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六个太阳
    转瞬之间,周遭所有人一寸一寸扭头,盯着简云台的目光像刀子一样锐利。原本就稀薄的空气变得更加让人窒息。

    顿时有数人虎视眈眈围了上来。

    暴躁大汉咬牙切齿吼道:“就是你发射了人工太阳?!”

    “这个问题问的好,下次别问了。”简云台脸上的表情尤其真诚,“我没那才能。”

    大汉热到神志不清,压根不在乎简云台说了什么,只想反手将其扭送到城门处。刚想上前,广场上突然响起数道惊呼。

    大约两百米开外的地方,就像是有一块石子投入湖面,那地方的人群呈涟漪状四散开来,空出了小块空地。不多时,空地上的人震翅而起,墨黑翅膀所带来的狂风凶狠霸道,将附近人群掀得人仰马翻。

    “是天使。”有人惊恐大喊。很快又有人反驳,“黑翅膀的家伙,他是恶魔!”

    简云台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很明显那是一个妖祟进化者。

    妖祟是新世界最常见,也是最好分辨的祟种。此类进化者会有器官产生类动物异变,鹰的眼睛、虎的爪子、鸟的翅膀……当他们发动技能的时候,这些就会显现出来。

    鸟人的腾空就像是一个‘摔杯为号’,全场玩家为防止被抓到,于是神通尽显。

    这一下子,广场上就像一锅水沸腾般。视线随便一扫,都会有各式各样,超出人类认知的事情发生。

    原住民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科研所的在逃嫌犯们一定做了反人类研究,要不然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呢?

    暴躁大汉拧眉看着简云台,似乎在思考怎么将其擒拿住。

    这时,薛少爷那边有了动静。

    “新人!合作吗?”

    他依然被压的动弹不得,勉强将脸冲向这边,喊:“我有办法直接瞬移到安全地方,但我现在动不了,没法发动技能。你帮我挣脱束缚,我带你离开这里,怎么样?”

    简云台盯着他,没有动作。

    薛少爷急了,“别不相信啊,我真有办法瞬移走,骗你的话是小狗。”

    简云台说:“我没怀疑你的能力。”

    薛少爷的进化方向并不是秘密,他是个人祟。人祟可以简单的理解成五行魔法师,通常能掌控金木水火土之一,利用元素法术来攻击人。除此之外,人祟中还有很多稀有进化者,如雷电光系等,而薛少爷就属于十万里挑一的稀有进化——空间系。

    瞬移对于他来说,很简单。

    这些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简云台很快说出下一句话:“我在怀疑你的人品。”

    “……”薛少爷不敢置信张嘴:“我都没怀疑你的人品,你倒反过来怀疑我?哥哥,你可是从降安组转过来的人,你现在跑过来莫名其妙杀了我都有可能啊!”

    两人的对话原住民听不懂,但直播间观众们可太懂了,此时已经笑开了花。

    “薛少爷怎么见人就叫哥,我的傻儿子哟,新人比你整整小五岁呢!”

    “本世纪最大笑话,降安组转过来的大佬怀疑地主家傻儿子的人品。”

    “谢谢新人抬举傻儿子,突然对新人充满了好感hhhhhh”

    因与薛少爷简短互动的缘故,简云台直播间数据有了微弱变化。

    简云台表情一点儿也没变。

    今天他是直接被押送到谋命水晶附近的,没有任何人告诉他点赞投币收藏有什么用,因此他的心境也没有太大的起伏。

    凝神几秒钟,耳侧传来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稚嫩童音:

    这是简云台觉醒祟种之后唯一进化出的技能,他毫不犹豫地点头:“是。”

    再睁开眼的时候,世界已然变成一片黑白,只有零星的红绿光晕在闪烁。

    向左看去,暴躁大汉及虎视眈眈的人群散发微弱红光。向右看去,薛少爷那处散发稍亮一些的绿光。

    这下子简云台没有怀疑的理由了,他立即迈步走向薛少爷。

    有广场上其他玩家所做超自然事例在前,原住民满眼的恐惧。因此场面很怪异,简云台步步进,所有原住民步步退。

    这个画面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薛少爷吓得哇哇大叫:“你该不会真要莫名其妙杀了我吧?我警告你我粉丝很多的,现在有几十万人在看着你,你、你别乱来!”

    压住薛少爷的几人顿时慌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

    被在逃嫌疑犯极度害怕的另一个在逃嫌疑犯,那这人得有多反人类啊?!

    几人面面相觑,发自内心的想跑。不等他们做出行动,简云台已经抬起一脚,直接将他们其中一人踹飞一米远。

    ‘砰’的一声巨响,那人摔在路障石墩上,腰椎向内倒折成三角弧度。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身后的石墩赫然碎成几大块。

    毫不夸张的说,方圆三米的人全都傻眼了,一动不动看着简云台。

    薛少爷狼狈起身,惊道:“你该不会是妖祟吧,身体强度也太牛了。”

    “是你太弱了。”简云台与他背靠背,语气平淡:“都进化了,你怎么还打不过普通人?”

    “人祟本来就是体格最弱的祟种啊,我的体格几乎没有进化。”薛少爷尴尬为自己辩解,随手捏出两颗白珠子,说:“这东西能让你空间转移,等下我们会直接传送到最左边的障碍带后面,那里距离执法者最远,而且植被也多,往里面一钻就能脱离人群视线。”

    “等等!”简云台迅速出声。

    薛少爷一震,茫然道:“怎么了?”

    简云台抬眼看了眼最左边,面色猛地一沉。老天啊,那边的红光几乎要漫到天际了,乍一眼看过去,简云台险些以为自己看到了第三个太阳。

    觉醒后,他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强烈的红光,就连降安组督察队都没那么红。

    与红光相对的,是广场最右侧的绿光。

    简云台启唇:“不去左边,去最右边。”

    “啥?”薛少爷朝最右边看了一眼,差点原地裂开,“你疯了么,那边至少有上千个执法者!别以为执法者和普通人一样,他们拿枪的,哥哥,枪!我猜你应该还没进化到可以躲子弹的程度吧?”

    “没。”简云台简略问:“你去不去右边?”

    “不去!”

    “好。这个圆珠子怎么用?”

    “……”薛少爷有点跟不上话题跳跃程度,反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松了一口气,“你刚刚在消遣我吗?我还以为你真的……总之之前谢谢你愿意帮我,珠子报方位和距离就行,极限距离七百米。”

    说完后,薛少爷塞了一颗白珠子给简云台,捏碎珠子后叫他效仿自己。

    “南方,七百米。”

    ‘嗖’的一下,薛少爷身形一闪,出现在七百米距离的隔离带后。他原本想直接钻草丛,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还是决定等。

    只是等了又等,他好久都没等到简云台,薛少爷满心迷惑,突然一惊:“靠!他该不会真想去执法者眼皮子底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