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95章 民俗怪谈25
    祭司们劫持‘地质考察队’的男女青年时,从来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状况。

    各个民屋里都是噼里啪啦的巨响,时不时还夹杂着愤怒的辱骂声,伴随着一声‘滚你妈的’怒斥,村民直接被打了出来。

    “……”

    “……”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些难以置信。

    “不是下了药么?”

    “她们力气怎么这么大?!”

    “呼……呼……”邓冉将门反锁起来,喉咙里阵阵粗喘,眼白遍布红血丝。

    她视线冷冰冰地看着门,手上的凳子腿已经时刻准备砸向门。几乎在窗户响动的那一刹那,邓冉如恶虎般的眼神扫视过去。

    砰砰!在外面人打开窗户以前,她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毫不犹豫一凳子轮下去,“想上姑奶奶?看老子打不死你!”

    “!!!”外头人被砸的一头包,惊慌失措地压低声音喊:“女侠饶命!”

    他们明明是来救邓冉的啊!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邓冉才放下椅子腿,撑着窗户的手臂遍布青筋,满头热汗脸庞透红问:“谁让你们来救我的?”

    “简、简云台!”村民忙回答。

    这样的对话在村里里时有发生,一众被虏获的玩家们先后被村民救出。等祭司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整个承恩夜只剩下一众熟面孔,一个生面孔都没有。

    “人都去哪里了?!”大祭司气到头脑阵阵发昏,有一种事情即将脱离掌控的感觉。

    其余祭司已经摘下了兽纹鎏金面具,闻言脸色苍白,喃喃着回:“好像、好像都被人给带走了。有部分村民伪装成要接受母神的恩赐,将人带走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群没长脑子的东西。”大祭司恨恨骂了一声,虽说他脸上的表情阴狠无比,但眼底流露出的惊慌却暴露了他此时的紧张。

    这项活动在母神村已经持续了上百年,百年时间都没有任何异相。母神村的村民就像是蒸笼里的包子一般,圆方任由人拿捏。因此大祭司从来都不会担心出问题。

    然而就在今天,平稳的局面以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方式,被迅速打破。

    “承恩夜先暂停。”大祭司站在篝火前,森然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余火未消的火盆,“组织村民去搜山,抓回来一个是一个。”

    顿了顿,他嘲讽说:“全都被下了药,他们跑不远。今夜一个都别想逃!”

    “是!”

    祭司们火速赶往小神庙拿解药,他们的想法是先将村民身上的药效解了,然后再差使着村民在这天寒地冻之中找人。

    然而等他们赶到小神庙时,面对一地狼藉像是被土匪扫荡过的景象,所有人呆滞在原地,愣愣张开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

    “解药!快去看看解药还在不在!”有青年祭司大喊了一声,众人瞬间被惊醒,又慌慌张张跑向小神庙更深的庭院内。

    ……

    ……

    “解药全都被我们薅出来了,连块渣子都没给他们留下,放心吧!”

    山林间某处石壁后,漫天风雪被阻拦在外面,只有碎裂的冰雪悄然而至。玩家们齐聚一堂,互帮互助着喂解药。

    谋命水晶副本很少有这样和谐的景象,大多数时候玩家们都在互相算计,互相谋害。尤其是c级别以上的副本,这种奇景在观众们的眼中简直是世间罕见。

    “啊……我想起来了!母神村就一条河流贯穿始终,世世代代所有人都要从这条河里面取水、烧饭。那祭司群体也不例外啊,他们总不能一直从山地下买食物屯着吧?”

    “也就是说如果在河流中下药的话,那么祭司也会中毒?他们肯定有解药。”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算他们以前有解药,现在也没有解药了。估计这会儿正懵逼地大眼瞪小眼,还没明白咋回事儿呢。”

    “连偷两塔,简大胆这波预判简直了!先‘偷’神庙地宫的受害者们,再‘偷’理论上来说一定会存在的解药。这波简直完胜啊!”

    “咕噜……咕噜……”解药是一种粉末状的不明物体,像是从某种植物树干上刮下来的树皮,而后研磨成粉兑成水。

    李鸣沙喝解药的时候都噎得慌,直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了。

    上一秒钟。

    他还在祭坛上声声怒斥着大祭司呢,结果下一秒钟,他就被人绑成猪头肉了。并且因为他在祭坛上狠狠‘出风头’的原因,不少村民意识混乱间嫌麻烦,都挑中了他。

    古代妓院都没这么丧心病狂,如果没有被人救出来,他一晚上要‘接待’十几个人。

    十几个啊……老天爷,十几个!

    “我靠,差点肾虚而死。”李鸣沙害怕地打了一个哆嗦。他女朋友在一旁闷笑,“叫你天天爱出风头,现在总算出洋相了吧?”

    李鸣沙不服:“那我也出了风头。”

    女朋头直接翻了个白眼,治普信男都没她能治,“你这叫出什么风头啊?你的风头都是人家直播组成员懒得出的。”

    “什么意思?”

