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番外三(10)
    阳光依然那么美好,陆寻尝试着把气氛扳回去。

    “我眼睛没进沙子,是看到此情此景,想要吟诗一首。”陆寻沉吟。

    叶遥很给面子的安静倾听,陆寻憋了半天,沉默。

    他现在满脑子诗句都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直男变gay也。但这种话能说吗?不能说。

    但好歹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陆寻临时憋出来一句:“遮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陆寻视线移到池子里的娇艳花瓣上,荷花好看,但也远远没有叶遥好看。

    “好诗。”叶遥很给面子的鼓掌,“陆哥高三的作文分数一定能有很大提高。”

    陆寻:“……”

    聊了几句之后,整个气氛居然更加健康向上了,这正常吗?

    谁想要这么正直友爱的关系啊!

    眼看着陆寻不想提学习的事,叶遥当即一拍陆寻肩膀,掏出手机打开拍照功能。

    “来,照相。”叶遥说。

    叶遥对于拍照很不精通,只要脸和后边的景色都进入框里,他就会认为这是一张不错的照片。所幸他和陆寻的颜值都很扛打,这么拍出来也不丑。

    陆寻看看手机里的叶遥大头照,又看看叶遥本人,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完了,拍照死亡角度的叶遥,他也觉得好可爱。

    ……这不只是现在才产生的想法,从前他也是这么想的。果然,他从前对着叶遥时就好gay!

    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喜欢而不自知,但好在现在还不算迟。叶遥没有喜欢上别人,他也没有因此而和叶遥闹矛盾,做出错事。

    太好了,幸好他及时发现了自己是gay。

    *

    从大学里回到陆寻的家,叶遥总算见到了陆寻的家里人。之前陆寻爸妈都去外地进行考察,他还真没和陆寻爸妈见过面。

    要见到豪门的正主了,要说叶遥不紧张那是假的。可他看看陆寻,发现陆寻神色同样紧绷。

    叶遥心里一紧,摁住陆寻的手:“你家里人是不是不允许你带同学过来玩?那我现在出去,你别怕。”

    陆寻反握住叶遥的手:“去哪?我当然早就跟他们说过你要过来了。”

    陆寻看着叶遥的眼睛,深邃的眉眼微微压着,表情无比认真:“你是我们全家的贵客,就算他们把我扫地出门,也会客客气气的招待你。”

    叶遥感动的同时又了然,看来陆寻紧张是因为家里人太严厉,生在这样的高门大户,果然很不容易。

    陆寻不知道叶遥在脑补什么,他想的是另一件事。

    他在思考,如果被他爸妈看出了他对叶遥的感情,他应该如何应对。

    不管走哪条路,只有放弃这一条路,是绝对的死路。

    *

    叶遥受到了热情而周到的接待。

    豪门家族掌权人没有他想象中的盛气凌人,就像是一对普通的夫妇,在接待儿子带来的朋友。

    不,也有跟普通父母不太一样的地方。

    比如陆寻给陆爸爸倒一杯茶,这明明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在他家的时候,他天天见陆寻给他爸妈倒茶倒水。可陆爸爸仿佛看见了什么稀奇事,盯着陆寻左看右看。

    最后陆寻爸爸对陆寻妈妈说道:“现在是哪一年,仿真机器人都能做的这么逼真了?还会给我倒茶呢。”

    叶遥:“……?”

    怎么好像跟他想象的相处方式不太一样。

    陆寻在叶遥面前保持自己一贯友好和新时代好青年的态度,对自己爹和谐微笑:“您说什么,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年纪那么大了,别跟我计较。”

    陆寻爸爸:“……”

    半大儿子,气死老子,他明明正值壮年!

    陆寻妈妈倒是挺给陆寻面子,没有对陆寻的举动多说什么,只是目光时不时的在叶遥和陆寻身上来回移动。

    一顿饭吃得父慈子孝宾主尽欢,而等到叶遥去客房休息,气氛瞬间有了微妙的改变。

    陆寻妈妈表情柔和,说话内容一开口就挺吓人:“小叶是挺好的孩子,是特意带对象回家给妈妈看吗?”

