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三(4)
    叶遥再去看陆寻的时候,发现陆寻的烧已经退了,这着实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陆寻虽然身体好多了只剩下点咳嗽,但面对上门看望他的叶遥,他突然有点希望自己没退烧的冲动。

    叶遥给他带了粥,陆寻把粥接过,在叶遥提出离开之前往后退一步,给叶遥让出了进屋的路。

    独属于他的私密空间,向另一个人敞开。

    “胃口不好吃不了这么多,不能浪费,我们一起吃我分你一点。”陆寻闷声道。

    叶遥没有拒绝,他进屋后看陆寻翻箱倒柜,给他找出没用用过的一次性碗筷,然后舀了一碗粥。

    果然,自己一个人住的校霸屋里根本不可能有正常需要洗的餐具,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粥被放到桌面,叶遥没多说什么,来到饭桌和陆寻一起开吃。

    陆寻喝一口粥飞速看一眼叶遥,循环往复这个动作,越看觉得粥越香。

    陆寻鼻塞,压根吃不出来这粥是什么味道,却也觉得这碗粥香气扑鼻,软糯香甜,简直是他吃过的天下第一粥。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毕竟在学校饭堂里也经常会坐在一个桌子上吃,但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里一起吃饭。

    在家居环境里的叶遥有种特别的温馨感,和在外边时不太一样。

    如果以后能多点机会,和叶遥这样吃饭就好了。

    *

    叶遥发现自己和陆寻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

    比如清晨去上学的路上,他经常会看见生人勿近的校霸把车停在路边吃早餐,看到他后会顺手给他一份,说自己买多了吃不下,或者说今天的早餐不合胃口,让他帮忙解决一部分。

    又比如陆寻会主动拿作业给他抄,有时候他下课都能看见陆寻在冥思苦想,就为了尽快把那这道题做出来。

    浪子回头金不换,叶遥对此相当满意,希望陆寻继续保持。

    今天天气晴朗,叶遥和往常一样出门上学,出门之前,他看见了下夜班回家的爸爸。

    叶爸爸打量叶遥几眼,惊奇地说道:“最近是不是开始长肉了?”

    叶遥一愣:“是吗?”

    叶爸爸点点头:“脸颊上的肉比以前多了点。不过现在气色比以前要好很多,以前太瘦,不好看。”

    叶爸爸欣慰地拍叶遥的肩膀:“现在比以前还要俊,年轻人就该多吃点,别为家里省钱。现在是不是经常在学校里收到别人的情书?谈恋爱没关系,别影响学习就行,这两件都是人生大事。”

    叶爸爸看着自家儿子的脸,恍然大悟:“是不是喜欢你的小姑娘,偷偷给你送零食或者早餐?”

    叶遥:“……没有的事,爸你别想太多。”

    叶爸爸一脸不信,这种事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叶遥急匆匆的告别家人走出家门。

    骑车骑到半路,叶遥不太意外的又看见了陆寻。

    校霸今天早上吃的好像是鸡肉卷加豆浆,看起来很香。陆寻看到他,立即从纸袋里拿出了另一份鸡肉卷和豆浆加一份蛋饼。

    陆寻在纸袋子里掏了掏,最后又掏出了一盒鲜牛奶。

    “买多,帮我吃别浪费。”陆寻的表情很酷。

    叶遥看着这丰盛的早餐:“……”

    他怀疑他就是被陆寻喂胖的。

    “先去学校,别迟到了。”叶遥带着陆寻上路,看着陆寻挂在车把上的早餐,有点头痛。

    “之前不是跟你说,吃不完就别买这么多么?我很多时候会在家吃过早餐,不一定能帮你解决。”叶遥说。

    陆寻一脸无赖:“那没办法,我买东西就是喜欢大手大脚,看见喜欢的就点,也不管适不适量,你还能不让我花钱?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有资格吃我买的早餐,你不吃那我只能放到它们过期。”

