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42章 阎王娶亲19
    距离甚远, 胖子和鱼星草也听不见那些人在喊什么,只能问简云台。

    简云台偏头听了会,有些不确定地摇头说:“我就听见阎王两个字。”

    胖子满脸莫名:“阎王在搞什么?”

    “不知道。”鱼星草问:“白天教的成亲礼仪有这一步吗?”

    简云台答:“没有。”

    “是不是你偷懒学漏了?”

    “……我没偷懒。”

    在偏殿又等待了一会儿, 有红娘上前, 咚咚敲了两声门:“吉时已到!”

    胖子出门,皱眉看她, “上午不是你吧?”

    红娘面色僵白,躬身轻语道:“上午不是我。晚上就该是我了。”

    “……”

    这波废话文学, 胖子给她满分。

    地府成亲的仪式与人间相差不大, 原本还应该有提亲、定亲、嫁妆等步骤,然而天罚降下事急从权, 这些步骤全省了。

    直接从上花轿开始。

    简云台手握一根红绸, 被红娘牵引到花轿前,静默等待。

    红娘高声,“新娘子上花轿啦!”

    周身站有数百名身着红服的鬼差, 手中拿着唢呐与腰鼓,时刻待命。

    鬼火游离, 松香遍地。

    红娘二次高声, “新娘子, 上花轿!”

    催三遍才能上。

    简云台牢记成亲礼仪。

    待红娘催至第三次时,简云台才拨开轿帘, 拎着喜服前摆坐进去。

    轿帘刚搁下,唢呐声便响起,与此同时还伴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

    “诶?诶?!”轿外传来胖子的高呼,“你们干什么,推老子做啥子?”

    鱼星草愠怒,“松手!”

    简云台眉头一皱, 正要掀开轿帘询问。红娘却提前死死按住轿帘边缘,平直僵硬地在外说:“到主殿前,新娘不可下轿。”

    这确实是礼仪的一部分。

    简云台便问:“我的陪嫁在哪儿?”

    “仪式有变,陪嫁在离花轿较远的地方,您细细听,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呢。新娘子不用担心。”红娘答完,不待简云台继续询问,便高声厉喝,“起轿——莫耽误吉时!”

    轿身晃动起来。

    一路吹吹打打,听声音是喜气洋洋的。轿中还撒有桂圆米粒。简云台坐在轿中,一边吃桂圆,一边等着落轿。

    这趟路途其实并不远,毕竟从偏殿还能隐隐约约看见主殿,大约走个二十分钟就应该到了。然而直到简云台吃完座位上所有的杏仁桂圆,花轿也未落地。

    粗略一算,走了得有一小时了。

    怎么会这么慢?

    他心中有些奇怪。

    轿外,胖子和鱼星草两人坠在队伍末端,一直面部抽搐,实在迷茫。

    在他们身前,这些鬼差走路跟原地踏步没有什么区别。走了快一小时,也只走了路程的一半,这还有一半呢!

    胖子疑惑问鬼差,“你们都不担心耽误吉时吗?”

    鬼差:“大人何时娶,何时为吉时。”

    “??你们也太随便了吧!”

    “……”鬼差便不答话了。

    鱼星草压低声音,说:“恐怕有变故。他们在拖延时间。”

    胖子一愣,“能有什么变故?”

    “不知道。”鱼星草摇头,同样迷茫。

    主线都快结束了,这个关头还能有什么变故?

    ……

    ……

    此时阴门打开,有不少幽魂在远处宫殿上,正巧都看见了主殿前那一场变故。

    他们不知道殿内发生何事,只看见殿外无数人齐声高呼,“恭送阎王归西。”

    众多幽魂心下震惊。

    成亲当日,阎王死啦?

    那这亲事岂不是也要跟着黄掉?

    在看见花轿如约而至后,幽魂们心中的震惊已经转变为惊愕。

    “什么情况?阎王不是死了吗?”

    “对啊!这花轿怎么还是抬来了,没有人通知新娘那边吗?”

    “不是……现在到底是谁在娶亲啊?”

    有些幽魂脑筋转得比较快,立即拍掌道:“既然阎王死了,那就应该拨乱反正啊!新娘子原是应该嫁给崔判官的。”

    又有幽魂反驳,“崔判官是何等的神仙人物,他的情丝说不定早就被自己抽了。这千年以来你可曾看见他动过情?”

    “对对对,他定不想娶,才会任由阎王与新娘这般胡闹!”

    “他就算迫于魂契录娶命定之人,也不可能挑这个时候。阎王才刚去呢,今天这亲事怕是要黄,新娘子要嫁不出去咯。”

    幽魂们咯咯笑,吃瓜吃得一身劲。恨不得再手捧一袋瓜子,上去近距离吃瓜。

    “落轿——”红娘大声呼道。

    咚咚——

    八人抬大轿落下,唢呐声停。一路响个未歇,让人头疼的爆竹声也跟着停下。

    一道身影从殿内步出。

    高高束起的白发在身后微漾,随着步子晃荡。身上的喜服红得招摇,与白发交织在一处,色差感极其鲜明。

    一见这人,众幽魂呆滞。

    “崔判官?!!”

    “他怎么会穿着喜服啊!”

    幽魂们面面相觑,表情从呆滞到惊愕,又到惊恐状。

    这些场面,不能怪他们不多想。

    按照常理来说,阎王的身体应当还能再支撑一阵子,不会死的如此突然。如今阎王才刚死,崔煜立即穿着喜服出现。

    迎轿,接亲。

    这不是接亲,这是抢亲啊!

