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3(2)
    叶遥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

    这显然不可能是陆寻想要跟他握手,只可能是陆寻想要把手拿开,但非常不幸的和他选择了同一时间同一方向撤离。

    对于一个厌恶和男人进行肢体接触的人来说,这可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叶遥直接把手收回到了身侧,返回柜台拿了几张纸放到陆寻面前。

    陆寻板着一张脸,看起来非常的凶神恶煞半点没有亲和力,似乎下一秒就要站起身和叶遥比划比划。

    “给你。”叶遥说。

    沉着脸的校霸从叶遥手中接过纸巾,擦了擦被冰冻的柠檬水弄湿了些的桌面一角。

    叶遥:“不是让你用来擦桌子的……算了,都行。”

    陆寻皱着眉看过来:“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看起来陆寻不想再说这件事,叶遥也就没有提,“我继续去忙了,你有事叫我。”

    陆寻沉默地看着叶遥转身回去,把纸巾扔进下边的垃圾桶,再用和叶遥接触过的手握住了冰凉的柠檬水。

    ……碰到叶遥的手并不让他感到恶心。

    大概因为他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偶尔勾肩搭背,击个掌碰个拳什么的都很正常。

    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飞到陆寻脑海里。

    谁说当朋友就一定要碰拳击掌,精神交流不就够了?

    这和击掌碰拳也有一定差距,谁家击掌碰拳是手指碰手指,想想就有点恶心。

    但是和叶遥还好,叶遥一看就是和他一样的铁直男,人也干净整洁。

    ……他该不会是第一个碰到叶遥手的朋友吧?

    奶茶店门被打开,风铃响了几下,有热热闹闹嘻嘻哈哈的男声响起。

    “叶子,咱们来看你了!”

    陆寻抬眼看去,看见他们班另外几个男生。

    他们大概是刚刚打完球,头发乱七八糟的还有些湿,笑闹着走到柜台前和叶遥说话。

    店里面算得上嘈杂,陆寻听不清完整的对话,只能偶尔听见一两句,看叶遥把制作好的饮料递过去。

    前边一直说话的那桌人走了,陆寻总算能够听清叶遥和那几个男生的对话。

    “过几天一起打一场呗,咱们好一段时间没能一起打过了。”

    “行,星期四星期五我都行。”叶遥说。

    “你来我可就约三班的那群人打了,上一次输了我贼不服!”

    “如果你不来,你就再也不是我亲爱的爸爸了!”

    穿黑衣服的男生把手伸出来,做一个等待击掌的动作:“一言为定啊叶子,不许耍赖!”

    叶遥简单和朋友击了一个掌,再和朋友开几句玩笑话,目送朋友们离开。

    一切恢复平静,陆寻垂下眼移开视线,身上那生人勿近的气势更浓了。

    不得不说,课本上的题目,越看越烦人。

    *

    工作时间结束,叶遥换了衣服在后台拿了背包,走到陆寻桌子旁。

    他们的新晋校霸大概是写作业写到心情暴躁,眉头紧锁,看起来没有半点儿的好脾气。

    叶遥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毛病,反正他看见原本不学习的人开始学习,心情那是无比快乐,哪怕这个人看起来像是要把出题目的人给揍一顿。

    挺好,大家都是祖国未来的栋梁。

    “写完了吗?借我抄抄。”叶遥说得极其自然。

    陆寻凶恶的撒开了笔抱住手,往椅背上一靠:“这么多道题目,怎么可能写得完?”

    叶遥在陆寻对面坐下,把陆寻的作业本拉过来看,挑了挑眉。

    “这几道题你居然写出来了。”叶遥说,“我看你上课时候在睡觉,这也能写出来,厉害。”

    凶恶的校霸好像没有这么凶恶了:“……这还用你说?”

    叶遥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开始抄,一边抄一边说道:“以后能不能还借你的作业抄?这样子快多了。”

    陆寻的神情略微僵硬,如果对他说这句话的换一个人,陆寻感觉自己能立刻开启冷嘲热讽模式。

    真是笑话,居然有人指望着以后都抄他的作业!自己没有手吗,没时间做就不交啊,连不交被老师批评的胆量都没有就想着抄作业,把这个担子推给他,简直是笑话中的笑话,这关他屁事?