    陆寻太过于理直气壮,反倒让叶遥有些哑口无言。又不能浪费食物,最后也只能把东西吃掉。

    吃完后叶遥捏捏自己的脸,真的在上边捏到了一点肉。

    这上边的每一点肉都来之不易,得益于某人每天早起十几甚至二十分钟,才能每天早餐花样不重复的把他喂胖。

    叶遥心里清楚,陆寻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好。

    友谊之星,散发着闪亮的光芒。

    *

    尽管关系越来越亲密,陆寻却发现自己并不满足。

    叶遥有时候会跟别人勾肩搭背,在进行体育项目时,得分后甚至还会和朋友短暂的拥抱一下!

    叶遥就从来不抱他,也不勾肩搭背他。

    他不就讨厌男人的身体接触,特别是被男同性恋接触过后会觉得恶心吗,凭什么区别待遇?

    不对,他不应该把问题堆到叶遥身上,叶遥不是双标的人,他应该多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好吧,以前的确有朋友想要跟他拥抱之类的被他拒绝了,因为他觉得恶心。勾肩搭背也不希望超过三秒,时间太长会感觉很奇怪。

    被叶遥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会让他烦躁吗?

    陆寻臭着一张脸,翻过一页书。

    不抱就不抱,这样他也会成为叶遥最好的朋友。君子之交,他们注重的是精神交流,他对肉/体接触半点不感兴趣。

    *

    在课余时间,学校展开了篮球赛的活动。叶遥他们班水平不错,顺利闯入了四强。

    下一场抽签抽到的是高三的一个班,这个班据说是上一届篮球赛的冠军,实力很强,会是他们的劲敌。

    高一的时候他们曾经跟这个班级打过比赛,败得有点惨烈。而这个学年大家都长高不少,加上陆寻加入了班级的篮球队,对里整体实力再上一个台阶,球队的人甚至开始燃起了夺冠的雄心。

    队长大黑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搂着叶遥的肩膀说道:“咱们叶子和陆哥长这么帅,场边的女生都是帮咱们加油的,气势上已经完全压倒对面。而且他们一看咱们这边既长得帅又球打的好,马上自惭形秽,痛哭流涕,最后跪地求饶!”

    叶遥无语:“你可少说两句,别输了以后抱着球架的柱子痛哭流涕。”

    他把大黑的手从肩膀上拿下去,走到坐在场边,一脸不好惹的陆寻旁边进行询问,担心打球赛的时候陆寻洁癖犯了,觉得抢球或者防守的时候和男的碰到恶心。

    陆寻一脸不解:“在球场上碰到别人,跟打架的时候碰到别人一个道理,有什么恶心?”

    叶遥很多时候并不理解陆寻的逻辑方式,不过既然陆寻说没问题,那他就选择相信陆寻。

    毕竟陆寻的球技那么不错,显然也是打过很多场,是个成熟的篮球人。

    比赛正式开始,立刻进入激烈的争夺当中。

    高三的学长们虽然勤奋学习,但显然同时也在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篮球事业是半点没有落下,水平还比高二时期提升了。

    赛况比想象当中还要激烈,双方分数咬得很紧,你追我赶,毫不相让。

    但一场篮球赛的时间毕竟有限,总会到即将结束的时候。

    最后三秒,叶遥他们班还差两分。

    这几乎已经是决定命运的两分,想要在最后的时刻追上非常难,他们最多只有一次再投球的机会。

    抢到球的叶遥被严防死守,隔着好几个人,站在三分线外的陆寻和叶遥的视线对上。

    仿佛奇异的心灵感应,在这瞬间,陆寻知道他们两个达成了某种共识。

    叶遥会在这么多个人当中,选择他。

    下一秒,篮球从叶遥手中传出,陆寻跳起,在防守人员碰到之前抢到球,在还没落地之前,顺势再将球投入篮筐。

    篮球进入篮筐,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

    他们最后一秒逆转了结局!