    “……不是对象。”陆寻抬起薄薄眼皮,“他还不知道。”

    开阔的公共空间不适合谈话,陆寻爸妈对视一眼,陆爸爸站起身:“跟我来一趟书房。”

    陆寻没有多说什么,跟着站起,上楼前往书房。

    书房门关上,父子两人在宽大书桌前后坐下。

    没有叶遥在身边,陆寻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

    陆父一边随口跟陆寻闲聊比较轻松的话题,一边打量着陆寻。

    陆寻今天在饭桌上的表现让他吃惊,陆寻的性格他心里清楚,虽然总体上没有大问题,但乖孩子从来不是陆寻的标签。今天会这么做,显然只是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现。

    但那个孩子,看起来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陆寻开了口:“我知道您想跟我聊些什么,我的心思不会变,我也不可能再去跟女生在一起,弯了就是弯了,您接受不了也没有用。家里有皇位继承您可以趁早要二胎,反正现在政策开放。我不会跟他抢,我可以净身出户。”

    陆寻爸爸要被这个叛逆儿子给气笑了:“我要跟你说的是这个吗?胡闹。”

    陆寻挑了挑眉:“那您想说什么?”

    陆寻爸爸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如果小叶不愿意,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他不愿意……”陆寻声音渐沉,脸上表情也逐渐消失。

    作为陆寻的父亲,陆父很清楚陆寻性格里一直有偏执的部分,认定某样事情后就不会改变。

    这个特点让陆寻在感兴趣和在乎的方面更容易取得成功,但当陆寻的目光聚焦在某一个人身上时,这一份偏执就不一定还是好事。

    陆寻沉默片刻,站起身,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阴沉的表情也随之消失,又变成了叶遥所熟悉的,友善孝顺的陆寻。

    “我能怎样,又不能做什么让他讨厌我。”他转过身朝外走去,声音轻而执着,“我会一直追求,直到他愿意为止。”

    *

    叶遥在房间里洗了澡,洗干净后回到卧室内看手机,发现陆寻在他洗澡期间给他发了消息。

    叶遥:“……”

    一条简单的文字消息,竟也挡不住陆寻扑面而来的骚气。

    叶遥回复了一个的表情包,拿起手机往旁边陆寻房间走去。

    陆寻的门果然没锁,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叶遥反手关上门,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没有看见人。

    陆寻房间没有开最亮的顶灯,而是氛围很好的壁灯,整个房间一看就非常舒适。

    叶遥想了想,走进房间里,在陆寻房间里一张椅子上坐下。

    他等了没一会儿,听见咔嗒一声轻响,浴室门打开,陆寻随意的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少年人身上肌肉线条恰到好处,不夸张也不瘦弱。长腿宽肩,不夸张的腹肌线条整齐,湿漉漉的头发和搭在头发上的白色毛巾,这一切组合起来,就是一幅让人心动的人物画。

    叶遥有些惊讶,眨了眨眼。

    “……忘拿衣服了。”陆寻说。

    叶遥看着陆寻由远及近,一步步走到他身边。他能看见陆寻肌肉上滚落的水滴,还有陆寻走动时有细微角度变化,但不管怎么变化都很赏心悦目的线条。

    陆寻手臂伸出,从他肩膀旁擦过,拿走了搭在椅背上的衣服。

    叶遥微微仰起头,和陆寻漆黑的眼眸对上。

    陆寻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只是在和他对视时,喉结活动了一下。

    “身材不错。”叶遥实事求是的夸道。

    陆寻在这瞬间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脸上表情,他勉强地绷住了,对着叶遥露出一个微笑。

    他费尽心机估算叶遥行动路线来展示自己的优点,只希望叶遥能够稍微开那么一点窍,发现同性也有吸引力。

    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叶遥夸了他身材好,叶遥是不是其实也没有那么钢铁直男?

    陆寻正在组织下一句能让气氛不这么正直的语句,就见叶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感慨道:“我也得好好锻炼,争取向你看齐。”

    陆寻在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

    叶遥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完全没有问题的话,可看陆寻表情奇怪,不由得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我说得不对?”

    陆寻努力让自己重新面露微笑:“对,你说的都对。”

    叶遥能有什么错,有错的肯定是他,怪他的魅力不够!

    这句真理不管在什么时候都适用,遇上事情,就先在心里默念个十遍!

