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108章 人工智能6
    “靠!!!”上城区的别墅内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嚎声,沙微星将地板踩出了‘咚咚’巨响。联网看了一眼,首测第一日已经结束了。

    第一名是图灵。

    他倒不是在意这个第一名,就是……就是这一整天的经历也太离奇了一点吧?!

    “什么鬼?!”沙微星到现在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被一群人抓了,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手上缠满绷带的神经病抓了。

    最后又莫名其妙地被另一个长得漂漂亮亮、心却狠得像在菜市场杀了十年鱼的人当场给送走了。

    关键这些人他全都不认识啊!

    不过这些人总是提起他爸——沙费内的名字。

    好像破案了。

    肯定是他爸在外面惹的仇家!

    这个时间点他爸肯定还在星陨,图灵应该也在那边。沙微星挠破脑袋也想不出他爸是怎么得罪上这么一群人的。

    索性直接乘坐飞行器,一路火花带闪电的赶到星陨企业的大厦前。

    沙费内是星陨的首席科研学者,作为首席的家属,沙微星畅通无阻入内。

    “姐,再帮我弄个号。”沙微星找到相关部门,哭丧着恳求,“挂再开大一点!有多大就开多大,求求了求求了,下次我一定小心。”

    星陨的员工也很无奈,“你还想要多大的挂?游戏里被销号的玩家战绩自动转移给你,这个挂你还觉得不够大?”

    沙微星:“……”qaq!

    员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能开更大的挂了,太影响游戏的战力体系了。这样吧,我再给你开一个和上次一样的号,这次你安安分分苟一天,总不能再被弄死吧?”

    “……”这个还真不一定。

    想起简云台掏他后脖子时,脸上那欣喜至极的漂亮笑容,沙微星就有点心肌梗塞。

    这些当然不好说出口,沙微星再三和员工保证,“明天我绝对不会再死!”

    大不了他明天全程躲着呗,不是吧不是吧?不会他全程躲着都会被寻仇弄死吧?

    应该不至于……沙微星心神稍定。

    他又提醒说:“姐,咱们这款游戏里是不是还有个开了挂的人啊?”

    员工疑惑:“你是说图灵?图灵不需要开挂,只是总有人送战绩给他。”

    “不是图灵。”沙微星有些迟疑,说:“有一个角色名叫做‘x’的人,他能够进行隔空传送。我上一秒还在网吧里,下一秒就被他传送到一条小巷子了。”从天而降,然后又被当场送走,提起来都是一汪辛酸泪啊。

    员工查看了一会儿,摇头说:“x没有问题,他的角色指数一切正常。”

    “嘶——”沙微星明显不相信,脑筋又跳得极快,很快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最后那个红晶人怎么回事?有人杀死了红晶人,然后销号后战绩自动转移到我这里了么?”

    “…………”办公室内红蓝光晕环绕,本有不少员工在盯着蓝屏,或查看数据,或窃窃私语,又或者滑动着屏幕。

    然后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办公室内上千个人骤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视线‘唰唰唰’猛地投射过来,足足一千双眼睛像是泰山压顶一般,伴随着死寂与巨大的毛骨悚然感,重重地压了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办公室里的温度仿佛都降了一点。冷意攀附上背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沙微星不自觉地打了个抖,颤声问:“怎、怎么了?”

    面前的员工温柔笑了笑,笑意却并不达眼底,“你该出去了哦。”

    砰——

    巨响,大门被重重地合上。

    沙微星几乎是被不客气地推出了门外。

    “???”

    他莫名其妙地进了电梯。电梯迅速上升,从底层攀到更高的楼层。

    沙微星脸上所有的表情缓慢地收敛起来,变得有些冷淡。每次去见沙费内的时候,他都是这种要死不活的表情。

    这个世界被各大超级公司瓜分,作为经济枢纽的美梦之城,更是一块香饽饽。近年来美梦之城的归属权问题一直有分歧,不过最终它还是落到了星陨企业的手掌心。

    早年星陨其实竞争不过其他企业。

    一切的转机来源于核聚变芯片,自从星陨获得了这块来自外星的超级能源,它就一步登天独占鳌头,竭力打压其他企业。

    目前星陨如日中天,以往的竞争对手们此时都要仰仗它的鼻息来生存。

    很多人都发了疯一般,疯狂想要挤进星陨企业,仿佛这是一项巨大的殊荣。

    沙微星距离星陨近在咫尺,只要他开这个口,星陨一定会非常欢迎他入职。

    然而他却迟迟不愿意开这个口。

    ——他觉得这个公司会‘吃人’。

    他的父亲,沙费内博士就是被吃掉的人之一。在职员们眼中,公司的利益高于一切,甚至比血亲还要重要。

    沙微星总觉得。

    要是哪一天他也进了星陨,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也会被这座庞然大物活活吞掉。

    叮咚——

    您已到达第149楼。

    电梯门开,这一整层楼都是沙费内的工作室。沙微星几乎毫不费力就找到了沙费内,彼时年迈的老人正坐在一个高台之上。

    十米的下空有一座悬空的玻璃房,那是图灵日夜生活的地方。

    “沙博士。”从那件事以后,沙微星就再也没有称呼过这个男人为‘爸爸’,开口时语气十分冷淡:“我在图灵测试里被人寻仇了,仇家可能都是冲你来的,过来提醒你一声。”

    沙费内翻看表格的动作一顿,头也不回说:“知道了。”

    沙微星:“…………”

    沙微星皱眉:“行吧,反正我也只是过来提醒你一声。哦,还有顺便恭喜一下,图灵获得了第一,你应该很高兴吧?”