    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尖叫声响起,陆寻额角还流淌着汗,心脏的跳动剧烈。

    欢呼声尖叫声通通不能入耳,在这喧闹又寂静的世界当中,陆寻看见叶遥向他跑了过来,朝着他张开了手臂。

    这是一个紧密的拥抱,他们才刚刚打完球,身上的汗水都很多,陆寻甚至能感觉到叶遥手臂上的汗和他手臂上的汗水相互接触,既凉爽又滚烫。

    属于叶遥的气息充斥在鼻尖,很热。

    被叶遥抱着……好舒服。

    陆寻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抱着他的人又将他松开,分成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

    眼前的叶遥脸上带着笑:“忘记了不应该抱着你的,不好意思。”

    陆寻抿了抿唇,没有做回应,顺着叶遥的动作和叶遥击了个掌。

    打赢比赛有庆功宴,但由于叶遥今晚没空,所以庆功宴暂时推迟到周末。在对陆寻进行一番口头上的吹捧夸赞后,大家先各回各家。

    众人从球场上离去,叶遥按照惯例和陆寻一起去停放单车的地方。

    看球赛的毕竟是少数,单车停放点空了一大半,也没几个人还在这里。

    叶遥从背包中拿出车钥匙,正要弯腰去开锁,手腕突然被从身后拽住。

    握着他手腕的那一只手大而滚烫,叶遥有些惊讶,顺着那一只手,看向手的主人。

    这还是陆寻第一次,主动跟他做出这么大程度的接触。

    握着他手腕的陆寻板着一张脸,他也看不出来陆寻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叶遥轻声问。

    陆寻还是板着脸:“什么意思?”

    叶遥:“?”

    没等叶遥思考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陆寻向前半步,几乎是紧贴地站在了叶遥身后。

    陆寻满脸都是不悦:“哪有人庆祝是这样的,我都还没有回抱你,你就松手了?不让我庆祝?”

    叶遥是想破脑袋也没想出陆寻在意的居然是这个,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他重新站直了身,张开手臂。

    “那现在补一下?”叶遥说。

    陆寻果然没有跟他客气,下一秒就抱了上来。

    叶遥感觉自己被勒紧了,没有及时宣泄自己胜利喜悦的陆寻似乎真的很不爽。

    叶遥回抱住陆寻,他感到陆寻的力度松了一些下来。

    陆寻声音在叶遥耳边响起:“就是这样,不用把我当成碰不得的人,正常和我接触就行。”

    陆寻想了想,添加补充:“毕竟我们是朋友,你和那些人又不一样。咱们都是直男,怕什么。”

    “行,以后我记住了。”叶遥回答。

    陆寻继续补充:“我以后也会像你其他朋友一样跟你勾肩搭背。”

    叶遥笑起来:“好。”

    *

    陆寻果然是说什么做什么,第二天叶遥和陆寻一起吃煎饼作为早餐的时候,就被陆寻勾住了肩膀。

    叶遥表现得一切如常,本来嘛,正常朋友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

    陆寻觉得嘴里的煎饼香了好多倍。

    果然朋友不能只靠着精神交流,还是多少得有些肢体互动!

    他连爸妈的话都不听,干嘛要听再老一辈人的?人老了又不代表说的话完全正确,他老了以后也完全可能满嘴的胡说八道。以后他老了就专门见着人就说,朋友之间一定要天天勾肩搭背加拥抱,这样才能更好的增进感情,反正领他工资的人也不敢反驳他。

    对,就是这样。

    *

    叶遥发觉,自从开了一个头,陆寻就在以飞一般的速度在进化。

    勾肩搭背都不算个事,在上课的时候觉得困,靠着他的肩膀作为支撑。又或者上课时候不听课又不睡觉,抓着他的一只手在课桌底下玩,都已经是家常便饭。

    不过如果叶遥觉得陆寻太过于分心,就会在桌子底下锤陆寻一拳,让不安分的校霸老实点听课。

    叶遥循循诱导:“你不听课,怎么写作业让我抄?那我打工回去才能再写作业要写到好晚,是兄弟就帮我分担一下任务。”

