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62章 阎王娶亲39
    第二天一大早, 就有许多观众早早地蹲守在直播间,“来了来了!”

    “救命,我都有点不敢看了。”

    “刀悬在头顶上悬一整天了, 今天终于要落下来了吗?害怕.jpg”

    偏殿中气氛凝滞, 比起昨天,今天殿内玩家数量再次砍半。如今这里面只剩下三四十位玩家, 其中大半都是主播。

    胖子因魂契值太低,来都没来。

    鱼星草凑近说:“已经打听过了, 这次没有人完成主线任务。但今晚的阎王娶亲照旧, 听老玩家们说,这种情况还是挺常见的, 他们就当聚在一起吃顿饭。”

    “我晚上去不了。”简云台说。

    贺庆州也加入了谈话, 闻言愣愣说:“你晚上要干啥啊?”

    简云台垂目说:“去闯第三禁。”

    “……”贺庆州‘嘶’了一声,也没说其他的,只是拍了拍简云台的肩膀, 说:“放心。这个副本你救过我那俩室友,等你出副本以后, 我会帮忙照顾陈三现和鱼星草的。”

    鱼星草立即出声:“我不需要你照顾。”

    贺庆州装作没有听见, 视线还是凝在简云台身上, “你已经决定好了吗?”

    “嗯。”简云台点头,没有迟疑。

    直播间观众焦虑了一整个晚上, 就连大半夜的时候公屏还在吵架,争论简云台会不会背弃崔煜,现在算是官方盖章了。

    不少观众当即脸色刷白。

    “我就知道简大胆肯定会这样选择,他不想一辈子待在这个副本里。”

    “天啊,崔煜可怎么办……”

    “这事儿真的无解,就算简大胆这一次不背弃崔煜, 那又能怎么样?现在主线就是不通啊,只能走支线,就算再循环一次也会碰到禁谈软肋,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这是正确的选择。但真正看到了还是觉得难受……唉,所以都说不要对npc动感情,一旦动了感情准没好事。不知道简大胆有没有动感情,但我是狠狠爱上崔煜了。”

    “我也是呜呜呜……我都没办法想象崔煜待会的心情,感觉和撕心裂肺也没差别了。”

    午时,阴律司办公结束。

    在众多观众复杂的视线中,崔煜从堂前步来,周身环绕着灿漫的光晕。

    迎光走来,他站到了简云台身前。

    微微勾了下唇,崔煜眸光温柔得仿佛浸入皎洁月色一般,“你在等我么?”

    “嗯……”简云台镇定点头。

    崔煜便笑了,温声道:“若是我知道你在等我,早该遣散命官的。”

    他身后的鬼差们纷纷汗颜。

    千年以来,崔煜都是人神勿近的冷淡仙人,即便被贬谪入地府,他也能维持多年前做上仙时的气质。然而这短短几天时间,鬼差们算是彻底识清他们的崔判官了。

    这恐怕就是陷入幸福的模样。

    在玩家们宛如送壮士的钦佩眼神中,简云台眉头紧锁,随崔煜向外走去。

    ……

    ……

    箜洞,乃地府第一大禁地。

    传闻崔煜上仙遭受贬谪之后,又引下天罚。神佛为了处罚他,亦或者说为了压制他,将天庭中整个晨月宫都搬了下来。

    说是禁地,外人自然不得入内。

    守禁地的鬼差足足几百号人,他们早就听闻今日崔煜要来,惊奇不已。

    “千年来崔判官从未踏足此地,更别提还带着一个外人来了!”

    “嘁,别瞎说。小简大人是崔判官的命定之人,他可不是什么外人。”

    “其实守这么多年禁地,我还真有点好奇。这不就是一座普通宫殿嘛,为什么会被划分为地府第一大禁地呀?”

    “听说晨月宫当年的禁制还在呢,只有崔判官能进去。咱们守着也等于白守,若是无他相领,别人也进不去。”

    “就连阎王也不能吗?”

    “当然不能啦,会死的!当年神佛将晨月宫牵引下地府时,就特意说过,此处禁地专为崔判官度情劫所设。其余人就算用秘宝强行进去,也会受到万蚁噬魂之痛。”

    闻言,鬼差们更加惊愕。

    “崔判官居然还没过情劫呢?”

    “过不过都无所谓了,各种劫难为升仙阶所设,崔判官已经不是仙人啦。”

    对话时,远方有呼啸声传来,遥遥就能看见诸多鬼火张牙舞爪状。一辆鬼车疾驰而来,堪堪停在众多鬼差面前。

    ‘刺啦’一声,鬼差们不敢再谈论,纷纷躬身相迎,将头埋得很低很低。

    其中还是有不少好奇心旺盛的小鬼,混在人群里偷偷抬眼看。

    嗒嗒——

    一只黑靴踏出鬼车,紧接着就是如瀑般华美的白发,随光流淌下。不少鬼差还是第一次看见崔煜的正貌,不由当场呆滞。

    从前远远看去,关注点都在那满头白发上,听说这是月神的传承。然而今日侥幸凑近了看,才发现地府里赫赫有名的崔煜崔判官,竟是如此的仙人之姿!

    这是言语无法描述的——

    只是一眼就会觉得,这是自己穷尽一生都无法靠近半步的人。

    这样的崔判官,居然会动情?

    想起近日地府中诸多传闻,鬼差们面面相觑,眼神里都有些不可置信。

    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让这样如皎月般的仙人坠入凡尘,动心忍性?

