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二(2)
    叶遥没有漏过陆寻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情绪。

    虽然还是很酷哥的板着一张脸,但实际上陆寻眼神并不冷酷,相反还有一种受到冲击后的呆愣。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难道……客厅里有他没发现的某种日常消耗品?

    叶遥心里微紧,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像陆寻走去。

    随着他的走近,陆寻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再往后几步就是放着装饰花瓶的小桌子,叶遥眉头一皱,步伐变大几步走到陆寻身边,拉住陆寻不让他继续后退,免得又意外受伤。

    “怎么了,”叶遥放柔和了声音,“见到我跑什么,咱们陆哥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不做朋友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陆寻脸色微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谁不当朋友都不可能跟你不当朋友。”

    叶遥闻言笑了笑:“那你退什么?”

    这个问题将陆寻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

    叶遥离他这么近,修长洁白的脖颈就在他眼前。

    陆寻控制着自己把视线从叶遥脖子锁骨上移开,嗓音变得有些低哑:“你以前……不这么穿衣服。”

    叶遥的衣服干净又整洁,上边全是洗衣液的清爽柠檬香气。

    叶遥大多数时候会规规矩矩的把衣服纽扣扣到最顶上的颗,有时运动过后觉得闷,也会把扣子解到第二颗。但就算是第二颗纽扣,那领口也窄的很,并不会看见什么。

    这是当然的,叶遥是什么人?会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出淤泥而不染,内敛又坚定,和外边那些喜欢展露自己身体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那些肮脏的世俗欲/望,放在叶遥身上都是违和。

    叶遥听完陆寻的话后有些意外,他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陆寻,了然的同时忍不住想笑。

    “的确不是我的风格,这是你给我买的。”叶遥说,“不好看吗?”

    十八岁记忆的陆寻和三十多岁的陆寻完全一个审美,陆寻闷声道:“……很好看。”

    叶遥自然地将手搭在陆寻一边肩膀上:“好看就好,走吧,先跟你去吃饭,然后我再带你看一遍这个别墅,跟你说那个房间分别是做什么的。”

    因为叶遥和陆寻平时工作都很忙,家里面的饭通常都由高薪聘请的大厨制作。制作完成后通过后门送到餐厅摆放在桌面,这个别墅里的家政人员完全不会打扰到他们两个人共处。

    饭菜都很合口味,陆寻坐在叶遥身边慢慢吃着饭,头脑总算是从叶遥家居服的冲击中逐渐冷却下来。

    这一冷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很奇怪。

    虽然叶遥那么穿很好看,但叶遥并不是喜欢穿这种类型衣服的人,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给叶遥买?

    他们作为最好的朋友,就因为他觉得好看,就给叶遥买这样……奇怪的衣服?

    这种细节一旦细想,背后可以深究的东西就太多。

    叶遥照顾病患,夹了两只虾给只埋头吃白米饭的陆寻:“怎么光吃饭不吃菜,是来这里不自在?有什么不适应的就跟我说。”

    陆寻把叶遥夹给他的虾吃掉,沉默一会儿后问道:“我穿过来顶替他,你会不会伤心?”

    叶遥:“……”

    明明是两个人的剧情,为什么要搞出这么修罗场的架势?

    “你就是陆寻,不是其他人。”叶遥谨慎回答,“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不是穿越,只是暂时忘记了点什么呢?”

    陆寻默默又吃了一口饭。

    他就知道叶遥不会相信,叶遥从来都不信封建迷信,只相信科学。

    这不能怪叶遥,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神奇了。

    不知道十几年后的他变成了怎样一个人,让他短短一段时间内就感觉到了好几次不对劲。

    叶遥不肯说,那么他便自己探究。

    *

    吃完饭,叶遥带着陆寻看这个房子的各个角落。

    叶遥带此时非常庆幸,被陆寻到处摆结婚照片的是市中心房子而不是这个别墅。

    当初陆寻倒是也想摆这里,为了挂满这面积几百平的别墅还特意打印了无数张大照片,但实在是太多太大了,摆起来让叶遥有些犯密集恐惧,最后又撤了下去。

    每个房间都被打扫得很干净,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陆寻虽然喜欢在各个不同地点胡来,但结束之后叶遥都记得让陆寻把东西收好,不要到处乱摆放,免得有客人来做客时看到尴尬。

    陆寻冷静的观察着每个房间当中的摆设。

    很多地方有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痕迹,比如书房里面的双人份椅子,一看就是给两个人一起读书办公的书桌,后边小小露台上双人份懒人沙发。

    他和叶遥的确是一起住的。

    别墅面积大,有不少的客房,但客房里都没有人常年居住的痕迹,稍显冷清。

    “有时候你爸妈或者我爸妈过来看我们,就会安排他们睡这几间客房,他们现在身体都挺好。”叶遥说,“怎么了,有问题吗?”

    陆寻跟着叶遥看完了最后一间客房,微微抿着唇。叶遥问起,他便开口问道:“我们睡一间房?”

    “是啊,就跟高中时候一样。”叶遥表情自然,把早就想好的理由说出,“平时白天工作忙,也就晚上能见个面聊聊天,就干脆一起睡了,反正我们又都还没有对象。”

    叶遥补上一句:“如果你不想这么睡,那我可以去客房。”

    这个提议被陆寻皱着眉迅速反对:“以前的我能跟你睡,现在的我不能跟你睡?没有这个道理。”

    叶遥料到陆寻会这么说,丝毫不意外,领着陆寻来到了他们的卧室。

    太阳下山天色变黑,叶遥从衣柜里拿的睡衣给陆寻,拍拍陆寻肩膀:“你才从医院回来,去洗个澡休息吧,今晚我们早点睡。”

    陆寻听从叶遥吩咐,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等到浴室门关上水声响起,叶遥迅速拿起被陆寻随意扔到椅背上的外套,伸手去摸外套口袋。

    果不其然,他在里边摸到了陆寻做身体检查时摘下的戒指。

    叶遥松了一口气,打开陆寻床那边被锁上的床头柜,将这枚戒指和自己的戒指一起放了进去。

    陪同这两枚戒指的,还有他们平日里需要用到的各种不能被直男见到的道具。

    这个柜子里可真是装满了沉甸甸的大秘密。

    叶遥把柜子仔细锁好,再将钥匙藏了起来。

    很好,一切都很完美,这段时间里,他和陆寻就是天下第一好朋友!

