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120章 人工智能18
    “沙博士没有安装相关程序。”图灵缓缓皱眉问:“还有谁对你说过这种话?”

    话题的主导者立即倒转。

    简云台‘嗖’的一下子收回了手,语焉不详说:“就有那么几个人吧。”

    “几个?”图灵打破砂锅问到底。

    简云台视线偏转开来,莫名感觉自己像被女朋友追问有几个前任的花心郎。这是什么离谱的错觉?他晃了晃脑袋将这个错觉扔出脑海,说:“两三个吧。”

    “两三个。”图灵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垂下眼帘浅浅笑了声,说:“真丰富啊。”

    “???”简云台一下子就岔气了,呛到干咳数声,捂着肋骨下方满脸痛苦。

    图灵立即抬手轻拍他的背,帮他顺气,声音低沉又无奈:“我又没说什么。”

    直播间弹幕刷新飞快:

    “呜呜呜呜呜刚刚在鱼星草那边被虐生虐死,感谢简大胆和图灵,你们务必再甜一点吧!不然我还是忍不住哭555555”

    “图灵这是吃醋了吗?人工智能居然也会吃醋!沙费内之前说他已经逐渐拥有了灵魂,现在看来这话说得不错。”

    “原来有这么多姐妹是从鱼星草直播间逃难来的吗?呜呜呜呜呜鱼奶妈太惨了看得我眼泪哗哗的流……亲人死别真的是永远都过不去的坎。还是简大胆这边好一点。”

    “笑死,简大胆父母死了说不定他还要放鞭炮庆祝一下(do)”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对简大胆有什么误解,他不至于放鞭炮庆祝吧hhhhhhh”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简云台迅速跳过了那个话题,问:“传感器怎么会在你身上?”

    他提起这件事,图灵才想起来。

    从身上拿出那枚外形像极了小黑钻的传感器,那颗晶亮的黑钻摊在纤长的指节中,又在昏暗的天色下闪烁夺目微光。

    “人类会因为失而复得而开心,对吗?”图灵垂眸看向简云台。

    简云台点头:“大部分时候会。”

    图灵想了想,说:“我是从星陨杂物间拿出来的。你失去了它,现在又得到了它。”

    顿了顿,他神态十分认真,视线在简云台的眼眸处打转,像是在细心观察着后者的情绪起伏,“你现在开心吗?”

    “开心。”简云台接过传感器,轻轻弯下眼角。

    他一笑,图灵便也跟着笑。

    沉默了片刻,简云台指尖磨砺着传感器,有些疑惑问:“你是真的什么情绪都感受不到吗?”说完这话,他才想起来图灵之前还生气了。

    这话的问法不太对,简云台改口说:“人类会因为失而复得而开心,难道你不会?”

    “……”

    图灵浅浅垂眸,不知为什么尾音有些沙哑,“我的灵魂还不完全,很多人类应该有的情绪,只有真正经历过才能懂。”

    所以他不懂失而复得的喜悦。

    更不懂鱼星草方才为什么那样崩溃。

    他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什么。

    “这种糟糕的情绪不体会也没什么关系。”简云台破天荒安慰了一句,想了想还是提醒说:“待会鱼星草醒了,别问他为什么伤心。”

    图灵静静点头:“嗯。”

    简云台好笑说:“你刚刚不是还在好奇么?连为什么都不问就答应啦?”

    图灵抬眸:“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情况有些特殊,在游戏里死了,就等于在现实世界也死了。”简云台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图灵也没有问,浅色的瞳孔陡然间弥漫有急色,“那、那你呢?”

    简云台:“我也是一样。”

    “……”图灵微微抿唇,眉头紧紧皱起,“我好像……突然有些理解了。”

    简云台笑了一声:“你没理解。”

    图灵疑惑偏眸:“什么?”