    他就算离家出走三年,从楼上跳下去,也不可能循规蹈矩的写作业。

    但现在坐在他对面,跟他说这句话的人是叶遥。

    ……叶遥学习态度那么认真,肯定是真的没有时间写。

    难得交到性格脾气这么对他胃口的朋友,直接拒绝大概不太好。

    陆寻僵硬着一张脸:“你可以借其他人的。”

    陆寻话锋突然一转:“你可以借刚刚来找你的那群朋友的作业,那个和你击掌的我看就挺好,学习成绩看起来不错。”

    让本来就按时写作业的人借作业给他抄有什么意思,叶遥对此毫不感兴趣,他更热衷于让本来不会翻开书的人动笔。

    “他们又不是我同桌,不方便。”叶遥说,“毕竟你才是我同桌。”

    陆寻表情没那么臭了。

    当初班主任把他们凑成同桌,一是想让作为班长的叶遥管管他纪律,二大概也是想让作为年级第一的叶遥有空的时候给他讲讲他不懂的地方。

    谁能想到风水轮流转,他没问过叶遥问题,反倒叶遥开始抄他的作业。

    心情大好的陆寻改了主意。

    “看我心情。”陆寻说道。

    抄完了作业,两人从奶茶店里出来,骑着车回家。

    陆寻在这边租了一个各方面装修都还算符合他心意的房子,和叶遥住的小区相隔并不远,都在一条大道上,所以可以一起顺路走很多地方。

    来到分岔路口,陆寻正要酷酷的说一声“走了”就和叶遥分开,又被叫停了下来。

    叶遥停下了车,单腿撑在地面,转头看向陆寻。

    “你是一个人住?”叶遥问。

    “我不是一个人住,难道还要跟人合租?”陆寻反问。

    合租是不会合租的,这辈子都不会合租,想到属于自己的屋子里还要和别人共处一室就觉得烦,他就喜欢一个人呆着。

    叶遥手指在车把上敲了敲,微风吹起他的衣领和头发,在蓝天绿树的衬映下,活生生的就是从漫画当中走出,不染凡俗、不问凡间事的少年。

    这样的一个少年看着陆寻,脸上没有玩笑般的神态,满眼都是认真。

    “你记一下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叶遥说,“一个人在外边住可能会有很多麻烦,不用在这种事上客气。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年,比你要熟悉很多。”

    陆寻这个人相当叛逆,出生于豪门,他听过太多人含情脉脉地说想要帮助他照顾他,他就偏不让人照顾,就要对着来。

    可是现在说这句话的人是叶遥,陆寻直觉这句话里的真心很重。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很明显叶遥的所有时间都相当紧凑。如果不是真的担心,又怎么会把一块未知的时间分出来给他。

    陆寻沉默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按叶遥所说的数字存入叶遥的号码,又看向叶遥。

    叛逆的校霸有点不习惯这种温情,坏笑着挑了挑眉,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就不怕我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给你?”

    “没关系。”叶遥笑了笑,笑容浅淡,“什么时间都行,这种事无所谓。”

    叶遥蹬起脚踏:“走了。”

    少年骑着单车渐行渐远,清风吹鼓了他的校服,更衬得他的背影越发清瘦。

    *

    陆寻回了家,给自己订了外卖吃过晚饭后便开始无所事事。

    放在往常他会出门打篮球,如果不想出门,那就看看电视或者打打游戏消磨时间,但他现在不知为什么对这些都没有兴趣。

    陆寻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躺了好半会儿,走到书房来到书桌前掏出书。

    算了,随便看看,免得哪天他心情好愿意给叶遥抄作业,做得还慢。

    打开的书本上有魔力,陆寻看了大概十分钟,闭上眼。

    由于晚上七八点就在书桌上趴着睡着,陆寻在凌晨快一点的时候惊醒了。

    喉咙里有一些痒,陆寻咳嗽几声,打算离开书房回到卧室再睡一觉。

    正要把打开的窗给关上,陆寻从书房外边对着的马路远处,看见一个有一点熟悉的人影。

    太远了看不清,陆寻把手机拿出来,找到拍照功能放大那一个点,总是是大致的看清楚了。

    是叶遥和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性从出租车里离开,叶遥全程扶着那位女性,让她能够不费力气的走路。而那位女性时不时的伸手捂住嘴巴,看起来像是在咳嗽。

    叶遥走过拐角,不见了。

    陆寻飞速的做出了一个判断,那位女性大概是叶遥生病的妈妈,而因为妈妈突然半夜不舒服,叶遥就带她去了一趟医院,现在才回来。

    陆寻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之前叶遥对他说那一段话,是因为害怕他独自一个人在家里生病没人管,所以才特意叮嘱了不管什么时间段打电话都行吗?

    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想要继续和人对着干的冲动。

    街上已经不再能看到叶遥的身影,陆寻放下手机,离开书房去了卧室。

    躺在宽大的床上,安静和孤寂笼罩。

    陆寻翻来覆去半天,拿出手机,又看了看那个新添加的手机号,设置成第一联系人。

    做完这一切,他才算是满足了,安静的闭上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