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服小姐姐666〕〔上门好女婿林羽〕〔近卫高手〕〔最佳女婿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江颜〕〔完美女婿〕〔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我的甜心冤家〕〔隐世首富〕〔魏汉华夫人传〕〔全才天医林羽〕〔全才天医〕〔林羽江颜小说全文〕〔乾坤剑主〕〔江颜林羽免费小说〕〔穿越兽世:兽王,〕〔开局一条超凡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245章 女人就是矫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45章 女人就是矫情

    而且,似乎有些痛诶。

    一听到对方的痛呼,帝天邪心中一痛,好一阵愧疚。自己真是该死,竟然弄痛了小丫头,当即也不放手,继续在那处反复亲吻,极小心地,温柔地,一遍一遍地安抚着对方的痛觉。

    苏沫若不明所以,但似乎这感觉挺微妙的,说是痛却更多的是痒,是甜,很甜蜜的感觉。这感觉从心底里生出,渐渐遍及全身。

    “嗯……”

    苏沫若忍不住,不由得小声地轻呼出声,身子也不由得扭动着。

    那边正忙活着的某人,一听这是又痛了?可自己明明很轻了呀,再轻下去真的就只能吹气了!

    于是呼,某人当真微微起身,与对方的脖颈拉开了些许的距离,呼呼地吹着热气,这一边吹一边道:“对不起,我动作太重了,下次不会了。我给你呼呼,一会就不痛了哈。”

    苏沫若正享受着呢,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随后就传来一股股暖暖的气流,这暖流虽然拂在自己的脖颈上,同样很舒服,但却比不上亲吻,心中一阵郁闷。

    “哼!”不由地娇哼一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那头的帝天邪可不明白小丫头这“哼”是什么意思,还以为小丫头这是生气了,不要自己呢,当下心中一慌,连忙跪坐了起来。

    瞅着对方脖颈处自己的杰作,怎么看怎么觉得难过,弄伤小丫头了,小丫头生气了,这可怎么办?

    对了,受伤了就得赶紧上药!

    于是乎,某人从自己的空间里掏出一瓶膏药来,一时间满室的青草香味,将那么点暧昧因子驱散得一点都不剩。

    苏沫若郁闷得恨不得打人,说好的同床共枕呢?说好的亲亲么么呢?说好的做点什么呢?你整出这么一出戏,是想干什么?你他妈白痴啊!

    苏沫若这番怒骂自然说不出口,当下冷着一张脸,怎么看对方怎么不爽,呼哧呼哧地放着冷气。

    “嘿嘿,那啥,小丫头,这是我刚从你们院长老头那要来的,普天下独一份的五品舒肤膏,祛疤不留痕,我这就帮你上药哈。”帝天邪赔着小心,努力往床的边缘缩了缩身子,但这双手却依旧伸了出来,小心地给对方涂抹着膏药。

    要知道这在市面上,可看不见这样的膏药,寻常人家不过是普通的药草随便一揉就行了,就算是这帝都的世家门阀,用的也不过就是一品的伤药,就一个快速止血的作用,哪里还能够祛疤去痕的呢?

    苏沫若也知道,这药是好药,对方也是好心,可这心里却不知为何空落落的,平白生出了几分气愤几分委屈。

    那边帝天邪还在上药呢,苏沫若这过一会就哼一声,这声量是一会大一会小,听在帝天邪的心里,犹如重刑加身,备受折磨!

    帝天邪心说,自己可真不是东西,小丫头不就提到人家院长嘛,也没啥的,自己生什么气呢。这生气就算了,竟然还伤到了小丫头,把小丫头弄痛了。现如今还整生气了,都不理自己了,怎么办,自己这追妻之路为何如此艰难?

    这药是涂了一层又一层,都快把苏沫若的脖子给淹没了。

    苏沫若当即没好气地道:“行了,别涂了。”

    苏沫若的潜台词是,这样的好药,别这样用,怪浪费的。

    然而,帝天邪的理解则是,完了,小丫头真的生气了,连药都不让自己上了。

    当下抿着嘴,默默地缩回手来,慢动作地将药瓶再度封好,然后一脸讨好地递了过去,颇为紧张地道:“那……那啥,这膏药挺好使的,你……你应该用得上,收……收下呗。”

    “哼!你是在说我很容易受伤咯?”苏沫若冷哼一声,原本只想表达一个委婉的拒绝之意,可是,因着放冷气放顺手了,这说出的话却带着一股刺。

    毕竟自己也是一名炼丹师,寻常的膏药也能够炼制出来,这效用上虽不如这个,但毕竟自己也不至于受很重的伤。但是帝天邪不一样,这世上能近他身的就极少,这能受的伤必定比自己严重,这样好的东西还是留在对方手里,自己才能安心。

    这话一出口,苏沫若就后悔了,当下就想要改口。

    然而帝天邪听到对方这话,当即脸色一白,身子晃了两晃,直接将这丹药往床上一扔,就飞了出去。

    真的是飞出去的,这速度之快如闪电,苏沫若就这么愣神的功夫,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苏沫若一巴掌拍在自个脑门上,直接破口大骂出声:“女人就是矫情!你怎么这么矫情!看吧,好男人都跑了,该你哭了吧!让你矫情!再矫情!哼!”

    正巧芸儿刚刚中午放学回来,这才踏进房门呢,连书包都没放,冷不丁就听见这么一句。

    心说公子这是在骂人?还是在骂一个女人,可这间屋子里就只有自己一个女人,难不成是在骂自己?可这好男子又指的是谁?对,错不了,这屋子里就只有公子这么一个男人,肯定是指的公子!

    这么说来,公子这是在指桑骂槐,指责自己见异思迁,不喜欢公子咯?

    想到这,芸儿当即就不淡定了,直接冲进苏沫若的房内,当即跪在苏沫若的床头,指天明誓道:“公子,芸儿对你之心,天地可鉴!芸儿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

    “咳……你说啥?”苏沫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心说这是怎么个情况?自己正自我反省呢,你个小丫头片子进来捣什么乱啊!

    “公子,芸儿今生今世只喜欢公子一人,为奴为婢,此志不渝!”芸儿继续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然而,这话听在苏沫若的耳朵里,只觉得脑门疼,当即揉了揉眉心,无精打采地问道:“没事跪什么跪,来,坐过来。说一说,你和小四是怎么回事?”

    苏沫若的本意是想表达,小四那孩子挺不错的,你要是看得上,我就给你保了这媒了,别在自己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了。这女人嘛,就得去找男人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生死劫〕〔剑来〕〔伏天氏〕〔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黎明之剑〕〔白月光作死日常〕〔神都猛虎〕〔偷香高手〕〔元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