    “人家简云台早就料到了眼前的一切,提前安排好所有的事情。要不是他,咱们今晚都要遭殃,没法好好地站在这儿聊天。在你逼逼赖赖的时候,他的眼光估计已经放到更长远的地方,走一步看三步。”

    “……?”

    李鸣沙愣了一瞬,像是被惊到无法反应过来。好半晌才真情实感地感叹说:“我以前觉得直播组不就那样,我上我也行。但现在……只能说国家队不愧是国家队,跟他在一个副本里简直是降纬打击。”

    女朋友笑了笑,认同点头,“要不然直播组怎么那么难进,咱就不要和他比了。”

    这边在感叹简云台的料事如神,那一边胖子人都快傻了。

    连连数了好几次人头,还是四十九。

    少了一个人。

    这种情况下少了人的话,对于失踪的人来说,简直是厄难般的灾难啊!

    “少了谁啊?”众人疑惑地互相看来看去,最后一致感觉惊悚,“靠,简云台人呢?!”

    像是陡然被抽走主心骨一般,众人惊慌失措之下,都有些口不择言。

    “他该不会叫村民来救我们,自己却困在了母神村吧?!”

    “操……那我们得赶紧回去救他啊!”

    “现在都两个小时过去了,这、这,不是我乱说啊,简云台估计早就……”

    在众多玩家忙乱讨论的时候,周边将近四十个村民们也跟着忙乱起来。要是现在赶回去,那简直和往狼虎窝里奔没区别呀。

    嘈杂声,纷乱声。

    最后还是农玲玲走出来,头上还包着一块染血的纱布,弱弱说:“简云台他不在母神村。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被一只狐狸精给带走了。”

    顿了顿,她补充说:“男狐狸精。”

    “……”

    “……”

    众人表情陡然一松:

    “你说的是简云台的契约妖兽,我记得好像是只狐狸妖。”

    “应该没关系吧?男狐狸精,简云台他自己不也是男的么?估计是被救走了。”

    “看来咱们不用瞎担心大佬。”

    “……”胖子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脸都快要绿了,嘴唇颤动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靠……男狐狸精才更有关系啊!

    简云台没有解药,面对着一个和‘初恋’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他能控制住自己么?

    就算他控制的住,扶烛也不一定控制的住啊!

    完了。

    完了。

    胖子急到忍不住来回踱步,‘焦虑’两个大字几乎要写在脸上。

    他兄弟今晚该不会要脱单吧?!

    可不能抛下他这个母胎单身啊!

    ※※※

    江水河畔。

    迷蒙的月光刺入尘影之中,掀起阵阵湿气。风雪夹杂着浓烈的怪异香气,钻入鼻中徐徐挑拨着脑中绷紧的那一根弦。

    扶烛的眼睛很好看。

    浅色漂亮的瞳孔倒映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像是有一条又一条皎洁纱带,从中悬出又紧紧勾住简云台的后脖颈,迫使他无可避免地沉溺其中。像是猛坠入那双眸中湖一般,他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溺亡在其中。

    这是不对的。

    简云台在心中疯狂警告自己,然而身体与理智像是陡然间被割裂开来,压在嘴中的指尖带着冰霜的温度,将他的理智也撕扯地七零八落,十分不平静。

    咚咚——

    咚咚——

    心跳声在寂静的黑夜变得极其明显,这是他的心跳声,还是扶烛的?

    咚咚——

    咚咚——

    一下又一下的心跳声持续不断轰击着耳中薄膜,太阳穴抽疼不止。简云台垂眸时,轻轻wen了wen扶烛的指尖。

    “……”

    扶烛眼神猛地一滞,陡然幽暗下来,嗓音干涩发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我不知道……”简云台能够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这声音一声快过一声,像是天边洪钟一般震耳欲聋。

    河边倒映着波光粼粼的水色,圆月高悬在天边,又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坠入河流之中,与这波光粼粼的水共同谱写篇章。心脏都在因心悸而刺痛。像是没有扶烛,简云台一个人都能表演出最为好看的盛景。

    扶烛的眸中肆意流淌着喧嚣,像是一汪平静的湖面被撩拨的涟漪四起。大雪纷飞却带来了无比滚烫的炽热气息,到最后那双漂亮的眸子已经转变为猩红的竖瞳。

    良久后,他下唇抿唇一条冷硬的弧线。

    缓缓收回手。

    对视良久,他的瞳孔变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狂躁。沉迷于除妖师的气味,沉溺于所有有关少年的玫瑰色。

    但他不能。

    如果今夜无法克制住,那么从今日起,他就在简云台的心中彻底判了死刑。

    再次开口时,扶烛声音沙哑到可怖,他自己仿佛都没有意识到这声音里压抑着多么恐怖的克制,眼底已经恢复了虚假的平静,“如果我今夜没有来。”

    “嗯……嗯?”简云台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想要凑上前却被克制地推开。疑惑抬头,罕见地有些疑惑。

    “如果我今夜没来。”扶烛竖瞳中的猩红之气不禁没有消散,反而变得愈加浓烈,问:“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如果我今夜没来找你,是不是……对你来说谁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