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111章 人工智能9
    简云台向一旁看去,就看见图灵唇角微微勾起,仿佛刚才的那一声凉薄哼笑是错觉一般,他脸上的笑意看起来依旧矜贵好看。

    “你要他们试什么?”图灵追问。

    此时网吧里的音乐声已经停了,周围静悄悄一片,能听见机器运行的声音。

    黑客白莫名其妙地感觉背后一凉,连忙回身查看了一下电脑,鱼星草还在总经理办公室翻找文件夹,没出什么大事儿。

    那他为什么会背后一凉?

    摇了摇头晃出这些杂念,黑客白锲而不舍建议说:“我让你们试试谈恋爱。”

    一言出。

    本就寂静的网吧更是落针可闻。

    沙微星瞳孔地震,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黑客白,良久后声音抖颤:“你是不是有病?”

    黑客白:“……”

    简云台皱眉看着黑客白,问:“你现在精神阈值还稳定吗?如果不稳定就说出来。”

    他好立刻带着图灵跑路。

    “……”黑客白背过身子扶额,“如果我现在精神阈值真的不稳定,你就不会问出这种话了。直接就可以看出来。”

    简云台还是不放心,犹疑地看了黑客白好几眼,决定带着图灵离他远一点。

    直播间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黑客白在干什么啊,还放bgm,他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诶。”

    “舞cp舞到正主面前,还试图强行摁头给自己找粮吃,头一回见hhhhhhhh”

    “他这磕的是什么冷门北极圈cp啊,萌点也太奇怪了。简云台这样的人,他能看上沙微星吗?把沙微星换成胖子都比这对靠谱。”

    “胖子坐家中,千里盖黑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算了吧姐妹,你这话要是给胖子或者简大胆看见,他俩要跟你拼命的。”

    “那就换成图灵吧,至少图灵长得好看哈哈哈哈,我是颜狗我先磕为敬!”

    “不不不这对也不能磕,图灵是未来的大反派啊,姐妹你这是一脚踏入be怪圈里。”

    “我不管我不管,图灵好看就行了do”

    “笑死,现在直播间磕图灵的少说也有十几万人吧?咱们十几万人都抵不上黑客白一人,他拉着邪.教大旗在副本里乱舞,直接当着简大胆的面乱舞hhhhhh”

    在大众的心里。

    黑客白由天才无情黑客摇身一变,变成了北极圈cp的扛把子磕学家。

    黑客白有苦难言。

    要不是为了微生律,他至于这么努力嘛。

    没关系,他看过那么多电影,现在的情况套进电影剧情里——那就是一开始两看生厌,而后经历波折后日久生情。

    最后在动荡的年代中发觉原来真爱就在自己的身边。没错,就按照这个路子走,他依然能够促成一段感天动地的神仙爱情!

    几千部电影可不是白看的。

    黑客白决定找机会再行事。

    另一边,图灵的瞳色微微暗了下来。

    又是这种感觉。

    胸腔震动发麻,这次还有些酸涩。

    难道核聚变芯片就在附近?

    网吧里的三人各怀心思,只有鱼星草在兢兢业业地干正事。

    “我找到了!”鱼星草兴奋低喝一声,正要翻开文件夹查看,门外突然传来声响。

    ‘吱呀’一声,门把手扭动。

    门开了。

    “!!!”慌乱之中他揣起文件夹,左看右看,箭步跑到窗帘后面躲着。

    总经理办公室的窗帘是厚重布制,掀开窗帘的时候都能感觉这窗帘很重。鱼星草身形瘦薄,勉勉强强躲进去也算隐蔽。

    网吧里也随即噤声。

    简云台凑近去看,指了下麦克风。

    黑客白:“麦克风没开,可以说话。”

    简云台便问:“什么情况?有人过来了你怎么不知道?”

