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66章 阎王娶亲43
    嗒嗒——

    阎罗站在溪水边, 牵着‘衍香’疾步向前跑去。喧嚣的风被他踏在脚下,乌黑的夜被他抛在脑后,眼前只剩下豁然开朗的河畔。

    “我们逃出来了!”阎罗站稳身体, 喜出望外道:“没有种出灵花又怎么样?只要你我一条心, 整个天庭就没有人能分开我们!”

    “有人能。”简云台冷淡道。

    阎罗一愣,“不可能!”他下意识左看右看, 只看到了空寂的田野,便疑惑问:“没有人知道我们逃到这里来了。你看——这片星域下只有你我二人, 再也没有第三人。”

    “…………”周边上百名玩家缄默。

    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奇怪了, 明明知道身处幻术之中,眼睛却不断像大脑传递信息, 像是在催眠一般——眼前一切都是真实的。水为真、月为真, 天地皆为真。

    他们仅仅只是无辜地被牵连进幻术中,都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更何况阎罗。

    “这、这到底是什么技能?”

    “是鬼祟的幻术, 一定没有错!”

    “不……恐怕不仅仅是幻术。你见过幻术能迷惑人心智的么。”

    “不是幻术的话,还能是什么?”

    正当所有人感到迷茫的时候, 天边惊现一道流光。有人踏着云层而来, 又倏然降下, ‘锵锵’一声拔剑。

    晨君剑指阎罗,脸上的神态一如当年般怒不可遏, “站住!”

    “父亲。”阎罗整个人惊了一瞬,下意识将衍香往自己身后藏,苦涩道:“衍香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你就成全我们吧。”

    晨君不与他废话,直接挥手扬剑, 一道凶猛的剑光瞬间袭来。

    阎罗大愕:“您居然想杀我?!”

    他脸上的表情苍凉又震惊,像是不敢相信晨君居然真的对他动了杀心。

    阎罗下意识地提剑反刺过去。

    噗呲——

    血溅三尺高。

    就连阎罗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那把剑就直挺挺刺入了晨君的胸膛。晨君的身影渐渐淡去,在阎罗愈发呆滞的目光中,他容颜变换,身形矮下变成了衍香。

    “?!!!”

    阎罗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愣愣向后方看去,哪里还有衍香的影子?只剩一片昏黄荒草被冷风压下,又呼哧呼哧顺风摇摆,隐匿到冰凉的月色中。

    怎么会这样?

    他刚刚杀的人明明是晨君啊!

    晨君怎么会变成了衍香?!

    等等……他刚刚到底杀了谁?

    阎罗头疼欲裂,痛苦地揪紧自己的额边碎发,五指撕扯着头发。在他悲恸的视线中,‘衍香’卧倒在地,目光如泣如诉道:“你为何要杀我?”

    “我没有!”阎罗不可置信地摇头,悲痛地怒喊:“我没有杀你!”

    神情变换之间,他竟猛地跪倒在地,喉咙里发出非人一般的惨叫声。

    “我没有杀你!”

    “不是我……”

    “我、我杀了衍香?”

    而在玩家以及观众们的视角中,简云台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那双猩红的瞳紧盯阎罗,眉心红纹微闪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让人难以直视。

    直播间弹幕惊叹不已:

    “阎罗当年杀死晨君后都没这样过,他也算是体会到千年前本应该体会到的痛苦。”

    “月神死的时候崔煜也是这样痛苦。就算事态重演阎罗估计都死不悔改。但简大胆造了一个和当年不一样的幻境,有一说一他真的是狠狠拿捏了阎罗的软肋。”

    “这样摆布阎罗的情绪,好牛逼啊!我的膝盖已经为老婆跪烂了!!!”

    讨论声中,阎罗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遍布泪水。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到了‘衍香’身边,无助地看着其胸腔上潺潺而出的鲜血,哭道:“我该怎么救你?”

    “救我?”简云台突然弯唇笑了。纤长羽睫缓缓垂下,神祇般冷漠的视线再一次落到了阎罗的脖颈之上。

    每滑过一寸肌肤,都仿佛有毒蛇在其上盘旋,留下掠夺者的标记。

    “你救不了我。”他启唇说。

    不等阎罗有所反应,那句句淬毒般的话语一声高过一声,声声‘砸’到阎罗挺直的背脊之上,将他一点一点地‘砸’弯下腰。

    “阎罗,是你杀了我。”

    “你救不了我。”

    “我死在了你的面前。”

    在众多玩家恐惧又忌惮的凝视下,简云台每一句话的语调都带着奇异的抑扬顿挫。那声调末尾像是能催眠一般,不一会儿,阎罗就已经意志混乱,显然已经崩溃到极致,只能无助哽咽着:“是我杀了衍香……我救不了你……原来竟是我杀了你……”

    “是催眠!”现实世界的招安组种,无数研究员愣愣看着墙上的公屏。

    许久后才有人想起来记录:

    “根据以往提供的信息,第三人格代称为红莲。红莲性情……有待商议。”

    “技能为幻术与催眠。”

    说到这里,研究员罕见地停顿了一下,眼底是满满的惊叹之意。

    幻术与催眠结合在一起,这样的技能实在是太恐怖了。可以直接这样说——妖人灵三祟在这样的技能之前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就连同样拥有精神力技能的鬼祟也够呛。

    还有更恐怖的一点,从副本中看来,简云台很有可能可以同时催眠多人。

    他一个人便能抵一列军队!

