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二
    医院内。

    叶遥紧紧皱着眉,眼中含着担忧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您的意思是……他的记忆暂时停留在高中十八岁那会儿,后边的事都不记得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眼镜:“的确是这么个情况,不过您不用太过担心。根据我们的观察,陆总脑部淤血过一段时间会消失,到时陆总应该就能恢复正常记忆。”

    叶遥更关心另一件事:“那身体呢?他的身体还好吗医生?”

    “有两处轻微的擦伤,”医生说,“不会影响正常行动,已经给陆总开好了药,涂几天基本就能全好了。”

    叶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又询问面对暂时失忆的陆寻时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如果不小心刺激到陆寻,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正常接触交流当中有小摩擦是没问题的,”医生说,“就是不知道陆总有没有年轻时特别不能接受,但是现在发生了的事情,如果有,保险起见还是不要一下子直接告诉他,免得对他造成突发性的严重刺激。”

    叶遥谢过医生,转身离开,前往陆寻的病房。

    他在上班途中听见陆寻车被追尾,陆寻晕过去的消息,急急忙忙赶到医院,所幸在半路上被告知陆寻没有生命危险。

    他先去看过陆寻,但陆寻还没醒,于是又去和医生谈了话。

    ……高中时陆寻特别不能接受的东西。

    陆寻父母健在,自己身体健康,也不为金钱所困扰,在这些方面没什么不能跟陆寻说的。

    真要他说,现在唯一所不能被陆寻接受的,可能就是由钢铁直男变成蚊香的这件事。

    陆寻住在vip病房里,叶遥朝着陆寻所在地走去。

    他记得很清楚,高中时期的他和陆寻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所以他现在应该摆出朋友看望的关切,而不是看望爱人的担忧。

    这两个之间的差别对于非表演专业的叶遥而言有点难以把握,他在心里权衡一番过后,决定先暂时把表情放得相对淡些,看看陆寻反应。

    叶遥很快走到了病房门前。

    房门紧闭听不见里边的动静,叶遥低下头捏捏鼻梁,深吸一口气。

    他即将面对高中记忆时期的陆寻。

    担心之余……还有些紧张,不知道陆寻发现自己失忆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面对和高中时不一样的他又是什么表现。

    会对突然变大十几岁的他感到生疏吗?

    叶遥松开鼻梁,看见了自己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作为朋友当然是不会戴婚戒的,他把戒指摘下放进口袋,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打开门。

    他看见了面无表情睁着眼睛的陆寻。

    ————

    陆寻觉得自己心理素质已经足够强大,可猝不及防面对这样的事情,还是让他一时回不过神。

    病房墙上摆着的电子时钟,清清楚楚告诉他现在的年月日。

    他穿越了,穿越到了十几年后。

    身体还是他熟悉的自己身体,左手手腕上有一颗小痣,他没有借尸还魂。

    十几年,这里边可以发生的变化太多,就算是普通的房价,也能在十几年当中翻上十几倍,更不用说其他。

    他的父母,还有在他心里至关重要,他想要一起共度余生的友人。

    叶遥……十几年后的叶遥还在他身边吗,还和他是朋友吗?

    十几年后的叶遥也三十了,叶遥……结婚了吗?

    陆寻心里闷得难受,他还没能理出一个头绪,病房门发出一声轻响,一个他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来人比起他印象中要成熟了许多,以前的叶遥是青春的好看,现在的叶遥是成熟的好看,但不管是什么时期的叶遥,都让他心情愉悦。

    陆寻心里顿时一松。

    幸好,幸好叶遥还在他身边,他们没有形同陌路,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

    放松的心情还没能持续/一秒,陆寻的心再次一沉。

    为什么叶遥的表情这么冷淡,而且似乎还在隐忍着什么情绪?

    就算是这样叶遥也赶来看他了,生怕他出了意外,所以这当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肯定不是叶遥的问题,是他的问题。

    ……未来的他,会不会被外边的纸醉金迷迷了眼,对叶遥不太好?

    沉浮于商场十几年,谁知道未来的那个他变成什么模样,说不定已经被资/本的糖衣炮弹所侵蚀。

    而被他伤害的叶遥,不计前嫌的来看他了。

    叶遥走到陆寻床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陆寻猛地坐了起来。

    叶遥被吓了一跳,过去扶着陆寻肩膀:“你别起这么猛,小心脑袋,头晕不晕?”

    陆寻脸色比平时要难看,勉强扯起嘴角笑了笑:“你还在关心我。”

    叶遥也不知道陆寻记忆具体截止到哪天,而那个时候他们又发生了什么,试探性的询问:“我……不应该关心你?”

    “你就是心太软。”陆寻沉着声音。

    叶遥:“?”

    十八岁的思维这么跳跃吗,他都已经跟不上逻辑,他来看望陆寻和心软有什么关系?

    只有十八年记忆的陆寻城府显然没有三十多岁陆寻的深,叶遥能轻易看出陆寻眼底的自嘲和悲凉。

    “头晕不晕,有没有哪里难受?”身体为重,叶遥再次询问。

    “不难受。”陆寻摇摇头,“我没有什么外伤,可以办出院了吧,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叶遥:“……去哪里?”

    “去银行。”陆寻掷地有声。

    叶遥:“你在这等一下,我叫大夫再过来给你看看。”

    这哪里只是失忆了,这看起来病得不轻啊!

