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84章 民俗怪谈14
    唰唰——金箔像是成亲时撒出来的喜果,雀跃着在耳室内跳着灵动的舞蹈。无数碎石堆积在简云台与扶烛之间,咔咔一声。

    母神后退了半步。

    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惊异到大笑出声:“竟是如此、竟是如此!早年就听闻九尾天狐一族少主失踪,至此都十年了!天狐一族一直在各个妖怪族群中寻找你的踪迹,他们一定死都不会想到,你族尊贵的少主——未来的王,竟然被一个人类签订下主仆契约。”

    ‘主仆’二字,被母神特意加重了语调,这两个字在她的唇舌之间细细磨砺,到最后竟让人品出了一丝同情的意味来。

    十年前,九尾天狐少主在迁徙中失踪,举世皆震惊,所有妖族彷徨又恐惧。

    时时刻刻担心天狐族将怒火发泄到他们这些小妖怪身上。而这些年以来,天狐族确实将整个妖族搅和得天翻地覆。

    寻人。

    找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悬赏发布了数次,只要有一星半点的消息,天狐族就会全体出动,寻找他们失踪的少主。

    这还要提及天狐一族独特的血脉传承,不同于其他妖族之间随便通婚,血脉浑浊不堪。天狐一族尤为注重血脉传承,王脉更是稀有又尊贵,从来都是一脉单传。

    天狐少主失踪以后,王妃因忧思过重,不久后便病逝。狐狸一族都是滥情又钟情,在没有遇到真爱之前,他们总是游戏人间,以拿捏他人的情感取乐,然而就像是诅咒一般,当遇到了真爱以后,他们便成为了被拿捏的那一个。故而族内通婚,互相拿捏,这才是天狐一族至今繁荣昌盛的原因。

    王妃病逝,天狐王身体也变得一日不如一日,如今只是强撑着统治妖族。

    为防止天狐王撒手人寰后妖族无人统治,近年来天狐族从未放弃过寻找扶烛。

    他们呕心沥血踏遍了妖族。

    却没有想过扶烛在人族。

    念及这一点,母神眼底的同情变得更加明显,说:“你知道天狐王妃病逝了吗?”

    扶烛身形微颤,并未说话。

    她母亲身为天狐王妃,病逝的那一天全体妖族披麻戴孝,以此慰藉。而除妖师门派却张灯结彩,热烈庆祝着这个‘大好事’。

    他被困在除妖师门派之中,只能在幽暗的地牢中听着外面的嬉笑大闹声。当时的扶烛还不能化形,只能将自己藏在白绒绒的狐狸尾巴之下,一声不吭强忍着鼻尖酸楚。

    那天,他记得很冷。

    天狐族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皮毛,他却仿佛坠入寒潭一般,在冰冷的潭水中痛苦挣扎,无助地想要重新浮上水面。

    再后来,天狐族的消息偶尔会传入他的耳中。借着捉妖师之间、以及被新抓来妖怪的只言片语——

    天狐王,他的父亲也快要不行了。

    十年。

    短短的十年在妖怪看来,只是弹指一挥间,而这十年扶烛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天之骄子一夕堕落入泥潭。

    任人宰割只是其次,在扶烛备受摧残之时,他的家族也因他而分崩离析。

    而这一切的源头……

    扶烛眼眶通红地看向简云台,目光中夹杂着难以置信,委屈与难过交织,最后化成眼角的一滴泪,迟迟悬在眼睫下。

    他在无声地质问。

    ——为什么?

    简云台张了张嘴巴,无数早就想好的谎话涌上心头。然而触及扶烛一片薄红的眼尾,他仿佛恍惚看见了崔煜哭的那日。

    那日心头血未融,崔煜也哭得这般惨烈。今日挖丹之仇赫然暴露,白发美人眼睫染泪,扶烛哭得与崔煜一模一样,都是那么得叫人共情,为之心碎。

    简云台自认从来不会认错崔煜与扶烛,但这一瞬间,他还是犹见故人。

    ‘啪啪’两声脆响,母神在一旁击掌,兴致勃勃看向简云台,“这是除妖师门派的阴谋吗?挖丹后,门派其他人掳走妖族少主作为阶下囚,再派你去解救他?”

    “不是。”简云台立即否认。

    母神又大悟:“你的意思是,这些都是你一人的所作所为咯?”

    “……”简云台看了一眼扶烛,与那双通红的眸子对视上,他心脏发紧。

    从副本背景上来说,应当是的。但从他个人角度来说,他从没做过这些。

    沉默。

    愈来愈久的沉默。

    神像被拦腰折断后,地宫的出口显露出来。一夜过去,天边隐现一条昂长的白光,那是太阳将要升起的征兆。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无端恐惧。

    “你说,只要你开口解释,”一片死寂之中,有低哑的男声响起,扶烛的声音穿透满地碎裂的金箔传来,“我就相信你。”

    “……”简云台静默片刻,“对不起。”

    咚咚——心跳声猛突两下,扶烛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向后歪倒了一瞬。简云台立即想上前搀扶,却抓了个空。

    扶烛犹如避蛇蝎一般,避开了他的手,向后退了两大步,脸色从未这般苍白过。

    直播间观众都已经泪撒屏幕了:

    “草!简大胆你咋回事,平时一大堆谎话张口就来,这种最重要的时候你怎么可以哑炮啊啊啊啊啊!快给爷解释!”

    “我可能知道简大胆在想什么,上个副本也是这样……一开始面对崔煜的时候,他每次都是说谎,崔煜又能看穿他的谎言。后来简大胆动心……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动心吧?动心之后,简大胆就没有对崔煜说过慌。”

    “靠,姐妹意思是简大胆对扶烛动心了?”

