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靓色人生〕〔爱似尘埃心向水〕〔爱似尘埃心向水〕〔寒门商途〕〔车神代言人〕〔霸道总裁追爱记〕〔厂公攻略手札〕〔霸道老公宠入骨〕〔隐婚老公萌宠妻〕〔重生八零好姻缘〕〔名门掠爱:闪婚娇〕〔斗武乾坤〕〔极品全能霸主〕〔第一强者〕〔龙武战神〕〔顾少一宠成瘾〕〔葫芦娃捉妖记〕〔我的绝美前妻〕〔神域召唤师〕〔木叶之混子的自我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632章 断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风公子没有看公孙瑶,反倒是盯着若尘,问:“若尘,你以为这事,为师做得可对?”

    “啊?”若尘公子挺懵,你们说话关自己什么事?为什么要问我?不是,师傅您老人家做得对不对的,轮不到我来评判吧?

    我要是说,对,这倒是取悦了师傅您,可是旁边这还有个师妹呢,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可若是说不对,您不立马就削了我?

    可就当若尘公子权衡利弊时,脑子里忽地想起几日前苏小姐说的话,那一日她既不是来还钱的,也不是来贩卖丹药的,更何况那天也没什么好的拍品,都没等到拍卖会开始,便离开了。

    那么说,她就是特意过来说那番话的,是什么来着?貌似跟这女人说的是一个意思啊,当然了,我这不是为着这女人说话,我只是转达苏小姐的意思。

    于是呼,若尘公子清了清嗓子,道:“是这样,我觉得苏沫若无故迟到,已经构成了一定的社会不.良影响,基于此,我认为若师妹的话可行!”

    “你是说,让若儿顶替她的名额?嗯?”清风公子的声音清冽,但却听不出情绪。

    若尘公子忍不住地,抬头偷瞄了一眼,好家伙,这眼神简直可以杀人啊!还是凌迟的那种,吓得若尘公子浑身一哆嗦。

    可是,转念一想,咱这是按照苏小姐的意思在办事啊,没错啊!

    于是呼,梗着脖子,硬气道:“是!”

    看到这便宜师兄也支持自己,公孙瑶这底气更足了,直接扯着清风公子的袖子,撒娇似地道:“师傅,您就应了若儿这一次吧!”

    清风公子的眸光落在了自己衣袖上,眼底染上了几分血色,只听“撕拉”一声响,这衣袖同样划裂开来,一件上等的衣裳就这么生生地毁了。

    只不过,有些不一样的是,上一次撕裂的位置距离公孙瑶的手,尚且有一段距离,这么划拉一下,除了一定的心理打击,但并没有真正伤到对方。

    可这一次,也不知道清风公子是故意地还是没控制好距离,好巧不巧地割裂的位置正紧靠在公孙瑶的手上。

    于是呼,伴随着这一片衣襟的落下的,还有公孙瑶一小截手指头!

    “啊!”公孙瑶当时就尖叫起来,一则因为这断指之痛,二则却是因为从来连一句重要都舍不得说的师傅,竟然生生削掉了自己一根手指!

    一旁看着的若尘公子简直惊呆了,这是怎么个情况?前几天还趾高气扬的人,说自己是师傅最疼爱的徒儿,这会就这样了?

    虽说自己这徒弟做得也不怎么舒心吧,师傅偶尔也训斥两句,冲着自己挥挥拳头什么的,可从来没下死手啊,这打一拳还赏两枚药呢。

    今个竟然生了这么大的气?按道理,收拾完她是不是就该轮到自己了?

    若尘公子认命地缩起了脖子,等着这位赏自己点什么,能留条命就成。

    只不过,这坐等右等,似乎除了耳边的尖叫声,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了啊!

    于是呼,若尘公子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偷偷瞄了过去,却见自家师傅正在在走道尽头,自个的房门前看着自己呢,看那神情似乎很是不耐烦的样子。

    还不等若尘公子发问,却听清风公子冷哼一声道:“还不过来,是想再修一次门么?”

    “呃……就来,这就来!”若尘公子当即反应过来,这是有事找自己的意思呢。

    这门上设置了禁制,要么自己亲自解开,要么就得用强行破开门。

    可这才走了几步,忽地想起什么,随即扭头看了一眼依旧在痛呼的公孙瑶,问道:“师傅,要不先把这手指给接上?”

    毕竟,这么惨兮兮地嚎,听着也挺瘆得慌!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清风公子随手一掌,直接将那刚修好不久的大门给破开,随即理都没理这两人地走了进去,徒留下依旧惨嚎的公孙瑶,和风中凌乱的若尘公子。

    说好的等自己去开门的呢?你这么搞破坏真的好么?这门很贵的好吧!

    未免成为大门第二,若尘公子果断决定屏蔽掉耳边的惨嚎声,连忙紧走两步跟了上去。

    后头的公孙瑶,眼见自己的目的非但没有达成,这一个两个的竟然就这么无视了自己,这个伤心难过的啊。

    连忙可怜兮兮地喊道:“师……师兄,我……我怎么办啊?”

    若尘公子皱了皱眉头,看都不看这人一眼,随意地吩咐道:“找我有什么用?我既不是医师又不是炼丹师的,你自个不就是炼丹师么?”

    “我……我不会……”后面的话,公孙瑶没敢说出口,诓着师傅弄来了兽火之后,也就学了几天而已。

    实在是,炼丹师这门太过博大精深,光是认药材就特别费劲,慢慢地也就没了兴趣,至于医术,那真是一点都没有的,就是现在这血还在流呢,都不知道赶紧给自己扎一下,止止血什么的。

    若尘公子看了一眼早已经没影的那人,无奈地瘪瘪嘴道:“师傅这头你就别指望了,你要实在不会自医,你就去找肖长老吧,他跟着师傅当过几年学徒,基础医术还是会的,让他赶紧给你止血吧。”

    扔下这句话,若尘公子再不做停留,赶紧往自个房间里跑去,还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等着自己呢!

    至于肖长老,若尘公子倒是没有说假话,正是因为做了几年学徒,所以分辨丹药品阶灵性的能力不错,可若真说到医术,也就是个半吊子。

    止血倒是不存在问题,可是断指重生这种事,恐怕就做不到了。

    反正这伤是师傅弄的,师傅也没有管的意思,那么治不治,治成什么样,也就无所谓了。

    一个名义上的师妹,还不值得自己为之操心。若尘公子如是想着,须臾之间便来到了自个的房间,艰难地将目光从地上的废墟上挪开,这才发现自个房间里,竟然还布置着隔音结界,这刚一踏入就发现了明显的阵法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长生十万年〕〔末日乐园〕〔副人格的魔法生活〕〔大明小书生〕〔地下城次元聊天群〕〔美漫杀手日常〕〔帝姬来袭:相爷,〕〔孙大仙儿〕〔明末不求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我在万界送快递〕〔偷香高手〕〔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