    于是陆寻强打起精神来听课,争取成为学习成绩最好的校霸。

    时间过得很快,和叶遥熟悉起来后的第一超大型考试来临。

    陆寻对考试和考试成绩这种东西根本无所谓,就算他考零分,他也有信心靠自己赚到足够生活的钱。

    也就是因为他有天赋,他爸妈才对他这么恨铁不成钢。

    往常其他学生忙碌复习的时候就是他最悠闲的日子,陆寻照常跟着叶遥上课,看叶遥在奶茶店工作,然后回租的房子里发呆。

    毕竟现在即将考试,老师们都不布置作业,也不用写作业。

    一百多平的房子之前他一个人住觉得还算凑合,不大不小,现在自己回家以后却觉得无聊。

    如果叶遥在他旁边就好了。还不如早点睡,睡醒以后就到明天,去学校又能见到叶遥。

    明天早餐给叶遥买叶遥喜欢的甜豆腐脑好了。

    想着一个人入睡,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陆寻第二天如愿见到了叶遥。

    叶遥看起来比起往常要疲惫,似乎没能睡个好觉。

    不过没睡够的叶遥在见到他后露出一个微笑,神神秘秘的说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

    陆寻莫名其妙,等到了教室坐下来,陆寻终于看见叶遥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本子。

    很普通的笔记本,看不出玄机。

    陆寻疑惑翻开,看到了一份手写的笔记。

    笔记很详细,不同的重点用不同颜色的笔标出,陆寻甚至在上边看到了针对他做错题目而做出的解析。

    这简直就是针对他薄弱处量身定制,帮助他提高的宝册。

    陆寻不敢相信的翻了好几页,脑海当中一片空白。

    叶遥没休息,就是在帮他整理这个?

    何德何能,居然有人能被叶遥如此重视。

    而那个人就是他。

    他也能被一个人这样的重视。

    陆寻没捏住本子的那只手握成了拳。

    叶遥在吃今天的豆腐脑早餐,肩膀突然被搂住,整个人都被另一个人往怀里抱。

    这动作也太突然了,在吃东西的叶遥差点没喷陆寻一身,好在他及时控制住了自己,保全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叶遥当然知道陆寻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他擦擦嘴角,尽量摆出不会刺激到学渣的和蔼表情:“这是这次考试我觉得的重点内容,我把你可能不理解的地方做了标注,你看看能理解吗?”

    陆寻声音沉闷:“为什么突然帮我做这个?这么辛苦。”

    “你是我朋友,哪用那么多理由。”叶遥拍拍陆寻肩膀,“而且看着你越来越好,我也会开心。加油,这次考个好成绩。”

    对考试从来不在乎的陆寻闷声应了一声,他把叶遥放开,又暂时不想被叶遥看到自己脸上表情,于是转了个方面面对墙壁,埋头看起笔记。

    叶遥看着陆寻的背影,那是相当欣慰。

    跟陆寻认识的这一段时间,虽然不知道陆寻家里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能分辨出陆寻就是从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家里肯定有钱而且不简单。

    大户人家的孩子被突然转校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城市,来到这个学校是为什么?

    背后可能的原因当然有很多,但大部分都不会太乐观。

    做这么一本笔记虽然累,但一想到孤苦伶仃总被家里忽视,一个人流落在外的陆寻,考好之后被家里人逐渐开始重视,最后回到家里让父母为之骄傲的结局,叶遥就燃烧起熊熊斗志。

    这不比好多电视剧都有激励意义多了,他一定要看到好的结局!

    陆寻人真的挺不错,不应该变成电视剧里血海深仇,流落在外的豪门大少爷。

    叶遥又一拍陆寻的背,深沉道:“加油,有不懂一定要来问我。”

    背对着他的陆寻点了点头,后脑勺看起来都很认真。

    *

    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陆寻得到了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的高分。

    震惊,他居然大部分科目都在及格线上,学得比较顺的几门还拿了挺高的分数!

