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逢未嫁时〕〔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田园:骗个夫〕〔老婆,你好甜:隐〕〔透视神医在校园〕〔晚安,霍先生!〕〔炮灰女配要反攻〕〔农门小媳妇:随身〕〔双世宠妃,误惹妖〕〔拐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宿主她有点〕〔重生学霸千金要逆〕〔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维术士〕〔陋俗之婚闹〕〔我的专属梦境游戏〕〔Boss生猛:总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谋入相思〕〔透视医圣林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 第458章 鼓足了勇气
    ..,

    俊颜攥着手机看了几遍信息,失落的情绪让俊颜有一种想播过去电话问问究竟发生什么事的冲动,白天形色那么匆忙。转而想到自己和他的关系,又生生的打断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和他的关系,好像不应该问那么多,俊颜识时务的想。

    男人在发完短信息后,想了想,按下关机键。当俊颜鼓足了勇气,拨过去电话,那边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俊颜愣愣的看着转而用英文复述,电话里的声音,失落的按下红色键。

    叶晨风关机后,嘴边微笑收拢。怒视站在身前的男子,男子二十,是风堂工会的一级特工,也是叶晨风的最得力的助手。

    那一年,叶晨风因打碎了老头子的古董花瓶,一气之下将他逐出家门,不曾想遇到流氓,为了躲避流氓的追赶,跑进一条漆黑的巷子,巷子里伸手不见五指。

    他恐惧的向前跑着,直到后面追赶的声音渐渐消失,他也没有停下脚步。就在他想停下的前一秒,被脚下一软物绊倒。

    本就受惊的叶晨风瞬间爆发,顾不得摔跤后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爬起就要继续跑,这时,脚腕处被缠住。他使劲的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那一只脚用力的踩在拉住自己脚踝的物体上。

    “哎呦,疼。”稚嫩的童音,有点委屈的响起。

    叶晨风的意识同声音的响起被拉回,冷眼的看着还捧着他脚踝的小屁娃娃,“松开。”冰冷的声音让人想不到会是一个孩子的。

    地上的男孩揉着被踩疼的手,“是你踩的我,我不指望你能道歉,但请你别用那么冰冷的声音讲话。”男孩认真的自诉想法,却着实有委屈的情愫外漏。

    后来,不管叶晨风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个小他快一头的小娃娃,如影随形的跟着,一开始叶晨风不理会他,直到有一天,男孩去包子铺偷回两个包子。

    一个送到他手里的时候,叶晨风的表情微微动容,犹豫片刻,刚要把手中的包子放到嘴边。

    巷子口处,一个中年胖妇人,胸前系着红色围裙,手里拿着一根树枝,脚踩一双塑料凉鞋,一边掐着腰,另外有树枝的手怒指叶晨风的方向。

    “小兔崽子,竟然偷老娘的包子,有娘养没娘教的野孩子,赶紧给我过来。”

    一边嚷嚷着,一遍气喘吁吁的向着他们的方向一拐一拐的走来。

    男孩见胖婆娘过来,忙拉起地上的叶晨风就跑,叶晨风几次差点摔跟头。

    摆脱了妇人,叶晨风被男孩带到一处破旧的民居平房,房屋因常年没有人打理的缘故,院落里长满杂草,房顶一颗类似芦苇的植物如同国旗一般的立在那里。

    叶晨风打量着破旧的不值一提的房子,寻了一个角落席地而坐。男孩见状,也随着叶晨风坐在那里。叶晨风将手中有点脏的包子递到男孩面前,男孩眨了眨眼睛,茫然的看着叶晨风,“为什么不吃,你不饿吗?”男孩弱弱的问。

    叶晨风有点疲倦的低着头,看都不看男孩子,“我不吃偷来的东西。”男孩委屈的看着叶晨风,眼泪就那么吧嗒吧嗒的落在已经失去温度的包子上。

    叶晨风疑惑,半天都没有听到男孩讲话了。抬起头,眼前一幕让叶晨风至今想起,仍觉得那时候真是够傻气的。

    只见男孩鼻涕流到嘴边,有点恶心的说。略油亮的衣袖胡乱的擦拭着脸颊的眼泪,身体还一抽一抽的,好像多么委屈似的。

    叶晨风哪里见过这个,从小妈妈就告诉他,男儿有泪不轻弹,哭是懦弱的体现,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做强大的人,就不该有懦弱的眼泪。他一直牢牢的记在心里,所以,他从不哭。

