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58章 阎王娶亲35(含1.7w营养液加更)
    簌簌风响。

    碧海之上水波撩动, 映照出灿漫的日光。风声与潮水声混杂交织,幽魂们不甘心在亭边徘徊一阵,就倏然远去。

    时不时有命官办公结束, 经过这个地方。他们纷纷诧异驻足:

    “崔判官离开偏殿的时候还一幅想杀人的模样, 这又是怎么啦?”

    “误会,一场误会而已!”

    “嘶——亭中人可是小简大人?”

    诸多探究的视线之中, 简云台四肢百骸僵硬,犹如一块直挺挺的板砖。

    他这个人, 打小就叛逆。

    叱咤孤儿院这么多年, 从来只有别人骑在他身上把他往死里打,或者他骑在别人身上把别人往死里打。

    被人这样珍重抱着, 还是头一遭。

    他浑身都不对劲, 头皮仿佛一瞬间炸开了般。茫然无措了几分钟,简云台干咳一声说:“崔判官,我身上还是湿着……”

    话都没有说完, 就感觉崔煜指腹微微滑过他的腰。上一秒钟衣物还在‘滴答滴答’地滴水,下一秒钟就雾气环绕, 周身清爽。

    于是简云台便默默闭上了嘴巴。

    直播间观众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纷纷在屏幕前发出鸡叫声:

    “嗷嗷嗷嗷吓死我了, 还好简大胆赶上了呜呜呜呜呜呜呜!要是这波没有赶上,想象不到崔煜得有多伤心5555555”

    “其实不算赶上, 迟了二十分钟。主要是简大胆路上快马加鞭,崔煜又愿意等,要不然咱们哪能看见这样的场面呀。”

    “崔煜当年就没有赶上月神的成亲礼,眼睁睁看着月神含恨自尽。后来使用时器后才能勉强赶上。他知道这种来不及的滋味,还好他懂,要不然悲剧重演我会哭死的!”

    “简大胆要是迟到二十个小时就好了, 我可以啥事不干,看他们抱一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妹你好清奇的思路啊哈哈哈哈……真要迟二十个小时,简大胆阴官二禁的任务估计有点悬了hhhhhh”

    有人提醒,观众们才想起来还有个副本任务在等着简云台呢。

    虽说众人更想看这两人腻腻歪歪黏黏糊糊,然而时间总是不等人。二十分钟眨眼而过,简云台立即动了下身子。

    “……崔煜?”

    崔煜克制地退开身,垂眸时眼神暗暗,面色严正道:“你以后,不能再失约。”

    简云台当即叫冤:“我没失约啊!我就是迟到了,这不是赶过来了嘛?”

    崔煜抿唇,“迟到也不行。”

    简云台索性破罐子破摔坐到了凳上,故作怒容无赖地说:“反正罚都罚了。你要是还生气,那我也要跟你生气了。”

    周边鬼差闻言纷纷冷汗直流。

    在简云台赶来赴约之前,他们可是实打实见识到崔煜身上恐怖的威压。那股威压骇到人脊背弯曲,叫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些明明就是半小时之前的事情,然而此时此刻仿佛大家齐齐做了一场噩梦。梦醒时分,崔煜的双标彰显的淋漓尽致。

    只见崔煜不仅不恼,反倒弯唇浅浅一笑,问道:“你会怎样与我生气?”

    他身上那种非人的森冷气乍暖换春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也就是这一刻,判官府邸中的鬼差们无比坚定一个信念——以后想讨好崔判官,还不如去讨好简云台呢!

    去讨好崔煜,崔煜只会叫他们滚。

    若是去讨好简云台,简云台高兴了呢,崔煜也高兴。

    崔煜高兴了呢,地府里所有人都高兴。

    岂不妙哉?