    研究了这么久的人工智能,初步彰显出成功,这本来就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他是这样想的。

    “……”沙费内静默片刻,直到这个时候才回头,神色有些疲倦与复杂,“仇家的事情我会委托星陨去查,这些天你尽量不要出门。只是在游戏里被寻仇不算什么,不要在现实里被绑架了,他们也许会冲着星陨来。”

    沙微星双手插兜,低嘲一声说:“知道,我不会给你,还有你的星陨企业添麻烦的。”

    沙费内身形微顿,语气更加疲倦。

    “你先回去吧。”

    刚来就被赶走,沙微星在原地僵硬站了几秒钟,咬着牙转过身。

    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玻璃房。

    整层楼都被蓝光笼罩,四面蓝光照射在玻璃房之外,又通过玻璃折射。那是一座毫无**的‘房间’,他可以清晰看见图灵坐在桌子前,矜贵的脸庞完美如神祇。

    羽睫轻颤了一下,图灵缓缓偏过头,冲他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

    “我又来看你啦。”沙微星笑着悄悄冲他挥手,无声地做出这句话的口型。

    图灵眸色死气沉沉,移开了视线。

    整个楼层的气氛都是压抑而沉重的,沙微星只是在这里待了几分钟,就已经感觉无法呼吸,喘不上来气。

    等出了星陨以后,他才长长地从机械喉咙里吐出一口气,回头时抬眼又看了下身后这座‘庞然大物’,遗憾叹息:“唉……图灵以前还会冲我轻轻的笑,现在连笑都不笑了。”

    叹息完,他心底又有些疑惑。

    为什么明明图灵获得了第一,身为制造者的沙费内却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呢?

    也许是错觉吧。

    沙微星摇了摇头,像是逃难一般,飞速逃离了这个让他感觉窒息的地方。

    ※※※

    简云台住的旅馆很快到期,翻遍了口袋都找不出一毛钱,他只能无奈又回到大街上,苦思冥想今晚住哪里好。

    睡大街上?

    不行,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即便睡在墙角也可能会莫名其妙被摩托车撞,而且还有极大概率被‘捡尸’。

    就在他都准备向鱼星草求助,准备去鸭店睡几天的时候,天无绝人之路。还真让他在衣服夹层里翻出一张小纸条。

    纸条看起来皱巴巴的,随着衣物进行了无数次清洗。上面的墨水被化开,只能依稀辨别出是一个同城区的某个地址。

    根据地址。

    他磕磕碰碰找到了之前的租房。

    这里面的环境极其恶劣,估计刚搬进来没几天,蜗居房内不少地方都积灰。少数不积灰的地方只有床、厕所。

    以及桌上的旧电脑。

    图灵测试第一天已经过去,从今晚零点起,到早上九点都要进行关服维护。简云台坐到了电脑前,摸索着打开电脑。

    袋里还装着一支针管注射器。

    这是在义肢改造店时,前台小妹送给他的,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扔掉。

    咚——

    轻响声。

    他将针管注射剂放到了桌面上,原本已经有要开窗将其扔出去的动作。然而手指触碰到针管注射剂的那一瞬间。

    他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垂下眼帘,久久盯着手心里的这支针管。

    “???”直播间观众一片焦急:

    “简大胆你清醒一点啊啊啊啊!这个东西可不能注射,乖~饿了咱们去找鱼奶妈~”

    “鱼星草已经自顾不暇了,我上次看他直播的时候,他自己注射了这种试剂。然后直播间放了一个多小时的空镜头。”

    “?!鱼星草为什么要注射?”

    “姐妹们这可能不是饿不饿的问题,之前我看鱼星草的状态就挺奇怪的,很像忍不住。现在简大胆跟鱼星草的状态一模一样,感觉这种药对他们好像有很大的吸引力。”

    “!!!老婆你冷静一点!咱们要意志坚定,不能因为药物而上瘾啊!”

    直播间的赞踩飙升,观众们想要利用副本提示音,来提醒简云台。

    然而简云台仿佛已经听不见这个声音。

    某一个瞬间,世界上好像就只剩下手心里的这管试剂。恍惚之间又好像踏在了云端,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它——

    注射吧。

    没事的,只是一小管。

    大不了以后不注射了,只是试一下而已,试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吱吱’塑料薄膜被拆开,简云台抿唇将针对准自己的手腕,瞳色幽暗如乌云聚集。

    他整个右手都在颤抖。

    心脏砰砰砰直跳,频率越来越快,到后来整只右手都在发麻。越迟疑下去,心底就越焦躁难耐,到最后眉眼都满是躁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