    虽然在这个尖子班当中还不够看,但放在全年级来说,已经不错了。

    陆寻拿到自己卷子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叶遥展示。

    “厉害,不愧是你,学得真快。”叶遥真心实意的说。

    叶遥的卷子也发了下来,陆寻眼疾手快的拿过来:“让我也看看你的。”

    卷子背面朝上,陆寻只看见试卷上两个火红的大勾,那是一点错处也没有。

    这个背面已经很了不得了,陆寻缓缓翻到正面,看到了三个火红又代表满分的数字。

    这一张物理卷子,满分。

    其他科目的卷子也一张一张的发了下来。

    陆寻第一次直面了叶遥学习成绩有多厉害。

    叶遥每一科都是年级第一,对于他而言不错的成绩,连给叶遥提鞋都不配。

    班主任在讲台上说起这一次的考试成绩,提到叶遥,他特别欣慰的说道:“保持这个成绩,国内所有大学所有专业,基本上任你选。”

    叶遥对这个评价波澜不惊,反而点醒了陆寻。

    这个成绩的叶遥……以后肯定是去最顶尖的那几所大学。

    他呢?

    他知道有不少和他同圈子的人是去国外念大学,镀个金以后再回国,进入自家公司,或者自己创业。

    他可以走的路有很多,但如果保持现在这样,不会是和叶遥同样的一条路。

    就算长大以后能再相聚,也会生疏了。更何况他只和叶遥在一起一年半,大学有另外的朋友陪着叶遥四年,叶遥最好的朋友不会再是他。

    他得用比现在还要刻苦好多倍的努力去学习,去做这件从前他最不耐烦的事情,直到能和叶遥走上同一条道路。

    这样他们大学在一起,毕业之后也在一起,这样……才能成为一生里最好的朋友。

    *

    作为陆寻的同桌和好友,叶遥很容易就能发现陆寻越来越努力学习了。

    甚至到了晚上,本来不怎么用社交软件也不打电话的陆寻,还会给他打视频通话,目的是想要一起学习。

    每次陆寻问问题叶遥就教,他也没觉得怎么样,毕竟给陆寻讲题的同时,他也能帮自己巩固基础,可是就这样问了几天后,陆寻开始不乐意。

    陆寻抛出他预谋已久的计划:“你把打工的时间空出来给我补课,算是我请你当家教,给你当家教的工资。这样咱们不是一举两得?你有高工资,我有好老师。”

    甚至他可以一举三得,增加和叶遥在一起的时间。

    叶遥前思后想,答应了陆寻的邀请。

    补课是从放学开始补,补了两天之后,叶遥发现了一个学习之外的问题——单身男高中生陆寻压根不会自己开火做饭,不是出去吃就是点外卖,非常不健康。

    于是叶遥决定邀请陆寻去他们家补课,补完之后顺便吃晚餐。

    原本叶遥还担心陆寻会不会不乐意觉得拘束,没想到陆寻一秒答应,看起来生怕他反悔。

    陆寻这么配合叶遥也开心,跟家里人提前说了这件事之后,放学叶遥就把陆寻带往自己的家。

    叶遥安慰第一次去他家的陆寻:“我跟我家里人说,你就是比较酷,不喜欢说话的那种类型。所以不用紧张,用你平时的态度面对他们就好。”

    陆寻微微皱起眉:“你这么说,我有点难,我可能不能按照你的意思去办事了。”

    叶遥:“?”

    什么意思?

    等带着人到了家里,叶遥总算知道了陆寻的意思。

    平时在学校里拽得仿佛看谁都不顺眼的陆寻如今完全变了一副面孔,看起来热情又亲切,到处帮忙干活,叫起人来顺口得很。

    这哪还是酷哥,这简直就是二十四孝好儿子!

