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
    陆寻生日在六月,阳光热烈的日子。

    叶遥想过送亲自制作的礼物给陆寻,但制作礼物需要一定时间,还需要独处空间偷偷把礼物做好,最后才能把礼物拿出来,送给一无所知的陆寻作为惊喜。

    花时间不是问题,他很乐意在陆寻身上花时间,问题在于独处空间。

    陆寻黏着他黏得死紧,他们晚上永远处在一个空间里,他总不能白天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给陆寻制作礼物。

    那该怎么办呢?

    今天晚上他们不住宿舍,而住在外边租的房子里,房子挺大,叶遥试探地问陆寻:“你看你生日快到了,不然我们先暂时分房睡,等我把礼物做好,我们再……”

    陆寻本来一脸惬意地躺在他旁边,听见这句话后顿时坐起身,坚决的反对:“哪有为了过一个生日好几天晚上不能见你人的道理?如果这样,那我宁可不过这个生日。也别费心思给我做礼物,把做礼物的时间都花在我身上。”

    送人礼物主要的是对方开心和喜欢,不能只顾着感动自己。叶遥想了想,问陆寻道:“那你生日想怎么过,要去哪里玩吗?你只管说,我尽量满足你。”

    听到这句话,陆寻嘴角浮现出一个奇妙的微笑。

    “玩,怎么不玩,”陆寻慢慢握住了叶遥的手,“咱们在家玩一天。”

    叶遥:“……”

    叶遥:“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什么那个意思,我听不懂,”陆寻一脸正气,“我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只是想跟遥遥呆在一块儿罢了!”

    叶遥:“……我信了你的邪。”

    陆寻看起来主意已定,不想收大费周章制作的礼物,叶遥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但虽然这样,礼物还是得送的。

    ……送一些陆寻很喜欢,但一直没能体验过的礼物?

    比如穿在他身上的,不能穿出外边的衣服。

    这对于叶遥而言也是个很大胆的决定,他纠结了两天,终于在某天的课间时间,把某几套衣服加入购物车后结了账。

    *

    陆寻生日刚好在周末,叶遥空出整整两天时间,和陆寻一起度过这个周末。

    陆寻没有真的把叶遥拉到外边的房子里将大门一关后,和他一起不知白天黑夜的度过两天。而是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把叶遥带到了游乐园。

    “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来是什么时候?”陆寻问。

    叶遥当然记得,那时他跟陆寻坦白了自己喜欢男人,而陆寻开始正式对他展开追求。

    叶遥也问:“记得,怎么突然想到来这里?”

    “当然是来完成之前没有实现的小小心愿。”陆寻搂住叶遥肩膀,眼瞅着四周没人注意他们,陆寻飞速在叶遥脸颊上亲了一下。

    叶遥看看今天的寿星,也在陆寻脸颊上亲了一下。

    陆寻满足的眯起眼:“上次跟你来这里,我连你的手都不敢拉,人生就是苦尽甘来啊。”

    提起之前叶遥有些不好意思:“……你以前太直了,我不敢信你会变弯,以为你是装的。”

    “不怪咱们遥遥,怪我怎么不能一生下来就变成弯的呢?”陆寻对自己恨铁不成钢,“衣服弯,头发弯,几把——”

    陆寻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叶遥捂住了他的嘴。

    “公共场合,”叶遥压低声音提醒随时随地都能说骚话的陆寻,“好多小朋友。”

    陆寻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牵着叶遥的手继续在游乐园里前进。

    游乐园里氛围喜庆,陆寻带着叶遥玩了一圈,最后走向摩天轮。

    只有他们两个的摩天轮厢缓缓升空,现在不是傍晚,太阳明亮不可直视,叶遥跟陆寻坐在一起,看逐渐变得遥远的地面。

    叶遥知道了陆寻做什么了。

    上一次他们来到这个摩天轮时,陆寻就曾对他发出过接吻邀约,但被当时的他毫不留情的拒绝。

    小熊听不得这种话,小熊说下次来的时候,要再问一次。

    摩天轮缓缓升到顶点,叶遥被陆寻搂住了。

    陆寻的声音在叶遥耳边响起:“传说中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接吻的情侣,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是封建迷信。”叶遥说。

    “嗯?”陆寻一瞪眼,拿出手机给叶遥看了一眼日期,又指了指自己,咳嗽一声,“再给叶同学一次重新回答的机会。”

    “那个说法是封建迷信。”叶遥笑起来,“而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是既定事实。”

    就着灿烂的阳光,叶遥吻上陆寻的唇。

    *

    从摩天轮上下来,叶遥立刻被陆寻拉回了家里。

    “你连饭都不吃了吗?”叶遥震惊,“你不会又要直接从天亮到天黑,再到天亮吧?”

