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97章 民俗怪谈27
    堵着山洞的石块与缝隙之间严丝合缝,风雪交加之下听不见里面的半分声响。黎阳焦急地竖起狐狸耳朵,紧紧贴着石头。

    才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只言片语。

    “用手,别用……脏。”

    “不脏。”

    他还听见后面这道温润的男声闷闷笑了一声,口齿不清的话语被挤回腹中,又戏谑地连连唤‘主人’。另一人‘啧’了声,没有回答他,支支吾吾道:“你快点。”

    黎阳在石块边扒了半晌,心里都快着急死了,风雪呼啸声太大了,他怎么什么也听不清啊。变回灰狐狸跳跃在冰天雪地之中,眼尖瞄到山洞边上有一枝被雪花打弯了的枯树,枯树上还盘绕着好看的白枝藤蔓。

    这枯树看上去有点可怜。

    也许是冰天雪地太过于冻人的缘故,又也许是雪花化作一味药,被注入了枯树之中。这树的枝干异常的壮阔,树皮之上满是勃勃待发的生机,被藤蔓裹得很紧。

    黎阳急切又好奇地在树底下转悠一会儿,最后将满腔怒意撒在了身边的树上。狐狸爪子猛地一掀起,重重拂过树干,树干就犹如遭受了无法忍受的击打,变得摇晃不止,淅淅沥沥的雨混着雪从树梢上落下,为这冰天雪地之中添上一抹亮色。

    纯白又圣洁,这是雪的颜色。

    像是期待了许久才迎来了这一场雪,白雪又纷纷扬扬的沿着树干,一点一点滴落到地面上。

    许久后,枯树才停止摇曳。

    有些雪直接落到了地面上,有些则是落到了树干上。小狐狸垂下了脑袋,轻轻tianshi着还粘在树干上的白雪,若是让外人来看,只会感叹圆月倾撒余晖之时,小狐狸看起来甚至甚至都有些虔诚。

    在小狐狸沉溺于探索雪中妙景之时,直播间观众们已经成了疯魔状:

    “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要魂穿到山洞里,变成堵住门口的石头也好呜呜呜呜呜!”

    “在现场,我是地上的灰。”

    “这段已经录音了,嘛也,简大胆真的好克制,扶烛又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两个人声音加起来还没我的鸡叫声大。”

    “虽然画面一片漆黑,但根据我的经验来看,估计互相帮忙了。嘤嘤嘤我好爱简大胆啊,有一种老婆被别人娶走了的感觉。”

    “爱老婆也爱扶烛,扶烛这些年真的是太难了,而且他长得好看。”

    “姐妹这种时候你干嘛要特地点出他长得好看啊,长得好看所以喜欢嘛hhhhhhhh”

    “虽然扶烛是照着十年后的自己化形的。但他还是和崔煜同一张脸啊,呜呜呜呜这两个人我都喜欢,简大胆拒绝扶烛的话我就心疼扶烛,简大胆接受扶烛我他妈又开始心疼崔煜了!天啊,太难受了5555555”

    “崔煜是初恋,扶烛是二春。简大胆都喜欢,姐妹这样想有没有好一点?”

    弹幕中一片嘈杂错乱,根本没有人发现偶尔发出的不和谐弹幕:“额……其实我感觉简大胆对崔煜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的,但他对扶烛,好像从化形起就开始保持距离了。”

    “如果不是中药,他应该不会这样。”

    “中药也不会这样吧,和农玲玲待在一个屋子的时候,简大胆不是让她把自己捆住嘛。对扶烛的态度明显不一样啊。”

    “也许是表面上抗拒,觉得这对崔煜和扶烛都不公平,理智永远占着上风。结果药物一上头,理智就没有了,然后一点点小的绮念被无限放大,然后就这样了。”

    “姐妹们我还有一个比较恐怖的猜想……啊啊啊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这对扶烛来说简直是穿透心脏的无情一刀啊!”

    “什么猜想?”

    “天啊别吓人孩子经不住吓tat”

    小狐狸的一只爪子已经探入了树枝的间隙之中,却陡然僵住。

    大大的狐狸耳朵微微一颤。

    山洞内的一切仿佛都化为静止,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不见。死寂沿着崎岖的峰峦一点一点爬了上来,看起来极度骇人。

    “你刚刚叫我什么?”扶烛难以置信地抬头,像是天边泼下来一整盆凉水,将他砸得透心凉,“你叫我……崔煜?”

    “……”简云台艰难地睁开眼睛,“嗯?”

    扶烛微微后撤一段距离,浅色的瞳孔中像是古镜被打碎了一般,变得支离破碎。唇角无力地牵动了一下,脸色惨白问:“你以为我是谁?我是崔煜?”

    对视长达数秒钟,简云台一片混乱的大脑总算清晰了起来,下意识地撑着坐起身,浑身都在透着寒意。山洞外树枝上的大雪被小狐狸抖落以后,他的眼神也逐渐清明。

    直播间弹幕已经快要炸了:

    “卧槽?卧槽?所以说刚刚简大胆那么主动,是把扶烛当成了崔煜?”

    “我的天啊,前几天简大胆不是说过么,绝对不会把扶烛当成崔煜的替身,他也一直很好地做到了。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关头上居然叫错了名字?!”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其他玩家说过的话——就算再怎么不拿他当替代品,他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总有不小心认错的时候吧?”

    “等等……简大胆刚刚是在说崔煜吗?他的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清。”

    “!!!是崔煜,我已经录下来导入pr里逐祯听了!呜呜呜呜呜没想到我磕的cp居然还有过期糖,崔煜大美人你听见了吗!简大胆中药的时候想的都是你,只有你。”

    “靠……磕扶烛的我血本无归,捡起刚刚掉落满屏的裤子,我要挂上去上吊tat”

    扶烛站了起来,为简云台披上御寒的衣服,就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山洞。

    黎阳早就在山洞外等了许久,本来兴奋地往前凑,然而一看见扶烛的表情,他顿时停下了脚步,害怕地往后瑟缩了一下。

    等简云台走出山洞时,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影。他抿唇用雪清洗,冻得浑身发抖,在雪地里踏出一个又一个不深不浅的脚印。

    嗒嗒——

    嗒嗒——

    脚步声清浅,又宁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