    叶遥目瞪口呆,可让他更加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边。

    到一起吃饭的时候,叶遥看着陆寻满脸感激的对跟他闲聊的妈妈说道:“是的阿姨,我一个人住,父母都不在身边。上一次我差一点一个人病死在家里,还是班长及时发现,这才让我没有死在那一间出租屋里,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叶遥:“???”

    什么时候差一点病死在家里了,他怎么不知道?感冒发烧和差一点病死这里边,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吧?他也没当过陆寻救命恩人啊。

    为什么夸他的词能说的这么肉麻这么多,陆寻不脸红他要脸红了啊!

    “不是,没有那么……”叶遥试图反驳,又被陆寻打断。

    陆寻握住了叶遥的手:“你肯定想说没那么严重,说自己做得没有那么多。我知道,好人都是像班长你这样的,是不喜欢留名的雷锋。”

    叶遥妈妈听完陆寻的自述,她心又软,当即开口说只要叶遥和陆寻都愿意,随时可以过来。如果哪天陆寻不想一个人回去住,在这里留宿也没问题。

    陆寻自然又是连声感谢,把有些忧愁的叶妈妈逗笑了。

    叶遥:“……”

    好会,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单纯的酷哥,豪门的水好深。

    怪不得成绩提高的这么快,这脑子智商不低啊,能九曲十八弯了,只是原来单纯的把脑子当成增高的摆设吧。

    叶遥对于陆寻的所作所为倒也不生气,到后来干脆躺平了看陆寻和他家人聊天。

    陆寻会摆出绝大部分家长都喜欢的乖孩子模样,并且一直在他家人面前夸他,根本原因当然是因为重视他们之间的友谊,想要不受到家长阻碍,得到家长支持。

    陆寻愿意为此改变一直以来的形象,扮演截然相反的人,这份心意,就已经足够珍贵。

    *

    叶遥的房间里逐渐出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且越来越多。

    这个房间里一小半的空间被另一个人占据,叶遥倒是也很习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和最好的朋友一起住,甚至从来没有过吵架争斗,得友如此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陆寻的成绩稳步提升,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飞速也稳步提升。虽然只认识了不到一学期,但总觉得像是认识了好多年。

    熄了灯躺在床上,叶遥回忆起刚成为朋友不久的那段时间陆寻说过的话,忍不住笑道:“你之前还说绝对不会跟人同居,呵。”

    陆寻丝毫不因为过去说过的屁话而羞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刮目相看。”

    陆寻总结:“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

    叶遥:“……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陆寻很高兴:“谢谢班长的夸奖。”

    叶遥把被子拉好,叮嘱道:“再过差不多半个月就要期末考试,然后就放暑假,你这次期末考试一定得好好考知道吗?不过也别给自己太大心理压力,按照平时那么写就行。”

    然后考完之后回到家,把成绩单拿给家里人看,然后家里人痛哭流涕,抱着陆寻说你受苦了,这么艰苦的条件还能提高自己,你可真是好样的。

    最好这件事发生之后陆寻给他单独打一个电话讲清楚前因后果,写一个八千字小作文讲逆袭的过程,让他也跟着高兴高兴。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叶遥自己脑补出了一整本的励志爽文,思绪刹都刹不住车,还是被旁边的陆寻握住肩膀晃了几下才回过神。

    陆寻脸上并没有高兴的神色:“暑假我们就见不到了。”

    “嗯,是啊,怎么了吗。”叶遥疑惑。

    陆寻皱着眉:“暑假我来找你玩。”

    “你都在这里住了一个学期,放假了以后还来,你不嫌腻吗?”叶遥不能理解,“咱们过完暑假又不是不能见了。”

    陆寻换了一个说法:“那你来找我玩,过完暑假咱们就高三了,我可以带你看看我那边的大学,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看看其他地方的大学。”