    可眼前男孩的眼泪触及到他心中的柔软,他有点见不得男孩那样的委屈。

    “别哭了,难看死了。”男孩好似没听见似的,还在嘤嘤啜泣。“别哭了。”叶晨风大声道。

    说罢叶晨风拿着手中的包子咬了一大口,男孩看了一眼叶晨风,低头露出一展狡黠的笑。

    接着,用他那双小黑手擦了擦眼泪,用手拍了拍手中的包子,也吃了起来。

    那以后,叶晨风就没再大声喝男孩说过话。

    后来,叶晨风才知道,男孩的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双双而亡,肇事司机逃逸没有抓到,男孩的亲属没有一个愿意收养他。

    警察没办法,只能将他送到孤儿院,孤儿院里的孩子自私,来了新人就如同占了他们的领地,本来环境就差,能少分给别的孩子一分,自己就多得一分。所以,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情以大欺小,尤其新进去的孩子更是容易被欺负。

    院长和孤儿院的护工,虽然负责任,但是那么多的孩子,他们还是会有疏漏的地方。

    孤儿院的护工阿姨,有些对孤儿院的孩子并不好。男孩就是因为有几次被欺负的哭,护工不分青红皂白的掐他大腿根,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从孤儿院里偷跑出来,直到遇到叶晨风之前一直自己照顾自己,从孤儿院出来的半个月一直靠捡拾垃圾堆里的食物和偷包子解决温饱。

    而刚刚那个胖妇人,也是因为男孩不是第一次去偷包子,所以才会追他们跑那么久。

    这个儿时的男孩就是如今的,叶晨风的忠实下属,逸燕天。

    童年的记忆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两个人的心里。

    叶晨风很多年没有和逸燕天说过这么重的话,今天,他实在是因为太生气。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小女人,终于有了消息,却因为逸燕天关系,又失去她的消息,他怎能不生气。

    如今的逸燕天已不似儿时那般的开朗,如今他话很少,一般对别人都是直接下命令,只有和叶晨风在一起他才会多说话,且很注意语气。

    “我会找到她的。”好像宣誓一样的铸锭,逸燕天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再没有声音。

    叶晨风见他这样,也没有再难为他。只是颇为感慨,“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你做这行,让你变得都不像你了。”

    当初叶晨风被母亲找到后又被带回叶家,他带着比自己矮将近一个头的小他四岁的逸燕天出现,家人却不容。

    无论他如何求老爷子,老爷子也不松口,还口出恶言,“再想留他,我就让你明天的早餐,吃他的肉。”

    接着又嘟哝着,“像你爸爸一样,不听话的种,早知道,小时候就该掐死你。”对于童年的叶晨风,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自己的亲爷爷想杀死自己。叶晨风这样想,直到他长大成人,都没有忘记这段经历。

    没办法,当初当家的是老爷子,妈妈又是一柔弱女子,对于老爷子的决定不敢反驳。

    只能送逸燕天离开叶家,可送到哪里又成了一个问题。后来,叶晨风的妈妈童花顺实在不舍得让儿子伤心难过,就找到娘家的哥哥童义廉帮忙照顾逸燕天。

    又告诉叶晨风,只有这样,以后才有机会见逸燕天,叶晨风再不舍,也只能不甘心的同意。他总不能真的吃逸燕天的肉,老头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他不敢挑战老头子的权威。

    流露出很不舍得的目光。

    “晨风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亲人,我也只有你了,我不准许任何人伤害你。”

    那一年逸燕天7岁,叶晨风11岁,他们相识3年。

    逸燕天那时候连问叶晨风的意见都没有,自己就决定了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而叶晨风问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只是说以后要做一个保护他的人。都没有给叶晨风反驳他决定的机会。

    在逸燕天走后的几年里,他时常会问童义廉逸燕天的消息,每次童义廉都告诉他,他很快就会回来。他以后会变得很强大,然而,那时的叶晨风显然没有明白所谓强大背后的含义。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也许很多东西都会不一样。

    叶晨风幼年在老爷子的责任照顾下长大成人,童义廉教他功夫,让他防身,当然和逸燕天的那种魔鬼集训不一样,叶晨风学的武术防身肯定没问题,要说去杀人,估计肯定会被欺的惨兮兮。

    老爷子培养他经商,让他有一个看破商界百态的聪明头脑。22岁美国哈佛景观设计专业毕业,同年一同拿下了商业管理专业的硕士文凭。

    也就在那时,认识了损友李意鑫。()

