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64章 阎王娶亲41(含8K评论加更)
    简云台从来没有见过崔煜露出这样的表情——被他的绝情所摧残的脆弱感袅袅环绕, 垂眸时唇畔处猩红的血,眼尾一滴泪……种种,眼神中尽是饱受凌虐后的支离破碎。

    这声声不甘的质问, 仿佛伴随着血与泪被人无情地摔入泥土中。

    “…………”宫殿前一片死寂。

    鬼差们颤颤巍巍跪在地上, 像是有一只无形大手掐着了他们的喉咙。这份缄默让所有人都觉得窒息,更不敢抬头看。

    简云台沉默的时间越长, 崔煜愈发悲戚,他像是不愿相信地含泪摇头。

    “血未融定是有其他原因。”染血的唇角僵硬勾起, 明明崔煜是笑着的, 但周身却环绕着一种血淋淋的破碎感。

    他声音嘶哑,一遍又一遍的强调说:“我只信你。你来说, 你只要说了, 我就信。”

    “……”简云台脸色苍白,微微启唇。

    崔煜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浅色的瞳孔中满是期许之色。就好像一句话便能将他抬上云端, 又能叫他坠入深渊。

    然而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很快他心底的期许被击得粉碎, 整颗心猛地坠入深渊, 在冰层最低端承受彻骨寒冷。

    眼前一片模糊, 崔煜重伤又泣泪,恍惚中都看不清简云台的表情, 但后者的话还是被冷风送到了他的耳边。

    “我不想骗你。”

    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给他判了死刑。

    “?说好的神仙爱情呢?”直播间新进观众和老观众已经哭傻了:“怎么这么虐啊!”

    “所以热搜词条是故意反话骗我进来的嘛!白发大美人这个共情感绝了,我一看他哭,我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哭呜呜呜呜呜……”

    “其实不想骗更能说明简大胆动真感情了,没动感情的话他才会胡扯骗人。详情参考这个副本一开始的时候, 简大胆在崔煜面前十句话里,九句都是胡编乱造。”

    “眼前一黑。我就知道磕npc和玩家的cp注定没有好结果,怎么就不信邪呢!”

    “简大胆马上要出副本了,呜呜呜呜你就骗骗崔煜吧,说假话都好过说真话啊!要不然崔煜余生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呀555555”

    簌簌——

    破碎的心头血顺风而起,倏然飞向阎罗。在他的左掌心中盘旋着。

    又有一道光芒从远处冲天而起,魂契录降临在阎罗的右掌心中。

    “我给你一个选择。”阎罗看着简云台,脸上的笑意缓缓加深。他每说一句话,周边的鬼差们眼底的惊愕就要增加一分,“若是我当即毁去这心头血,崔煜会死。怎么说也是兄弟一场,我又怎会忍心眼睁睁看着我的亲弟弟死去呢?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

    简云台面色凝重看着阎罗,又回头看了一眼崔煜,只能从他染血的唇畔中依稀辨别出两个字:“不要。”

    不等简云台有所反应,阎罗似乎不想给这两人交流的机会,语速极快道:“简云台!你现在过来,同我共改魂契录。我便放崔煜一马,你若是不过来……”

    说罢,他猛地收紧五指。

    心头血盘旋的速度陡然加快,像是底下架着火把在烤一般,速速升腾起血气。与此同时,崔煜像是无端遭受极其痛苦的折磨,喉咙底陡然暴出非人般的惨呻。

    简云台面色猛变:“阎罗,停下!”

    阎罗果然松开了五指,笑容满面说:“怎么样,想好了没有?你和崔煜之间的事儿我不感兴趣,我也不想知道你有没有对他动心。我只知道他确实爱惨了你,这就够了。”

    偏头看了眼崔煜,阎罗的眼底积蓄起怒意,眼睛赤红笑道:“崔煜啊崔煜,当年你杀衍香的时候,可曾考虑过我?你没有考虑过!所以现在我也要让你尝尝这种痛失挚爱的滋味。我要你亲眼看着我,娶你最爱的人,抢走属于你的天定姻缘!”

