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二(10)
    他和叶遥……一起去买的?

    陆寻脸上表情凝结,这句话里的信息量不大,但对于他来说,其背后所指向的每一个可能都是那么让人震惊。

    但没等他多做思考,站在他前边的叶遥突然上前一步,整个人进入到他的怀抱当中。

    叶遥主动抱住了他。

    在这一刻,喜怒哀乐全集中于这一个人身上,顾不得去思考其他事情。陆寻下意识地呼吸了两口叶遥身上的气息,反手将人紧紧搂住在怀里。

    他们不是第一次拥抱,但在这一刻对于陆寻而言,这个拥抱不如往常的纯洁无瑕。

    “叶遥……”陆寻将人禁锢在自己怀中,不让人有逃跑的机会,“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被——”

    “先别说话。”叶遥轻声道,“拥抱的时候是不说话的,知道吗?”

    陆寻是真的很听他的话,立刻安静了下来。叶遥就这么抱着陆寻,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从房间外走,回了卧室里。

    叶遥反手将卧室门关上,让他们两个独处在密闭的空间。

    叶遥把头枕在陆寻肩膀上,面向着陆寻的脸。

    “让我猜一猜你的想法。”叶遥抬起没拿着袋子的那只手,摸了摸陆寻耳朵和头发进行安抚,“你是不是想说,我是被强/迫的?”

    对于现在的陆寻而言,和他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这件事的荒谬程度,大概不亚于天方夜谭。

    所以陆寻不会猜想这些东西是他们两个用的,只会觉得他们当中有人耐不住寂寞,扰乱了他们一起居住的这个环境。

    而在怀疑他和怀疑自己当中,陆寻选择了自己。

    现在他告知陆寻这些东西是他们一起买的,以陆寻现在的记忆,只知道他是直男,那么直男的他去买这些东西……

    事关于他们两个,陆寻会把所有问题归结到自己身上,所以陆寻很可能会觉得,他是被他强迫带着去买的。

    陆寻的唇角绷直,赶在陆寻说话之前,叶遥开口澄清:“我不是被迫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关系亲密的证明。”

    “……亲密证明?”陆寻额角有青筋隐隐抽动,叶遥用手摸了摸,那一块儿又恢复成正常的模样。

    “一直没跟你说实话,其实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但是你之前不记得变弯之后的记忆,还坚定觉得自己是直男。我怕刺激到你,就没有敢告诉你实情。”叶遥说。

    虽然叶遥尽量挑选了温和的用词,但陆寻还是被刺激得不轻。

    “……在一起很久了?”陆寻哑声问。

    “嗯。”叶遥直起身仔细观察陆寻的表情,生怕陆寻受到大刺激出什么意外。

    陆寻没有出现气到晕厥的情况,他板着一张脸,紧抱住叶遥的力度放松。在叶遥没反应过来之前,手里面提着的袋子被陆寻突然抢过去。

    叶遥:“……?”

    抢他袋子做什么,难道陆寻根本没有相信他说的那些话?

    陆寻当着叶遥的面把袋子打开,里边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再次晃晕了叶遥的眼。

    陆寻明明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可脸上丝毫不见羞涩尴尬,从里边随手一抓,抓出其中一样。

    陆寻不尴尬,叶遥反倒有些尴尬,他把视线挪到旁边的空地上,不看陆寻手上的东西。

    “这个你熟不熟悉。”陆寻沉声说。

    “嗯。”叶遥承认。

    但陆寻其实根本不需要叶遥的回应,他把手上的东西一扔,又从袋子里拿出另一个。

    “这个熟不熟悉?”陆寻又问。

    东西一样一样的被陆寻从袋子里拿出,给叶遥看过之后再被扔到地上。

    东西被扔在地上后到处滚动,本来干净整齐的地面没一会儿就变得凌乱。

    这里边的醋意都要能将这个房间淹没,叶遥眼睛没有问题,当然能够分辨得出。

    在陆寻把剩下的几件东西拿出来之前,叶遥再次将人紧紧抱住,同时在陆寻侧脸上亲了一口。

    陆寻动作在瞬间定格,整个人的肢体变得僵硬,刚才高涨的怒火和怒意也凝结在当场。

    叶遥轻声说道:“不要对自己发脾气吃醋,这样对身体不好,你一直都是你,都是陆寻。”

    说实话他也觉得奇怪,就算陆寻认为自己穿越了,又怎么会把自己割裂成两个人?正常来说,不都是把过去和未来的自己看作同一个人吗?

    陆寻拿着东西的手捏紧了,手背青筋突起。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松开,任由手上东西掉落在地面。

    陆寻的声音很闷:“为什么在医院里跟醒过来的我见第一面的时候,表情那么冷淡?”