    鬼差们便目光灼灼看向简云台。

    “我会怎么样生你的气?”简云台居然还真咂嘴,认真思考了一番。

    他其实很少生气,近一年来也就肚子非常饿的时候,心情格外暴躁。这种情况下,无论崔煜做什么,他可能都会像是一个小刺猬,哪哪都挑刺,哪哪都不顺眼。

    不过这种疑虑在崔煜这不可能发生,毕竟这人是真的很喜欢‘投喂’他。

    每天都吃到很饱,简云台没机会暴躁。

    除了生理原因的生气,现在唯一能想起来的也就是一周目时。崔煜抢亲将他锁在宝座的那次,简云台确确实实有些生气。

    只不过经历了二周目,他知晓阎王和崔煜之间乱七八糟的往事后。

    突然又没那么生气了。

    等等——

    这种问题有什么好思考的?

    “我心情不好,可能就是不怎么理人吧。”简云台随口胡诌了句,很快急切说:“不是要送你父亲母亲往生么,现在还算正午吗?”

    心情不好的时候不会理人。

    崔煜将这句话暗暗记在心中,微微颔首道:“正午虽已过,午时也尚可。”

    ……

    ……

    午时,正是日头最烈时。

    鬼差们遣散了附近围观的小鬼与命官,不多时,亭中已经静谧一片。

    崔煜抬起左掌,掌心幻化出一本册子。

    那册子闪烁着温润白光,像是一枚偌大的和田玉一般,缓缓翻动着书页。

    右掌捏起一只毛笔。

    册子闪烁微弱荧光,毛笔则是漆黑如虫洞一般,看着就叫人生怯意。

    鬼差们不敢靠的太近,纷纷退到亭外。埋着头好奇张望着。

    生死簿、勾魂笔。

    人世间一提到地府,就会想起这两样名宝。它可通阴阳,送仙人入轮回。

    千年以来崔煜很少使用这两件名宝。今日也算是托了简云台的功劳,众多鬼差们才得以一饱眼福,见识这两件著名法宝。

    挥手间——

    生死簿停在第一页。

    其上写有两个名字,是晨君与月神原本的名讳。简云台凑上去看了一眼,发现这草体字他不认得,写得龙飞凤舞的。

    只能依稀辨出‘阎’字与‘崔’字。

    “这两个名字,是当年那位神君写下的吗?”简云台疑惑问。

    崔煜答:“我描过数次。”

    “……”简云台立即笑出声。

    果然,他就知道!

    崔煜写的字他永远都认不出来,一周目时这人在屋子门口贴了个对联。这都好几天过去了,直到现在简云台都不知道那上面写了个什么,每次看见都觉得茫然。

    明明这字体也是好看的,叫人赏心悦目。但它就是自带加密符号,不仅简云台不认得,孙玢看了那幅对联也很茫然。

    简云台心里暗笑崔煜写的字时,直播间观众却纷纷自己找刀子:

    “简大胆我恨你是块木头啊啊啊!!!”

    “崔煜描过晨君和月□□字很多次,我都不能想象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次次描,次次想送他们入轮回。却次次都放不下堪不破,只能合上书页无奈叹息。”

    “这种时候简大胆你不上去安慰一下,你还在心里偷笑崔煜写的字!”

    “哈哈哈哈别对简大胆有太大期望,至少他只是在心里笑笑,这字要换成胖子来写,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吐槽出声了hhhhh”

    这应该是崔煜最后一次描字了。

    他似乎有些紧张,薄唇紧抿着,执着勾魂笔的右手长久停滞在空中。

    机会来了。

    简云台正愁着怎么开口呢,一见崔煜停滞不动,他立即上前一步。

    “我和你一起描。”又郑重道:“别太担心了。这一次一定会成功。”

    崔煜微愣转眸,定定看向简云台。

    两人长久对视。

    “哈哈哈哈我服了简大胆,你个小骗子你只是想完成支线任务!!!”观众们像是要裂开成两半,一半在这里磕生磕死感动着,另一半又清醒无比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简大胆现在特别像我以前大学做小组作业的时候,非常真诚地扑上去说:小哥哥把我名字也加上叭。”

    “都对简大胆太了解了吧哈哈哈哈,换个主播咱们肯定要感叹,啊!主播真的是善解人意啊!但到了简大胆身上——”

    “简大胆:小爷想蹭个任务.jpg”

    观众们虽然嘴上笑着,但见到简云台脸上正色的表情,他们也有些疑虑。

    也许不仅仅只是完成支线任务?

