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年花开正鲜〕〔爱情没有终点〕〔霸气穿越之空间女〕〔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刺骨〕〔圣手玄医〕〔庶门风华〕〔锦绣农女:猎户夫〕〔傅寒铮慕微澜〕〔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苏爽世界崩坏中[综〕〔超宠契婚:老公,〕〔日常系神壕〕〔百花大帝〕〔大哥请饶命〕〔网游永恒之逆命法〕〔我怕是个假人类〕〔七等分的未来〕〔回到大唐当皇帝〕〔末日仙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1056章 血盟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6章 血盟

    可随后,却听到自己最想要听到的消息,心中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至于后头的,那就更不用说了,若能够救下珍视之人,自己还有什么苛求的?

    再说了,人家本也不欠我们什么,能够前后好几次拿出大批量的丹药,对于我云家而言已恩重如山,就算是千百代云家子弟,都无法报答这份沉重的恩情。

    瞧着这些人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苏沫若有一瞬间想到,莫不是自己语气太重,把这些人给吓着了?若真是如此,自己倒不妨委婉地表示,待稍作调养一段时日,还是能够继续炼丹的?

    “那啥……”苏沫若无奈地摆摆手,正准备换一种说辞,可没成想这刚开了个头,立马被这一群人给打断。

    这些人瞧见苏沫若摆手,以为这人是想要反悔,心中惊慌之下,当即也顾不上那许多,一面在手掌中心重重地划上一刀,以鲜血为笔在地面上刻画出誓约之阵,一面赶紧宣告着自己的誓词:

    “我云长今日所言句句属实,只愿求得丹药助幼子脱离险境!若有一句虚言妄语,五雷轰顶,灰飞烟灭!”

    鲜血混杂着誓言,融入这契约之阵中,周围金光一闪,一道印记刻入这人眉心,再也挣脱不掉!

    至于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一缕缕光芒闪过,仿若最绚丽的烟花。

    老族长也没有落后,待到这些人全都立下誓言之后,郑重地朝着苏沫若深鞠一躬,以血为媒刻画出一个极其复杂的阵法,未等这阵法大成,便直接开始说道:“我以云家族长之名立誓,苏沫若于我云家大恩大德,定举云家上下全力相报!他日,但凡苏沫若及其直系血亲有求,不论何时、不论何地、不论千秋万代、不论海枯石烂,只要有我云家一日,我云家定竭尽全力相助!至死方休!”

    “这……这是血盟!”

    “老族长,他……”

    一旁有明眼人瞧了出来,赫然发现这竟然是失传已久的血盟秘法。

    苏沫若皱了皱眉,从老族长阵法绘制的方法可以看出,这跟之前那些人绘制的并不是同一种阵法,可这血盟又是何意?

    更何况,自己从未要求任何人报恩,自己之所以来云家,说到底就是无聊,没事可做。

    而之所以救下云家,说到底就是为了自救和救两位殿主,云家不过是顺带着救下了罢了。

    至于救他们性命,帮助他们经脉重塑,只不过觉得他们太过于可怜,左不过是举手之劳,帮了也就帮了。

    可云老族长这一番话,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这不仅仅是他一人报恩于自己,而是携全族报恩,不仅回报自己,还回报自己的子孙后代。

    说实话,苏沫若真的给感动到了。

    想前世今生,自己救下的人不知凡几,而恩将仇报者更是多如牛毛,更不用说那些形同陌路的,能够心心念念这份恩情,并执着地想要报恩的,怕也只有少数几人而已。

    而即便是这几人,想要报恩也只是自己来报,从未携全族上下一块的道理。

    对于这些,苏沫若早就习以为常,“助人为乐”这四字重在一个“乐”字,“助人”是一种自我娱乐的行为,既然自己已从中获得了快乐,又何必要在意他人是否回报?

