先生摸摸胡子:“非常好,晚年恩爱,儿孙满堂,您和夫人生的孩子也是个个有出息——”

    就这么说着不管对谁都算是大吉大利的话,算命先生忽然就见坐在对面的人脸色整个冷下来。

    “坑蒙拐骗,宣扬封建迷信是吧,”陆寻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报警了。”

    算命先生:“???”

    哪里来的奇葩,翻脸比翻书还快?

    陆寻板起脸来是真的很吓人,算命先生连话都没敢多说,当即一搂自己的家当,拎包跑下了山。

    看着碍眼的人消失在自己面前,陆寻发出一声冷笑。

    叶遥站在陆寻旁边,手被陆寻握住。

    “他算得不准。”陆寻阴沉着脸说道。

    “嗯,我知道。”叶遥也握住陆寻的手,“陆哥和我都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这么一句堪称诅咒的话,诡异的让陆寻脸色缓和下来。

    他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拉着叶遥的手,继续往山上走去。

    那座传闻之中很灵验的庙不大不小,里面各种摆设都很简单,但打扫干净不见灰尘,就有了一种出尘脱俗之感。

    也有其他来上香祈愿的人,但大家都很安静。庙内点着香,香气悠悠飘散,闻起来很能让人放松。

    想要祈愿就必须先购买被大师加持过的符纸,然后才能进行后续步骤。

    被大师加持过的符纸卖三百八十八一张,叶遥当即有了想掉头就走的冲动,但陆寻很有先见之明的搂着他的肩膀,阻止了他想跑路的念头。

    “刷我的卡,刷我的卡。”陆寻嘴里念叨着,“给我一个为你花钱的机会。”

    叶遥:“……”

    他不是不愿意花钱,他是觉得一张黄纸卖三百八十八就离谱。

    算了,就当花三百八十八买一次看见陆寻心里话的机会。

    叶遥纠正了自己的心态,买下被加持过的符纸,然后去一边写下自己的心愿。

    “你怎么就是不让我帮你买,”陆寻语气有些幽怨,还想探头过来看,“你写的什么?”

    叶遥是不好跟陆寻说因为待会儿他要偷看,所以更不好意思让受害者陆寻花这笔钱。

    “花自己的钱可能更灵验,”叶遥把符纸往里边摆了点,不让陆寻偷看:“说出来就不灵了,咱们是第一次来,你记得写心里最想要的愿望。”

    于是陆寻又挪回去,让两人之间空出一段距离。

    叶遥不是很相信这些,他就当做一次简单的许愿,面对着黄纸,提笔写下几个字。

    他们的生活快乐无忧,不被世俗困扰,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提起去玩耍,第一个还是想到的对方。

    叶遥把符纸对折,用浸泡过朱砂的线系好。

    那边的陆寻也写好了,于是他们两个一起去把东西挂在树上。

    叶遥看陆寻找了半天,找到一个不怎么会被风吹,也不会被日晒的好角落,小心的把自己的祈愿挂上。

    陆寻满脸的认真:“你说,会灵验吗?”

    “会的。”叶遥轻声道,“心诚则灵。”

    于是陆寻微微勾了勾唇角:“那就好,我也希望能灵验。”

    夏天的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叶遥心里清楚,这句话代表着陆寻一定写下了心底最深处的渴望。

    会是什么呢?

    陆寻最后小心地碰了碰自己的符纸,这才握住叶遥的手:“走吧。”

    他们两个又随便购买了些平安福和小桃木剑挂饰,这才离开这座庙。

    下山又是长长的一段路,叶遥走了几步后停下脚步,把自己的背包递给陆寻。

    陆寻很顺手的接过后,叶遥跟他说道:“我回那庙里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陆寻眉头一皱:“我陪你一起去。”

    “可我们买了平安符,我不想带着它们靠近厕所。”叶遥给出自己的解释,“如果你实在担心,十分钟后见不到我,就上去找我?”

    十分钟,陆寻勉强答应了。

    叶遥独身一人返回庙中,他脚步匆匆,最后小跑起来,直到跑到那棵树前才停下。

    树上挂着许多的符纸,但叶遥不会认错陆寻挂上去的那一个。

    黄纸被红线串着挂在半空,叶遥伸出手,尽量麻利的将那根线解开。

    黄纸顺利拿到手中,叶遥一时不敢打开。

    来之前他想得好好的,不管陆寻写什么都好,但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气释然。

    陆寻会在上面写些什么?

    会是和他一样的,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吗?

    对他占有欲极强,以至于根本听不得分开这个假设,感情浓烈到超乎寻常的陆寻,会写下不同寻常的语句吗?

    又或者他是不是太过于脸大,其实陆寻心里最深处的渴望根本不是他?

    好怕陆寻写了他,又好怕陆寻不写他。

    怕陆寻太过在意他,又怕陆寻没有那么在意他。

    他没有太多磨蹭时间了。

    叶遥深吸一口气,打开对折起的符纸。

    陆寻潇洒有力的字体,写着最诚挚的心愿。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