    *

    叶遥今天被陆寻带着玩了一款新游戏,这款游戏很休闲,只需要控制小人搭建和装修属于自己的家。屋子里的家具可以互动,椅子可以坐,床也可以躺。

    陆寻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他意识到了他和叶遥原先的很多接触很gay,也应该提醒一下叶遥,看看叶遥意识到他们之间互动和gay后,有什么反应。

    说不定……叶遥会和他一样,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直呢?

    这款游戏可是他特意挑选的,同性别小人也能亲热的游戏,让他找了好长时间。

    陆寻控制着手机里的小人躺上床,然后招呼着叶遥也控制小人躺上来。

    等两个小人并排的躺在床上,陆寻意有所指的说道:“多像我们一起睡觉的样子。”

    叶遥看着手机屏幕点点头,也不知道是触发到了什么机关,并排躺着的两个小人突然抱在了一起,头顶上冒出了粉色小爱心。

    叶遥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反感同性恋的陆寻。

    谁知刚巧陆寻也在看他,两人视线碰上,陆寻眼神有瞬间的飘忽,

    “你没事吧?”叶遥问。

    陆寻声音很轻,但语气中不见反感:“我能有什么事,之前说了我向你学习,现在我也心胸开阔,这没什么。”

    叶遥放下心,他点了屏幕一下,看两个小人友爱的你亲我一下,我亲你一下。

    亲完了,两个小人脸蛋通红,头上冒出一句话:

    时机已到时,陆寻开口:“我看着他们,怎么感觉有点不对。我们之前总是同床共枕,这个行为是不是有点gay?”

    叶遥缓缓抬头,看向自己这位刚刚摆脱对同性恋厌恶情绪的朋友,轻声道:“我们是朋友,睡一张床不正常么?多少兄弟从小睡在一张床上长大,怎么就gay了?”

    叶遥想了想,补充道:“这叫抵足而眠。”

    陆寻:“……这句话是不是我曾经说过的。”

    “是啊。”叶遥痛快地回答。

    陆寻回想起了过去他做出各种举动时,曾经非常坦荡的对叶遥所说过的话。

    睡一张床怎么了?惺惺相惜的好友就得睡一张床,这叫抵足而眠,放在古代还是件值得写进书里的美事。

    都对着瓶口的喝同一瓶水怎么了?这不是水,这是男儿的热血和青春,好朋友就该喝同一瓶水。

    他喜欢牵叶遥的手怎么了?握手就是表达友谊的方式,凭什么两个女生之间牵手被叫做好朋友,两个男生之间牵手就被叫做gay?

    这一些话叶遥居然全部都记得,而且深表认同。

    陆寻一时间哑口无言,他自己一时之间都没办法推翻这一套理论。

    叶遥微微皱起眉,跟陆寻当朋友久了,很多时候在一块玩他不会想太多,但现在陆寻明显有些不对劲。

    对在意的人叶遥的心思可以很细腻,一如他当初半夜给陆寻送药。

    “……你不对劲,陆寻。”叶遥轻声说道。

    陆寻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开始狂跳。

    叶遥看出来他弯了,还是进一步看了出来他的爱慕之情?

    都说爱情和贫穷无法隐藏,他的隐瞒手段更是拙劣,只是披着一层友情的外壳,这才具备了些许的迷惑性。

    在过去,这一层外壳迷惑了他,也同样迷惑了叶遥。

    “我明白了。”叶遥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思考出了一个结论,他拍了拍陆寻肩膀,“下次你有话可以直接跟我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陆寻绷紧了身体,等待接下来的审判:“嗯。”

    叶遥会跟他说些什么,拒绝,还是其他?

    叶遥微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漂亮,带着让陆寻安心的味道。

    在陆寻紧张而期待的目光当中,叶遥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玩了这个游戏之后,产生些不好的想法,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误会?”