    “……”

    “……”

    一片缄默。

    崔煜的视线至始至终都凝结在简云台的背影上。心头血被松开后,总算能有余力喘息,他艰难地撑起身摇摇晃晃走向结界的边缘,过程中重重摔倒了好些次。

    这个位置,只要简云台一回头便能看见他,但简云台一直都未曾回头看他一眼。

    “…………”

    呼哧呼哧拖长了的风响声,明明身处旧日仙宫,众人却宛如在一座庞大的墓地般,天是黑的,地是黑的。

    就连人的心,同样也是黑的。

    直播间的观众们看见这一幕,纷纷哭得眼睛发肿,焦切不已:

    “衍香不是崔煜杀的啊!阎罗这个瘟人,说什么他都不相信,自己得不到幸福就要毁掉崔煜的幸福。这不就和小时候去仙典一样嘛?知道自己比崔煜笨,就先将崔煜的灵花种子换成石头,这样崔煜就比他慢了。”

    “所以说从小时候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品性了,劣根,这是从小就劣根啊!”

    “呜呜呜呜呜我看不得崔煜大美人浑身染血、眸中含泪的模样。天啊,上一次月神死的时候,他都没哭得这么让我心碎。”

    “简云台算我求求你了啊啊啊啊,求求你回头看他一眼,你马上就要通关了啊!没有动心我可以理解,毕竟身份有别。不想骗崔煜我也可以理解,毕竟换我我也不忍心。但你就不能回头看他一眼吗?对崔煜来讲,你这一走就是生离死别啊呜呜呜呜!”

    在观众们焦急催促的时候,简云台的意识却已经凌驾到更高的层面。

    从那一句‘我不想骗你’开始,到现在的说什么也不理会崔煜。他虽然心中也有些不忍心,但只能硬着头皮强逼着自己做这些。

    耳边接连响起副本背景音:

    来不及了,得快一点!

    简云台心跳极其剧烈,‘咚咚咚’声响犹如惊雷般骤然响彻在耳边。

    就这样通关,他不能接受。

    此行的最大目标政统之子孙玢还没有救出来,他的室友、同僚全都被迫被困在副本中,还有崔煜……崔煜也会永生永世被关在暗黑不见天日的晨月宫中,才刚替他‘踏平’年幼时的阴影,自己就又成为下一个施虐者。

    若是甩脱这些一个人潇洒地离开副本,简云台认为这不叫通关。

    这叫被副本击败,之后狼狈逃窜。

    那多出的63天生存时间可以放弃吗?

    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简云台可以为崔煜放弃完成支线任务的机会,那他也可以为崔煜放弃这63天。千金散尽还复来,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自己的心。

    而他的心意很明显——

    循环,必须再要循环一次。

    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将崔煜推向深渊,还是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

    在这种已经快要通关的情况下,如何才能主动进入副本的循环之中?

    简云台大脑飞速旋转,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心跳也越来越快。

    想想,快想想!

    马上就要来不及了!

    ※※※

    阎王主殿中,大家已经顾不上吃饭了,全都聚拢在殿外,看着远处冲天而起的光。

    “靠,那是什么东西?!”

    “是魂契录,只有魂契录才会有这么大的架势。我刚刚看见十殿小鬼全往那个方向去了,估计阎罗也去了那边。”

    “那里是哪儿?”

    贺庆州直接抓了一个鬼差问。

    鬼差脸色已经煞白,木愣愣盯着远处,喃喃道:“那是箜洞啊!”

    箜洞?

    简云台曾经提起过箜洞,说那里就是崔煜的软肋,那他一定也在那里!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玩家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想起上周目的惨状。所有人差点不能进入副本循环。

    比起上一次,惊恐更甚从前。

    至少上一次还能在现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一次直接就被大佬扔到了暴风中心之外的地方,他们只能恐惧地胡乱猜测。

    “崔煜不会又逼宫了吧?”

    “阎王会不会死,他要是死了,咱们会怎么样?我还不想死啊!”

