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医生〕〔死对头忽然拐我去〕〔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锦医归〕〔田园小福女〕〔我煮青梅等你来〕〔前世姻缘:替身王〕〔凶萌甜妻在线撒糖〕〔穿越星际:妻荣夫〕〔校园全能王牌少女〕〔重朝〕〔总裁留步:一只老〕〔论如何与王爷过日〕〔进化之超越星辰〕〔没事多学学习〕〔惯妻成瘾:这个总〕〔末世最强回收系统〕〔战天道〕〔天衍乱纪〕〔阴阳定数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是慕霆的女儿
    “我可否知道其中因由?”

    “你我若成为伙伴,我自会开诚布公,让公主你看到我的诚意。”贾元神色清明,“公主不若先随我见见内人。”

    “且慢,敢问大当家,现下那名受伤女子情况如何……”

    “公主放心,内人现在就在照顾那位姑娘,我正是要带你一同去见他们。”

    “好,那便有劳大当家的了。”

    来到一间僻静却宽敞的厢房前,贾元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正在床边坐着的贾夫人如玥闻声回过头来,“夫君。”

    “夫人,这位就是安和公主。”

    对于慕云漪的到来,如玥丝毫没有惊讶,毕竟这是她早就预料到了的,她站起欠身行礼道:“见过安和公主。”

    慕云漪客气地点了点头,“公主不公主的以后就莫要再提了。”说罢直奔床头,方才一进屋,她便已经看到床上躺着的果真就是容月没错。

    “她现下如何了?”

    “我们已经找了大夫和道长为她诊治,现下已无大碍,只消休息几日便可醒来。”

    “为何要请道长?”慕云漪不解,只是看到容月的受伤缠着厚厚的绷带,脸上也都是淤青。

    “公主有所不知,这姑娘被那殷玑国师打入了三枚锁魂钉,这东西不能随意拔出,定得是有些道行之人才可去除,正巧亦风道长云游至此,与我家夫君素来交好,便请他来为这姑娘消了那锁魂钉。”

    “又是殷玑!”慕云漪心疼地看着容月,定然是知道了行宫的消息,担心自己,才陷入了奚太后和殷玑的圈套。

    “敢问这位姑娘是……”贾元实在是猜不透这床上受伤女子的身份,她能够独闯行宫,功夫自是十分了得。

    “哦,这是我一位至交好友。”慕云漪并未详细说明容月的身份,毕竟容月一直想要告别过去那段历史。

    贾元见慕云漪不欲多说,便没有追问,他们的目标正主儿已经出现了,其他人便无足轻重了。

    “方才大当家说起要与我合作。”慕云漪转过身子正色看向贾元,“那么,你能给予我什么?”

    贾元看着慕云漪,心中暗叹:呵,不愧是当年的太子、当今顺亲王慕霆的女儿,已是这个时候,谈判起来仍是要占据绝对的主动权。若换做是他人,口气这般猖狂,贾元早就送客了,但是慕云漪不一样,她胃口越是大,贾元反而越是安心与她合作。

    “我能给你我隆顺镖局的力量,虽说隆顺镖局不似朝中军队那数十万大军,却是个个精干且人脉遍布天下。”

    慕云漪神色淡淡,对于贾元这个“筹码”未置可否。

    贾元见慕云漪不为所动,仿佛猜到了一般,倒是不愠不火,继续道:“还有一件秘密,公主一定会感兴趣。”

    “哦?那我愿闻其详。”

    贾元夫妻二人见慕云漪眼中终于有了光彩,便知她这是同意了。

    “夫人,你来讲吧。”

    贾夫人如玥点了点头,看向慕云漪道:“公主,您可知为何奚太后这些年来,不单单只针对顺亲王府,更对你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此事我一直也是十分不解。”慕云漪摇了摇头,但是贾夫人说起的这件事确实是她迫切想要知道的。

    “那你可知你的生母青氏和奚太后之间是何关系?”

    “除却妯娌之外,听闻我母亲与奚太后在未出阁前曾是交好的手帕交,只是后来两人分别嫁人之后,许是碍着皇家规矩以及皇位之争,渐渐疏远了,难不成她们之间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过节,所以奚太后才这般屡屡针对?”

    “是了。”如玥点了点头,“过节可是大了去了。”

    “究竟是什么仇怨?”慕云漪听闻亡母过往之事已经不似方才那般淡定从容。

    “这过节,就是你的父亲,当初的太子慕霆……”

    ……

    随后如玥便将当初的一切详详细细地讲给了慕云漪,从奚太后与慕霆当初的婚约到皇家悔婚,从奚太后对慕霆的因爱生恨,从奚太后对慕云漪母亲青澜的怨怼。

    直到桌案上烛灯里的蜡将要燃尽,屋内陷入了沉默。

    慕云漪从不知道父母一辈年轻时还有过这样的恩怨情仇,她为父亲对母亲的情有独钟而感动,为父母二人的伉俪情深惊羡,也终于明白了奚太后为什么这么多年恨不能将自己碎尸万段。她恨母亲青澜,自然也恨母亲同父亲生下的孩子。

    说来这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因爱生痴、因爱生怨,最后为爱而堕。

    “敢问贾夫人,对于这些陈年秘辛是如何知道的?更是知道的如此详尽。”慕云漪缓过些许之后,提出了从如玥开口之时,慕云漪就一直在心中揣测的问题。

    “公主,民妇名叫如玥……奚氏。”对于这个姓氏,如玥一直是羞于启齿的。

    “原来你是靳川侯府奚氏的人,那你和奚太后……”慕云漪没有想到,贾元的夫人竟是出身西穹排的上名号的侯爵世家。

    “太后奚如燕就是我的嫡长姐,我曾是靳川侯府的庶出四小姐。”

    听闻“嫡庶”二字,慕云漪便知道眼前这贾夫人与奚太后是什么恩怨了,想来她和她的生母在府中没少受苦,甚至嫁给这贾元……

    听闻贾元早年是山匪出身,若是从靳川侯府正常出嫁,这奚如玥纵然是庶出,侯府也绝不会将她嫁给山野莽夫,何况她方才可以提了一句“曾是”,那么,她大约是被逐出了侯府。

    意念流转之中,慕云漪便将这如玥的一生猜了个**不离十。

    如玥对于那段过往,虽说因着贾元的疼爱而坦然了,却也不想多提及哪怕一句,但她看着慕云漪了然地神色,便知以她的聪慧通透,不必自己多说,也能知道自己对于奚如燕的怨恨了。

    “好,那么我可以知道你们找我合作的原因吗?我可以给你们带来什么?毕竟如今我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安和公主,更不是有东昭可以仪仗的太子妃了。”慕云漪耸了耸肩,自己如今的境地该是人人皆知。

    “但你是慕霆的女儿。”

    @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当医生开了外挂〕〔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