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142章 人工智能40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化为了慢镜头,能看见被冷风刮起的细小尘埃,像极了在副本中沉沉浮浮的玩家,仓皇逃窜找不到落点。那机器人后足提起,前足重重碾下——

    咔擦!咔擦!骨裂声陡然骤响,更多的猩红血液顺着指缝流淌出来,化为一道道蜿蜒的血溪,将泥土染得透红刺眼。

    “……”

    鱼星草脸上的血色消失得干干净净,这一次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来。指尖连心,右手疼到宛如被锥子来回捅穿。

    像是魂魄都被人高高提起,又重重摔落在地。天旋地转之间,他看见那机器人被猛地推倒,旋即后脖被人一把斩断。

    紧接着,眼前的尘土轰然炸起,遮天蔽日也遮挡了视线。

    有人坠在了他的身前,僵硬地倒在地上数秒钟,才踉跄又艰难地爬了过来,“你……”黑客白的嗓音嘶哑,“你的手……”

    鱼星草深深闭眼,唇色惨白。

    陈坞杀死机器人后,回头一看,就看见这两人竟然还待在原地。他焦心上前几步,左手臂和右手臂各自捞起一人。

    迅速回到了安全地带。

    方才黑客白有危险的时候,所有玩家都迟疑不上前。陈坞也顿在原地没有动,等鱼星草冲出去救黑客白后,他实在忍不住了。

    鱼星草可是这个副本里唯一一个灵祟啊!一群妖祟窝在这里动都不动,最后让一个灵祟上前线去拼命,传出去要被人笑死,他们这群妖祟的脸还往哪里搁。

    直到这个时候,直播间观众刚才高高提起来的心,才堪堪放下:

    “还好!还好!还好没事,刚刚吓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doublekill……”

    “陈坞是吧,我记住你了!呜呜呜呜呜谢谢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两个小宝贝。”

    “刚刚真的好危险啊,还好陈坞动作快。而且还没有吸引到其他机器人的注意力。对不起之前看见你在简大胆面前那个狗腿模样,我还以为你不行呢1551”

    “呜呜呜呜呜怎么办啊,鱼奶妈的手被踩成这样,这不是完全废掉了嘛?”

    “灵祟只能治皮肉外伤,刚刚大家应该都听到了吧?骨头碎裂的声音,鱼奶妈的手骨估计都被碾压碎了,这个治不好。只能等骨头自然长好,极有可能还会有后遗症。”

    “嘶,一个医生的手废掉了,这也太难受了。难以想象现在鱼奶妈是什么心情,更难以想象现在黑客白是什么心情,这对小竹马的经历实在是太惨绝人寰了qaq”

    “你刚刚为什么要救我?”黑客白垂目看着鱼星草,黑夜里的绚烂极光遍布在他的身后,他的脸庞堪堪隐入黑暗中。那一双眸却亮得惊人,说话时下唇都在微颤。

    鱼星草依旧紧紧闭着眼,薄薄的眼皮之下,眼角都在微微痉挛抽搐。

    黑暗中难以判断他此时的神情,只能听见他短促地自嘲笑了一声。

    右手软趴趴地搭在膝盖上,指尖与手背皆血肉模糊。鱼星草抬起左手,哆哆嗦嗦从衣领中拿出沾着污血的红绳。

    “你还记得这个吗?”

    他睁开眼睛,冰冷的视线逼视黑客白。

    “……”黑客白静默片刻,缓慢移开了视线,“记得,这是你妹妹的手链。”

    “我妹妹?”鱼星草难以置信摇头,唇边的笑变得更加冰凉。他双眼通红,一字一顿说:“我妹妹她有名字,她叫做鱼晴薇。到了现在,你竟然连她的名字都不敢提吗?”

