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二(11)
    日上三竿,假期还剩下三天。

    一周时间内,叶遥过上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他也没想到结婚十年,又体验了一把度蜜月的感受。

    ……度蜜月很好,就是对象实在精力太旺盛,让人着实有些吃不消。

    更何况这个对象还时不时故意找茬,问他喜欢年轻的还是成熟的。他回答成熟的,陆寻就会拈酸吃醋。

    他回答年轻的,进化了的陆寻也不满意,还是会阴阳怪气的问他为什不喜欢陪伴了十几年的自己。

    他回答都喜欢,陆寻就会进一步的问他更喜欢哪一个。

    总而言之,不管他回答什么,最后的结局都殊途同归——继续日复一日。

    叶遥觉得正确答案应该是告诉陆寻再瞎问就吃他一拳,但想到陆寻是个脑子还没完全愈合的病患,说不定拍一下记忆力直接回到初中,比现在还要麻烦,叶遥忍了。

    日复一日,叶遥逐渐躺平。

    被陆寻抱在怀里,叶遥听陆寻自我剖析了发现自己变弯的过程。

    “你那时候一亲我,我就感觉不对。”陆寻声音低沉,一边说,一边一下一下地亲在叶遥耳尖上,“后来我做了一个梦,你猜是什么梦?”

    叶遥躺在床上,假装自己是一条不会说话的咸鱼:“……我不想猜。”

    “猜对了,不愧是叶哥,就是聪明!”陆寻扬起眉,一脸为叶遥骄傲的表情。

    叶遥:“……”

    很好,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个特性,别说三十岁的陆寻或者十八岁的陆寻,恐怕在三岁的陆寻身上也存在。

    “暂时别叫我叶哥了。”叶遥面无表情。

    “那不行啊叶哥,叶哥比我多了那么多年的见识呢,怎么能不叫尊称?”陆寻在叶遥脖子上闻了几下,心满意足的把人换个姿势抱住。

    虽然叶遥说不想猜,陆寻还是坚持把那个让他确认自己弯了的梦说出来:“我梦见我们上高三,你在卧室里和我一起做卷子。我的进步大,你就说要给我鼓励……”

    “别让我猜在梦里给了你什么鼓励。”叶遥冷酷无情的插话,“我只能给了你一个你最爱的连环踢。”

    陆寻熟练的接话:“是这样没错,在梦里我做对一道题,你就亲我一下。后来亲多了,你同意让我转移战场。”

    陆寻扯了一下被子:“转移的战场,就和我们现在一样。”

    叶遥假装自己是个聋子听不见声音,没有进行回答。

    陆寻毫不在意,咬了咬叶遥耳朵,轻笑着问:“聊了这么久,休息好了吗叶哥?”

    叶遥:“……”

    在这一刻,他恨陆寻每天锻炼身强体壮,也恨自己几天之前一时心软,答应了陆寻的无理要求。

    陆寻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叶遥稍微提起了注意力。现在工作上的事不会找陆寻,那会是谁给陆寻打的电话?

    对于现在这个彻底放飞自我的陆寻,叶遥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

    陆寻接电话的时间不长,只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然后转过头来看叶遥。

    陆寻脸上挂着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叶哥,我找人给我们定制了一套衣服,现在衣服送过来放到下边了。要一起下去看看吗,还是我拿上来给你看?”

    “……什么衣服。”叶遥觉得自己不能再装死下去了,他从床上坐起身,看向床下散落的衣物,“这里不是已经有很多衣服了?而且衣帽间里还有一大堆。”

    陆寻摇摇头,穿好家居服后下床,一脸神秘的表情:“不一样,和这些都不一样。”

    叶遥头皮一麻。

    有什么不一样,他和陆寻结婚这么多年,买过的东西可以说是包罗万象,记忆退化的陆寻还能买到和这些都不一样的东西?

    那这就更不能放任陆寻一个人下去拿了,谁知道从楼上到楼下这短短的几层楼距离,陆寻能给出什么样的“惊喜”。而且他们都去到一楼,如果发现事情不对,他还能直接快走几步,把东西投掷到外边的垃圾桶里。

    叶遥打定主意,跟着下了床。

    叶遥走几步,伸手扶住墙,感觉自己在这几天时间里直立行走的能力直线退化。

    “……”叶遥捏了捏自己鼻梁,也不跟陆寻客气了,直接对着人一招手,“过来,抱我下去。”

    陆寻可不是什么喜欢受指挥的人,普通人这么使唤他绝对不可能得到他的好脸色。但叶遥要指挥他,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景象。

    陆寻从另一边快步走过来一把将人抱起,顺便闻一闻叶遥身上的味道,那是相当满意。

    别墅里其实有电梯,但他就是要抱着叶遥一步一步的走楼梯,尽量延长这个过程。

    在外人面前高冷酷帅拽的霸总在叶遥面前时,从来不会吝惜自己的语句,只会尽量的多做交流。

    陆寻颠了颠叶遥的体重,微微皱起眉:“我怎么感觉你比高三的时候也没重多少,身高还长高了一截,是不是三十多岁的我没盯着你好好吃饭?”

