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77章 民俗怪谈7(含3.2w营养液加更)
    古早有云,除妖师皆身体孱弱,能够除妖,靠得单纯是能与妖邪签订各类契约。

    用妖邪来对付妖邪,这是除妖师一贯的作战方式。于是除妖师门派应运而生,年幼的除妖师一经发现,就会被送往除妖师门派,在门派中学习笼统的除妖知识框架。

    待学成之后。

    门派会赠予除妖师生涯之中第一只主仆契约妖怪,随即送其与同期除妖师历练。

    这是所有妖怪都知道的事情。

    扶烛也知道。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除妖师也是一个身体孱弱、寿命还很短的人类。

    人类,吃得少,要疼惜。

    这个念头在扶烛的心中几乎是根深蒂固,他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孱弱的人类。

    然而这个根深蒂固的念头很快被打破。

    在他眼中‘极度孱弱’的人类,只需要单手就制住了裂口女。拿剪刀划拉开胸膛,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之中进行着。

    哗啦——

    血花四溅。

    莹润的白丹漂浮到半空之中,滴溜溜旋转数圈,被简云台一把抓在手中。

    月光倾洒而下。

    简云台微微偏眸,精致的眉眼皆披上一层清冷的月色,弯眸浅笑时这双瞳孔仿佛有且只能容纳下一人。

    “妖丹,接着!”他将妖丹扔了过来。

    扶烛伸手接住妖丹,定定抬眼。

    也许是今夜的月色太过于朦胧,他恍惚之间甚至有一中错觉——

    简云台的眼里只有他。

    杀裂口女是为了他。

    拿妖丹也是为了他。

    这么拼都是为了他。

    更让扶烛感到高兴的是,简云台很强大,比他见过的所有除妖师都要强大。

    这就代表,简云台能陪他许久。

    还未走失之前,扶烛曾在族群之中见过部分如活死人般的天狐族人。

    那些族人都曾与除妖师并肩作战,有过许多跌宕起伏的婉转故事。然而除妖师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经不起半点风波。

    一个不小心,除妖师就会死。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千防万防,也防不过除妖师短暂的寿命。短短百年在妖怪面前,如同弹指一挥间,稍纵即逝。

    在除妖师死去之后,曾经签订下来的契约自动溃散,天狐又成了孤寡一人。

    那些族人的眼神,即便到了现在,扶烛依旧记忆犹新——像是生活下去的信念被击垮,又像是人生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整日在族群中呆坐,从日出到日落,从新生儿呱呱落地到他们自己垂垂老矣,眼神中始终都如同一潭死水。

    当时的扶烛还不能理解,然而现在有了自己的除妖师之后,他突然能理解了。

    好在他的除妖师非常强大。

    未来还很长、很长。

    想到这里,扶烛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简云台走了过来,疑惑看了扶烛好几眼,又拿过妖丹,在干净的衣摆上胡乱擦了擦,说:“吃吧。”

    他将妖丹递到了扶烛的嘴边。

    小狐狸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白绒绒的大耳朵竖立,漂亮的竖瞳中写满了亲昵。随即微微仰身,就着他的手咬上妖丹。

    温热从指尖一触即离。

    简云台手指蜷缩了一下,心中不禁自愧感叹:好一个狐狸精!

    大多时候简云台与直播间观众的想法都背道而驰,然而此时此刻所有人居然都想到了一起:

    “靠,单身久了看一只狐狸都眉清目秀。”

    “哈哈哈哈这不仅是眉清目秀了吧,这双漂亮的狐狸眼,这撒娇的姿态,太诱了啊!突然明白商纣王为什么会喜欢妲己了。”

    “拿妲己来类比也太损了点吧,大家不要因为狐狸精太漂亮了就罔顾人伦啊hhhhhh”

    “我先罔顾人伦,我认罪tat”

    “啊啊啊啊啊好期待扶烛化形之后的样子呀,照他的原型来看,化形之后绝对是个万中风情的大大大、大美人啊!”

    “对不起崔煜我先背叛你一秒钟,果然还是钓系大美人更踩我xp.>人<”

    妖族特性都十分奇怪。

    昨天夜里猫妖化形,原地刨了个洞,愣是让胖子在旁边傻等了半个多小时。到了扶烛这里,他不刨洞,他刨简云台。

    衣摆被小狐狸的爪爪勾着,向下拉了好几寸。简云台被迫弯腰,将扶烛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小爪子,“不舒服?”

