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85章 民俗怪谈15
    下雪了。

    母神山地势陡峭,小雪飘散落于林叶之上,结出一层浅浅的冰霜。天明与黑暗的交际线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薄冰的反光。

    地面变得更滑。

    好几次农玲玲踩摔,摔倒前无助拉住简云台,连带着后者也一起摔。

    再爬起时手心都磨破了皮。

    直播间观众还在嘤嘤嘤哭着:

    “呜呜呜呜呜扶烛,我的扶烛啊!要是他在就好了,简大胆不会摔这么多次。”

    “看着就很冷,嘶——”

    农玲玲不好意思地爬起来,拽住身边的枯树枝说:“每年到这个时候,母神山都会下雪。到晚上还会变成大雪。”

    她忙搀扶简云台,两人手指都冻得僵红,像是在冰窟窿里泡了一宿般。指节动作的时候,都能听到骨缝中咔咔声。

    轻伤buff消除以后,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好了许多。不过见效缓慢,简云台还是感觉气血虚,走路像是踏云般落不到实处。

    坐在树底下喘了口气,简云台问:“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两公里。”农玲玲向陡峭石壁眺望了一下,说:“穿过这片树林就是小神庙了。大神庙是供奉母神的地方,平时都是村民去山巅供奉,小神庙就在母神村和神庙之间,大祭司们都住在那儿。”

    简云台便没有再说话了。

    沉默着继续赶路。

    农玲玲却好像对他有无限的好奇心,气喘吁吁搭话:“除妖师都像你这样吗?”

    简云台疑惑回眸:“嗯?”

    农玲玲笑着说:“长得好看。”

    不等简云台回应,农玲玲自顾自继续说:“我经常下山,山下小镇就是我眼里的大都市啦。有一次我下山买东西,从商店壁窗里看见店主拿着块板,那板没有电视大,但又比手机大。”她说的是平板。

    “你也有那个东西吧?”

    “没有。”简云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默寡言,迈着大长腿跨过枯叶时,在农玲玲眼中就好像是电视剧里的帅气特/警一般。

    比特/警还牛掰,除妖师——这个职业听起来就仿佛夹杂着各种光怪陆离。

    神秘又有着致命吸引力。

    农玲玲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性格热情又奔放。即便简云台回话时字句简短,她都能一个人自言自语:

    “如果外面的人都长得像你这样好看,那我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诶——你是怎么收服那只小狐狸的?像故事书里那样打败他,然后让他认主吗?”

    “怎么看有没有当除妖师的潜质呀?”

    “……”耳边全是少女叽叽喳喳的询问声音,简云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这个时候还真有点想念扶烛,要是扶烛在,农玲玲不敢说这么多话。

    两公里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很快两人就翻过崇山峻岭,徒步穿越野生丛林。巍峨的小神庙顿时映入眼帘。

    这座小神庙看起来比真正的神庙占地面积还要大,它像是一座宫殿一般,修建得十分宏伟。藏青色的墙皮外覆盖着皑皑白雪,地面上的斑驳脚印将白雪踏入污泥中。

    简云台看向农玲玲,语气散漫随意说:“等事情结束,你可以自己出去看。”

    “……!”农玲玲目光顿时染上憧憬之色,笑着点了点头,脸上陷出浅浅的梨涡。

    小神庙之前有一座陡桥,悬空将近十米,下方是延绵整个母神村的那条河流。此时河流上结着一层薄冰,棕色的绳索也沾染上了湿气,被雪染成偏黑色。

    踏步上桥。

    简云台脚步都不敢迈得太重,这座木桥看上去有点年头了,桥板木仿佛被虫蛀咬过一般,刚踩上去就嘎吱嘎吱响。

    桥体晃荡不堪。

    农玲玲担忧说:“向右边绕两公里,还有一座石桥。要不我们还是走石桥吧?”

    简云台拒绝:“不用,要尽快。”

    越过木桥后。

    小神庙前站着两名戴有面具,穿着萨满服的人。简云台耳力超出常人,相聚二十米,他都能听清这两人在说什么。

    其中一人语气无奈:“怎么又来一个?”

    “这群地质考察队的人真是不死心,一个接一个的来,都说了不可能了。”

    “烦都烦死了。”

    “…………”在他之前,已经有玩家来过了吗?

    简云台心中暗自思忖。

    在副本里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个时候玩家们估计大都能触发主线任务step1,妖邪之证。只要说服大祭司相信母神是妖邪,这个任务就可以完成。

    但……农玲玲是关键性剧情npc,要是不带着她一起,玩家们不可能成功。

    等简云台真正靠近的时候,两名祭司自然不好当面说坏话,言语间十分不客气:“你也是来找大祭司的吧?”

    他们引着简云台向小神庙中走去。

    小神庙中同样巍峨壮观,空气中弥漫着松雪的清香,以及寺庙燃香味。时不时会有清越悠长的钟鼓声响起。

    来来往往有很多戴面具的男人,他们脚步沉重,对简云台视而不见。

    上一次见祭司的时候,还是抬神像环绕母神村的那次祭典。当时……当时这些人都没有戴面具,为什么在小神庙里都戴着?