    更多的鬼差悄悄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看向鬼车,眼神里满是好奇与期待。

    崔煜端正站在车辕边,手掌抬起,不一会儿,其上就搭上了一只素白的手。

    那只手白的透亮,冷白肤色下都能看见淡淡的青色血管,在日光下犹如镶冷钻般。少年掀前袍,翻身一跃而下。

    尘土纷纷而起。

    这样近的距离,能看见他锐利眉峰下一双含笑的眼。明明他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那双眼就好像装进了整个岁月与银河般,让人见之惊艳,忍不住久久呆看。

    如果说崔煜是让人觉得穷其一生无法靠近半步的那种人。那么简云台就是那种让人觉得,也许耗费千辛万苦伤得遍体鳞伤能够靠近,却绝对无法留住他。

    仿佛注定只能成为他生命中的过客,而后在未来无尽的岁月中缅怀这段惊艳时光。

    “我自己能下车。”简云台自动无视了周边眼神各异的鬼差们,无奈说:“不用扶。”

    崔煜淡笑道:“走吧。”

    “……”简云台叹了口气后,只能跟上。

    崔煜什么都好,就是在这种小事上太面面俱到了。下车、吃饭、上车……种种种种,都过于照顾疼惜他了。

    就好像怕他会摔着饿着一样。

    一方面简云台从小到大糙习惯了,根本不习惯总是被人照顾。二方面,自己能行的事,他绝对不想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然而说了崔煜无数次,这人次次都是淡笑着应是,转头就又不自觉来照顾他。

    就是这种小事累加起来,简云台的心理防线一步步往下降,降到现在他只是口头提醒一句,实在拿崔煜没办法。

    两人进殿后许久。

    原地呆滞的鬼差们这才回神:

    “我好像明白崔判官为何会动情了……”

    “不愧是魂契录钦点出来的命定之人啊!崔判官与小简大人好相配!”

    “地府中不是传言崔判官冷情冷性嘛,看他方才扶小简大人的时候,一点也不冷淡啊。看来传言果然只是传言。”

    “你怎么不看看他对我们的态度。”

    “……你说得对。小简大人方才下车时还数落了崔判官,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啊!”

    上一次还是入梦时来过晨月宫。

    当时脚踩浮云,总觉得没有实感,这一次脚踏实地,又觉得仿佛在梦境里。

    随崔煜入内。

    宫殿里的摆设一如千年以前,没有丝毫变化,就连殿内被摔落的酒杯都保持原状。抬眼看去,被掀翻的案几、被扯落的轻纱,以及角落中暗暗盘根错节的蜘蛛网。

    “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人打扫过这里吗?”简云台侧眸,疑惑问道。

    崔煜的语气平淡:“已无人住。”

    简云台不能苟同,说:“怎么讲这也是你曾经的家啊,没有人住也是家。”

    “你很在意家这个字?”崔煜果然细心,三言两句就能一针见血。

    简云台猛地扬起眉尾,干咳数声才说:“算是吧。我这个人比较恋家。”

    崔煜说:“你若想家了,过几天我带你回门看看?若是实在想,我可迁宫至汕都。”

    “……”汕都是哪儿???

    简云台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汕都应该是副本给他的人设背景。

    他第一个家在贱民区孤儿院,第二个家在汕都、呸!在直播组宿舍楼。就算想回家躺尸,那也不是去汕都躺尸啊。

    简云台立即说:“不用了。我漂泊习惯了,睡在哪里、哪里就是我家。”

    崔煜笑了笑,又语气郑重说:“以后不必再漂泊,我可以当你的避风港湾。你想在哪里安家,我就在哪里为你平地起楼阁。”

    “……”

    这话要是在现实世界里说,简云台肯定会疯狂点头,当场从直播组退役。但这里是副本世界,于是他只是笑了笑,故意扯开话题,“这话你对多少人说过?”

    崔煜愣了一愣,哑然失笑。

    走了几步才满眼委屈之意道:“这真是我受过最大的冤屈了。当年在南天门求魂契录之时,都没这样的酸楚悲怆。”

    简云台‘噗嗤’一声,被他给逗笑了。

    直播间观众宛如头顶悬着柄大刀,还伸着脖子在刀口舔糖吃:

    “呜呜呜呜你们不要往里走了!就在门口聊天吧,聊一辈子我也会看!”

    “好害怕一语成谶啊……这里曾经发生过崔煜记事以来最黑暗的事情,那就是月神自尽。我感觉马上又要有更黑暗的事情发生了。”

    “???姐妹你干嘛要刀我们!”

    “简大胆到底怎么想的啊,好想扒开他的脑袋看看。他居然还能谈笑风生,一点都不慌,要是我这段路我肯定边哭边走。”

    “热知识,简大胆在第一个副本里将敌人堵在丧尸潮里的时候,也谈笑风生。”

    “淦啊,果然降安组都是狠人。简大胆就算现在转到招安组,那他曾经也是降安的一份子。笑脸屠人根本就不在话下。”

    一开始副本里的两人还在闲聊,越深入晨月宫,气氛越凝滞。

    到后来崔煜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脸色发白额间隐现虚汗,‘咚咚咚’——每一步仿佛都狠狠踩踏在他的心尖上,将那些往日旧疤痕一点一点撕裂开来,鲜血淋漓。

    穿过这条长廊。

    廊壁上还镶嵌着当年的烛台,如今烛火早已熄灭,烛油化作狰狞的形状。窗外日光映照进来,将烛油的阴影又映照在墙壁上,仿佛每走一步,都在被新的怪物所吞噬。

    明明这里光照鲜亮,恢宏又壮观,却总是让人感觉,自己在一个坟墓里行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