    黑客白方才骤然亮起的双眸,又逐渐变得灰暗空洞。透白的脸颊上染上触目惊心的血,滴答——滴答——

    猩红血滴砸入泥土中。

    ‘对不起’这三个字,他已经说过了太多太多次,一次比一次更加无力。

    说的人累了,听的人也已经倦了。

    外面是刀光剑影,机械的冷光遍布整个营地。随处都可以看见泼墨一般的血渍飞溅,原住民们哀嚎遍野,四处逃窜。

    这些声响仿佛被隔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又倏然间近在咫尺。死寂大约只维持了十几秒钟,陈坞蹲在两人面前,看向黑客白的眼神带着一丝惊恐意味。

    “你、咳咳,我是说,”陈坞小心翼翼问:“你现在精神状况还好吗?”

    黑客白抿唇:“放心。”

    这话一出,陈坞才勉勉强强放下心来,环顾四周后说:“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现在人基本上是齐的,一起下山吧。”

    鱼星草皱眉提醒:“还有简云台。”

    陈坞点头:“对对对,还有简云台。”他迷惑看向四周,问:“简云台人呢?”

    黑客白站起身说:“他被沙费内关起来了。应该就在崖口那边。”

    陈坞面露难色。

    其余玩家像是现在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凑上前来。见黑客白并没有为难他们,众人才七嘴八舌开口。

    “现在到处都是机器人,我们只能绕过它们下山,这个关头再往山上跑,实在是太危险了。可能会被堵在山上。”

    “沙费内为什么要关他?”

    “可能是想利用他引来图灵……如果是这个原因,那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我们为什么要担心大佬,还是担心担心我们自己吧,现在能不能活着下山都是问题。没准待会大佬活着,我们死翘翘。”

    一阵喧嚣的讨论声过后,众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是一声副本背景音,截停了所有人的话头,众人皆面露惊色。

    “……”

    “……”

    “……”

    又是一阵长久的死寂之后,在场玩家皆一震,眼眶微红着缄默。

    “刚刚……谁死了?”有人声音抖颤问。

    黑客白环顾四周,这里加他在内,一共有十一名玩家。眼角余光看见鱼星草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他安抚说:“不是简云台。”

    鱼星草怔怔抬眸:“你怎么知道?”

    黑客白摇头不语。

    陈坞小声提议:“要不现在就走吧?”

    “要走你们走。”鱼星草像是下意识抬起右手,又疼到眉头紧皱。深吸一口气才勉强平复下疼痛感,他虚声说:“简云台被沙费内抓了,我不能留他一人在山上。”

    陈坞“啊”了一声,不等他极力劝阻。黑客白突然出声,“你一个灵祟能做什么。”

    鱼星草咬牙:“……”

    黑客白看着他,继续说:“他不需要你救,他好得很。”

    简云台是个神祟,神祟不死。

    黑客白完全不担心简云台会有任何生命危险,又垂下眼帘轻轻说:“况且救人也要讲章法,这种情况下一股脑冲到崖上,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关在里面,而后眼睁睁看着你死在外面。所以需要搬救兵,现在能搬来的救兵只有图灵。我不相信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会不懂。”

    怎么说也相识了二十余年。

    他们活了多久,就认识了多久。

    鱼星草刚起一个话头,黑客白基本上就能猜到他要说什么,要干什么了。

    顿了顿,黑客白眉头紧皱,视线黑沉沉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鱼星草面色惨白,抿唇不语。

    “…………”在这两人对话的时候,玩家们惊恐站在一旁,面面相觑。

    脸上就差写着四个大字了:

    ——不敢说话。

    什么啊。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为什么每一个字他们都听得懂,连起来他们就听不懂了,像是在加密通话一样。

    鱼星草到底在想什么?

    黑客白沉声说:“要是你觉得刚刚冲上来救我,让你觉得有负罪感。让你觉得对不起你妹妹,也对不起你其他亲人。那你就恨我,把仇恨转移到我的身上。自虐和找死只会让你家人心疼你,我可不会心疼你。”

    他无声地笑了一声。

    本就透白的面孔变得如同敷霜一般,没有一丝血色,一字一顿说:“相反,我还会觉得很轻松。受害者死了,我这个加害者才能更舒服地活着,不会天天被人盯着。”

    顿了顿,黑客白冷嘲掀起唇角。

    “多爽。”他说。

    “……”鱼星草胸腔几近起伏,在一阵阵惊呼之声中,突然暴起。他冲上去,像是想要狠狠□□客白一拳,却打了个空。

    黑客白后撤一步。

    鱼星草踉跄摔倒在地,咬牙抬眸时,方才还死气沉沉的眼睛迸发出满是恨意的光。

    “你、怎、么、敢!!!”