    简云台疑惑看了好几眼从身旁经过的祭司,着重观察了一下他们脸上的面具——都是精铁材质,看上去很有质感。面具从发际线一直罩到下颚,只露出一双双眼睛。

    “啊!算一算时间,三天祭典应该已经过了吧?”农玲玲解释说:“每年都会办三天的祭典,将村里当年的收成奉给母神。到第三天夜里,母神就会为村民带来承恩。只有在这个时候,祭司们才会戴上面具,算是一种母神村中特殊的仪式吧。”

    简云台问:“承恩是什么东西?”

    “承恩不是东西,它是一种说法。”农玲玲自己也不太清楚,挠头说:“每次承恩的日子,我爸妈都不让我和小六六出门。他们自己也不出去,不过我们家算是少有情况啦。大部分村民都会出去接受承恩。”

    顿了顿,农玲玲语气一转,愤懑说:“然后村里的姑姑阿姨们就会怀孕。这一定也是母神的阴谋,说不定使了什么妖术。”

    谈话间,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愤怒至极的怒吼声,“胡说!母神不可能是妖邪!”

    两名引路的祭司向两侧让开,鹅卵石道路尽头的大门紧闭。

    那是一间书房,被临时改作会客厅。

    ……

    ……

    会客厅内。

    李鸣沙都快要醉了,心里头只剩下无语与着急,还有怒其不争的焦灼。

    想在现实世界中拿到进入c级副本的名额,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特别是当这个副本被直播组纳入待直播副本时,这个难度更是如同过独木桥一般。

    一群人竞争,却只能有少数人可以拿到名额——想要跨越贱民阶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加入直播组。但直播组又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许多人便退而求其次,选择进入有主播的副本内,跟着沾点光。

    没准蹭蹭镜头就能一炮而红呢?

    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普通人跟随主播闯了一次副本后,主播没有红,倒是普通人红了。红了之后就能开微博吸引粉丝,借着名气从各个渠道谋取利益,更好运的人更是可以跳过主播的替补名单,直接空降到直播组,成为一名主播。

    李鸣沙就是这样想的,求爷爷告奶奶才争取来两个民俗怪谈副本的名额,这次还把女朋友一起带进来了。

    都说情侣打怪,事半功倍。

    靠!他女朋友开局就没了!!!

    更搞笑的是副本里仅有的两个主播,陈三现和简云台也失踪了。下山后就没有见到人,十有八/九也被母神逮走了!

    这下子什么蹭镜头全都抛到脑后了,李鸣沙只想找到女朋友。慌忙之中也顾不上找农玲玲,直接单枪匹马过来劝大祭司。

    没想到大祭司跟个木头疙瘩一样,无论他怎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祭司翻来覆去都是同样一句话:“母神不可能是妖邪!”

    李鸣沙的怒气已经到头顶了,愤然说:“那怎么解释我们队伍里人员失踪的事情?女孩子全都不见了!”

    大祭司:“是其他妖怪掳走了她们。”

    李鸣沙嗤笑一声,“你可能对我们队里的女孩子有误解。她们可不像你们村女人那样,天天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只会依附男人。我们队不少女的都一个顶俩,有些人连我都打不过,普通妖怪根本弄不走她们。”

    而且还是在吃流水席,被悄无声息地‘弄’走,到现在李鸣沙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大一群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两人争执不休,来来回回都是同样的说辞。最后大祭司似乎不耐烦了,斥声说:“想要让我相信,你总得拿出证明吧?”

    “…………”李鸣沙几近心肌梗塞。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没有逻辑,换位思考一下,要是世代崇尚了百年的信仰突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说:假的!

    那他只会怀疑这个毛头小子是神经病。

    这就像是刑侦剧里,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可就是拿不出证据。警/察又只看证据,不会偏听普通人的言辞。

    李鸣沙心里头憋屈极了。

    正当他感觉挫败之时,屋外突然传来少年清朗随意的语调:“拿她来证明,怎么样?”

    吱呀——声响,屋门骤然被推开。

    清晨的稀薄微光伴着寒风吹拂进来,有碎雪洋洋洒洒漂浮在半空之中。屋内两人同时回头看去,就看见面容精致的少年半倚靠着门框,挑眉说:“看我干什么,看后面。”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向后看去。

    少女怯生生躲在人后,悄悄露出了一双眼睛,看起来有些恐惧这种场合。

    有点眼熟。

    李鸣沙看了好几眼,几秒钟后才眼神一亮,兴奋大呼:“你是农玲玲!”

    胸腔内顿时被这巨大的惊喜灌满,他惊异地又看了一眼简云台——本以为这主播也被抓了,还要靠其他人去救。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人家早已经找到了农玲玲!

    “哈!”李鸣沙扬眉吐气,嘲讽的眼神扫向大祭司,“我们外乡人的话,你不相信。农玲玲可是你看着长大的,她说的话你总该相信了吧?”

    “……”大祭司脸色青白。

    像是迂腐的传承骤然间被清扫开来,他目光震动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备茶。”他冲外喊了声。

    ……

    ……

    信仰被击垮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就像和信教的人说,你信的教是假的。就算平日里再怎么温和的人,听到这话也会立即跃起,不将你赶出去已经算是修养良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