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72章 民俗怪谈2(含2.6w营养液加更)
    大巴车摇摇晃晃。

    离开时地质考察队50人,回来时所有人都带上了一只‘小宠物’。

    黑狗导游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他甚至都没有问一句,就让众人上了车。

    “天马上就要黑了。”黑狗看了眼窗外的天色,焦急地踩重油门。

    呜隆一声,大巴车开出了越野的速度。

    要放在往常,玩家们估计早就抗议出声了,然而此时此刻妖兽挤在大巴车内,玩家们脸上心事重重,根本顾不上车速。

    所有妖兽被门派抓起来时都受了重伤,在车内昏睡不醒。简云台将扶烛放在小黑包上,眼神定定看着这毛绒绒的小雪团。

    小狐狸通身雪白,身长只有简云台小臂长,此时委屈巴巴蜷缩在他的脚下,整个脑袋都塞到了自己的尾巴底下。

    只余两个软乎乎的狐狸耳朵立着。

    随着大巴车的剧烈摇晃,小狐狸的身形也在左右摆动。

    时不时脑袋还会磕到前座的椅子腿上。他像是磕懵了,也不叫唤,就费力的重新调整姿势,随即又‘砰’一声巨响磕上去。

    直播间观众看着心都要化了:

    “啊啊啊啊好可爱,想摸软乎乎!”

    “简大胆你把他抱起来呀,平时抱金金那么顺手,到了小狐狸这区别对待呀hhhhh”

    “可能因为小狐狸身上脏,尾巴上爪子上都是污血,看起来好可怜呀tat”

    大约半小时后,大巴车才停下。

    车外是昏黄的天色,太阳与月亮同时悬挂在山巅两侧。

    一方升起,一方落。

    简云台这才弯腰抱起小狐狸,单手将包挎在肩上,迈步向外走。

    臂弯里的毛绒绒时不时还会动弹一下,将狐狸脸搭在他的胸膛上,那双浅色竖瞳专注地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随即,那条大尾巴试探性缠绕到他的腰上,见简云台没有反抗,便缓慢又小心翼翼圈住他的腰。像是担心尾巴上的血污沾染到简云台身上,小狐狸都不敢圈得太紧。

    做完了这一切,小狐狸眼眸微微弯起,像是流浪受苦多年的小兽,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他遮风挡雨的港湾般。

    每一根毛发都洋溢着幸福。

    直播间顿时又是一片捧心尖叫:

    “阿!伟!死!了!啊啊啊啊怎么能这么可爱?!之前那只妖怪说扶烛除了漂亮一无是处,小可爱有颜值不就够了嘛!”

    “对对对没错,打打杀杀的事情让简大胆去做,他最擅长这些了hhhhhh”

    “哈哈哈哈好离谱啊,每一次小狐狸出现在镜头里,简大胆直播间的点赞就猛涨一大截。不出现的时候点赞数半天不动,简大胆在你们这里已经失宠了吗哈哈哈哈……”

    “操,姐妹不说我都没发现,这个点赞数量真的好离谱啊哈哈哈哈,不过简大胆知道了应该也会很高兴,甚至还会多让小狐狸出镜,毕竟天降一条财路啊(do)”

    “哈哈哈哈因为老婆一直很漂亮啊,习惯了就忘记点赞了。但小狐狸还是新鲜的梦中情狐,话说他可以化形吗?想看看传说中的狐狸精到底能长多漂亮。”

    “这个副本之前开过一次,当时有玩家的契约妖兽化形了。小狐狸应该也可以,啊啊啊突然开始期待起来了!倾国倾城的狐妖大美人儿,快给麻麻冲呀呀呀呀!”

    弹幕上群魔乱舞之时,玩家之间的气氛却是一片凝滞的死寂。

    高大的木质牌立在石头前,上面用墨水写着‘母神村’,字迹都随着岁月流逝而变淡。木牌后方结着厚厚一层蜘蛛网。

    时不时还有爬虫从木牌前簌簌爬过。

    黑狗领着一群玩家向村内深入。

    道路泥泞,还没走上几分钟,登山靴底就一片泥污。村内两侧民房都大门紧闭,人烟稀少,少数开着的门在玩家们即将走过来前,都‘砰’得一声迅速合上。

    透过不太严实的门缝,能看见那些居民都还站着屋内。甚至有些人趴在门上,透过缝向外看,浑浊的眼珠内是一片森然。

    “都是外地人。”