    扶烛:“嗯……”

    简云台:“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好。”

    扶烛动了动耳朵尖,又往他怀里拱了一会,将耳朵紧紧贴着简云台心脏部位。

    砰砰——

    砰砰——

    听着这有力的心跳声,浑身骨头尽断的剧痛仿佛也能被安抚下来。

    扶烛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简云台还没有来得及露出笑意,就听见副本背景音继续道:

    话音刚落下,简云台就陡然觉得头晕眼花,肺部像是被人活生生捅穿了一个洞,呼吸之间像是有一台破旧的鼓风机在他体内胡乱吹着,他居然有些抱不动扶烛。

    勉强向前走了两步。

    这次就连腿脚都在打颤。

    “……”简云台哑然垂眼向下看。

    消除轻伤buff?

    扶烛越强大,他体内的妖丹也就越强大,慢慢就会吞噬简云台。若是想要消除掉这个轻伤buff,那只有一中可能性。

    ——妖丹再次被挖回去。

    只要妖丹不在他的身上,那么无论扶烛怎样强大,都不会影响到简云台。

    脑子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就听见副本背景音再次:

    简云台:“…………”

    直播间观众几乎是一片哗然:

    “我靠,我靠!这个支线任务的意思不就是让简大胆来选择嘛?要么告诉扶烛实情,然后被挖出内丹叠加重伤buff,要么隐瞒到底,硬生生忍受着轻伤buff。”

    “我感觉还是隐瞒好,虽然有点对不起小狐狸,但……但我也不想让老婆重伤啊!”

    “没那么简单,没听见副本背景音说的么?化形之后小狐狸会越来越强大,那简大胆就会越来越虚弱。到后面,轻伤buff估计就不是像现在这么容易抗了。”

    “从名字上来看,轻伤再怎么严重,都比重伤要好得多吧?”

    “啊啊啊啊好难选择呀!”

    “我只好奇简大胆会怎么做?”

    无数道视线汇聚在简云台身上,简云台却只微微垂着眼帘,看向怀中。

    许是发现他长久没有动作,扶烛强忍浑身剧痛,抬眸笑问:“你怎么了?”

    “……”简云台撒谎说:“我在想你化形之后,会是什么模样。”

    扶烛便惊喜笑了,“你很期待?”

    简云台嗓音干涩:“嗯……”

    目光与小狐狸眸中的喜悦与兴奋对上,他只觉得心下一片苍凉。

    完了,这是要完啊!

    进副本第一天,背景音就说过,说扶烛恨不得将宿敌生生吞吃入腹。要是让扶烛知道自己就是他的宿敌……

    挖丹旧恨,再加上欺瞒新仇。

    恨意相叠加,简云台都不敢想象这只狐狸会做出怎么样的事儿来。

    会杀了他吧?

    一定会杀了他啊!

    瞒,必须要瞒得死死的——这是简云台的第一反应,然而很快他就犯了难。

    就算瞒住了,这个轻伤buff又该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任凭自己日渐虚弱下去吗?

    还是说……

    简云台再一次看向了扶烛。

    还是说,他必须得压制住扶烛。只要扶烛不变强大,自己就不会虚弱。

    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选择题,艰难到简云台回到胖子身边时,他都没想好。

    “回来了!”

    胖子高兴地拍拍裤子站起身来,冲小六六说,“我就说了吧,简大胆这样做是他自己心里有谱。你去了也是拖后腿,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六六懒得理会胖子,到简云台身边细细看了一圈,急问:“你身上怎么有血?”

    简云台平静说:“是裂口女的血。”

    小六六一愣,惊讶到下巴几乎要掉了下来,“你真把裂口女给杀了呀?”

    说着,小六六的视线在简云台身上稀奇地看来看去,颇有些刮目相看的意味。像是在说——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厉害的!

    “嗯。”简云台点了点头,没多说。

    胖子的契约妖兽也化形了,那么他应该已经触发支线任务二了。

    想到这里,简云台偏眸看向胖子,视线中夹杂着疑问。

    两人并肩作战三个副本,默契早已经拉满。胖子一看简云台这中眼神,就知道后者想问什么了。

    无非想问他为什么不提及任务呗。

    天知道,胖子心里也着急啊!

    他这个人根本就憋不住事儿,要是能说的话,他早就说了。然而今天一整天都和猫妖、扶烛待在一块,说话十分不方便,于是胖子愣是憋了一天,都快要憋出内伤来了。

    此时终于寻到了机会。

    小六六却还在。

    胖子急着想说正事,双手搭在小六六的肩膀上,强行将她调转了个方向。

    口中还念念有词说:“别玩了,惊魂一夜到此结束。胖爷送你回家。”

    回去的路上再一次经过鸡舍。

    月光朦胧照到鸡舍上,芦花鸡在鸡舍中来回飞跃,羽毛飘得到处都是。

    “诶,那对联……?”胖子踮脚看了好急眼,这才满脸稀奇说:“谁那么缺德,把人家门口的对联给撕烂了。”

    这话一出来,小狐狸本来还忍着疼痛,意识混乱中,心虚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鸡舍里的芦花鸡看上去很香,化形之时虚弱无比,正是需要大补的时候。要是按照扶烛往常的做派,早已经扑上去咬死芦花鸡了,此时却生生按捺住本性。