    等他毕业归国以后,才算是真正意义的见到了逸燕天,而这时的逸燕天已然是眼前这样沉默少言的人,谁又能想到曾经的童年那么阳光洒脱过。

    面无表情的逸燕天见到叶晨风,“哥。”然后用一个拥抱的肢体动作全权概括了他的想念。

    虽然他没有表述他有多么想念叶晨风,但是叶晨风还是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情愫,叫激动。

    再后来,舅舅出去东欧谈石油买断合作被害,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接手风堂工会,才知道逸燕天被舅舅培养成了杀手。

    童义廉没有结过婚,只是听说他爱过一个女子,因爱成伤,对女人恨之入骨。他有一个妹妹,且是唯一的亲人,从小他看着叶晨风长大,早已把叶晨风当成自己的孩子。也在那时,下定决定,在叶晨风长大后,把风堂工会交给他。

    所以,那时候他知道逸燕天对叶晨风的感情很深厚,又恰好逸燕天的底子好,就把他培养成了特工,也是为了叶晨风培养一个忠心的干将。

    当年舅舅替他未来做铺垫,且为他培养了一批忠于他的特工和情报人员,他是知道的,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舅舅会把他最看中的逸燕天也带入到风堂工会的队伍里。

    而那时的童义廉则想,为未来做规划谋略才是正确选择。恰巧逸燕天又把叶晨风看的那么重,以后绝对不会背叛叶晨风。

    姜还是老的辣啊,可见童义廉多么有远见。

    逸燕天杀人从不留活口,多年的杀手生涯,让他从一个卖萌少年,变成一个顶级的杀手,在美洲,凡是有幸见到逸燕天的人都死了。

    但还是有一个谣言外传,生不见人,死别离。如遇燕天,请守门。生性嗜血,无明暗,又见朝阳,枕边人。

    逸燕天的冷面也只是针对风堂工会和情报组织的人,对待叶晨风虽不见过去的热情,但可以让人感觉到,他对叶晨风的感情,不浅。

    叶晨风接受风堂工会后,就直接将逸燕天提为副会主,他不在的时候,工会的事宜交由逸燕天负责。

    这也就是为什么叶晨风小盆有,有那么多时间在公司和调戏俊颜的根本原因。

    叶晨风回顾着这么多年前的事情,拍了拍逸燕天的肩膀。道歉的话他说不出口。逸燕天也不会因为叶晨风的急躁而生气。这就是感情深厚的默契。

    找到心目中的那个小女人,并不容易。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只是刚有她的消息,就突然又断了,他怎么能不急。白天守了一天的机房,查了月城的每条主干道,每个细节都没有放过,明明一名情报人员刚得到消息。

    一名女子入住斯奇酒店。监控里的侧面是他想找的小女人无疑,可他们去的时候,哪还有什么那名女子。

    离开风堂工会,叶晨风开着他那辆布加迪威龙行驶在夜色风逸的街道上,路边霓虹初上,街边情侣之间拉着手搭着肩的咬耳朵,互诉情怀。

    骤然,想到了那个小女人。调转车头,向习俊颜的民居而去。

    到楼下,他没有给习俊颜打电话,而是直接按手机上上次记录的住址直接上楼,楼道里,上楼的台阶水泥有缺失的部分,叶晨风险些摔倒,深一脚浅一脚的好不容易走到5层。

    嘴角适时的调整了下微笑,按响了俊颜家的门铃,铃铃铃……

    俊颜睡觉有点沉,并没有听见门铃的声音。

    门外的男人不死心的一直按着门铃,半天也没有反应。咚咚咚,男人改敲的。这时,门对面的人家开了门,“你干嘛呢?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敲什么啊!知不知道扰民呢?”

    叶晨风本不想理身后炸毛的男人,还要继续敲,后面的男人已经穿着拖鞋出来,站在叶晨风身后用手点了下叶晨风的后背。因为练过武术的缘故,叶晨风一个反手,身子微往前倾,握住男子的手拧了一圈,顿时,男人凄惨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

    叶晨风面无表情的看了男人一眼,“滚。”

    男人拖着受伤的手,“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说罢转身往回走,家里放着什么武器可以对付人似的。

    叶晨风本不想惹麻烦的,可男人嚣张的气焰惹恼了他。

    所以,在男人转过去正准备拉自己家门的时候,叶晨风在背后咣当踢了男人屁股一下,男人因生气过度没有站稳,身体就那么成壁虎状的趴在了门上。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最新章节地址: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全文地址:/50868/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下载地址: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手机:/50868/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58章 鼓足了勇气)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