    陆寻:“……”

    心中乱跳的小鹿一头撞晕在了公路上,陆寻被叶遥碰了碰肩膀,他听见叶遥充满兄弟义气的安慰——

    “你放心,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要好的朋友,不会改变。”

    *

    如果换一个人对陆寻说,他和叶遥是一辈子的朋友,陆寻会当即认为这个人在诅咒他,毫不留情的把人赶出去。

    但现在说这句话的是叶遥,那这句话就不是诅咒,而是叶遥要永远和他保持联系的证据。

    这都是爱的证明。

    陆寻一个人躺在床上,安慰自己的同时整理思绪。虽然他明明已经弯得那么明显,但叶遥根本不怀疑他是个弯的,也不觉得他们之间做的事情有哪里不对。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直者见直,叶遥实在太直,所以看谁都是直男,

    陆寻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看向他新放在床头柜上的,他和叶遥的合照。

    照片里的他们面带笑容,身后是满池盛开的荷花。

    其实也没什么好分析的,事到如今,他有两条路可以走。

    既然叶遥是个接收不到他暗示的直男,那么一条路便是他努力慢慢潜移默化地将叶遥扳弯,并且让叶遥也喜欢上他,然后顺理成章的和叶遥在一起。

    这一条有一个优点,在叶遥还不喜欢男性的时候,他不用面对叶遥的拒绝,他和叶遥之间的关系也会一直比较缓和。

    缺点当然也有,如果他不能及时发现叶遥变弯,那么叶遥可能会陷入喜欢上最好朋友的自责当中。

    叶遥和他不一样,叶遥的道德水平很高,他不能自己弯得很开心,然后也推断叶遥弯了之后会很开心。

    而另一条路,则是直接向叶遥表明他的心意,并且进行追求。从叶遥不愿意,一直追求到叶遥愿意松口为止。

    这个做法开始时可能会让叶遥吓一跳,然后狠狠拒绝他。

    可能会在朋友们面前拒绝他,可能会在私底下拒绝他,不管哪一种拒绝,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挺没面子很丢脸。

    陆寻拿起放在床边的相框,手在叶遥的照片上摸了摸。

    幸好他根本无所谓,只要能追到叶遥,面子算什么东西。

    越珍贵的宝藏越值得用漫长的时间去挖掘和寻找,而叶遥,值得一场漫长到没有结束期限的追求。

    *

    高二到高三之前的暑假很短,在逛完几所喜欢的大学之后,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叶遥依然和陆寻是同桌,不过这学期有了一个新变化,为了节省路上的时间,叶遥打算申请住宿。

    他和陆寻说了这个打算之后,陆寻当即制止:“不如我和你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小房子,距离近,而且没有熄灯时间限制,比宿舍自由多了。”

    叶遥觉得有道理,他和陆寻分摊租金,一个月算下来也不贵,现在他家里承担得起这个房租。

    陆寻幽怨地看叶遥一眼:“你都不肯用我的钱。”

    “我用你钱做什么。”叶遥哭笑不得,“你以后留着给你对象用吧。”

    他的对象不就在这里吗?

    陆寻没把这句话说出口,虽然决定了要和叶遥表明心意,并且不在乎叶遥的拒绝,但是第一次告白的场景怎么也得讲究一下。

    太过于随便,以后到老了拿出来回忆,岂不是会越想越不满意,恨不得再揍现在的这个自己一顿?

    叶遥对陆寻所想内容一无所知,他和陆寻顺利租了房子,又把所需要的行李都带过来。

    叶遥的行李很简单,就是几件衣服和学习用品。他正要弄好自己的行李,就见陆寻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从另一间房里走了过来。

    “送你一个小摆件,你看我给你摆在哪里合适?”陆寻说。

    “送我摆件?”叶遥好奇地问,“什么摆件?你随便放就好。”

    陆寻左看看右看看,走到叶遥床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叶遥床头。

    叶遥这下看清了陆寻拿着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佛像摆件,肚子上写着三个红字。

    叶遥凑近了弯腰去看,看见那肚子上的三个红字——弯的佛。

    叶遥:“……???”

    陆寻连忙解释:“谐音wonderful,祝叶哥每一次的考试成绩都wonderful,代表我美好的祝愿。”

    叶遥:“……你这也太中西合并了吧?”

    “也没人规定不能这样。”陆寻双手插进口袋。

    叶遥笑起来,他直起身,轻轻锤了一下陆寻肩膀。

    “好,那新的一学年,祝咱们两个都wonderful。”

    陆寻一挑眉,也跟着笑:“好,弯,都弯。”

    老天保佑,他和叶遥,通通弯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