    “这血盟是指?”苏沫若迟疑问道,虽然猜了个大概,但到底还不敢妄下结论。

    “所谓血盟,通常指两族盟约,虽然只两人相互立誓,可但凡是与这两人有血缘关系之人,都受此誓言影响,子子孙孙无穷无尽,这誓言自当源远流长!”一旁有人赶忙解释起来。

    “敢问这血盟,是如何影响子孙后代?莫不是口耳相传?再者说,后世之人,又当如何辨别另一族人的相貌身份?”苏沫若疑惑出声,只单纯地表示好奇。

    “血盟神奇之处就在于此,即便只有两个人互相见证,可一旦誓言形成,当全族皆知。小孩儿出生,知道的第一件事不是哭不是喝奶,而是这誓言的内容,即便他懵懂无知,但也晓得当如何遵守。”

    血盟已成,老族长仿若完成了一桩大事,显得格外地轻松惬意,笑呵呵地跟对方解释了起来。

    苏沫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正巧这时候两位殿主听见这边的动静,便过来瞧上一瞧,看着苏沫若好整无暇地站在这里,不由得心下大宽,拍着胸脯笑道:“好你个小妮子,可把我吓唬坏了!说昏迷就昏迷,这一躺就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要不是你湘西尊主一直说你没事,我可都要哭晕了过去!”

    苏沫若轻笑一声,握住对方探过来的手,无声地表达着,自己好着呢。

    “耶!几天不见,你竟又晋升了一级!我赶尸人的徒弟,果然随我!”湘西显得格外地兴奋,疯狂地拍打着苏沫若的肩膀。

    苏沫若这脸顿时成了苦瓜,心说这位尊主什么毛病,这哪里是见面打招呼,你这是要把自己打废的节奏哇!

    表面上看,只不过是在拍打着肩膀,可实际上你这一下下可都落在自个灵魂体上了!直拍得咱头晕目眩,险些直接晕了过去。

    许是跟苏沫若心有灵犀,苏沫若这边刚刚在内心里哭嚎,那头帝天邪便端着黑漆漆的一团东西出来了。

    当瞧见苏沫若委屈巴巴的小脸时,顿时就心情不好了,尤其是看到那只咸猪手!

    眸中寒芒乍现,一把冲了过来,照着湘西的面门就是一拳。

    湘西灵魂之力远超常人,帝天邪的动作再他看来,就仿若慢动作重播,只不过是微微一个侧身,便躲了过去,一脸疑惑问道:“徒弟她男人,你这是想干嘛?”

    “徒弟她男人?”苏沫若砸吧砸吧嘴,默默重复了一遍,心说这称呼为何如此难听?自个这位新师傅的脑回路果然不同于常人。

    而帝天邪原本愤怒的心情,在听到这称呼时,顿时就舒畅了许多。

    嗯,不错,好歹还知道自己才是小丫头的男人,还没有迷糊不清。

    至于你那咸猪手,自己就当是没看到好了,反正瞧这力道,就知道小丫头绝对不会喜欢,你丫的当拍门板子呢,下手这么重干嘛!

    “呵呵……不干嘛不干嘛!这不是小丫头刚醒么,我觉麽着小丫头这么些天也没进食,便亲自下厨给做一顿好的。”帝天邪小心翼翼地托举着黑漆漆的东西,仿若那是一件稀世珍宝一般,就连刚刚下手去揍湘西都没让这东西有刹那的倾斜,如今依旧好端端地。

    关键是,帝天邪自认为做得不错,邀功似的碰到苏沫若的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对方,好似就等着对方吃上一口,然后道一句好吃。

    忍不住地,眉头狠狠地一抖,再一次瞥向这团不明物,苏沫若心说这玩意当真能吃?

    话说,帝天邪这厮不是会做饭么?怎么换个地方,就退步成了这样?

    余光瞥见湘西好整以暇地正看着自己,眸光一闪计上心头,你不是拍打我么?你不是看我笑话么?得,咱这就大发慈悲,让给你好了!

    说干就干!

    苏沫若十分自然地从帝天邪手中接过这盘“食物”,恭恭敬敬地朝着湘西行了半礼道:“如今,我们能够平安无事地待在这里,多亏了两位殿主全力相助,若要论功两位殿主也当是首功才是!再者,我苏沫若自拜在湘西殿主门下,还从未行拜师之礼,更未给师傅奉上一杯热茶。如今,我以菜代茶,敬湘西殿主!还望湘西殿主切莫推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网游之生死劫〕〔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黎明之剑〕〔元尊〕〔封神之我要当昏君〕〔神都猛虎〕〔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