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二(5)
    陆寻一手拿着给叶遥的冷饮,另一手拿着那一本图册,走向叶遥休息的小阳台。

    他不会帮那个自己隐瞒罪证,只有叶遥提起了警惕,面对那个不知好歹的他时才能狠下心。

    如果叶遥一无所知,以后再被那个他花言巧语蒙骗了怎么办?

    他总不能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毫无污点,就让叶遥面对那样未知的风险。

    *

    叶遥悠闲躺在躺椅上看着窗外飞鸟,听陆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还冒着寒气的玻璃杯壁触碰上他的脸颊,叶遥伸手把恶作剧的那只手按住,抬眼看上去。

    手心与手背相贴,陆寻微微一愣。

    “你以前……不会这么直接。”陆寻说。

    以前他把水贴在叶遥脸上,叶遥会直接拿水,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开玩笑的拍他一下,并不会碰到他的手。

    “是啊,咱们都好这么多年了,关系总会进化的。”叶遥把水接过喝一口,“这次拿了什么书?”

    陆寻没有把书立刻拿出来:“你先把水喝完。”

    什么书这么神神秘秘?

    叶遥喝了半杯,把水放到小桌子上,陆寻这才把书递给叶遥。

    这是一本没有封面的书,从外边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叶遥把书翻开看到里面的内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上面的姿势,他大部分都亲身体验过。

    他之前奇怪陆寻从哪里学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姿势,原来如此。

    陆寻在这方面真是异常好学。

    叶遥身经百战,一本小小的画册已经对他构不成什么冲击,他翻开几页后把画册合上,还回陆寻手里。

    “挺有趣的,你继续看吧。”叶遥说。

    陆寻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叶遥,在他确定了叶遥没有什么其他反应之后,半眯起了眼睛。

    “你没觉得看这个不对?”陆寻冷声道,“叶遥,以前我可从来不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叶遥不否认陆寻的说法,在高中的时候陆寻的确是知名高冷酷哥,校园男神,对这种身体需求半点不感兴趣。

    还是后来上大学时,他和陆寻一起去澡堂搓澡,陆寻这才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是他开启了陆寻对于这方面的渴望和需求,但高中时期的陆寻对此一无所知。

    叶遥不能直接说图上的东西是陆寻学来和他一起实践的,只好放柔了声音对陆寻进行劝导“你看,你已经三十多了,是一个精力旺盛的男性,看一下这种书很正常,不是吗?就算你要因此找人成家立业也是正常的。”

    “正常?我不觉得正常。”站着的陆寻半垂着眼和叶遥对视,他察觉出叶遥没往他在外边找人这个方向想,声音不由得更冷,“废物才管不住下半/身,我不需要找其他人来发泄这种欲/望。”

    叶遥沉默,他想起从前的朋友时期。

    以前也是这样,作为最好的朋友,陆寻不让他谈恋爱,会驱赶所有意图靠近他的人。陆寻自己也采取同样的标准,把所有想要靠近自己的人驱逐,让自己身边只留下他一个。

    陆寻只要他们之间一对一,不接受任何人插在他们之间。

    而现在,陆寻对三十岁的自己显然非常愤怒。

    意识到自己语气或许太凶,陆寻深吸一口气:“叶遥,我不把你放在第一位,你同样没必要这么对我。你没有对象,我也没有对象,这才叫公平。如果以后有一天我在外面找人,你大可以不用再给我脸面。”

    叶遥心里动容。

    陆寻这段话完全从他的角度出发,但凡留有一点私心,陆寻都说不出这些话。

    虽然陆寻觉得他们只是朋友,但陆寻依然竭尽所能得给他最好的,不想让他受到任何一点委屈。

    叶遥拍拍身边的位置,让陆寻坐下来。

    陆寻听从了他的安排,坐到了他身边。

    “说得对,你以后不能再这么做了。”叶遥装出凶狠的语气,“你的空闲时间只能陪着我,不能把时间分给其他人,看一眼合作伙伴以外的人都要给我打报告。管好你那个东西,但凡被我知道你用在其他人身上,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咱们以后也再不用见面了。我不接受管不住下半/身的朋友,听明白了吗?”

    这种霸王条款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夫妻关系还能因为这一段话而吵上几句,如果是朋友关系,正常人听见朋友管这么多早就一拍两散,走之前还得骂上好几句神经病。

    连朋友的小老弟都要管,还做什么朋友,怎么不直接上位啊?