    叶遥没能离开,他被陆寻一把握住了手腕。

    陆寻觉得时间非常紧迫,他突然的穿过来,谁知道又什么时候穿回去?

    他对任何亏欠叶遥的人抱有恶意,哪怕那个人是他自己。

    而要让一个被资本所腐蚀的人难受,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剥夺他的资产。

    “你信我,我不是那个人渣。你跟我去银行,我给你转账。”陆寻压低了声音,“我把他的钱留一部分给父母,剩下的全部给你,一分钱也不能给他留!”

    叶遥:“???”

    *

    和陆寻并肩坐在床沿上,叶遥嘴角微微抽搐。

    “你是说……你穿越了,现在的你不是三十岁的那个你?”叶遥说。

    他知道陆寻是失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但从陆寻的角度看,会觉得自己是穿越了好像也没有问题。

    觉得自己穿越到十几年后的陆寻,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以前这个自己的资产给他。

    叶遥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陆寻头发。

    十八岁的他不会对十八岁的陆寻做出这样的举动,但三十多岁的他和陆寻之间早就没有了那么多顾忌。

    桀骜不驯十八岁灵魂的陆寻第一次被摸头,明显的一愣。

    青春期少年自尊心强,而且这个时期的陆寻也没有上大学以后那么能骚,还相对而言比较酷哥,反应过来后的叶遥收回手,“是我的错,不该摸你头……”

    叶遥说话声音停下,他发现陆寻耳根有些红。

    高中时期的直男陆寻猝不及防被他摸头,居然不会生气,还会不好意思?

    “……咱们是什么关系,你摸也没事。”陆寻站起身,“走吧,我跟你去银行。”

    眼看着陆寻真的要去银行把夫夫共同财产转到他的账上,叶遥连忙作出澄清。

    叶遥严肃声明:“我和三十多岁的你关系挺好的,他没有哪里对不起我的地方,我们还相约以后老了一起去钓鱼。”

    “……真的吗?”陆寻不太相信,以他对叶遥的了解,叶遥十成的可能是不想拿别人的钱。

    “骗你做什么。”叶遥拍拍陆寻肩膀,“医院住得不舒服,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办出院,然后咱们一起回去休息。”

    陆寻答应下来,叶遥起身走出这个vip病房。

    如果是三十多岁的陆寻在这里,他会叫手底下的人去办出院,而让叶遥再跟他多待一会儿。而现在十八岁认知的陆寻就这么被叶遥忽悠了过去,让叶遥有了一个人独处思索的时间。

    叶遥在想下一步有没有需要注意的事项。

    陆寻现在的状态肯定不能工作,不过短时间内先将公司交给其他副总负责也不会出大问题,等陆寻恢复记忆再接手就好。

    而当陆寻和他一起回到家,家里会不会有被陆寻发现不对的地方?

    结婚证被锁在最秘密最隐藏的保险箱里,他不信陆寻能拿到。

    剩下的……他再去把陆寻的床头柜锁上,让他不能看见里边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应该就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地方了。

    高中时期陆寻周末也会来他家和他一起住,并且表达过很多次希望以后也这样继续的渴望,所以大概不会奇怪他们住在一起。

    叶遥思索完毕,放下心。

    *

    叶遥搭着陆寻回了家。

    由于工作都比较繁忙,他们一般住在市中心一个大平层里,休息时才会回比较远又清静的别墅。

    叶遥特意请了年假照顾陆寻,而陆寻这段时间也不用忙什么事,所以他直接将陆寻带回了别墅区。

    在路上,陆寻板起了叶遥许久未见的酷哥脸。

    他看着车窗外和十几年前截然不同的城市面貌,沉默许久后,突然开口:“你花这么多时间照顾我,还让我去你家住,你对象不会生气吧。”

    这句话十八岁的叶遥不会听出任何问题,只会觉得是一句简单的关心,而现在和陆寻在一起十年后的叶遥,下意识的从这句话里品出了一丝醋味。

    高中时期记忆的直男陆寻,醋味。

    ……是他想太多了?

    “我没谈恋爱,暂时跟你一起住。”叶遥直接说道,“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当然一起住。”

    陆寻嘴角欲扬未扬,在眼见为实前对一切持保留态度。

    车子驶进别墅区,叶遥开进他们家车库,带着陆寻进下车进了家门。

    叶遥还记得卧室里那一柜子的东西要锁起来,于是找了个借口说要换家居服,直奔卧室。

    将所有可能遗漏在外的东西全部检查过一遍,再把柜子锁好,叶遥松一口气,开始换家居服。

    他的家居服全都由陆寻一手挑选,柔软舒适,什么都好,就是领口比较大。

    叶遥已经穿习惯了,同时也看习惯了,潜意识里完全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他换好衣服,下楼去找陆寻。

    *

    陆寻没有怀疑叶遥要换家居服的说法,自己独自在一楼溜达。他进屋门后东瞧瞧西看看,终于相信了在未来,他和叶遥还住在一起。

    叶遥真的没结婚。

    陆寻嘴角微微挑起,控制不住的露出一个笑。

    太好了,他一定要和叶遥成为一对孤寡终老的好友。

    陆寻这么想着,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于是回过头。

    穿着米白色家居服的叶遥朝他走来,那家居服的领口很大,露出叶遥大片肩颈肌肤和漂亮的锁骨。

    修长脖颈扬起的弧度,像一只等待亲吻的天鹅。

    陆寻一愣。

    他从来没见叶遥这么穿过。

    ……十分的赏心悦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