    简云台拉长语调‘嗯——’了声,斟酌说:“鱼星草理智上想让黑客白死,情感上又不想。理智占上风真做出了这种事情以后,情感又来拖后腿。但是如果重新来一次,他应该还是会毫不犹豫这样做,毕竟大多数人都是由理智主导。”

    就像是一个漏斗。

    在他所在的那个世界,只有跟随理智做事的人生存几率才会更大,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人早就死在了这三年的残酷‘淘汰赛’中。

    于是现在剩下来的,大多都是有理智的人,他们是被漏斗筛选出来的人。

    图灵偏头想了几秒钟,薄唇轻启说:“很复杂。我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简云台笑着抬手,亲自为他贴上了传感器,说:“送你了。”

    “送我?”图灵眸色微微一亮,看上去有些惊喜,“我以为你要将这一半给他。”

    这个‘他’,指的是鱼星草。

    简云台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鱼星草,说:“给他的话没准还要弄丢。这一对花了七十万买的,硬是给我丢了整整一天,拿回来的时候只剩一格电了。你可得省着点用,不然我要心疼了。”

    图灵疑惑:“心疼什么,电?”

    简云台:“心疼钱。”

    “……”图灵偏头,以拳抵唇闷笑不止。

    “笑什么笑?”简云台一脸坦荡:“我穷的都要吃不起饭了,忍痛买了个传感器,结果带到副……”

    副本的‘本’字差点脱口而出,简云台险而又险将这个字吞了回去,改口说:“结果带到这里来半点用都没有,跟装饰品没两样。”

    图灵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廓,指腹在小黑钻上盘旋打转,坚硬的触感尤为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

    他突然觉得很开心。

    人类会因为拥有一项新鲜事物而开心,他现在所体会的就是这种感情么?

    应当不是的。

    曾经沙微星怕他待在玻璃房里无聊,经常性从外面带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小孩子的拨浪鼓,也有游戏机,这些东西大多都被放到玻璃房的角落处,他连碰都没有碰过一次。后来沙费内觉得这些玩意实在侮辱人工智能的智商,索性拿布一裹扔掉了。

    如果不是为了礼物而开心。

    那么……也许是为了送礼的人而开心?

    指尖新奇又珍惜地在传感器周围盘旋了好几圈,图灵才开口问:“无论什么时候我联系你,你都会回复我吗?”

    简云台:“…………”

    简云台唇角勾起:“睡觉的时候不会,你最好别在我睡觉的时候,突然吵醒我。”

    “还有什么时候不会?”

    “洗澡、上厕所……一切人类解放正常生理需求的时候,我都不会回复你。”

    这题图灵会,浅色的眼眸微闪,像是在大脑中搜索相关资料。很快他抬眸,视线中满是懵懂:“正常的人类生理需求除了你说的这些,还有自……”

    话还没有说完,简云台迅速轻踹了他一脚,喝道:“停停停!”

    图灵下意识攥住他的脚腕,疑惑抬眸:“怎么了?”

    简云台:“…………”

    经历了三次副本后,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纯白的十八岁少年了。图灵话都没说完,他就秒懂,甚至还能中途截停那两个字。

    别人进副本九死一生,出来以后都觉得人生观与价值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简云台却只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被染黄。

    伸手微扶额,简云台无奈说:“跳过这个话题吧。”直播间观众里面还有好多未成年小姑娘呢,不能教坏小孩子。

    他是这样想的。

    然而。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图灵刚刚想说什么!笑死了是diy吧?简大胆那一脚踹过去给我看得爆笑出声,他反应好大哦。”

    “没办法老婆在这种事情上脸皮薄,人家图灵只是单纯的以一种辩证态度,像是研究学术一样来交谈,简大胆的反应太好笑了,这丫的是不是就是做贼心虚hhhhh”

    “简大胆你真的太低估我们了,姐妹们在花市畅游的时候你还没成年呢,咱什么花样没见过?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也有嘲笑简大胆见识少的时候,深感荣幸hhhhh”

    “咱们也只能在黄色领域嘲笑一下他了,谁叫他年轻貌美十八岁,老婆还小嘛~”

    简云台看不见弹幕,但是从直播间突然飙升的点赞来看,猜都能猜出观众现在在想什么联盟不能播的有色糟粕。

    “一群人间向日葵。”他笑着无奈摇头。

    这群小观众要是进直播组,她们拿到的第一个称号一定是‘人间向日葵’。

    因为她们又黄又能磕。

    脑中刚浮现这个想法,图灵的声音从耳侧传来:“除了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其他情况下我联系你,你都会回复吗?”