    但陆寻脸上的冷意因为这些离谱的要求而消退,短短几句话让他听得心花怒放,他美滋滋地握住了叶遥的手。

    “不错,”陆寻对叶遥的霸王条款进行夸奖,“就是字数少了点,以后可以慢慢加。”

    叶遥轻笑一声,靠在陆寻肩头。

    陆寻换了个位置让叶遥能更好地靠着,同时在心中吐出一口郁气。

    他的计划总算是顺利初步完成,如果哪天他再疏忽叶遥,想必叶遥能逐渐想明白不值得,和他一刀两断。

    *

    又到了可以和叶遥一起睡觉的晚上,陆寻听着浴室里边的水流声,开始有些紧张。

    今晚……叶遥还会不会半夜睡进他的怀里?

    作为叶遥最好的朋友,他给叶遥当人肉抱枕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叶遥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但如果叶遥像今天早上那样,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不小心亲到了他呢?

    ……叶遥嘴巴真软。

    有些东西就不能重复去想,否则也是对叶遥的一种不尊重。

    陆寻心思浮躁,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强行转移自己注意力。

    他先在微信里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聊天记录。

    但是这不奇怪,毕竟叶遥要拿到他手机看见记录很容易,只要三十岁的他谨慎一些,就不可能留下这么容易被发现的痕迹。

    一边放不开叶遥想继续和叶遥一起住,一边又在外面胡来,真是虚伪至极的做派。

    陆寻点开和叶遥的聊天记录,里边好多都是视频通话结束的记录,还有一些简单的语句,比如他对叶遥说什么今天好想你,看不到叶遥他都吃不下饭之类的油腻句子。

    但就算是这么油腻的句子,叶遥也每次都会回复他,让他好好吃饭,晚上就能见面。

    叶遥对他怎么这么好。

    陆寻本来是想看手机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可看着这些聊天记录,想象叶遥回复他这些句子时的表情,他开始更加心思浮躁。

    那个他和叶遥,好亲密。

    陆寻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寻找其他消遣,他把床头柜上的小台灯打开,然后又去拉下边的抽屉。

    这一拉,陆寻发现了不对劲。

    他这边的床头柜,居然是上锁的。

    有什么东西还需要上锁?

    陆寻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而此时浴室门啪嗒一声轻响,叶遥从里边走出来,陆寻注意力立即转移。

    洗完澡的叶遥好香。

    叶遥又要跟他一起睡觉了。

    叶遥的嘴巴好软。

    血液流动速度加快,陆寻若无其事的再次和叶遥一起躺在床上。

    和叶遥睡前聊完天,卧室的大灯被关上,只留下光线微弱的夜灯,房间陷入昏暗当中。

    床铺柔软清香,房间安静,这里有绝佳的睡眠环境,但陆寻没有丝毫睡意。

    他在黑暗当中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后,长大后似乎形成了抱着抱枕睡觉习惯的叶遥往他这边翻了一个身。

    他们之间还有一点距离,陆寻往叶遥那边挪动,如愿以偿地挨到了叶遥身上。

    感受到热源的叶遥靠了过来,把自己埋在陆寻怀里。

    香香的沐浴露气息染透了被子,他们面对着面,陆寻能轻易看见叶遥的睡颜。

    叶遥的睡脸很宁静,他的眉眼骨相优越,鼻梁挺直,在这样昏暗的灯光当中都能看出十分的好看。

    陆寻用目光描绘着叶遥脸部线条轮廓,他的视线从眼睛划到鼻梁,最后慢慢落到了叶遥那形状优美的唇瓣上。

    他从前从来不会触碰到叶遥的嘴唇,因为他作为叶遥朋友,并没有什么要碰叶遥嘴唇的理由。

    可在今天早上,他体验到了这一份柔软。

    陆寻垂着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叶遥的唇看,他看了许久许久,然后受到蛊惑般,慢慢伸出手。

    是不是他早上感觉错了,其实并没有这么软?

    他就摸一下。

    ……叶遥的嘴唇好软。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安静的叶遥动了动,陆寻整个人一僵,动作顿时停住。

    叶遥似乎在睡梦中发现了唇上有东西,他伸出手,握住陆寻手指。

    他的手会被拿开吧。

    陆寻这么想着,就见手被移到了脸颊边。

    掌心拂过温暖颊肉。

    抓住他的人没有对他进行驱逐,依赖而喜爱的轻轻蹭了蹭。

    在那刹那间,陆寻头脑当中一片空白,心脏像被雷霆击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