    叶遥知道陆寻这又是在没事找事给自己找茬,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几天每天都大量运动,能不瘦吗?既然如此,不如接下来的几天你和我一起养生,我们一起在保温杯里泡枸杞,坐着看别人钓鱼。”

    陆寻适时的闭上嘴,变成沉默是金的冷酷霸总。他把叶遥抱到一楼大厅,看见了摆放在桌面上的礼品盒。

    礼品盒的包装很精致,一看就是陆董经常穿的几家私人定制手工店特制。

    叶遥冷静在心里进行着分析,陆寻大概是在他睡着的时候闲着无聊,翻手机翻出的联系方式,然后进行了定制。

    这里面会是什么衣服呢?高中时期陆寻原本对衣服的品味还是挺简约的,但在这几天里大受刺激品味突变,已经能接受各种风格款式的衣服。

    对于一个品味极速变化的人来说,会购买什么还真说不定。

    叶遥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一圈,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在礼盒打开时愣住了。

    里边的衣服一点也不花里胡哨,是简约而干净的蓝白款,外套短袖裤子一应俱全,上边的花色条纹让叶遥熟悉又陌生。

    叶遥把外套拿起来在半空中展开,终于确定了这是什么衣服。

    ……这是他们高中时期的校服。

    他和陆寻穿着这样的校服一起走过了高三,走过他们的青葱岁月,也走过那一场无人知晓的爱恋。

    年少不识心动,错把爱情当友情。

    “幸好手机里还留有我们高中时期穿校服的照片,让他们定制一套新的也不麻烦。”陆寻把叶遥放在沙发上,把另一套尺寸大些的校服拿起,和叶遥拿着的校服举到一起。

    “怎么会想到定这个。”看着并排的两件校服,叶遥轻声道,“想象力好丰富。”

    “这可不是想象力丰富,”陆寻摇了摇头,“只是想要弥补一些遗憾罢了。”

    陆寻半蹲下/身,和坐在沙发上的叶遥齐平。

    他的眉眼深邃,眼眸漆黑,看着别人时是薄情,看着叶遥时便成了深情。陆寻轻声道:“如果我真的能在高中时期就意识到这份喜欢就好了,这样我们也不用错过好几年。”

    叶遥摸了摸陆寻的耳朵,笑了笑:“你一个恐同自以为直男的人,拿什么意识到,这种事情不能勉强。”

    道理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陆寻沉默着凝视校服片刻,开口道:“不如跟我一起穿上校服,重拾青春岁月,度过剩下几天假期,也算是小小的弥补了这个遗憾。”

    叶遥:“……”

    好家伙,这一通抒情居然还是两方面的抒情,可真有陆寻的。

    陆寻把手上的衣服放到旁边,把坐在沙发上的叶遥抱住。

    他们紧紧相拥,陆寻在叶遥耳边轻声说道:“我想和你一起穿校服。”

    叶遥反手抱住身前人:“那就穿吧。”

    *

    假期还剩下一天,因为要调整好上班时候的状态,叶遥终于得以松一口气,补觉补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卧室里的遮光帘拉着,叶遥再醒过来时,也完全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叶遥睁开眼,看见陆寻正背对着他,拿着手机在点来点去。

    惊鸿一瞥间,叶遥看见了手机上半部分的购物软件界面。

    叶遥从陆寻背后抬起头,看见了陆寻加入购物车的东西——奇奇怪怪的简笔画册。

    就和上一次陆寻当做罪证,拿给他看的类似。

    叶遥忍不住了,开口询问:“……你买这么多本干什么,家里不是已经有一本了?”

    陆寻点手机的动作有瞬间的停顿,然后他回过头来,理直气壮道:“那本被脑部神经还没发育完全的傻帽扔掉了,当然得买新的,你说是吧。”

    叶遥垂下眼眸看着陆寻,轻声道:“恢复了?”

    “嗯。”陆寻把手机扔到一边抱住叶遥,二话不说先来了一个吻,等亲够了才把人放开说话。

    叶遥当即竖起一根手指头摁在陆寻薄薄的嘴唇上:“不许问我更喜欢只有十八岁记忆的你,还是全部记忆的你这种弱智问题,你就是想找个理由吃醋,然后又开始和我一起运动是吧。”

    陆寻笑了一声,亲亲叶遥指尖:“真是我想什么都逃不过遥遥的法眼。”

    叶遥哼一声,把手收回来,让陆寻能够把两个人拥抱的姿势调整得更舒服些。

    这个拥抱很是长久,在被子的包围下暖呼呼的。

    陆寻在静谧的气氛当中开了口:“……如果我能真的在高中时期,意识到那时候已经喜欢上你就好了,这样我们能早两年在一起,你也不用暗恋我。”

    “当两年朋友没什么不好,也是很宝贵的回忆。”叶遥笑着,在陆寻嘴角轻轻吻了一下,“而且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可以一起走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