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92章 民俗怪谈22
    也许是看见简云台表情不怎么好,大师兄突然在身上翻了半晌,边翻边说:“对了!这次虽然没有剿灭九尾天狐一族,但也足够让它们重创,估计得恢复好多年才能重回之前的盛况。它们迁徙时带上了不少好东西,各式各样的珠宝灵物,你瞧瞧这是什么。”

    说着,大师兄伸出手来。

    ‘叮当’一声响,红绳子缠绕在他的指尖,一枚小狐狸形状的玉佩坠了下来。玉佩随风轻轻晃荡,在晨光下莹润夺目。

    ——是天狐玉佩。

    简云台哑然抬头,看向大师兄。

    十年后的扶烛曾经赠予他一枚玉佩,他在十年前将这枚玉佩还给了扶烛。那么‘十年前’的这个时空,就会并存两枚天狐玉佩。

    这是个悖论。

    悖论将会如何被打破?

    “喏,我从天狐营地里捡来的。门派长老说这玩意儿没什么特殊效果,就是长得好看而已,估计还是块好玉种能值不少钱。”大师兄笑得开怀,随手将玉佩甩到了简云台的怀中,“两三月前不是你的生辰嘛?我这个做大师兄的也没有什么贺礼,就用它对付对付吧。”

    “谢谢师兄。”简云台攥紧玉佩,深吸一口气,持续几秒钟后,这口气才缓缓吐出。

    到头来,玉佩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再一次的因果自恰,他会带着这枚未经扶烛手的天狐玉佩返航,带着这枚天狐玉佩,前往一个并不属于它的时空。

    耳畔响起熟悉的副本背景音:

    攥着天狐玉佩的是那只被扶烛抓伤了的手,因太过于用力,玉佩的尖端重重挤压到伤痕。简云台白皙的掌心已经血肉模糊,斑驳到让人不忍目睹。

    他却仿佛没有感觉到这疼痛。

    天已经亮了,他的眼前却一阵阵发黑,这是孙玢技能即将停止的挣扎。这一次简云台总算是抬起眼,看向扶烛离去的方向。

    “我在十年后等你。”他喃喃道。

    ※※※

    幽暗的地牢还是像之前那样,昏天黑地不能见日,周身都是潮湿腐朽的气息。

    简云台轻轻睁开眼,就看见胖子抓着铁杆高声乱叫:“饭呢?饭呢!我兄弟一顿饭都不能少,你们打算饿死我们吗?!”

    再转开视线。

    孙玢躺倒在一旁,他已经能坐起来了,弱弱捂住自己的肚子说:“地牢里已经有灵祟清醒过来,她帮我治疗了。你、你就算想撒盐也撒不了。”

    “……”

    简云台愣了一瞬,才想起来之前威胁孙玢时,随口说过‘撒盐’这种话。

    顿时有些无语,“逗你玩的。”

    “那就好、那就好。”孙玢松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看了眼简云台,昏暗的光线之中,他看不清后者的表情。但能感觉到简云台的情绪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

    脑补了许久,孙玢还是忍不住开口发问:“扶烛的内丹是谁挖的啊?”

    “…………”长时间的沉默,像是在地牢中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壁边白烛光晃荡之下,简云台嗓子微微发紧。

    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一件事。

    有一个理论叫做‘祖父悖论’,你无法穿越到过去,杀死你的祖父。因为如果祖父死了,那么你的父亲就不会出生,你也不会出生,那就没有机会穿越到过去做这件事。

    他借用孙玢的技能前往十年前,想要改变扶烛被挖丹的事实。哪知道因为他的插手,阴差阳错导致扶烛被挖丹。

    若是扶烛没有被挖丹,安全回到了天狐族之中,那么他也没有机会见到简云台。简云台更不会通过入梦前往十年前。

    因果自恰,祖父悖论。

    交织在一起,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想要穿越时空改变扶烛的命运,最后却成为了扶烛命运中最重要的一环。

    他以后再也不会碰孙玢的技能了。

    想到这里,简云台面无表情看向孙玢,语气冷淡说:“我挖的。”

    孙玢呆滞张嘴:“你说啥???”

    不是……这不公平啊!

    兔妖的内丹根本不是他挖的,他却被兔妖挖回内丹还狠揍一顿,叠加上重伤buff。为什么扶烛的内丹是简云台挖的,简云台反而还安安稳稳在这里坐着,一点伤都没受?

    孙玢羡慕地快要哭出来了,两厢对比之下,他觉得自己简直惨绝人寰。只得满脸郁闷问:“所以大佬,你什么苦衷也没有啊?”