    “精神阈值还在增加,岑朋义人呢?”角落处有另一名研究员焦急道:“不是叫人去请岑朋义过来了么,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啊!”

    立即有研究员出去问督察队士兵,没两分钟就脸色苍白地跑回来,结结巴巴说:“岑、岑朋义他被降安组截胡带走了……”

    “什么?!”

    “那我们怎么办啊?”

    面面相觑之间,所有人脸色发青。

    小助理偷偷戳了梁燕一下,小声问:“如果简云台的精神阈值过高,会怎么样啊?”

    梁燕说:“保守估计,杀光全副本。”

    “???”小助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梁燕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又惊恐看向公屏,再一次瑟瑟发抖地抱紧了自己。

    画面又是一转。

    云雾缭绕间,诛仙台之上。

    阎罗被捆仙索紧紧困住,在结界内痛哭失声。小仙们与天兵指指点点间,窃窃私语声不断传入他的耳朵:

    “佛门下香灰小仙被杀,阎罗这一次定会遭受贬谪。”

    “他为什么要杀香灰小仙呀?”

    “得不到,便想要毁掉呗。”

    “我没有……我没有……”阎罗哭的撕心裂肺,不断摇头愤怒吼叫着:“只是误杀。我只是不小心,我当时、我当时看错了。”

    “你还在推卸责任!”晨君踏着光而来,眉间尽是摈弃之色,“阎罗。我为天庭浴血奋战百年,杀尽妖族为天界争光。你却在背后屠杀佛门香灰仙,你可知半分廉耻!”

    阎罗愤怒抬头,吼道:“你生而不养凭什么指责我?从小到大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我一犯错你才教训我。若我不知廉耻,那你不配为人父!”

    周边众多小仙哗然。

    很快月神又踏着月色而来,凄婉道:“我生你养你,可有立场指责你?”

    阎罗愣愣看着她,“母亲……”

    月神叹息道:“你看看你满手的鲜血。”

    阎罗果然低头看去,五指之间净是猩红的血沫。那扑鼻的恶臭味让他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开始哆哆嗦嗦发抖。

    月神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晨君赠你宝剑,盼望你此后胸怀正义、严明大度。这八个字与你半点不相干,你……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顿了顿,她说:“我后悔生下了你。”

    “……”阎罗宛若遭受雷击一般,愣愣看着月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玩家们不解其意,直播间观众却一下子变得振奋起来:

    “靠!月神的性格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当年是阎罗骂她——你不配为人母!”

    “简云台居然连这句话都记得,还原原本本的还给了阎罗。太爽了吧!”

    “好美的一张脸,好狠的一颗心!我喜欢这一款主播,给我继续冲!!!”

    月神似乎已经厌弃了阎罗,微微闪身避开。其后出现一道谪仙般的身影,白发随风扬起,一眼看去便是仙人之姿。

    阎罗一见到他,原本崩溃的心情稍平复下来。就像突然被注入了一股巨大的期盼,他连滚带爬地到了结界边,哭喊道:“崔煜、崔煜!你帮帮我啊!”

    崔煜垂眸问:“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阎罗眼中迸发更大的希望,满怀希冀说:“你不是最聪明了吗?当年我惹到了月老,也是你替我摆平这件事的。你去求求神君,我、我不想遭受贬谪啊!我生来便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怎可流入肮脏地府中?!”

    “那衍香该怎么办?”崔煜的语调不带一丝感情,问:“你杀死了衍香,不应该付出代价么?你不遭受贬谪,谁来替你受过?”

    “我只是误杀!”阎罗愤怒反驳,又痛哭流涕摇头,“我不是故意的……我会寻找衍香的余魂,助她重登仙班。若是我被贬谪,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救衍香了啊!”

    崔煜淡淡说:“我能。”

    “…………”阎罗像是一瞬间就被人扼住了喉咙,脸色一点一点变得惨白。到最后已经没有一点儿血色,半晌没有说话。

    崔煜便又道:“我能助她重登仙班。你还有其他不想遭受贬谪的理由吗?”

    虽然十分不合时宜,但直播间观众还是骤然爆笑出声:

    “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话也太损了点吧。阎罗不想遭受贬谪,疯狂给自己找理由,崔煜他娘的居然直接点出了这一点。”

    “不是崔煜啊哈哈哈哈,你们忘记崔煜大美人上次在阴律司被阎罗说的反驳不了吗?还是简大胆出来替他骂跑了阎罗。现在这话也不是崔煜说的,是简大胆啊hhhhhhh”

    “一个幻境就轻轻松松看穿阎罗,我还以为他有多深情呢,原来这么多年纠缠衍香的事情,只是因为他觉得衍香是崔煜所杀,月神也是崔煜所杀……感觉他更不能接受的是自己遭受贬谪,才找崔煜的麻烦。”

    “我也是现在才看出这一点,靠。”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简大胆这么腹黑,笑死了,专治阎罗一百年啊这是!”

    “若是没有,你便安心去罢。”说完,崔煜毫不留恋地转身,跟随晨君与月神离去。周边的天兵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三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缓缓消失在视野中。

    经历了恐惧焦急、崩溃愤怒后,阎罗此时已经只剩下满心的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