    也许简云台是真心想帮忙。

    没有人知道简云台的想法,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对视许久后,崔煜微微颔首。

    随即将勾魂笔递到了简云台手上,简云台根本就不会用毛笔。

    他有样学样,学着崔煜拿笔的姿势,只感觉手中一只笔如重千斤。

    送人往生,再续前缘。

    这种重大的责任真正交付到自己身上时,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退却。正当简云台心中迟疑时,手臂突然被稳稳抬起,崔煜抬掌握上他的手,从后方虚虚环抱他——

    “……!”简云台心中一震。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耳侧都是崔煜呼吸时带来的温热,脖颈痒痒的。他正要缩回手,崔煜却紧握按下。

    就着这个姿势,落下第一笔。

    笔走龙蛇,顺滑无比。

    ‘阎’字写成。

    霎时间风华流转,碧海掀起巨大的波涛,鬼差们纷纷惊愕看向亭中。

    阴官法宝轻易不能让外人使用,勾魂笔从入地府以来,只有崔煜一人触碰过。

    眼下又多了第二人——简云台。

    再一看。

    亭前犹如水镜一般,从碧海深处浮现诸多纯白光晕,入抽丝剥茧般逆海而上。这些光晕愈来愈多,团聚到一起愈来愈大,不一会就形成浩然之势,天际隐现金光。

    简云台抬头看天际处的金光,声线猛地发紧:“天上那些是什么?”

    崔煜并未抬眸,微微垂眼看向生死簿,道:“天庭诸仙。”

    “他们来送晨君一程吗?”

    “不。他们只想看我能不能做到。”

    话音落下,第二笔——

    简云台手上根本就没有使劲,都是崔煜在动。

    他只感觉手腕被人牵引着,崔煜的掌心是冰凉的,简云台却手背温热。

    冷与热交叠一处,第三笔写成。

    倏然间眼前大亮,天际处金光更甚之前。狂风卷过生死海,幽魂们恐惧地潜入海底最深处,惧怕凝视亭中。

    天庭诸位仙人驻足在云层之上,唏嘘着面面相觑。

    “没想到眨眼间都一千年过去了,崔煜这次竟然终于放下了心结?”

    “也好,也好。”

    “晨君往生,此景罕见啊!”

    崔煜执着简云台的手,提笔。

    勾魂笔尖微动,移到生死簿上另一个名字前——那是月□□字。

    这一次却长久没有动作。

    天庭诸仙怀疑地探身向下看,亭外鬼差们又是激动又是担忧。

    所有人都知道崔煜弑母,他放的下晨君,能放的下月神吗?

    那是他此生最黑暗的一段经历。

    想要放下,难如登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际边的金光聚集地愈来愈多,不少仙者都无奈叹息:“若是只能送晨君一人往生,实在是——”

    话都没说完,亭中又有异变。

    简云台偏头看了眼崔煜。

    这个时候他们的距离是极度接近的,呼吸交错间,仿佛都能看见崔煜羽睫颤动时,那双浅色眸子里的滞然。

    “……”简云台狠狠一抿唇,猛地压下勾魂笔,眉间隐现决然。

    若是崔煜不敢,他就替崔煜做。

    在崔煜更加滞然的凝视中,简云台看向生死簿的眼神十分坚定。

    他的字体和崔煜完全不一样,后者笔走龙蛇草字连篇,简云台的字体却娟秀清丽很好辨认。他每每写下一笔生死簿上的黑字就随之变换形貌,变成了另一种字体。

    几秒过去。

    ‘崔’字写完。

    简云台皱眉看着‘崔’之后的那两个字,罕见的犯了难——他也想帮崔煜啊!但这两个字他是真的辨认不出来。

    乱猜又怕写错了。

    崔煜轻笑一声,眸中阴霾缓缓散去,握着简云台的手书写下后两个字。

    月□□讳写成。

    提笔。

    这一瞬间,又有无数白光从地底抽出。比起晨君所代表的日光,月神的月光则要更加的温柔,如春风拂面般柔和。

    两种光芒交织在一处,不分彼此。像小船儿轻轻晃动双桨,光晕在海面上轻跳着辗转,又像双人舞般缠绵悱恻。

    最后共同涌进生死簿中,简云台就站在崔煜身前,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两束光在他们身边环绕数秒后,才入轮回。

    晨君月神……这是在祝福他们吗?