    “别瞎说,简云台他是直播组的人,直播组背靠联盟,不可能放弃咱们普通人的。”

    窃窃私语声中,玩家们似乎坚持认为简云台不可能做得太过分。只有主播们面色惨白,两两对视间眼神里尽是惨淡。

    有一名主播当即坐到了地上,痛苦呻/吟道:“啊啊啊啊完了!我早就听说简云台这次也会在这个副本,提前托人问过了。他的精神状况极度不稳定,罪行评级很高!”

    “???”众多玩家呆滞。

    罪行评级——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说法,通常只会用于降安组的人身上。而精神状况更是闻所未闻,直播组的入门要求之一就是精神状况必须极其稳定啊!

    怎么会这样?!

    在大家惊恐的视线中,终于有主播忍不住提醒:“我早就想跟你们说了,你们在副本里困了两三个月,不了解情况。简云台是上个月从降安组转到招安组来的。”

    “是的没有错,降安组,就是你们想的那个降安组。”在众多玩家惊恐的视线中,另一名主播苦笑着,摇头说:“告诉你们一件更恐怖的事情。降安组中比较出名的那几个你们知道吧?例如白河城导弹恐怖袭击?”

    “……”鱼星草脸色一僵,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垂下眼时脸上血色尽失。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状况,大家纷纷着急追问:

    “半年前才发生的事情,当然知道了!那件事不是黑客白做的吗?”

    “听说死了数百万人,一座城市瞬间就化为废墟,至今那里还有辐射不能进出。”

    “你突然提起这件事做什么啊?”

    “告诉你们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反正直播组内部已经传开了。”那名主播唏嘘的摇头,眼神里有惊叹亦有忌惮,压低声音说:“黑客白炸毁一座城杀死数百万人,他的罪行评级为b。而简云台,他是a。”

    “……?!!!”

    所有人瞠目结舌,不少玩家纷纷腿软赖到了地上,震惊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不少单知晓简云台从降安组转来的主播们都是惊了一惊,“他到底做了什么?!”

    这属于高级机密,没有人知道。

    那主播摇了摇头,正要说话,胖子终于从座位上缓慢跑过来,他的魂契值太低了,走两步就要喘上一喘。刚靠近就骂出声:“都想死是不是,这个时候还有功夫在背后八卦。还不赶紧过去帮简大胆的忙!”

    “……”有他提醒,众人这才惊醒。

    对哦!不管简云台从前怎么样,至少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主线任务就已经证明了,只有跟着简云台才最有可能通关。

    然而想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他们现在离简云台不说十万八千里吧,这车程至少得一小时,等他们赶到箜洞的时候,黄花菜说不定都能凉了。

    怎么办、怎么办?

    殿内众人焦急到原地打转。

    ……

    ……

    现实世界早已经乱成一团糟。

    降安组别墅区内人来人往,不少研究员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普通人的精神压力在于生存环境、亲人离世,以及无尽的副本折磨。他们属于联盟公职人员,每次进都是进99%生存率的e级副本,虽然不用承担普通人会经历的一切,但他们遭受的精神压力一点儿都不会少。

    就比如说现在。

    滴滴——

    滴滴——

    仪器响声一声快过一声,而后来了一群更高阶级的联盟人员。小助理的姑妈几天前就被安排到一楼等待。

    她已经不具备近距离观察的资格,只能从楼下零星听到众人急促的呼声:

    “心率在上涨,微生律的心率一直在上涨!”

    “生命体征怎么样?”

    “保持平稳!”

    “精神阈值呢?!”

    “正在缓慢上涨!”

    听见‘缓慢’这两个字,一层所有研究员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精神阈值越高,就代表精神状况越不稳定。正常人的精神阈值在20~30之间,情绪格外激动时会飙升到封顶50。

    阎王娶亲副本一周目时,微生律的精神阈值上涨的速度实在是太吓人了。

    最后的最高值是在148左右。

    都是经历过那次阴影笼罩的人,姑妈也不例外,“还好……”

    刚说了两个字,二楼就又传来一声高呼,因语气过于激动,句末甚至都有些变调:“精神阈值上涨速度陡然增加!现在是112!快快快,进入二级警备状态!”