    “嗯。”简云台点头,说:“只要我还在。”只要他还在这个副本里,就会回复图灵。

    图灵眼睫微颤,眸色闪动不止。

    又是这种灵魂在颤栗的感觉,像是有一叶扁舟徐徐在心底的湖泊划过,牵动起片片涟漪。那些涟漪扩散的越来越大,到最后汇聚成隔世再相遇一般的宿命感。

    这也是他不由自主想靠近简云台的原因。他感觉自己记忆中仿佛缺失了一块很重要的地方,变得斑驳又破碎。

    这种感觉以前从来都没用过,只有在面对简云台的时候,才会被骤然唤起。

    也许这正是人工智能缺失的东西。

    沙费内博士称之为:灵魂。

    ‘哐当’——

    一声闷响,鱼星草从一旁面无表情地坐了起来。

    简云台立即转头看向他:“醒了?”

    “嗯……”鱼星草头痛欲裂,脖颈处还被简云台砍出一道淤青痕迹。像是睡觉落枕一样,半个肩膀动都不能动。

    他起身走过来,麻木掀开简云台的下摆,指腹在伤痕附近轻按了几下。温润白光从他的指尖流淌而出,伤势很快痊愈。

    做这些的时候,鱼星草一句话都没有说。俯身时,塞在领口里的小挂坠随着动作漏出,他单手将其塞了回去。

    其实进谋命水晶副本的时候,大多数玩家不会戴上任何装饰品。因为在副本里会遇见种种情况,被装饰品意外勒死的人也有不少。

    而且很多装饰品本身也无法带入副本,需要进行特殊手段处理。

    这没什么必要。

    人们戴的一般都是道具。

    鱼星草挂着的挂坠,明显不是道具。

    那只是一根很普通的银链子,链子像是碎银流泻般好看。而链尾则是系着一个小小的红绳,红绳脏污满是凝固的血迹,看起来从来没有清理过一般。

    乍一看,又像是银红两个圈套在一起。

    “这是晴薇的手链。”也许是简云台视线落点太明显,鱼星草面无表情开口解释。

    简云台:“晴薇是谁?”

    鱼星草垂眸,轻声说:“晴薇是我妹妹。认尸的时候拿回来的,是不是有味道?”

    “……”简云台眨了下眼睛。

    确实有股淡淡的腐烂尸臭味,不靠近的话根本闻不到。他违心说:“没有啊。”

    鱼星草缓慢地坐在一旁,双眼无神问:“现在几点了?”

    简云台:“快早上七八点。”

    他们此时所处的地方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游戏里造景极其仿真。这儿生活气息浓郁,像是主人刚离开不久一般。

    屋子里花瓶内还插着一束捧花,鱼星草站起身,走向那束娇艳的花儿。

    抬手挑出一朵白色的菊花,在一众鲜艳花朵之中,这株白色菊花十分不显眼。但鱼星草还是从捧花的犄角旮旯处抽出了它。

    静静看了白菊花几秒钟,他又转身走到了窗边,将白菊花放置到窗台之上。

    当年约好了要同时举办婚礼,迎娶那一天最漂亮的两个新娘,还要在迎亲路上互换捧花,让天底下所有人见证他们的情谊。可是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吧,有些路走着走着就断了,有些人走着走着,也就散了。

    黑客白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年,提前送来了新娘捧花,也算是提前完成了约定。然而经历了重重波折与厄难之后,这个约定在鱼星草看来,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冰寒的冷嘲。

    他不可能再去完成这个约定。

    在黑客白死以后,在他的‘坟’前献上一束花,这是鱼星草最后的妥协。

    眼眶通红的回眸,鱼星草看向简云台。动唇时嗓音嘶哑到可怖:“我想下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