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61章 阎王娶亲38
    阴律司气氛凝重, 静得出奇。所有命官垂头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崔煜至始至终坐在堂上,也没有出声。

    阎王怒骂许久, 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无力, 崔煜根本就不理会他。

    良久后,阎王深吸一口气, 强行压下心中的嫉恨,说:“你将生死簿交出来, 我就不找你的麻烦。”

    “生死簿是我法宝, 轻易不能交给外人。”崔煜还是这么一句话。

    ——外人。

    命官与鬼差们虽面上都没有什么反应,但心里都在暗暗摇头唏嘘。

    曾几何时, 阎罗与崔煜像是天庭中的一对璀璨名宝, 日月结合所孕育出的双生子,感情深重到羡煞旁人。如今那些岁月像是蒙上了一层灰烬,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 那段兄友弟恭的岁月竟然真实存在过。

    现在这两人从至亲兄弟变得如陌生人一般——不,他们甚至可以说是仇人。

    阎王的面色也十分不好看, 似乎被‘外人’两个字梗了一下, 才愤怒开口说:“你当初杀衍香, 现在难不成是心虚了?”

    崔煜漠然道:“衍香是父亲所杀。”

    阎王立即冷笑一声,“谁杀的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拿到生死簿, 你要是执意扣押衍香的余魂,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殿内气氛顿时更加沉重。

    崔煜与阎罗都是地府里头号大人物,现在这两个大人物争执冲突,不少人都忍不住想起来千年前天罚降下的惨状。

    当年的那场浩劫牵连了无数地府官员,要是这两个人再引下天罚……

    命官们打了颤,眼前纷纷一黑。

    好在阎王虽怒气冲冲, 崔煜却理智尚在,平静又有条理地说:“我已经与你说过很多次。被贬谪入地府时,我就翻阅过生死簿,生死簿上无衍香名讳。”

    顿了顿,崔煜俯视着阎王,道:“衍香已经身死魂消,给你生死簿也无用。”

    阎王根本就不相信他,脸上的神情几端变换,正要出声嘲讽。崔煜就像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一般,抬手唤来生死簿,挥手间——一道刺目光晕又上向下极速掠去,刮起一阵狂风,所有人衣摆骤然升起。

    眼见着那光晕冲自己砸来,阎王心头一震,下意识退后几步,抬手挡在脸前。然而几秒后,殿内无事发生。

    阎王缓慢放下手臂,脸上青白交加。

    “…………”

    生死簿就停在他脸前几寸处,散发着耀眼的荧光,将整个阴律司大殿照得分毫毕现。它没有砸上来,却比直接砸上来更让阎王感到震怒,像是被狠狠羞辱了一般。

    放在往常,他估计已经开口骂崔煜了,但现在衍香的才是重中之重。

    阎王伸手探向生死簿,从索引处直接翻到天庭小仙的行列。他的手指发颤,几乎是浑身颤抖看着生死簿上的字迹。

    哗啦——

    哗啦——

    殿内一时间只剩下翻书声。

    瑶池仙众,无衍香。

    南天门仙众,无衍香。

    晨月峦仙众,无衍香。

    这个时候阎王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他像是不敢相信,甚至翻到了妖仙边界仙众,最后翻到了散仙仙众。

    都没有衍香的名讳。

    怎么会这样?!

    阎王看向四周的命官们,这些人的视线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一般。阎王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可笑,可他依旧不放弃,这一次直接翻到了人世间,寻找衍香的踪迹。

    许久后,他愣愣抬起头来。

    崔煜浅色的瞳孔中不含一丝感情,端坐在堂上,眸中既无悲又无喜。像是一个真正的神祇俯瞰众生。对比之下,阎王感觉自己像一个跳梁小丑,心中更加愤恨。

    “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你有什么气冲着我来啊!拿衍香撒气做什么,衍香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你将衍香的余魂弄到哪里去了?崔煜,父亲和母亲逝去,你可以怪我,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能去怪衍香啊!”

    质问声,一声接一声。

    三言两语间仿佛直接给崔煜定下了罪名,命官们面面相觑,都对这份陈年过往有一丝好奇,议论声不止:

    “当年那位香灰小仙,难不成真是崔判官所杀吗?”

    “有可能。崔判官不是一直对月神的死耿耿于怀嘛,听说月神惨剧发生的那天,晨君还准备娶衍香作妾呢,崔判官怒急之下杀人,倒也不奇怪。”

    “杀了后还将人余魂扣住,崔判官这事情做的有些不地道啊……”

    “……”崔煜面无表情扫视过去,堂下命官们顿时止住议论,躬身低头。

    ——这个眼神好吓人啊!

    果然地府里传言的不错,崔煜不喜有人议论晨君与月神的身后事。

    正当大殿内气氛凝滞到冰点时,外面有传来平稳的脚步声。胖子压低声音焦急说:“诶!你这个进去干嘛啊!”

    众人纷纷回头看。

    人还未进来,声先到。

    清亮的男声噙着一股嘲讽意味,他的每一步落在地板上,都咚、咚、咚重响,仿佛给他的每一句话都落下了一个句号:

    “晨君和月神的死确实要怪你,我都有点意外,你居然自己知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不然怎么有脸在这泼妇骂街?”