    叶遥这次没有立刻拒绝,他有点心动。

    在考大学之前去心仪的学校看一看,亲眼看看到底是什么模样,这是网络上的照片和视频都代替不了的。

    而且因为这学期当陆寻家教,比奶茶店赚的要多太多,经济压力大大缓解,他妈妈的身体也因此好了非常多,已经不需要他照顾。

    叶遥拍板决定:“行,暑假咱们一起出去看一看。”

    *

    不过放暑假之后,叶遥并没有立刻跟着陆寻一起出省。他坚持认为陆寻需要几天跟家里人独处团聚的时间,他这个时候去不太好,隔个一周再过去。

    陆寻说不服叶遥,只能板着个脸先行离开,并且一再告诉叶遥那天他会在机场接机,接不到人他就不走,所以不能不来。

    叶遥应下,送拉着行李的陆寻上了车,看陆寻离开。

    *

    陆寻回到家的前几天过得平平常常,叛逆校霸根本没有给家里人看自己的成绩单,一天天的就数着日历过。

    终于在今天他能迎接叶遥,虽然是晚上到的飞机,但陆寻早早就起床开始做准备。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居然很扫兴的见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一个是他的发小,一个是他的堂弟。

    两个人都刚从国外回来,前后脚到了他家来找他。

    先来到他家里的是他的堂弟陆明,这个人被陆寻认定为他们这一片最会鉴gay的男人。

    陆寻跟陆明说话压根不客气:“我不是跟你说了这几天别来,我有朋友要来,没空搭理你?”

    陆明高深莫测地摇摇头:“不来不行啊,我听说那谁……那个楚时,休息了一天之后马上就要过来找你玩?上一次我就感觉他不对,这次我再来看看,有可能会爆出一个惊天大秘密,到时候你别吓着。”

    什么惊天大秘密?

    陆寻丝毫不感兴趣,他只对叶遥要到的航班感兴趣。

    楚时是他的发小,也在昨天跟他说了刚回国,想找他聚一聚。

    陆寻那是相当冷酷无情:“我也跟他说过没空搭理他,很忙,实在要来就自己坐沙发看电视。你们两个今天有伴,就自己坐沙发上看电视行了,茶水总是有的,想吃什么就自己去后厨叫厨师做。”

    陆明:“……”

    不愧是粉碎了无数gay少男心的陆寻,随便说出的话就直男到吓人,真狠。

    他们都站在大厅里,陆明还想再说话,就听见了门口传来的笑声。

    声音称得上悦耳,光是听声音就能让人联想到贵公子这个词汇。

    陆明转头去看,看见了从大门里走进来的修长人影。

    这男生长得挺秀气,身上穿着的所有衣服和配饰都是肉眼可见的精致昂贵。

    陆明当然认得这个人,陆寻的发小楚时,也是他这次来的目标和怀疑对象。

    他怀疑这个人暗恋陆寻,并且想把陆寻扳弯。

    他平生最恨扳弯直男,如果他确定了这件事的可靠性,会在第一时间告知陆寻。

    楚时笑着开口:“陆哥,好久不见!我昨天搭飞机回来,还幻想了一下你会不会来机场接我,哎,幻想果然是幻想。”

    “你知道就行。”陆寻面无表情,检查自己有没有遗漏忘带的东西,“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不认路,我去接机干什么。”

    楚时还是笑:“那这个意思,我是三岁小孩的话,你就会来接机咯?”

    陆寻检查屋里面的摆设,看看有没有可能会招致叶遥反感的地方:“你是三岁小孩那就由你父母接,我不帮别人接小孩。”

    这一段对话,让旁听的陆明脸上简直恨不得摆满无语两个大字。

    不得不说,陆寻真的是钢铁直,但凡弯一点都想不出这种回话。

    陆明横插出来,打断另外两个人接下来有可能的对话,询问陆寻道:“你这两天怎么这么忙,是要去干什么?”

    提到这件事,陆明眼睁睁地看着陆寻脸上的面无表情快速瓦解,露出一个堪称柔情蜜意的笑。

    陆寻:“我朋友要坐飞机过来,我去给他接机,你们自己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