    “是外地人来了。”

    门内时不时传来这样的闲言碎语。

    气氛古怪。

    “母神村居民都挺迷信的。”胖子左手拎着猫妖,右手搂着金金。他边走边冲简云台小声说:“你看他们的门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黄符。我看过一些老村庄习惯性贴门神,寓意是防妖怪登门,但像这样贴满了黄符,还真是破天荒头一次碰见。”

    简云台不太赞同说:“副本背景和妖怪有关,融入背景来看,那这很可能不是迷信。”

    胖子问:“不是迷信是什么?”

    简云台答:“没准真的在防妖邪。”

    “嘶——”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说:“没进副本之前光听你说,觉得还好。真进副本还真感觉有点恐怖。”

    话音刚落下。

    前方突然响起数声‘嗒嗒、嗒嗒’的脚步声,轻巧又碎杂。

    进母神村以来,除了黑狗导游以外,玩家就没遇上一个大活人。

    此时都不自觉警惕起来。

    然而当他们看清前方来人,又纷纷松了一口气——是一群七八岁的小孩。

    粗略算去大约十几个孩子,各个身着新衣脸色红润,相互推搡着嬉笑不止。

    他们一过来,就分散开来。

    瞬间有三四个小孩围住了简云台这边,拉着手转圈圈,看着胖子念念有词:

    “胖哥哥的头,大过五层楼!”

    “胖哥哥的手,细过荷兰豆!”

    念了两句顺口溜,胖子这才反应过来,不耐烦挥手:“去去去,一边玩去。”

    孩子们根本不理会胖子的呵斥,依旧嬉皮笑脸,声音愈来愈张狂:“长得肥,头大胳膊粗。天上地下鸡都不嫁你——”

    一开始,胖子还能忍耐。

    但这群小孩阴魂不散追了他十几米,嘴中一直念叨着相似的侮辱性顺口溜。

    一会儿笑话他肥如猪。

    一会儿又讽刺他娶不到老婆。

    后来胖子就怒了,将金金和猫妖往旁边一塞,直接冲了上去。

    简云台抱着三只毛绒绒:“……?”

    “喵呜~”金金踩在小狐狸头上。

    猫妖坐在小狐狸背上,默默舔了舔爪子。突然毫无预兆掏了金金一下。

    金金浑身毛发倒竖,踩在小狐狸身上,愤怒地扬起爪子去拍猫妖。

    两只猫互相拍打,简云台只觉得眼前一片猫毛四起,糊得眼睛都睁不开。怀里的小狐狸被踩了许多下,还被误伤到,从头到尾居然一声不吭,浅色竖瞳中一片宁静。

    “……”简云台直接把猫妖扔了下去。

    眼神警告看向金金,沉声说:“要打下去打,不然就乖乖待着不要动。”

    金金又是喵喵数声,似乎很委屈地在简云台怀中窜了几下,将小狐狸挤开以后,又舒舒服服寻了一个姿势躺下。

    呼噜呼噜,摇摇尾巴还蹭了蹭简云台。

    以往这个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们一定会夸金金可爱,但现在的大家已经有了新欢。

    “呜呜呜呜呜小狐狸好乖呀,一直缩着不动。就连最贴老婆的位置被抢走了,都不敢呜咽一声表示委屈屈~”

    “刚刚猫妖还抓到他了!”

    “应该是之前的生存环境太困难吧。就像流浪猫找到了新家后不敢犯错,怕一犯错又会被新主人丢掉,真是乖到人心疼。”

    观众们分析的对,同时也不对。

    猫妖的确抓了小狐狸好几下,但小狐狸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猫妖一眼。他一直紧紧盯着金金,在金金爬到简云台颈窝边撒娇卖萌打滚之后,小狐狸那双浅淡的瞳孔缓缓变得幽暗,毛绒绒的大尾巴不禁缠腰更紧。

    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静静看着金金讨好他的主人。

    “妈的,跑得比飞毛腿还要快!”胖子愤怒踏着重步回来,将金金抱回怀中。

    此时玩家堆内已一片乱象。

    不少孩子都嬉皮笑脸挤兑玩家,这次副本妖祟最多,抓一两个孩子不在话下。

    但抓到以后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得乖乖放掉。

    副本原住民总共就五百来人,要是刚进副本就杀原住民的小孩,这不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他们只能愤怒隐忍下来。