    他近乎嘶吼着出声,挣扎着不要人扶。随手捡起地上的碎石子砸向黑客白。

    这一次黑客白没有躲了。

    第一枚小石子砸中他的眉骨,立即有蜿蜒的猩红血液顺着眉骨留下,在黑夜中滑过一道绮丽的艳色。而后更多的石子,击到了他的鼻梁、眼睑,甚至是喉咙上。

    若这些石子是子弹,那么鱼星草近乎招招毙命,每一颗石子都化作他的不甘。

    等砸完了附近的石子。

    黑客白抬起手臂抹掉脸上的血,默不作声来到鱼星草的面前,蹲下。

    “……”

    在众人惊异的注视下,黑客白动作粗暴摘下自己手上缠绕着的绷带,又翻面。不顾后者抗拒的的挣扎,死死抿着唇用干净的那一面裹上鱼星草手上的右手。

    动作变得更加粗暴。

    近乎生拉硬拽,十分强硬。

    直播间弹幕刷新飞快:

    “呜呜呜呜呜呜黑客白好细心啊,我都没发现鱼奶妈已经丧失了求生意志。他刚刚去救黑客白,还为此废掉了右手,现在他肯定满心的负罪感,为什么要去救仇人。”

    “不仅是仇人,还是竹马啊qaq”

    “我的天啊,这两人的恩怨纠葛怎么会这么虐!!!我看的鼻子都发酸,太扎心了,对于鱼星草来说——身体的第一本能是毫不犹豫冲出去救他,但是冷静下来以后理智又在唾弃着自己,被漫天的负罪感淹没到窒息。”

    “黑客白的视角也很虐啊——精神无时不刻都有可能会失控,会伤害到身边人。他活着就是最大的原罪,之前逃亡了那么多年他肯定也不想看见这样的局面,但阴差阳错还是被宿命砸垮……现在面对鱼星草,他只能亲手撕开自己的伤疤,去刺激鱼星草。”

    言语化为一把利刃,先是从鱼星草的心脏上穿过,又紧接着洞穿黑客白的心。

    呼吸时仿佛都带着冰凉的血腥味。

    黑客白转头,看向一旁的陈坞,低声说:“刀拿来。”

    陈坞被他冰凉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双手并用紧紧把住裤腰带上拴着的匕首。

    “拿来。”黑客白语气微凉。

    “……!”好恐怖!

    陈坞哆哆嗦嗦解下腰边的匕首,又双手并用地放到了黑客白的手掌上。

    众人茫然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如果你觉得,刚才冲上来救我这件事让你觉得为难,觉得后悔和痛苦。甚至觉得你废掉的那只右手是莫大的耻辱。”黑客白声线依旧发凉,面上也一片霜寒之色。

    他知道的,鱼星草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当医生,他想救人,救更多的人。从前救下一个人后,鱼星草会兴高采烈地看着自己的手,觉得这是多大的殊荣啊。

    而现在……鱼星草只会觉得救了他是耻辱,连带着那只废掉的右手,都觉得脏。

    想到这里,黑客白心脏抽痛。

    他深吸一口气闭眼,眼睫轻颤数秒后,随即猛地挥刀而下,伴随着‘噗呲——’一声闷响,利刃贯穿皮肉之声骤然响起。

    “…………”附近一时间陷入死寂。

    玩家们愣愣张嘴,人都傻了。

    滴答——

    滴答——

    浓稠的鲜血从空中砸落在地,迅速在地面上凝聚出一个小血洼。锋利的匕首倒插在黑客白的左手之上,而后在鱼星草震惊的注视中,黑客白又紧紧攥住匕首,抖颤着将匕首旋了一圈,血肉哗哗黏腻声不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修真大佬穿成星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