    “恭祝晨君往生!”

    “恭祝月神往生!”

    亭外跪倒一大片鬼差,众多鬼差纷纷齐呼出声,已然热泪盈眶。

    当年崔煜被判罪时牵连晨月峦数人,无论仙籍大小,尽数打入地府。眼下这群鬼差中就有不少晨月峦当值过的小仙。

    他们受晨君庇佑,亦受月神照拂。

    两位上仙当年经历过如此惨痛的误会,耽搁千年之久终于能再续前缘,鬼差们纷纷替这两个人感到激动与高兴。

    许久后,天边金光才缓慢消失。

    “看来崔煜真的放下了,不再蹉跎。”

    “如此甚好啊。”

    就像天庭诸位仙人所说的那般,崔煜这一次是真的放下了。

    重担一夕之间被卸掉,从前他容颜矜贵却不苟言笑,一幅冷淡疏离的模样。然而现在的崔煜却悄悄地多了许多笑容。

    退后两步看向简云台,崔煜眉眼带笑正要说话,却突然微微一愣。

    “怎么了?”

    简云台连忙松开紧皱的眉头,转头时强笑着说:“没怎么啊。”

    说完后他又抿唇看向生死簿,与手中的勾魂笔,还是忍不住沉下脸色来。

    怎么回事?

    为什么支线任务三没有提醒完成?!

    不可能啊。

    他刚刚明明使用了勾魂笔与生死簿,难道与崔煜共用,就不算使用吗?

    应该不至于。

    简云台脑子转的非常快,立即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禁谈秘宝并非这两样法宝,崔煜难不成还有其他法宝?

    “你是不是有个银锁链?”简云台立即转眸看向崔煜,如果不是勾魂笔与生死簿的话,简云台有且只能想到银锁链了。

    当年崔煜出生的时候,月神将银锁链赠给崔煜,算作本命法宝。

    对,可能是银锁链!

    “是有……”崔煜偏眸想了想。

    简云台眼睛一亮。

    哪知道心中刚扬起斗志,转眼浑身劲就被崔煜一句话打消的干干净净。

    “母亲仙去后,银锁链已损毁。”

    “损毁是什么意思?一点断锁链都没有留下来吗,废宝那种?”

    “没有。”

    “…………”

    简云台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哑然许久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

    “我想不通啊啊啊啊,当时确实是提起勾魂笔和生死簿后,支线任务三被触发啊。”

    “我以为至少是这两个法宝其中之一,结果居然一个都不是。银锁链还损毁了,崔煜还有什么法宝啊?”

    “没有了啊!应该就这三个!”

    午饭时,简云台比平时都少吃十几碗饭,看着满桌菜色一点食欲也没有。

    要不是为了养红莲宝宝,他连饭都不想吃了,只想把自己关到房间里自闭。

    虽然一直强撑起精神来应对崔煜,但简云台心中焦灼,实在笑不出来。

    距离副本重启已经过去三天了,整个副本的推进进度最快的人,也就推完了阴官第二禁,迟迟无法触发第三禁。

    这说明第三禁很难啊。

    现在简云台连第三禁的边都没有摸到,直接被卡在了第二禁上。

    再过三天,副本又要重启。

    现实世界里估计有不少主播都通关回宿舍躺着了,他却还在这里焦头烂额。要是再重启,说不定那些进a级b级副本的主播都能通关了。

    更有甚者,没准人家要第二次进副本了,简云台还是没能出来。

    越想越自闭。

    食不知味的吃完午饭,在崔煜担忧的注视下,简云台神色如常地离开。

    他习惯了隐藏真正情绪,所以这份焦灼其实表现得不是特别明显,没有任何人发现不对劲。

    鬼差们讨论的是另一件事:

    “小简大人今天少吃了好多饭啊!”

    “他是不是心情不好呀?听说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下去。”

    “不会吧。我看他刚刚吃饭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的呀,不像心情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