    虽然他对陆寻生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连饭都不吃就直奔回家实在太超出他的想象了!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咱们在家里吃。”陆寻说。

    叶遥刚松一口气,又见陆寻脸上勾起一个和纯良沾不上任何关系的笑容。

    “在外面不方便,在家里面咱们可以一边吃饭,一边……”陆寻没把话说完,嘴角是意味深长的笑。

    叶遥:“……”

    他真的不想往那个方面想的,但和陆寻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的思想不由控制的改变了很多。

    陆寻搂着叶遥的肩膀笑:“可以一边吃饭一边亲亲,你在想什么?满脑子未成年不允许观看的内容,啧啧啧,想不到啊叶哥,你居然好这口。”

    叶遥面无表情:“好,那谁在吃饭的时候做出亲亲以外的行为,谁就是小狗。”

    陆寻脸不红气不喘:“您是在叫我吗,真不愧是遥遥,一语道破我的本质,看穿我的真身。”

    叶遥:“……好,厉害,不愧是你。”

    不能对寿星动手,他忍了。

    回到租的房子前,叶遥发现有几个穿戴着厨师衣服的人在等着,手上还拿着看起来非常专业的餐盒。

    陆寻把门打开,那几位厨师鱼贯而入,动作丝滑的给餐桌铺桌布摆蜡烛,再放上美美的餐具和食物。

    除此之外叶遥还看见了一个半成品蛋糕,这个蛋糕只有蛋糕胚,奶油独立包装被放进了冰箱里,还附送各种涂抹工具。

    等到几位厨师离开,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是一餐标准的烛光晚餐,烛光晃动照亮下边精致的美食,还有摆在边上玻璃杯里面的红酒。

    叶遥在椅子上坐下,看着这个布景摆设,他突然想起来一部曾经和陆寻一起看过的电影。

    是陆寻在知道他弯了之后,为了让他恶心男人将他扳直,和他一起看的一部双男主动作电影。

    在那部电影里,男主角之一不小心将红酒泼到自己衬衫上,柔弱的倒在另一个男主角身上哭泣。

    再然后,两位男主角就开始从天黑到天亮了。

    叶遥看陆寻一眼,看见了陆寻眼里的意味深长。

    叶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他没有将红酒咽下,而是侧身拉着陆寻衣领将陆寻拉近,吻在了陆寻唇上,将那口红酒渡过去。

    酒液混杂着唾液渡入陆寻口中,他一滴不落的喝下,最后再把叶遥嘴里的搜刮干净。

    陆寻眼睛半眯着,十分满意:“这一口酒,可比八二年的拉菲要珍贵和美味多了,这就是无价珍宝!”

    寿星当即许下自己的心愿:“以后我的每一口酒都要这么喝。”

    叶遥轻笑一声:“胡说八道什么,快吃饭。”

    因为要为接下来补充体力,陆寻也不能让叶遥饿着肚子上阵,这一顿饭吃得还算相安无事,在陆寻的忍耐下,只有一些亲亲摸摸抱抱,和谐又有爱。

    等到叶遥吃完最后一口肉,一直观察着他的陆寻立即站起来打开冰箱,拿出了蛋糕和奶油。

    叶遥看着这个半成品蛋糕,问道:“是想自己把奶油涂上去吗?”

    陆寻挑了挑眉:“没错,其他人哪里懂生日蛋糕的奶油抹在哪里最合我的心意。”

    叶遥没发现这句话里的问题,走过去帮陆寻的忙。

    他和陆寻一起将奶油抹上,插了蜡烛许完愿,接着就到吃蛋糕环节。

    蛋糕胚松软,奶油甜而不腻,作为饭后甜点十分不错。

    叶遥吃了一些,然后发现陆寻一口没动,而是微笑的看着他。

    仿佛比起蛋糕,他才是真正的美食。

    “……你不吃吗?”叶遥问。

    陆寻微笑着答非所问:“吃好了没?”

    叶遥点点头,然后就见陆寻从冰箱里拿出了另一份奶油。

    陆寻捧着奶油走过来,挖了一点奶油,点在叶遥鼻尖。

    奶油的香甜气息飘散进叶遥鼻腔,但很快,这一份香甜就被另一个人舔掉。

    品尝完美食的陆寻眼神中带着一丝危险。

    叶遥垂下眼,他感觉到又一份冰凉香甜的奶油被点在他的唇中央。

    这一份奶油当然也被尽数吻去。

    再往下,奶油被点在喉结。

    叶遥仰起头,感受着脖颈上那一份奇妙的冰凉与火热。

    衣服上的纽扣被摁住,叶遥听见抬起头的陆寻在他耳边说出的话。

    陆寻的声音中带着一份沙哑:“我也要开始享用生日蛋糕了,你觉得呢?”

    陆寻越来越能直接说出口自己的需求,这也是叶遥所乐意看到的。

    叶遥搂住陆寻脖子,亲了亲陆寻嘴角。

    “我给你买了礼物,或许……”叶遥轻声说道,“和你想要的蛋糕会更配。”

    ……

    特意调出的零点闹钟响起,叶遥抬起有些发软的手臂搂住陆寻脖子,献上陆寻今天的第一个生日祝福。

    “生日快乐。”

    “以后的生日,我也会一直陪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