    黑客白:“我又不是神仙。”

    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他的操作却十分‘神仙’。单手摘掉眼镜之后,他瞳孔的颜色逐渐变淡,呈现出失质的海蓝色,像是深海之中的无情鲛人一般,所有情绪随之褪去。

    冷漠,无情。

    即便鱼星草情况危急,黑客白的语气也没有半分变化,甚至比之前还要冷淡:“我已经黑掉了星陨的监控,现在正在入侵红色区域的网络。这个举动势必会惊扰星陨,待会你让鱼星草趁乱逃出来。”

    “好。”简云台回答丝毫不拖泥带水。

    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响起。

    在黑客白操控网络之时,鱼星草在窗帘后紧抱住文件夹,额间隐现虚汗。

    砰砰砰——

    这是他自己的心跳声。

    心跳声一声快过一声,仿佛以锤击鼓一般响彻他的耳畔。他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办公室里的另外两人也能听见这声音。

    还好这只是错觉。

    那两人暂时没有发现异常。

    “你说的文件夹呢?”总经理焦躁的声音响起:“我不是让你放到桌上了!”

    女助理慌忙张口解释:“我刚刚……我刚刚的确把它放到桌上了啊。就在夹层里。”

    砰!总经理气得拍桌,“说了多少次了,东西不要乱放。这一次还是这么重要的文件,你、你……算了!你再去打印一份过来,这一次直接当面递到我的手上。”

    “是。”女助理委屈极了,回身时还看了好几眼桌子,试图在其上找到被人翻动的痕迹。然而并没有,桌面干净整洁,唯一的异常就是少了那一个最重要的文件夹。

    刚开门准备出去。

    总经理突然叫住她,“先等一下。歌舞伎代理商死亡的事情查的怎么样?”

    “……”鱼星草瞳孔微微一震,竭力抑制呼吸声,偏头细细去听。

    女助理迟疑回说:“在场的人都盘问过了,口径一致,他们都说代理商想教训手底下不懂事的男妓,偶发性触电身亡。”

    总经理:“男妓什么身份背景?”

    女助理:“背景干净,和其他小型企业没有私下交情。和星陨其他部门的高管也没有交情,这件事应该只是单纯的意外。”

    总经理紧紧皱眉,思虑一番说:“不行,现在正是我进入那个计划的关键时刻,什么意外都不能有。这件事还是离奇,电箱没有碰到水,就触电了……男妓背景这么干净反而奇怪,像是提前被人动过了手脚。”

    女助理顿了一下,小心翼翼问:“您……您在怀疑谁啊?”

    总经理讥讽笑一声:“还能怀疑谁?这次的计划待选人就那么几个,总不能全被选中,他们肯定想着能剔除一个是一个。闹来闹去,最后把手伸到我这里来了。这次除了沙微星以外,其他人都有嫌疑。”

    “……”网吧内,简云台看向沙微星。

    沙微星原本站的很远,骤然从光屏中听见自己的名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惊吓之余跑近来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简云台问:“你什么也不知道?”

    沙微星点头:“不知道。”

    简云台微微皱眉:“真的?”

    “真的啊!我根本不知道星陨有什么计划啊。”沙微星满脸的茫然与无措,他不仅不知道星陨有什么计划,他连自己为什么进入待选名单都不知道。

    听总经理的意思,这个计划似乎还是个香饽饽,很多人挤破头想被选中。

    简云台看他的疑惑表情不似作伪,皱眉思索一下后说:“可能跟你爸有关。”

    沙微星面色一僵,后靠到沙发椅背上,声音满是疲惫与头疼,“他到底又瞒着我在干什么啊……我根本不想进星陨企业。”

    简云台微微挑眉。

    恐怕不只是进星陨这么简单。

    计划?

    星陨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呢?

    办公室内,女助理‘啊’了声,她是总经理的心腹,有些话问起来没有顾忌,“您为什么说,除了沙微星以外都有嫌疑呀?”