    十八岁的陆寻,真是让人怀念啊。

    *

    热水淋头浇下,陆寻一边清洗自己一边思考。

    叶遥和他睡在一间房,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挺好。

    ……难道是他之前想太多了,未来的他和叶遥只是审美改变,又或者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开始喜欢宽松款?

    审美和衣服的潮流发展是十八岁认知的直男陆寻捉摸不透的,他洗完澡换上睡衣,走了出去。

    一方洗完后另一方接着洗是他们从高中起就有的默契,叶遥朝着陆寻笑了笑,起身走向浴室。

    陆寻有些愣神。

    ……叶遥穿这样的家居服对他笑的时候,真好看。

    未来的他的确有那么一丁点儿眼光。

    真的很好看,能显露出叶遥线条极佳的肩颈,配上微笑时嘴角扬起的弧度……

    陆寻这么一愣神就愣神到了叶遥出来的时候。

    洗完澡出来的叶遥浑身香喷喷,明明他们洗的是同款的沐浴露,可放在叶遥身上就是更香一些。至少他对自己身上的沐浴露味不感兴趣,但觉得叶遥身上的不错。

    ……真香。

    陆寻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虎牙,他不让自己去看叶遥领口,躺到了床上。

    叶遥关了大灯,也和陆寻一起躺上了床。

    “你平时就是睡那一边,”叶遥说,“猜得真准。”

    “嗯。”陆寻的手在被子里动了动,碰到叶遥的手。

    他挨着叶遥手背,不动了。

    白天的热闹褪去,夜晚的宁静让心底的某些情绪漫上心头。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陌生的被子,只有身边的叶遥能给他安心感。

    “……不久前你还在给我补课。”陆寻转头看向叶遥,“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了吗?”

    床头光的光线并不刺眼,柔和的撒在在叶遥脸上。

    叶遥轻声道:“嗯,你的努力没有白费,高考分数挺高,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后来呢?”陆寻追问,他想要知道和叶遥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我们选了不同的专业,但还是住一个宿舍,”叶遥对事实进行稍稍的改编,“大学四年,我们感情越来越深,关系越来越好,就这么一直好到了现在,并且约定老了也要这么好。”

    “是么……听起来不错。”陆寻轻声说。

    这是他想象当中,最美好的过程和结局。

    “早点睡吧,”叶遥想摸摸陆寻的头,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你今天受的伤,得多休息。”

    陆寻应了一声,睡觉之前,他下意识的想要去看放在床头柜他和叶遥的合照。

    这一看,陆寻愣在原地。

    床头柜上放着各种小物件,但居然没有放着他和叶遥的合照!

    这合理吗?这不合理,没有合照看着,这是怎么能睡着觉的?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未来的他,该不会是对叶遥淡了?

    叶遥时刻关注着陆寻,发现陆寻的异样当即问道:“怎么了?”

    陆寻下颚线绷紧,勉强勾出一个笑:“我以前习惯在床旁边摆一张咱们的合照,怎么现在的我没有这个习惯了?”

    叶遥:“……”

    该怎么说,因为陆寻每天和他运动完之后都要抱着他睡觉,头也是朝着他的方向,所以根本没空去看合照。陆寻说这样太冷落了他们的合照,也就干脆不摆了?

    高中时期的陆寻还没学会抱着他睡所以需要合照,但对于已经和他在一起的陆寻来说,已经有其他操作替代了。

    叶遥四两拨千斤,试图含糊的蒙混过关:“我真人就在你旁边,想看的时候看我就行,没必要看合照。”

    被子之下,陆寻捏紧了拳头。

    ……叶遥还在帮他说话。

    叶遥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陆寻开始主动进行询问:“你们平时睡觉之前都会聊些什么话题?”

    叶遥:“……”

    还能聊什么话题,谁做少儿不宜运动的时候还能完整聊天说话?

    “……你晚上睡觉前会运动锻炼身体,”叶遥说,“等你运动完回来,我们就说说今天的工作,或者你今天运动时的想法。”

    陆寻拳头握得更紧,尽量控制着脸上表情,继续询问:“大晚上的还运动,要运动多久?”

    叶遥察觉了陆寻脸上微妙表情,“两三个小时。”

    陆寻嘴角往下垂着,证明他心情极其不佳。

    每天在睡觉前冷落叶遥两三个小时?

    连合照都不摆,就能安心的睡着。

    凭什么这样的人,能在叶遥身边待这么久?

    叶遥还帮他说话。

    叶遥想了想:“你要运动吗?健身室在楼上,不过你才受了伤,这几天就别动了吧。”

    “呵。”陆寻冷笑一声,“扔下你一个人去运动?我又不是有病。”

    叶遥微微挑起眉,看见陆寻脸上流露出某种他很熟悉的,代表着醋意的表情。

    钢铁直男的友情居然是这样的吗,他以前是不是错过了太多?

    陆寻挪了挪,向他靠近了些,轻声道:“他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无聊,挺不好的,我留着陪你。”

    叶遥:“……”

    好家伙,不仅会吃醋,还会挑拨离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