    然而放走刚抓到的小孩后,明明上一秒嘴中说着‘不敢了、不敢了’,下一秒还是和小伙伴们手拉手,继续嘲笑各个玩家。

    “你长得好壮哦!手臂为什么是老虎爪子啊?”有小孩指着其中一个妖祟玩家,嘻嘻哈哈笑说:“你该不会是你妈和妖怪偷情生下来的吧?嘻嘻嘻,真不要脸~”

    那妖祟勃然大怒,气到脸红脖子粗。

    胖子方才也那样,此时还不能按捺下怒意,恶狠狠说:“穷山恶水出刁民!”

    “你都多大人了,居然还能被小孩激怒。”简云台宽慰道:“我就不觉得你胖。”

    胖子眼睛亮晶晶:“真的?”

    简云台点头:“真的。就当这群小孩不存在,咱们这次的目的跟他们无关……”

    话都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后背突然传来一股拉力。‘砰’得一声闷响,小黑包的袋子被人猛地拉断,简云台面无表情回头看。

    就看见一名身着绿色马甲的小男孩,正嬉皮笑脸地翻他的包。

    包里只有寻人启事和两块面包。

    小男孩抽出寻人启事看了一眼,很快不感兴趣的将其扔到泥地上,还狠狠踩了几脚。他又掏出一块面包,一丁点都没犹豫,直接撕开了包装袋,张大嘴巴咬了上去。

    “对哦,毕竟这些跟主线任务无关,最好还是不要节外生枝。”胖子走在前面,周围环境又嘈杂,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家兄弟的口粮被熊孩子给抢了。

    不仅被抢了,还被吃了。

    走出几米,简云台都没有跟上来。

    胖子疑惑回头看——

    只见简云台单手抱着小狐狸,另一只手连小孩带包拎起,往墙上一挂。

    ‘轰隆隆!轰隆隆!’,在胖子几近窒息的注视下,简云台徒手卸掉墙上的砖,挖出了一个半米深的洞,将那惊恐乱叫唤的小孩生生按了进去。

    最后的最后,就近搬了一块巨石。

    堵在了洞口。

    “???”胖子差点原地裂开。

    直播间观众早已一片爆笑,他们在小男孩抢面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笑了:

    “哈哈哈哈你惹他干嘛。”

    “这波精准踩雷啊,要是骂几句顺口溜,以简大胆的心性根本就不会生气。但那小男孩抢走了面包,我靠哈哈哈哈找死吗?”

    “我想过很多种处理方式,万万没有想到,简大胆居然跟砌墙一样,把熊孩子砌到了墙里。干得漂亮,叫你抢老婆面包!”

    做完了这些以后,简云台面色依然冷静,缓步走到了胖子身边。疑惑问:“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胖子:“我说不跟小孩一般见识。”

    简云台点头认同:“你说得很对。”

    “诶哟!这是要干什么啊!”黑狗刚安抚好妖祟玩家那边的怒火,转头一看,简云台行动力比任何人都强。

    此时墙内还传出小男孩的哭叫声:“放我出去啊,里面好黑,我要出去!!!”

    黑狗又急急忙忙快步小跑过来,抹着额头的汗说:“村里小孩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就把他弄出来吧。”

    在黑狗的三催四请,百般恳求之下,简云台走到巨石边。

    敲了敲巨石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六六。”巨石内的小男孩怯生生开口,声音还未来得及变声,哭喊时都有点像小女孩在扯着嗓子尖叫,听起来聒噪无比。

    小六六似乎是孩子王,他一被抓,其余孩子便不敢再折腾了。都散在各个旮沓道里,偷偷摸摸伸头往这边看。

    简云台又问:“全名叫什么?”

    小六六乖答:“农六。”

    观众们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农?是我想的那个农吗?”

    “我靠,某种意义上来说,简大胆运气还不错诶。一抓就抓到个副本关键人物。”

    “不是运气不错,简大胆故意的。你们仔细想想看啊,进母神村以后所有人家大门紧闭,就这么一群小孩子冲出来,不觉得奇怪吗?这群小孩肯定和副本背景相关啊,他们又伤不了玩家,总不能单纯冒出来气人吧。”

    “明白了,所以简大胆不是因为面包生气,他看出了小六六是孩子王。擒贼先擒王,先抓住小六六再说!”