    叶遥一愣,他回想起当时那个场面,突然恍然大悟。

    他当时不知道要怎么拿捏好朋友的表情,见陆寻第一面时表情不是非常热烈。可就是这个表情,让陆寻产生了误解。

    陆寻以为三十岁的自己对他不好,所以当时的陆寻对他说自己不是那个人渣,让他跟着去银行,给他转账。

    陆寻不能把三十多岁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看作同一个人,除了没有这十几年来的记忆之外,觉得三十多岁的陆寻辜负了他,占了绝大部分的原因。

    会对叶遥不好的陆寻,那就绝对不会是陆寻。

    所以陆寻进行自我分割,认为三十多岁的自己和十八岁的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叶遥茅塞顿开,又在陆寻脸上亲一亲。

    这种时候陆寻是不会动的,就怕漏过任何一个可能来自叶遥的亲吻。

    叶遥柔声说道:“我怕按照最原本的情绪表现出来,你很容易就能看出我是gay,我们已经在一起不是朋友了,所以把表情控制了一下。”

    “真的吗。”陆寻闷声问。

    叶遥一件一件细数陆寻的优点:“真的,我怎么会给你冷脸。你从高中起就一直对我很好,毕业之后马上和我结婚,钱归我管,去哪里都会跟我报备行程,从来不在外面勾三搭四,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传和你的绯闻,不管什么时候手机都随便我检查,我怎么可能对你冷淡。”

    陆寻依然板着一张脸:“……听起来三十多岁的我还是勉强能算是个人。”

    “当然了,不管哪个方面都很优秀。”叶遥从陆寻松懈下来的手中重新拿过袋子,在里边拿出了还没有被扔在地板上的戒指。

    他把应该戴在他手上的那枚戒指递给陆寻,在陆寻接过后含笑问道:“你觉得是时候新人交换戒指了吗,陆先生?”

    陆寻把之前他没有仔细观察的戒指细细看过一遍,这次他在戒圈内部看见了叶遥名字的首字母简写。

    陆寻垂下眼,看向叶遥伸出的修长手指:“我没有和你一起婚礼的记忆,也不记得当时戴婚戒是什么样子。”

    叶遥笑了笑:“那再戴一次,看看有没有熟悉感。”

    银白色的戒指被缓缓套入无名指当中,他们两个的手上再一次有了相同款式的婚戒。

    戴完戒指后叶遥没有把手收回,而是握住了陆寻的手,让陆寻能够通过握手感应到戒指的存在。

    陆寻声音还是有些闷:“我没记错的话,戴完戒指下一步流程是亲吻。”

    叶遥微微仰起头,闭上眼。

    漫长而又青涩的吻结束,叶遥擦擦自己的嘴,再次看向陆寻:“开心点了吗?”

    陆寻还是板着一张脸,不过由于耳根发红,他这板着脸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反正像是强行板着脸。

    陆寻力度不大不小的踢了脚边的玩具一脚,玩具咕咚咕咚滚动撞到墙,发出啪的一声。

    “你舒不舒服?”陆寻问。

    得到叶遥肯定的回答后,陆寻继续开口。

    “我以前肯定亲过你好多次,可是我一次也不记得。”陆寻说,“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叶遥配合的扬起眉:“嗯,真厉害,第一次就这么会亲。”

    陆寻受到夸奖,先是回味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我还能更厉害。”

    叶遥:“……”

    不太对,这个话题走向不太对。

    “就算是同一个人,厚此薄彼也不合适。”陆寻又把脚边另一个玩具踢了出去:“凭什么三十多岁的我能跟你用过这么多次这些东西,我一次也没有?”

    熟悉的醋味又开始蔓延,虽然不是上次那样要发了疯一样,但还是很明显的醋味。

    叶遥:“……你想怎么样。”

    “我要公平。”陆寻冷哼一声,“公平公正,诚实守信,这还是你经常跟我说的,对吧叶班长。”

    “……”叶遥已经猜到了陆寻的想法,出于保住腰和肾的考虑,他嘴角立即扬起一个微笑,“你说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我的休假时间只剩下两天了。幸好你身体没有大碍,否则我根本不能放心工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两天?”陆寻根本不信,他抱着叶遥,从叶遥口袋里拿出手机。

    陆寻一顿操作猛如虎,打开叶遥手机就向叶遥同事询问假期。顾及到陆寻脑子还有问题,叶遥也不敢真的强行抢免得伤到陆寻,最后还真让陆寻问到了。

    “还有十天的假啊。”陆寻意味深长。

    叶遥:“……”

    陆寻垂下了眉眼:“那个我有的,现在的我也该有吧。为什么不愿意,你只喜欢三十多岁的我,不喜欢现在的我是不是?”

    叶遥:“……我没有这么说过,你别瞎脑补。”

    陆寻再次抱住了叶遥,这一次,他把嘴巴贴在了叶遥耳朵旁。

    “剩下的十天时间里,还得麻烦叶哥多教教我了。”

    叶遥:“……”

    叶遥已经想要提前站不稳,只恨身体太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陆寻接下来恶魔般的话。

    “咱们就不休息了,否则次数差太多怎么办?你说对吧,叶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