    话音落下,少年缓缓提步走入殿内,衣袖随动作翻然扬起,像是早春最靓丽的蝴蝶,翻飞之间格外引人瞩目。

    “…………”

    众人面面相觑,有命官低声问身旁人,“这人是谁?”

    “崔判官的命定之人。”

    众人立即了然。

    这是要给崔判官找场子来了。

    直到此刻,崔煜才有了反应,抬眸时瞳孔微闪。自简云台步入殿内以后,他的视线就一直牢牢黏在简云台的身上。

    众人瞩目之下,简云台看向面色青白的阎王,微微挑唇一笑十分和善,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淬了毒一般:“你不就是不愿意相信衍香身死魂消么,非得找一个理由来给自己编制谎言。为难无关人,有意思吗?”

    阎王眉头紧锁,说:“崔煜怎么能算无关人,他是……”

    话都还没有说完,简云台一针见血道:“衍香已经死了,你要是真心爱她,就不该在这里乱寻仇来感动自己。你去求神啊,你去拜佛啊,这点都做不到么?”

    “…………”阎罗僵硬许久,气得胸膛中气血翻涌,嘶声说:“神佛贬谪我下地府。他们怎么可能帮我,他们巴不得看我的笑话!”

    “所以当年天罚降下,你作为始作俑者之一,以及地府的阎王。你什么也没有做,将这个烂摊子直接扔给了崔判官。要不是崔判官去南天门向佛求下魂契录——”简云台看他的视线已经有些嫌恶了,寒声说:“没担当就直接说没担当。拉不下面子来,那你就直接说拉不面子。不要有事没事儿都找崔煜,也就崔煜脾气好,换了我……”

    后来的话简云台没有说出口,只是从喉咙里哼笑一声,十分轻蔑的模样。

    哐当——

    有人失手打翻了案几上的茶杯,杯盖掉落到地上,原地倒旋着,发出一连串的框框声音。除了这声响,整个大殿像是死了一般,所有人紧紧闭嘴专心致志看地面。

    “我靠,这小嘴叭叭的。”贺庆州整个人都贴在大殿门上,竖着耳朵吃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简云台这么会骂人。阎王都被他骂得一声不吭,这也太牛逼了。”

    他身侧,鬼差们十分为难,几乎是心肌梗塞地看着面前这十几二十人,纷纷紧贴宫殿大门,像是壁画一般姿势各异。

    胖子也在其中,‘嘿嘿’笑了一声说:“简大胆骂过你,你都不记得啦?”

    “啊,啥时候?”

    “冰山地狱里。他问你是不是靠着签到打卡,才混进直播组的。”

    “……”

    贺庆州讶异几秒钟,这才了然,“我就说他这阴阳怪气的口气,我怎么这么熟悉。”

    原来以前自己也被阴阳怪气过。

    回想一下当时的心情,贺庆州脸一抽搐,心里突然有些同情阎王。

    ——没事惹简云台干嘛,吵架又吵不过,最后还不是自己生闷气呀。

    众人还扒在殿门上偷听时,门突然‘吱呀’一声朝里开去。玩家们就像叠罗汉一般,蹭蹭蹭直往里窜。

    阎王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们。

    “…………”殿外气氛一时十分尴尬。

    就在玩家们不知所措时,阎王怒哼一声甩袖离去。走出一段距离后,他才停下脚步,问身旁的十殿小鬼:“你觉得崔煜会扣衍香余魂吗?”

    “……”十殿小鬼面露惊恐。

    这种死亡问题干什么问他啊啊啊啊!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僵硬了会儿,见阎王还在看着自己,十殿小鬼只得硬着头皮说:“回大人,属下认为……崔判官性情高洁,不是那样的人。”

    阎王眉头一皱,“……是吗?”

    如果不是崔煜扣押了衍香的余魂,那衍香……该不会真的已经身死魂消了吧?

    想到这里,阎王面色一白。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

    顿足良久,他又问:“早上你说崔煜叫人备车,准备明日去箜洞,此话当真?”

    十殿小鬼答:“当真。”

    阎罗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回头看了眼阴律司的方向,眼神像毒蛇一般。

    崔煜定是想将软肋展现给命定之人看,这两人已经互相信任到这种地步了吗?

    凭什么?

    凭什么崔煜可以获得幸福?他却只能在未来的岁月里,日日思念衍香。

    “派人盯着崔煜。再叫底下人提前备好鬼车,明日他一出发,速速来告知我。”

    十殿小鬼一惊,谨慎开口问:“大人,您是想……?”

    不等他话说完,阎王已经大跨步离去,眉眼中聚集越来越多的阴郁与偏执。一如月神当年,崔煜的性格像极了晨君,外貌却三分像月神。而他,他是反过来的。

    他只会比月神更加偏执。

    ※※※

    吃完午饭以后,直播间的观众们还是止不住躁动,纷纷兴奋不已:

    “哈哈哈哈爽死我了!你们有没有看见阎罗离开时的表情,笑不活了哈哈哈哈,简大胆这张嘴句句往人心窝上戳。”

    “我估计当时阎罗杀了简云台的心都有了,但是崔煜在场,他不敢hhhhhhh”

    “简大胆和崔煜,这两人一个管打一个管骂,把阎王收拾的服服帖帖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