    直播间观众都想到,更何况身处副本的玩家们,所有人不自觉靠近了许多。

    农六?村里失踪的少女叫农玲玲!

    这两人会有什么联系吗?

    立即有性子急的玩家问出口:“农玲玲是你什么人啊?”

    “…………”小六六却沉默了。

    这个问题好似摔杯为号一般,不等小六六开口,周围的屋门突然‘梆梆’大开。

    在玩家们惊讶的注视中,每个屋门内都走出数名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默不作声过来搬石头。他们的老婆搂着更小的孩子,纷纷躲藏在屋子最里面,脸色苍白。

    搬开了石头以后,小六六快速跑了。

    其他小孩也作鸟兽散。

    一切都在无声的沉寂中进行,等玩家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健壮的中年男子都已经挨个回民屋,重重关上了门。

    呼呼——

    山巅昼夜温差极大,十一月的夜晚寒风阵阵,这冷风卷过所有人的短袖,又顺着短袖口往玩家们的身体里钻。

    鸡皮疙瘩顿时就炸起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头都觉得诡异。

    黑狗高呼一声:“天马上就要黑了!快快快,不要停留了,前面那条村道就是你们这几天居住的地方。母神村委会特地为你们空出了一条空街,屋里虽然家具不多,但都已经提前打扫干净了。走吧!”

    说着,黑狗疾步向前走。

    玩家们也只得跟上。

    胖子冲简云台使了个眼色,迅速走上前搭上黑狗的肩膀,笑问:“兄弟,问你个事儿呗。”

    黑狗憨笑说:“您问。”

    胖子便直问:“这村里面是不是有一户姓农的人家,他家有没有丢个女儿?”

    “这个……”黑狗面色困惑地挠了挠头,说:“这个我还真的不太清楚。”

    胖子:“你不是住在这的吗?”

    黑狗点头笑:“对,我是本地人。”

    胖子笑容不变,意味深长拍了拍黑狗的肩膀,又走回了简云台身边。

    “叫黑狗的那个导游也不对劲。”

    不等简云台开口,胖子继续说:“母神村就五百多个人,世代居住在这里互相肯定都认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一个三千多人的学校有人离奇失踪,不出一上午这个消息肯定会传遍所有学生的耳朵。”

    他看了眼黑狗的背影,嗤笑一声,“就五百个人,还说不清楚,扯吧?”

    “是挺扯。”简云台换了只手抱小狐狸,思忖说:“黑狗为什么要隐瞒这种事……”

    “会不会他只是不想被牵扯进来?”孙玢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见两人回头看,孙玢讨好笑了一声,说:“两位大佬,今晚咱们能不能住一起?”

    胖子纳闷看着他:“你不是带了保镖吗?”

    孙玢脸上的表情极其生动,说:“保镖?保镖哪里比得上您二位大佬啊!您俩人动一动手指,我保镖就没啦。”

    “…………”

    胖子满脸古怪看了眼孙玢,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爸真是政统?”

    “废话,当然是啊。”孙玢立即挺直背,一脸骄傲。

    胖子看了他几秒钟,感叹道:“真他娘的……完全看不出来。”

    两人交谈的时候,简云台一直在暗中打量黑狗的背影。

    绝对不是像孙玢说的那样,黑狗只是单纯不想被牵扯进来。

    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会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问题一直等走到了空街,简云台都没能将其想通。

    此时太阳已经彻底落下山头,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月亮挂在天上。整片夜空黯淡无星,像是浓墨泼洒到天空之中般。

    黑狗停下脚步,转身说:“这片民房都是三居式。各位可以自行找室友,不过一个屋子只能住三人,没有多余的床位。”顿了顿,他看了看众多玩家身边、怀里的‘宠物’,补充说:“当然了,你们要是想五十多个人全部挤在一个屋里,也没人会拦着。”

    不等玩家们回应,黑狗突然面色一沉,语气严肃说:“有一点需要格外注意,这件事请大家千万要放在心上,绝不能犯忌讳。”

    一路过来黑狗脸上都是精于算计的笑容,这还是他头一次摆出这么严肃的表情。众多玩家不由纷纷正色起来。

    空街骤然间变得极其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当抑郁症患者进入〕〔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