    而且抢亲之前,他必定还逼宫了!

    幽魂们心神剧震,最后不约而同将诧异的视线投向花轿。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我也是。”

    “崔判官不会是单单为了这人,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吧?!”

    说归说,幽魂们并没有证据证明崔煜逼宫。他们这些小角色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打起万分的精神,更激动地吃瓜。

    无数道探究视线投向花轿。

    引赞。新郎莅位。

    崔煜迈步站于花轿前,浅色的瞳孔被幽火映照,犹如无数亡魂在其中喧嚣挣扎。他缓缓抬眸,那些喧嚣瞬间消失不见。

    红娘忌惮地立于崔煜身后,额头上凝聚出豆大汗珠,她今天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在她之前有数十位红娘被邀请,却皆恐惧这大逆不道之事,百般推辞。

    然后那些人全都死了。

    想到这,她心中恐慌地伏低身形,这次连声音都不敢太大,“新娘出轿!”

    两侧鬼差便掀开轿帘,简云台赶忙将手袖子里的桂圆壳子扔掉。

    他端正身形,面上功夫极其到位。

    此时的胖子和鱼星草还在队伍末端,好奇地踮脚看。

    大帅哥出花轿头一回!

    两人抱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心,乐颠颠跑到了队伍最前面。

    一站定,他们立即愣住。

    胖子揉了揉眼睛,看向崔煜,又回头看了看主殿,愣愣开口:“你——”

    话还未说完,崔煜冷冷偏眸看他们一眼,挥袖时有两道幽光快若闪电,‘嗖’地一下封住了胖子和鱼星草的嘴巴。

    “?!!”胖鱼两人愣住。

    两人嘴巴被封得严严实实,又被鬼差分别架住,只能一脸呆滞着茫然。

    他们眼睁睁看着崔煜牵住那红绸,将简云台牵下了轿,又并排步入主殿。

    跟进主殿后,两人更加震惊。

    主殿内所有玩家和命官全部被鬼差架住肩膀,按在堂下!

    他们的嘴巴也被封住了,玩家们不停冲胖鱼二人使眼色,神情十分焦急。从他们的眼神中,都能读出一行大字。

    ——这他娘的好离谱啊!

    此时简云台直播间的观众们才反应过来,在屏幕前惊愕到拍桌。

    “我靠我靠我靠,咋回事啊?!”

    “不是和阎王成亲吗?怎么变成崔煜了?阎王呢,阎王跑哪儿去啦?”

    一片茫然中,有知情者心梗发言,“你们是不是一直待在简云台的直播间,没去其他玩家那里看啊。崔煜刚刚逼宫了!”

    “什么?!”

    “雾草我2g网了。”

    “我的妈呀,这也太刺激了吧!”

    他们本以为崔煜是个惨遭抛弃的小可怜美人儿。但几小时不见,这位小可怜闷不吭声干了件大事,天大的事!

    观众们精神更加振奋。

    “简云台还不知道新郎换人了吧?”

    简云台当然不知道。

    主殿内只有红烛在燃烧,鬼火壁灯幽光照地,他跟个瞎子一样。

    什么也看不清。

    攥着红绸被牵到香案前,简云台只觉得周身异常地安静,一丝碎语都没。

    结个婚,结出了冥婚的架势。

    但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场合庄重,没有人敢在下面逼逼赖赖。

    一礼进香烛。

    跪,随即献香烛。

    明烛燃,上香。

    俯身,兴。

    最后平身复位。

    做完了这些,简云台长舒一口气,心道小打小闹过去了,后面才是头戏。

    主线任务要求完成婚礼仪式,其中只包含拜堂、交换魂玉。

    现在应该要拜堂了。

    红娘上前,娶走两人手中的红绸。这时候新娘与新郎还是不能接触的。

    然而崔煜却悄悄伸手,牵住了简云台的手,侧眸时露出了今夜第一个笑容。

    他很高兴。

    红娘却头疼,职业素养让她想当即上去断开这两人的手,然而求生本能却让她畏畏缩缩,张着嘴巴半天没说出话。

    崔判官!!

    知道您高兴,但能不能收着点啊啊啊!成亲礼仪被您搅和得一团糟!!!

    红娘只能将期待地目光投向简云台。

    简云台果然要收回手,学了一整个白天的礼仪,那可不是白学的。

    谁知道这一步没有做对,主线任务会不会狗比的将其判定为未完成。

    然而他刚有这个动作,身旁的男人立即用劲,死死攥住他的手。简云台手心都被捏白了,莫名其妙地微微一皱眉。

    他心里实打实的茫然。

    阎王都病病歪歪的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啊。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挣脱,但成亲时在这里纠缠,实在有些难看。

    简云台心中思忖,正准备好言好语商量,手上却突然一重!

    咚咚。

    他被这股重劲拉地向下一跪,双膝跪在柔软的蒲团上。还不等反应过来,那股重劲又拉着他,猛地弯身伏地——

    “一拜天地!”

    红娘高昂的声音响起,吓得简云台心中一惊。堂下‘宾客’们皆满脸惨白,惊慌失措地看向简云台,玩家们想要张口提醒,却无奈嘴巴被封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拜堂。

    ……

    ……

    “别急别急,他死不了。”小助理的姑妈挂掉电话,拿筷子搅了搅面条。

    五分钟前,简云台的小助理给她打了通电话,听声音焦急万分,说出的话却颠三倒四,“姑妈!!简云台要糟了!那个副本剧情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去看看啊啊啊,他是不是要死了啊?!”

    姑妈知道简云台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