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25章 阎王娶亲2
    李威乖巧地把日记放在腿上,左看看垂眸沉思状的简云台,右看看闭口不言的松雨律,脑中再次浮现刚刚的惊天一幕。

    如果这是一个电视剧的话,他感觉自己错过了一百集。

    相遇相识相知呢?

    怎么直接就床上见了啊!

    而且现在房间里气氛好差,这两人好像互相不对付,都没好脸色。

    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一生行善积德扶老奶奶过马路,到底为什么要让他遭遇这一切,他好想逃离房间呜呜呜!

    “你手上的日记,给我看看。”简云台声音响起,语气透着一股子虚弱感。

    李威浑身一个激灵,小心翼翼走到床边,将日记本双手供了上去。

    这本日记就是松雨律叫他去拿的东西,说是日记,其实只是一个薄薄的方格本。本上写满了草体连笔字,看着龙飞凤舞的,简云台一眼扫过去,有一大半内容都看不懂。

    然而能看懂小部分就够了。

    副本背景音里松雨律说过的那些话,基本都在这日记上。除此之外还记录一些日常工作,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理工科研究员的流水账,今天喂兔兔明天杀兔兔之类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日记很破旧,旧到一种让人已经无法忍受的地步。外侧书页像被水泡过一样翻起,页内的蓝色墨水也晕染开来,看着像几百年的老古董一样。

    简云台心道看不出来松雨律还挺装样。在外时身上的名贵香水味浓郁到冲鼻,私下里日记本都快用成破烂了,都不换。

    他合上日记本,抬眸问李威,“你怎么活下来的?”

    “!!!”说起这个李威就精神起来了,绘声绘色讲述起自己的躺赢过程。

    “当时卡车不是翻了么,我在车里晕了好长时间,等醒过来的时候天都亮了,路上还全是尸体。我快吓死了,一路闭着眼睛狂跑进研究所,然后就遇见了松院士。”顿了一下,李威有些犹豫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其他两人呢?”

    简云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皱眉看着李威,“你没被感染?”

    “感染?什么感染?”李威表情不解。

    嘎吱嘎吱——

    轮椅转了过来,松雨律端着托盘插到两人之间,垂眸说:“我给你上药。”

    简云台这才将目光从李威身上收回来,看了眼托盘上的酒精棉和药。

    副本里任何医疗手段都治不了玩家身上的伤,这里面的瓶瓶罐罐对他没用。但简云台眼尖看见几瓶镇痛药,心中一喜。

    “我自己来吧。”上个镇痛就行。

    说着他单手攥住自己的衣摆,想直接脱掉上衣。

    松雨律猛地别过头,“你做什么?!”

    “???”简云台迷惑。

    李威也迅速双手捂脸说:“快穿起来,你不守男德!”

    “……”简云台更迷惑了。

    李威手指分出一条缝,从缝里偷偷看,感叹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像你这样,脱衣服脱这么爽快的男菩萨。”

    简云台嘴角抽搐了一下。

    差点忘记了,谋命水晶内每个副本世界观都不一样,有和现实世界大相径庭的,也有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

    也有像六个太阳这种有细微差别的。

    仔细想想,气温高到这种程度,他好像都没看见过哪个原住民脱掉上衣。

    于是他又放下了衣摆。

    直播间观众在屏幕前抓狂:

    “啊啊啊啊李威你有事吗为什么要制止,上次没看清这次直接没得看orz”

    “姐妹稳住,副本结束还能看重播!”

    “单纯的人还在蹲直播,不单纯的lsp已经要到了截图,偷偷欣赏嘿嘿嘿~”

    等他放下衣摆足足过三秒,松雨律才回过头,眉头轻蹙说:“你伤口的血已经凝在衣服上牵皮带肉,直接脱会造成二次伤害。得用剪刀剪开你的衣服。”

    “好。”简云台突然想起刚刚那个魔鬼一样的称号,直到现在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迟疑了一瞬,他叮嘱:“剪掉伤口附近的衣服就行了,其他地方不要剪。”

    “放心。”松雨律嗤了声,“我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

    简云台看他一眼,嘴不饶人地嗤了回去,“巧了,我也对你没兴趣。”

    对视时气氛宛如点上火星子般。李威忍不住后退半步,让‘子弹’离他远一点。

    松雨律的手很稳,修长的手指攥住剪刀,手背上有淡淡的青紫色经络鼓起。他先是绕着伤口剪了一圈,然后动作轻柔地拿镊子挑起沾血衣物,将其搁置在托盘上。

    过程中是有些疼的,但简云台忍耐力惊人,绷紧下颚半声都不吭。

    李威虽然一直捂着脸,但他从指缝里偷看,豆豆眼在指缝里滴溜溜转。

    这时,松雨律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转眸对李威说:“隔壁存了食物,你去吃点。”

    “啊?”李威愣了一下,连忙狗腿说:“我不饿,可以留下来帮……”

    话都没有说完,啪嗒一声清脆响声。

    松雨律面无表情将剪刀放在托盘上。明明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但李威莫名就像被棍棒打尾的蛇,滋溜一下挺直身体。

    呜呜呜怎么看起来这么可怕!李威识相地往外小跑:“那我等你们完事儿再来。”

    门合上。

    房间内只剩下两人。

    剪伤口附近的衣服是一个漫长的工程,特别松雨律这个人做事很细致,他一直想方设法用最轻的动作揭下更多的布。

    随着他动作的改变,简云台鼻尖环绕的男士香水味忽远忽近,时而像雪山之巅的冰雪松木,时而像浓郁的鸢尾草香。

    房间里静悄悄一片。

    这时候还不能上镇痛剂,也没有口服镇痛药,不一会简云台就疼出一身冷汗。他咬牙忍着,问:“你有干净的衣服吗?”

    “做什么。”

    “当然是穿啊,我总不能顶着个带洞的衣服到处跑吧。而且衣服上全是血。”

    “你、你要穿我的衣服?”松雨律手腕轻轻一抖,满眼讶异地抬眸。

    简云台莫名其妙看着他,点头。

    松雨律声音变得沙哑,结结巴巴说:“好、好吧。特殊时期,也、也只能这样。”

    简云台猜到自己可能又踩到副本世界观的雷了,但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吸引,好笑说:“你怎么突然结巴了?”

    “我紧张的时候,就会结巴。”

    “紧张?有什么好紧张的,你给我上药我都没紧张,你又不是专业医生。”

    “……”

    松雨律不说话了,无论简云台怎么逗他,他都紧咬牙关不给其继续笑的机会。

    但简云台还是笑出声,“小结巴。”

    话音落下,他就面色一变,“诶疼疼疼!你轻点!”

    松雨律这才放轻动作,面无表情骂:“你就是个土匪。”

    简云台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不敢再继续逗他了。闲着无聊便东看西看打量房间,最后将视线投向松雨律身下的轮椅。

    因刚刚的气氛实在算不上友好,他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你是怎么摔骨折的?”

    松雨律动作停了一瞬,垂下眼帘说:“不是骨折,膝盖以下是假肢。”

    “……”简云台突然笑不出来了,惊讶也有惋惜也有,问:“怎么断的?”

    “追赶太阳。”松雨律语气淡淡。

    他将最后一块染血碎布放到托盘上,用酒精棉消毒伤口附近,最后上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