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灵不清零〕〔兵王之王〕〔快穿之宿主她很会〕〔第一战神〕〔茵魂不散〕〔我的野蛮老祖〕〔重生之超级银行系〕〔最强斗音〕〔都市最后的修仙者〕〔申老师〕〔一代文豪林黛玉〕〔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邪世帝尊〕〔医品至尊〕〔全能妖孽神医〕〔重生之农门娇女〕〔山村小医农〕〔英雄联盟之兼职主〕〔网游之白骨大圣〕〔黄泉阴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第908章 必修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08章 必修课

    “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没问你什么啊?你说你这么害怕是为什么呢?来来来,别抖啊,我这么帅,你怎么忍心发抖呢?”

    苏沫若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倒是跟他平日里的作风完全不同。

    听着这语气,夏北音就知道,小苏又开始玩了。

    这高兴时玩玩,不高兴时也玩玩,反正兴致来了就开始玩,而这玩的对象也不分物种性别,总归是逮到谁算谁倒霉。之前亵渎莲儿姑娘的康太,以及后来被从水里抓出来的小章鱼,不就是典型的案例么?

    只不过,一般来说,被玩的对象,到最后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绝对不会产生任何的反抗之心,即便他们原本是可以反抗的。

    这种攻心之术,曾经一度深深地吸引着自己,只不过看起来容易学起来难,倒现在自己连个皮毛都没学会,加上这玩意忒阴险了些,跟自己阳光开朗的性子不符,也只有小苏这种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才能够玩得游刃有余。

    好在苏沫若不知道夏北音这番腹诽,否则怕是得吐血三升,要知道当年在军校时,这可是一门必修课,全班三十名同学每天都被那变态老师轮着折磨一遍,关键是还不能逃课,因为每天上课都点名,一旦缺课直接挂科,然后就得退学了!

    于是乎,这一切完全就是被逼无奈啊,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学的,更不是自己研发的这一套路,跟自己的性格之类的更是毫无关系。

    真的,只是一门学科而已!

    而此刻,苏沫若的游戏还在继续,似乎觉得对方抖得不够厉害,踱着步子慢慢地慢慢地走过去,速度之慢犹如蜗牛爬行一般,可即便如此之慢却也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此刻的法者,多么地希望这人能够走得快一点,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你要杀要剐能不能快点?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无法逃避死亡,而又不得不等待着死亡,这时间或长或短,但总归是有落下的那一刻。

    但在没有落下之时,人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生的希望,不论这种希望多么渺茫,甚至明知没有也会产生,毕竟这就是人性。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法者都快哭了,声音颤抖地问道。

    “我想要做什么?让我想想……唔,我也不知道呢,要不你来告诉我好了?”苏沫若略带一丝调皮的语调说着,随后状似仔细思考一般,歪着头看向天花板,好一会才大声说道:“有了!”

    随着这一声“有了”,法者的身子重重地一抖,原本还是趴着的,虽然没有坐起来,但好歹支撑起上半身,勉强能够看到苏沫若的脚,可这下子好了,直接给抖得彻底趴下了,一张脸直接贴在了地上。

    莫名的液体流出,分不清是眼泪鼻涕口水,反正糊了一脸。

    而与此同时,这人下半身也没闲着,一股尿骚味如期而至,混着鲜血更显几分凄惨。

    夏北音怜悯地看了这人一眼,心说这心性也太差了吧,还不如那康太呢,这才哪到哪呢,就直接给吓唬成这样?

    就你这样,也敢当面诓骗咱们?咱还以为你多有本事呢!

    然而,苏沫若显然没有玩够,说完“有了”二字之后,紧走了两步,步伐依旧不大,但重在声音极响,敲得地板砰砰作响,更是响在了法者的心里。

    “我想起来了,是这样我有一事不明,想要向你请教一番,可是我这位朋友刚喊了一声,你便慌忙逃窜,可是不愿意替我答疑解惑?”苏沫若状似委屈地说着,似乎因对方拒绝答疑而伤透了心。

    可怜法者原本就想一股脑全交代了,直接来个一了百了,是死是活全凭对方一句话,直接了当,也不愿挣扎了的。

    可听到对方这么一句话,这心里顿时又生出一抹希望来。

    是了,自己还拽着一个把钥匙呢,只要自己抵死不说,他便奈何不了自己。

    还好还好,还好没有全盘托出,险些上了这人的当了!哼,也不过如此,这才三五句便露了马脚,我还以为这人有多厉害呢!

    如此想着,原本早已经趴下去的身子,再度坚挺着撑了起来,一双眼眸挑衅地瞪着对方,下巴微微抬起,颇有几分气势地问:“说吧,有何事请教啊?”

    看到这一幕,夏北音心说坏了,怎的让这人重新拾起斗志了?如此一来,在想要套话岂不是难了?

    可苏沫若却冷笑一声,暗道这人果然如此上道,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而逼问的最高境界,并不是简单地强权威逼,而是一个棍棒一个甜枣地反复投喂,让对方摸不清自己真实的目的,最后在一次次的打击之下,彻底地放弃主动权,彻底地沦为自己的仆人。

    毕竟,对方嘴里掌握着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若是这人意志坚定,不论自己怎么绕圈,终归是会回到这一点的,如此一来对方便能够反客为主,那么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我很好奇,那名武者乃是三阶武灵,而你不过二阶法灵,限制空间的情况下,你是如何反杀对方的。”苏沫若抛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很平常的一个问题,甚至不包含任何机密信息。

    心说,要不是小夏一开口就提到了那名武者,否则自己能够想到的问题还多着呢!

    然而,即便是这第一个问题,就让那名法者傻眼了,心说不是要问自己为何能够拿取光团里宝贝的事情么?怎么问起自己与人私斗之事了?难不成自己想岔了,打从一开始这人就是纯粹地好奇?

    法者一脸懵逼,脑子里一片浆糊,机械地说着自己战斗经验丰富云云,往往一句话颠来倒去可以说上三四遍,各种正面负面的词汇胡乱地套用着,逻辑一片混乱。

    苏沫若笑眯眯地听着,心说你这颗心终于开始乱了么?

    是啊,一方面自己以为秘密泄露,难逃被威逼致死的命运,可老天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原来是自己的错认罢了,心中自然无限欣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神级弃少在都市〕〔超神制卡师〕〔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