    呜呜呜——

    呜呜呜——

    鸣笛声瞬间被拉响,这声音由远到近,整个降安组都笼罩在一片红光当中。无数装甲车呼啸而来,呼哧呼哧的引擎声从来就没有断过,到最后别墅上都是直升机盘旋。

    发生了什么?!

    就连姑妈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架势,她脸色惨白,震惊看向墙上的投影。

    嗒嗒——

    嗒嗒——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简云台背对着崔煜,正一步一步走向阎罗。

    怎样才能再循环一次?

    那就要在通关以前,让自己的魂契值暴跌,跌到两百以下,即可失去通关资格。

    “不可!!!”身后传来崔煜几近绝望的嘶吼声,简云台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仿佛走在刀尖上一般,从脚底疼到了心尖。

    他心里只会比崔煜更不好受。

    放弃了通关。

    放弃了63天生存时间。

    放弃了下一轮副本任务,若是业绩没有完成,他甚至要放弃灵祟的无条件医治与中心商城部分商品的购买资格。

    他放弃了太多的利益。

    但他一点儿也不后悔,若是有机会重入循环开启三周目,他就算是想尽一切办法也会给崔煜一个相对的好结局。

    还有……

    简云台抬眸看着阎罗,视线中只剩下满满的冰凉,与浓重的杀气。

    好在他没有白放弃这些。

    很快耳边传来电子音:

    “……”

    简云台心神剧震,怎么会降低这么点?他都这样做了,崔煜为何不怪他?!

    仔细想想之前两次魂契值骤降。

    第一次是在偏殿掀开孙玢的衣服,被崔煜撞了个正着。当时还有玩家说漏嘴,“务必要瞒好崔煜!”

    第二次是在堂殿内,孙玢的命官张之言告知他当年崔煜弑母的旧事,崔煜怒急惩戒张之言时,简云台的魂契值也骤降。

    这两次无非就是感觉被背叛,或者感觉自己即将被遗弃。

    按理来说,简云台现在走向阎王,即使背弃崔煜又是遗弃崔煜。

    为什么魂契值只下降这么点?

    一直走到了阎王面前,简云台的魂契值依然在200以上。

    再这样下去,他就通关了!

    终于忍受不了,简云台硬着头皮回头看了一眼崔煜,只是一眼他就心头一涩。

    隔着一道薄薄光亮的结界,崔煜眼眶通红,唇下染血宛如洁白瓷器点缀上朵朵红梅。满头白发垂在他的身侧,上面也染上了血,像是一夕之间失去所有光亮般。

    简云台最喜欢崔煜的一点,就是他的头发。身处贱民区,所见之人都朝不保夕发质极差,只有崔煜。

    崔煜的白发是简云台一生中见过最惊艳的发,让他见之就难以忘怀。

    然而此刻,也许是乌云笼罩月色的缘故,那满头华美的白发失去了所有的光泽,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灵魂。

    “你做得很好。”手心被人牵起,再转过头时,就看见阎罗眼眸里满满的得意,还揉了揉他的手指关节,说:“我会好好对你。”

    嘶——

    被他揉过的皮肤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简云台几乎要控制不住眼底的嫌恶。

    但也正是此时此刻。

    他突然明白了!

    在崔煜的眼中,他是为了救崔煜,才来到阎罗的身边,与阎罗共改魂契录啊!

    崔煜怎么可能会怪简云台呢?

    崔煜只会恨阎罗,更恨自己。

    糟了!简云台面色微变。

    怎么能忘记这最重要的一点。

    正当简云台心中焦急之时,副本背景音像是一把利刃一般——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倒计时一声重过一声,简云台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有这么抗拒通关的一天,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恐惧、紧张……更多的是为脑中突然冒出的那个新想法,而兴奋!

    ※※※

    滴滴滴——

    降安组乱成一团,其实这些情况并不罕见,毕竟组里养着一群‘疯批’。

    然而这一次就连招安组都乱成一团。

    小助理大半夜被薅起来,睡眼惺忪又被架上装甲车。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辆装甲车一路绿灯畅通无阻,飞速地将他送到了直播组总部。

    楼里摩肩接踵,人群步履焦急。

    甚至还有人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在直播组总部‘唰’得一下子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