    “不是啊!别瞎想,他不可能对扶烛动心的。简大胆就是这种性格,对仇人笑着下狠手,对不熟的人花言巧语哄骗。但是对崔煜、胖子这种,他一直都很真诚的。”

    “所以扶烛终于打动了简大胆吗qaq之前我一直觉得简大胆不是很在乎扶烛。”

    “可能是喂血的原因,扶烛也算是舍身救了简大胆一次,简大胆很难不动容。”

    观众们在讨论的时候,简云台缓缓放下了悬在空中的手,紧紧抿唇。

    他不是不解释,是没必要。

    既然扶烛这么在乎这颗内丹,因为这颗内丹这样伤心,那就将其还给扶烛。

    他不是一个惯会怜香惜玉的人,以前有人在他面前哭,他都觉得烦。但扶烛默默无声望着他落泪时,简云台却觉得焦心。

    他很害怕这种感觉。

    像是恍惚之间看见崔煜站在了眼前,透过扶烛,他仿佛再一次看见了崔煜。

    ——不能再和扶烛相处下去了!

    本来只需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也许能忘记崔煜。但……若是扶烛日日在他眼前环绕,他只会越来越沉溺其中。

    这对崔煜不公平,对扶烛更不公平。

    更让简云台感到害怕的是,林福雪的惨剧还赤/裸裸摆在眼前,他——他绝不想踏上林福雪的后尘,那和死路一条没有区别。

    脑海中刚浮现这个念头,扶烛突然短促地笑了一声,声音嘶哑问:“你之前多次不敢看我的脸,不是因为崔煜。而是因为内丹的事情,你没有办法面对我?”

    简云台实话实说:“是。”

    “……”扶烛脸上的笑容化作苦意,迟缓地摇了摇头以后,心道一声可笑。

    被欺骗与愚弄之后,可笑的是他居然还觉得庆幸——简云台这两天一直脸色不好,眼神回避他的脸。原先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与崔煜长相相似,想不到竟然是因为内丹。

    不是因为崔煜。

    而是因为他,因为他扶烛。

    这份爱当着卑微到了尘土里,迟迟得不到回馈,所有的信仰也被一瞬击垮。地宫内地动山摇,金箔再一次被轰然扬起。

    母神惊惧地看了一眼扶烛,这个地方她是半点都不敢呆了,唯恐被殃及池鱼。犹豫几秒钟,她悄悄向后退去。农玲玲也害怕地藏在神像之后,满脸的焦虑之色。

    唯有简云台。他像是没有感受到周遭恐怖的氛围一般,表情依旧冷静,说:“我喝了你的血,现在还你一颗丹。”

    扶烛微愣:“什么?”

    不等扶烛反应过来,简云台已经肃然扬手,指尖猛地插向自己的腹部——那儿有一团热气环绕,想必就是内丹的所在之地。

    “不可!!!”

    扶烛登时面色一变,疾步上前险而又险攥住简云台的手,两人距离一时极近。

    还是微微迟了半秒。

    简云台的手已经入腹半寸,潺潺鲜血涌现出来,他的眉头却半点不皱,唯有脸上的惨白暴露了他此时虚弱的状态。

    呼吸交错。

    简云台愣神,手腕被攥得生疼,甚至比腹部的缺口还要疼。

    “你……不是想要回内丹吗?”

    “我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内丹!”扶烛眉头紧皱,扬声斥道:“我想要的也从来都不是内丹,我生气——我生气更不是因为内丹!”

    简云台不明白:“那是因为什么?”

    他是真的不明白,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有人挖走他的内丹害得他悲惨数年。他只会恨死了那个人,想要夺回内丹。

    但扶烛说,不是的。

    “为什么我磕的cp永远这么虐qaq”直播间弹幕刷新得飞快:

    “呜呜呜呜虽然简大胆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事业脑,但他就是事业脑啊!他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扶烛完全不一样,扶烛是个恋爱脑,只在乎简大胆为什么要欺骗他。但简大胆不懂啊,他觉得扶烛因为丢了内丹而生气。”

    “omg好希望胖子在这里呜呜呜,快点拉住他们啊啊啊啊!来个人局外人点醒!”

    “点醒也没有用啊,大家不要忘记这是一个副本啊,简大胆对崔煜动情已经是意外中的意外了。上一次那么惨,他都有点怕了,如果回应了扶烛的爱意,那扶烛就会越陷越深,等简大胆离开副本之后……”

    “扶烛应该怎么办?”

    “退一万步来说,要是简大胆也动情,一次又一次进副本与扶烛相见。”

    “那他……就会变成下一个林福雪!”

    观众们说得不错,简云台不解释的第一个原因,是他本就打算把内丹还回去。

    第二个原因,虽说这个决定下得很艰难,但简云台骨子里是个十分狠心的人。

    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只有这样才能让扶烛真正死心。

    不要再喜欢他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只是个随时可能会抽身离开的玩家。随意留情,未来只会伤扶烛更狠。

    不如现在彻底断掉扶烛的念想。

    想到这,简云台便准备活生生刨开自己的肚子,将内丹重新挖出来。只不过手腕却被人狠狠攥住,扶烛眼眸幽暗如深渊。

    “你真的很坏。”垂眸看着简云台苍白的脸,与紧抿的唇。悬在眼睫上的那滴泪终于沉沉落下,砸在简云台的手腕上。

    扶烛深吸一口气,他变得越来越强大,妖丹正无时不刻地在侵害简云台。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他早已经毫不犹豫掏出内丹了,然而……目光触及简云台的脸。

    扶烛却舍不得下手。

    退后两步,抽长的白发失去原本的色泽,像是冻结起来的雪,洋洋洒洒铺展在身后。扶烛看着简云台,眼神中已经再也没有以往单纯的恬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