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神婿张玄〕〔绝品校花保镖〕〔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我的人生变成了通〕〔重回五零当军嫂〕〔守婚战〕〔盛世医凰:腹黑夫〕〔诸天之主〕〔重生娇妻撩夫记〕〔你欠我一个拥抱〕〔我不是兵王〕〔悲催村女重生记〕〔盛芳〕〔反套路之吊打诸天〕〔颤抖吧,渣爹〕〔至尊狂兵〕〔都市超级高手〕〔末日仙尊〕〔强势锁爱:总裁大〕〔末日大游戏系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637章 神秘的暗之奥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如今这般,一来是为了节省灵气,毕竟后头还有八场比赛;二来则是故意让这些人瞧瞧,更是凸显出自己已经精疲力尽,救个人不容易,省得这群看客站着说话不腰疼!

    在磕磕绊绊中,苏沫若三次身形晃动,两次气竭停顿,一次险些脱手,最终在这些人的呐喊助威声中,在这些人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总算是将这把长.枪从彭汉义的头顶上挪了下来。

    一时间,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表达着对苏沫若的敬意。

    苏沫若状似不好意思地,冲着大伙半鞠了一躬,点头笑了笑,笑容憨厚,一点坏心眼都没有。

    而随着这长.枪落地,三棵大树也完成了它们的使命,风一吹便也就散了。

    此刻的决斗台上,只剩下苏沫若和彭汉义两人。

    当然了,苏沫若这边一脸憨厚地冲着人笑呢,那头的彭汉义跟傻了一般,一脸茫然地看着远方。

    时不时向前迈出一步,时不时挥一挥拳头,也不知道在干着什么。

    热烈过后,人们的脑海中,不由得再度想起清风公子的话。

    如今苏沫若确实是在救人,也就是说清风公子的话对了一半,那另一半呢?难不成也是对的?

    暗之奥义,这些人前些天才刚刚看过,虽然当时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事后相互间一番交流之后,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

    可那玩意,不是得舞动剑法才能成么?更何况,林浅夕当初可是舞动了好一会呢,哪像苏沫若这般站在那,没什么动作,这奥义就成了?

    这也太简单了点吧,关键是这成的一点动静也没有,彭汉义到底怎么中招的,又是何时中招的,作为旁观者的自己,当真是一点都不知道。

    若是这样的招数用在自己身上,恐怕跟彭汉义也差不多,这会也只能这么傻站着了。

    大伙的心思千回百转,总算是认识到苏沫若做了什么了,对于这位高手更增添了一份敬畏之心。

    至于前十的选手们,一个个不由得愁眉苦脸起来,这玩意到底怎么个情况啊?

    有没有什么预兆?能够让咱事先防一手的?

    又或者有没有什么限制,比如一天之内只能使用几次那种?这要是无限制的,灵气还消耗得少,咱们不得被虐杀?

    就连贾昊宇,都不由得搓了搓胳膊,安抚住刚刚生起的鸡皮疙瘩。

    小师弟真是越来越变.态了,半年前自己还能够秒杀他来着,这进步速度是要吓死人啊!

    至于苏沫若,可不管这些人怎么想,等到掌声停歇之后,便重新回到彭汉义的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对方坚实的肌肉。

    还挺硬的,看起来也挺沉的,这么大个子,自己怎么弄下去呢?

    刚刚搬运过长.枪的苏沫若,看了这人几眼之后,认命地垂下了脑袋。

    得,咱就是个搬运工的命!

    于是呼,抬起一脚,冲着对方屁.股狠狠地踹了过去,这一踹甚至用上了些许的武技,直接将这人从决斗台上给踹到了半空中,随即又从半空向着下方落去。然而,这一次,苏沫若再一次错误地估计了这人的重量,于是呼,这一脚踹过去,下台倒是下了,只不过这落地的方位不大好,好巧不巧地正好落在了上决斗台的台阶上,更是将这台阶狠狠地砸了个稀巴

    烂。

    光是看着这一片废墟,都替咱院长大人心疼啊,这又得操纵阵法复原了吧,也不知道费劲不。

    好在,这位深陷暗之奥义的孩子,压根没有任何同感,这摔下去之后,还摸索了一番顾自站了起来,一脸迷茫地平时前方,半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苏沫若回头瞥了一眼严老师,却见这人一脸呆滞地,好似还没缓过神来。

    “咳咳!”苏沫若重重地一咳,随即狠狠地瞪了这人一眼,无声地表达着:干嘛呢?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么?身为裁判,你能不能干点正事?

    严老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燥热的脸,凑上前来,低声问道:“那孩子没事吧?”

    “没事,你赶紧地宣布吧!”苏沫若翻了个白眼,心说这还惦记着呢!

    然而,严老师继续不放心地问,“不是,我是说,你这暗之奥义能解不?可别……这个,毕竟是同学嘛,是吧!嘿嘿……”

    “你再罗嗦两句,我就不解了。”苏沫若开玩笑地道,心说咱跟他又没仇,再说了这没完成的东西,能随便拿出来试么?咱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

    听到这一句,严老师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不解”的意思就是说能解,只要能解就成,能解就成。

    于是呼,严老师一番心理建设之后,果断宣布道:“这一局,苏沫若胜!记三分!”

    达到目的的苏沫若点点头,随即朝着台下走去,路过彭汉义的时候,也没有停顿,直接向着选手席走去,话说耍了好一会了,这早饭还没吃呢,这第二场乃是三号对四号,自己倒是能得空吃点东西。

    这下子,严老师傻眼了,心说,你不是说能解么?你怎么直接就走了啊?

    于是,连忙大跨步赶了上来,拽着苏沫若的手就不让走了,“苏沫若,这比完了,你总得把术给解了吧,总不能让人家在暗之奥义里过一辈子吧。”

    这会,严老师都不打哑谜了,直接挑开了说。

    苏沫若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看着对方那咸猪手,怎么看怎么觉得难受,随即狠狠一甩袖子,一句话没留下,麻溜地往选手席上冲去。

    事实上,陷入暗之奥义跟赛场上负伤是一回事,没有哪个人能够强迫获胜的一方,还得负责给战败的一方疗伤,直到对手伤势痊愈吧,更何况是这时候的排名赛。

    也就是说,咱将彭汉义.解救出来乃是道义,不解救不搭理乃是本分,谁也没权力强迫自己。

    这下子,严老师傻眼了,心说这孩子什么时候学坏了,以前不是挺善良一人么?就当严老师琢磨着,用点什么法子逼迫着苏沫若就范时,却听自己身后响起一道痛呼声:“哎呦!嘶,疼死我了!我这是怎么回事啊?诶?我怎么摔台下来了?诶?苏沫若呢?我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伏天氏〕〔网游之生死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剑来〕〔这号有毒〕〔绝对一番〕〔元尊〕〔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