    想吃芦花鸡。

    但更在意简云台的心情。

    撕掉对联的时候,扶烛根本没有想许多,他也不知道简云台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触景伤情,现在又是心虚又是担忧。

    只见简云台盯着那残破的对联半晌,脸上的表情浅浅淡淡。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他驻足,就已经说明了许多。

    鸳鸯谱定成佳耦。

    伉俪荣谐到百年。

    平房内忽而响起一阵嘈杂声响,似乎夫妻俩人之中,有一人起夜发现小六六不见了,正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又不敢在夜里出门。

    小六六焦急跑回平房中,一开门进去,就迎来了无止境的责骂声,夹杂哭嚎。

    “大半夜的你去哪里了?”

    “你不知道外面很危险吗?!”

    “你姐姐就是这么失踪的,你再这么不听话,小心变得和你姐姐一样!”

    小六六的怒吼声隔着屋门都能听见,“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成这样我姐姐就能回来了吗?不能!”

    “不要总是拿我姐的前车之鉴来警告我,她都不一定死了,你们每次说得好像她已经死了一样,从来没有想过找她。”

    “我讨厌你们,我讨厌母神村!”

    “靠,吵得好凶啊。”胖子在门口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进去拉架。这中家务事最难掰扯了,还是趁早回去睡大觉比较好。

    唏嘘一会,他看向简云台。

    “走吧?”

    简云台却半晌未动。

    扶烛浑身剧痛,强行抬起尾巴在简云台的腰上缠绕着,却也没有引起丝毫注意。

    像是冬夜飘雪染白了这座冰雕,他久久站立,薄唇微微发白。

    如果说方才扶烛还只感觉心虚与担忧,那么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到深深悔意。

    他不该拿对联撒气的。

    弄得简云台这么伤心。

    许久之后,简云台才收回目光。

    方才小六六家里传来的争吵声好像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他一直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抿唇之时只轻轻叹息一声。

    “连对联都留不住。”

    这是扶烛失去意识之前,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剧痛如抽丝剥茧般渗入骨髓,却依旧抵不上心中的潺潺涌动着的委屈。

    他的除妖师,心底藏着一个人。

    在契约妖兽最虚弱的时候,别的除妖师都会带许多好吃的食物,来慰藉妖兽。然而简云台的目光却从来不在他的身上。

    简云台不知道他虚弱。

    不知道他想吃芦花鸡。

    简云台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看着那对该死的对联,还因为对联那么伤心。

    对联有那么重要么?

    还是说……那个人有那么重要吗?

    扶烛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看见简云台难受,他也跟着难受。

    而且他比简云台还要难受。

    也许化形之后,简云台的关注力就会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长老说人类都喜欢美的事物。

    九尾天狐一族化形最美了,想到这里,扶烛激动得耳尖微颤,整只狐狸像是被泡在了蜜罐之中一般,无比期待。

    就连睡梦中,都兴奋幻想着化形之后,他能够抢回简云台所有的关注。

    ※※※

    夜间。

    将小狐狸与猫妖安置妥当以后,简云台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

    并没有惊动扶烛。

    来到大厅。

    胖子早已焦急坐着等待,一见到他就压低声音说:“支线任务?”

    简云台点头:“任务二触发了。”

    胖子简直要喜极而泣,原本这玩意是他一个人头疼。

    现在好了,两人一起头疼。

    正准备说话,简云台突然指了指身后的房间,问:“孙玢呢?”

    胖子无语吐槽说:“睡得跟头猪一样,叫都叫不醒,估计白天吓着了。”

    简云台沉默一会,疑惑问:“白天有什么事情很吓人吗?”

    胖子好笑说:“女玩家都失踪了,他白天都快吓死了,生怕自己也失踪。”

    剪刀随身揣着很不方便,胖子有一个小道具可以容纳半平方米的无生命物体。他自己平时的道具都放在里面,简云台就直接把剪刀交给胖子保管了。

    他以后也要买一个更大的相似效用道具,不装别的,就装食物。

    这样进副本就不愁吃喝了。

    不过这中道具都很贵,简云台现在存款只有7万投币,也就只能想想了。

    “支线任务你打算怎么办?”白天有契约妖兽在,说话都得收着点。现在胖子总算可以畅所欲言了,索性直接问出口。

    简云台表情没有变化:“瞒着。”

    胖子‘啊’了一声,纠结说:“主动告诉他们可能还要好一点,没准念着咱们‘主动投案’,罪行能减轻。要是瞒着被发现了……”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简云台差不多能猜到他的意思。想了想便说:“黑客白炸城后不也主动投案了,该关多少年还是关多少年。直接在降安组牢底坐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