    “我是为了救他,才挖走了他的内丹。”简云台并没有多说的意思,简单提了两句,便抬起了手掌心,垂目凝视。

    掌心中托着一枚小狐狸玉佩,玉佩边上还有一道浅浅的苍白疤痕。

    像是写字时不小心被圆珠笔划到,留下了一个接近三厘米窄小痕迹。

    在入梦以前,他没有这道伤疤。

    这是十年前的扶烛,留下的痕迹。

    “这怎么弄的?”胖子风风火火走过来,看了两眼后皱眉说:“居然还留了个疤,你也不是疤痕体质啊。还好没有伤到脸上,不然你粉丝要心疼和伤心了。”

    胖子猜错了,即便这道疤没有伤在脸上,观众们还是一片呜呜呜呜之声:

    “操,这是扶烛小宝贝留下的痕迹啊。以后简大胆一辈子都会带着这条伤疤,每一次看见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扶烛来呢?”

    “这样看来扶烛当时下手真的很狠,比我想象中狠许多,我看简大胆跟个没事人一样,还以为他伤的不重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下手这么狠,可是后来简大胆刨丹,那么痛——扶烛却舍不得还手,我一个爆哭出声55555555”

    “扶烛现在不记得这段记忆了,他肯定还不知道简大胆为什么要刨走他的内丹,又将他从除妖师门派中救出来。代入一下好心碎,像是被最爱的人狠狠背叛了一样tat”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他们两个必须在承恩夜前见到面,尽快说清楚这件事!”

    简云台将天狐玉佩重新挂到脖子上,又将其小心翼翼塞入衣领之中。

    温热暖玉紧贴胸膛,很暖心。

    “我睡了多久?”简云台问。

    孙玢摇头表示不知。

    胖子说:“大概六七个小时吧?这鬼地方没办法计时,反正挺久的。”

    这个时间也差不多。

    算起来,简云台在十年前也待了六七个小时,从黑夜一直待到天刚明。

    刚想到这里,副本背景音响起:

    这声音回荡在地牢所有玩家的耳畔,本一片凝重的气氛陡然炸开。

    女玩家们已经陆陆续续醒来,好不容易才抢到c级副本的名额,她们却开局被偷塔,一直被关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做。

    女玩家们自然不甘心。

    “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在副本里已经耗去四天时间了,支线任务没有完成,主线任务也没有完成。要是最后只得到保底生存时间,那我白来一趟。”

    “可是该怎么出去呢?”

    地牢铁杆坚固,早就有数个妖祟上前试探,最后铁杆没被掰开。倒是引来了祭司对着地牢放毒/气,搞得她们全程昏睡。

    邓冉凑上前来,拍了拍裤子席地而坐,说:“听说母神假扮成了我?”

    胖子:“……”

    邓冉嗤笑一声,“你连我和母神都分不清,到底怎么进直播组的?该不会就光凭借着你这个鬼祟的祟种吧?”

    胖子翻白眼:“怎么,嫉妒我是鬼祟啊?”

    邓冉又嗤笑一声,懒得和胖子说话。转眼看向了简云台,说:“你上个副本斗败了查华凤,那你应该有办法出去吧?”

    “嗯?”简云台不懂她的逻辑。

    邓冉理所当然说:“查华凤智商公认的高,如果她在这个地牢里,肯定已经想到出去的办法了。我觉得你不至于比不上她。”

    简云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天流水席,你们是怎么消失的?”

    说起这一点来,邓冉自己都很茫然,困惑地抓了抓头后说:“嘶——我不记得了。就记得那天饭菜上来,我一直在吃。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在地牢里了。”

    “……”简云台微微皱眉。

    这很不正常。

    为什么当日都没有人注意到女玩家被掳走,祭司们的手段这样神通广大么?

    “会不会是妖怪帮的忙?”胖子也和简云台想到了一起,猜测说:“这副本里什么稀奇古怪的妖怪都有。没准就有哪种妖怪会、会瞬间移动!直接在屋子里转移走女玩家。”

    简云台想了想,摇头否认说:“扶烛曾经讲过,没有这种妖怪。”

    胖子继续猜测:“难不成村委会那边有暗房?祭司把女玩家塞到暗房里,又通过通道把人送到这间地牢。诶,不对啊!这样一来整个山脉都会被挖空,母神村早就垮了。”

    简云台点头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祭司到底是怎么将女玩家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这个地方,还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如果真像胖子猜的那样,是‘瞬间转移’之类的能力。那么这个局就有些恐怖了。

    这代表有玩家在帮衬着祭司。毕竟这种技能只有玩家才能拥有,还得是个鬼祟。

    就像第一个副本六个太阳那般,当时简云台开启了隐藏副本任务,导致他的目标和副本内所有玩家的目标完全相反。

    所以这一次的副本,也不排除这个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