    总经理随口说:“算上这一次,沙微星已经是第二次进待选人名单了。本来上一次他就是百分百几率能被选中,但两年前那事你也知道,沙费内急着去医院,根本就没有来参加会议。这次沙费内只要参加了会议,他儿子势必会被选中,他根本没必要搞我。”

    这一段话信息量极大。

    简云台几乎立即联想起图灵昨夜所说的——因两年前的某件事,沙费内与沙微星父子决裂,从那件事以后就形同陌路。

    他不着痕迹偏头,观察沙微星。

    后者脸色隐隐发白,死死咬着下唇,最后整张脸都变得青紫起来。像是突然间都忘记了怎么呼吸,被窒息感憋到脸庞青紫。

    好在事情过去已久。

    沙微星深吸一口气,才从满满的窒息感中恢复过来,不再眼前阵阵发黑。

    简云台还想问他几句,注意力却被光屏里的声音所吸引,总经理松了松领口,焦躁到满头热汗:“你去把窗户打开。打开后立即去给我重印一份文件,要尽快!”

    “是。”女助理立即走向窗户。

    嗒嗒——

    嗒嗒——

    高跟鞋接触地板的声音,像是高高架在所有人头上的定时炸.弹,寂静无声的环境之中,鱼星草仿佛能幻听到炸.弹爆炸声。

    怎么办?

    现在该怎么办?

    攥着文件夹的手心直冒汗,他咬紧牙关,眼底缓慢浮现出孤注一掷之色。

    ——直接打开文件夹,大声读出里面的字,至少他能够以此提醒简云台!

    厚重的窗帘被用力撩起——躲不了!他肯定会被发现的!鱼星草心跳声飞快,就在他准备翻开文件夹的下一秒钟,整个星陨大厦的楼层突然被巨大的警报声环绕。

    “滴滴滴!滴滴滴!”办公室内的白昼灯顿灭,取而代之的是走廊里的红光笼罩。

    簌簌!簌簌!天花板上的墙面开启,露出早早架构好的水莲蓬。

    强劲的水花呈喷涌状往外飙射,不一会儿办公室就水漫金山。

    女助理吓得都忘记自己本身要做什么了,当即随着总经理往外跑。

    “……”

    危机度过,鱼星草的心跳依旧没有平复下来,缓慢地靠着墙坐倒在地。

    “本来准备入侵红色区域,中途发现制造混乱的方式又不止那一种。而且被发现了他们肯定会加强防护,以后再想黑他们很难办。”黑客白依旧没有开麦克风,语调平缓解释说:“我就远程触发了他们的火警装置。”

    简云台‘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

    倒是一旁的沙微星惊奇看了眼黑客白,又更惊奇看了眼简云台,这话说的轻轻松松,但星陨的网络覆盖面极广,能人将士齐聚,这怎么说黑就直接黑掉啦?

    沙微星悄悄凑近图灵,压低声音问:“说老实话,你刚刚真没帮他们?”

    图灵:“没有。”

    沙微星再次震惊看了眼光屏前两人的背影,只觉得那两人被蓝光照射出无比骇人心魂的影子,“他俩到底是什么人?”

    图灵:“不知道。”

    沙微星梗住:“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就跟着他俩跑?那你被卖掉怎么办?!”

    “……”图灵看他一眼,浅色的瞳孔闪烁着凉薄的冷光,像是能够看穿人心一般。

    沙微星弱弱地抱紧自己,心酸喃喃:“差点忘记你是最完美的人工智能了,与其担心你,我还不如担心自己被他俩卖掉。”

    简云台头也不回,扬声说:“诶,谢谢提醒。把你卖到黑中介那里,挖你两个肾,我一个黑客白一个,这波要赚翻。”

    黑客白:“然后把遗体寄给沙费内。”

    图灵微微弯唇,“人体器官贩卖不止肾,还有眼角膜、肝脏、皮肤组织……”

    三联暴击。

    沙微星崩溃:“……!!!”魔鬼啊!你们几个人肯定都是魔鬼啊啊啊啊啊啊!

    ※※※

    这一头,鱼星草迅速翻看手中的文件,脸上的表情变得愈来愈凝重。

    简云台的声音从遥控器中传出,“是什么文件?”

    鱼星草声音干涩,语气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我都不敢相信我看见了什么……”

    这话一出来。

    迅速吸引了网吧里几人的注意力,就连图灵也靠近,好看的眉轻轻蹙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