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帝〕〔穿越晚清之铁血咆〕〔重生八万年〕〔穿越变成老爷爷〕〔我是穿越者〕〔笙歌落尽负流年〕〔帝国巨星〕〔好想住你隔壁〕〔权门小老婆〕〔帝少老公强势宠〕〔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有一个狐妖女友〕〔重生之相思局〕〔惊世魔妃,买一送〕〔神医狂妻:国师大〕〔星武神话〕〔全能大村医〕〔都市超级富豪〕〔炮灰来袭:嫡女,〕〔无限抽卡的漫威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180章 贺家,玩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80章 贺家,玩玩

    苏沫若点了点头,挑眉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心说那一日自己确实没有从身边发现裕王府的人,这还真是巧了,回头再找青鸾苍龙两人算账!

    “那日我回来后,先是去了一趟帝国学院的学生房舍,嗅着你的气息,找到了一间房舍,可是里面只有一个小女孩,我向她询问你的去向,结果她给我指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害得我好一番折腾。后来更是找遍了整个帝都,这才找到了莲花池。可我到的时候,那里的战事已经结束,我留下几个人打扫战场,便继续追着你去了,直到最后。”

    听完这些,苏沫若算是明白了过来,合着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光是青鸾苍龙,和苍疾狼犯蠢,连芸儿也跟着犯蠢。

    估摸着芸儿不知道帝天邪的身份,还以为这人想要暗害自己,这才指了错误的方向,以为可以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却没想到无意中拖延了自己得到救援的时间。

    这还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如此便也就算了,可青鸾苍龙与小狼崽却绝对不能够饶恕!

    “话说,你是怎么一路嗅着的?”苏沫若有些好奇,难不成这厮是哮天犬转世,可以凭借嗅觉找人?

    “哼,你还说呢,我给你的耳环怎么不戴了?”帝天邪幽怨地盯着对方空荡荡地耳垂。

    “呃……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男子,哪有男子带着这么闪亮的耳环的,我这不是怕露陷了么?这耳环里有什么秘密么?”苏沫若挑眉问道,不知为何,隐隐有种猜想,这耳环中可能有什么秘密。

    “这本是一对法器,名为相思铃,我与这耳环契约,能通过这一只窥探到你现在的状况和方位。”帝天邪指着自己手里的这只,懊恼自己没有早点将这事告诉对方,导致自己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才找到对方。

    “那我也能通过这个窥探到你的状况和方位么?”苏沫若回想着那日帝天邪发病,自己似乎隐隐有所感知,难不成正是这耳环起的作用?

    “原则上是不行的,这耳环只能与一人契约,不过偶尔也会抽风一下,这也说不准。”帝天邪弱弱道,自己可以然而对方不行,对于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当初就是因着这份顾及,怕小丫头生气,这才没有直说,只把这东西忽悠着给戴上了。

    然而,苏沫若却是点了点头,半点也没有计较的意思,从古龙空间里,将这枚耳环拿了出来,重新戴在了自己的耳垂上,笑着道:“早知道这东西有这等妙用,就算是丑死也得戴着。”

    如今劫后余生,哪里还会在意那些,对方的这番心意,自己能够体会得到,如今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会责怪对方。

    至于自己感知不到对方状况的事,苏沫若倒也看得开,如今自己实力不济,也帮不上什么忙,等自己实力提升了些,便寻个东西给他套上好了。

    帝天邪小心地瞅了瞅,见小丫头果真没有生气,这才拍了拍胸口,心说,吓死了,真怕这小丫头一言不合就不要自己了。

    “对了,那四人最后怎么处理的?”苏沫若想了想,再度开口问道。

    “死了,头砍了下来,你要看么?”帝天邪老老实实地应道,没有半点的隐瞒。

    “呃……头砍了啊,这身首异处的多不好,还是和他们身子放一块吧。”想到那四颗血淋淋的球,苏沫若不由得一阵恶寒,当即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绝对不看。

    “哦,那好,我让人拿去烧了吧,反正他们的身体已经化成灰了。”说着,帝天邪冲着一旁招了招手,那名护卫立刻点头应下离去。

    “那这些人背后的人呢?”苏沫若再次问道。

    “他们背后的门派,寒山盟,我已经派人去灭了。至于雇佣他们的人,是伊令贺家,我想着你或许会想亲自报仇,是以还给你留着,小丫头可是要玩玩?”帝天邪一脸的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在这些人伤害小丫头的那一刻,便已经被判的死刑,死亡只不过是迟早而已。

    “……”苏沫若只觉得自己真是捡了块宝,瞧瞧,一言不合灭你全家,这节奏多爽快,想想自己绞尽脑汁,累死累活,还落个被人追杀的下场。

    “咳……那个,贺家留得挺好,把我害得这么惨,死得那么容易就不好了。”苏沫若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咬上一口。

    “嗯,只要小丫头玩得开心就好。我听说那贺小兰有一只灵级的本命契约兽,而半个月后这帝都就要举办一年一度的斗兽节。”帝天邪将小丫头揽入怀中,眸光闪烁,悄悄地透露着几个重要信息,心说,这么玩小丫头会很开心吧。

    斗兽节,便是由比斗的双方将自己的魔兽放在台上比斗,直到一方战死,比赛结束,期间任何人不得干预比赛,即便是他们的主人。

    倘若贺小兰将她的本命契约兽放在比斗台上,而一旦这契约兽死,她亦死。

    可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能让贺小兰放心地将她的本命契约兽拿出来。

    要知道,本命契约兽与主人息息相关,契约兽死主人亦死,这便等同于两命一体。

    贺小兰不傻,如何能够拿自己的命作赌?

    苏沫若想了想,随即看向身旁的男子,轻笑一声:“你早就想好了吧。”

    “不错,可如今你不也想好了么?玩得开心!”帝天邪轻轻地在对方额上印上一吻,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眼里具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直接杀了多无趣,这样才更好玩不是?

    再说了,伊令毕竟是帝都的父母官,这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多,若是猛的一个灭门惨案,朝堂内外少不得又是一番动乱。

    作为一名爱国的好公民,帝国学院的好学生,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

    “不过,喵喵还在沉睡,而汪汪还没有回来。”苏沫若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主人做得实在是苦逼,没事的时候一个两个争着立功,有事的时候一个两个都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卡雄风〕〔明日之劫〕〔综漫之光暗双生〕〔古武狂兵〕〔九星毒奶〕〔长生五千年〕〔手术直播间〕〔明朝败家子〕〔我是幕后大佬〕〔木叶之团藏〕〔回到地球当神棍〕〔沧元图〕〔王者归来洛天〕〔星卡大师(重生)〕〔带着仓库当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