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无限逃生里直播爆红 第157章 现实四.
    就医岭。

    简云台这次出院的声势闹得很浩大,他还躺在病房玩连连看的时候,外界就已经知道他何时出院。甚至几时几分几秒,接他的车队会经过哪一条街道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胖子对此很是不耻,在病房里臭骂不止。

    “肯定是就医岭里的人泄露了消息。”

    “我就说隔壁病房那个小护士瞅你的眼神不对劲,你丫还不相信。她没事就喜欢偷拍你,你说她怎么光拍你不拍拍我呢?”

    “我他妈也升平民了啊!”

    简云台头也不抬,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散漫说:“要不我给你拍几张?”

    胖子:“我要你拍我干什么?”

    简云台:“你不是想被拍么。”

    “……”

    胖子心梗了一下,跟个窜天猴一般窜到病床前,压低声音说:“你真不觉得奇怪吗?”

    简云台依然玩游戏,随口应了声。

    “哪里奇怪。”

    “你的出院时间啊!明明就只是一个轻微脑震荡,联盟硬生生让你强制住院了十来天。马上临近出院时间,这时间又暴露的彻彻底底,直接上了热搜。”胖子分析的头头是道,严肃说:“可能和之前遇袭有关。”

    胖子也不相信那套说辞,什么歹徒袭击黑客白,结果误袭了招安组。这种说辞也就网民们会相信了,毕竟网民什么也不知道。

    胖子心说自己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个当局者,当局者可不能那么糊里糊涂。

    现在一切都是矛盾的,但要是将一个前提摆正,那么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这个前提就是——十天前的那群歹徒,说不定是冲着简云台而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联盟让你住院十天就很正常了,他们想借用就医岭保护你。”胖子顿了一下,阴谋论说:“也许在这十天时间里,联盟已经在你出院的必经之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那群人卷土重来!到时候再将那些人一网打尽,好计策啊!”

    胖子说了这么一大通,简云台依旧散漫向后靠,指尖滑动着手机屏幕。

    随口应道:“你说得对。”

    “…………”胖子气急夺过他的手机,“玩玩玩,就知道玩!敌人都打上门来了你还在玩儿,你忘了梁燕中的那么多弹了吗?”

    简云台平静说:“那么请问这位宫斗佼佼者,我到底得罪了谁?会有什么样的敌人,会这样禅精竭虑地伏击我?”

    胖子哑然:“……”

    “既然不知道,那么急也没有用。而且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此时的场面当真诠释了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胖子急得团团转,简云台却一幅既来之则安之的模样。

    耸了耸肩后,简云台说:“手机给我,我不是在玩。我在看东西。”

    胖子依然高高举着手机,犹疑说:“你真不觉得那些人是冲你来的?”

    “手机给我。”简云台平静看着他。

    胖子只能骂骂咧咧递出手机,又好奇地凑上前来,“你都看一天了,到底在看什么呢?”

    简云台答:“b级副本鲛人泪,算算时间,这个副本应该差不多要结束了。我这几天要蹲一下这个副本结束。”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一下,问:“你休假也快结束了吧?”

    胖子双手交叉作警戒状态,防备道:“你想干嘛,直说。”

    简云台笑眯眯说:“一起走一趟呗。”

    胖子叉腰臭屁道:“我一看你这样,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怎么?居然还有副本连你都觉得难搞,要找个帮手才放心?”

    简云台还是笑眯眯,说:“来吗?”

    胖子继续叉腰:“求我。”

    简云台嗤笑一声,说:“你之前想要的那个猫语翻译器的主人死在副本里了,这个道具兜兜转转又回到查华凤的手里。我估计她下次如果再悬赏,肯定还会悬赏这个道具。”

    “…………”

    胖子被拿捏得稳稳当当,立即埋头翻简云台的手机,上网搜索一下后又凑上前来双手奉上手机,振振有词说:“为了兄弟两肋插刀,胖爷我在所不辞!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为了猫语翻译器,而是为了你!”

    简云台好笑看他一眼,心说就算胖子最后得偿所愿拿到这个道具,心情估计也不会好多少。看金金这个模样——

    “喵喵~”金金呼噜呼噜地在被子上踩奶,又拿毛绒绒的脑袋去顶简云台的手。

    胖子伸手去摸金金,果不其然得到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嘶声‘哈——’。

    如果拿猫语翻译器来翻译金金的这个‘哈’,十有八.九是句骂骂咧咧的脏话。

    正准备说话,病房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大约几秒钟以后,小助理手捧着一件墨黑色的军服,拿手肘顶开了门。

    他看上去异常兴奋,高兴道:“简云台哥哥,恭喜你喜提双人大别墅!”

    简云台:“……”

    小助理这个表情,很容易让简云台想起十天以前,梁燕那句震惊的‘好他妈能生’。

    他微微坐起身,问:“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小助理嘿嘿笑着说:“是你的军服啊,直播组成员升到平民后,就会配发相关阶级的军服。我提前去你新宿舍踩点了,好豪华啊!别墅外头还有小花园呢。”

    不等简云台说话,小助理又细数道:“平民宿舍是两人大别墅。贵族宿舍是单人海景房,政统……政统阶级我就不知道了。”

    简云台接过衣服看了眼,又转头看向胖子,问:“你也有这衣服?”

    “对,前几天发下来的。”胖子喜滋滋道:“这玩意其实没什么实用价值,但架不住它威风啊!穿出去那就是地位的象征,你走到哪里都会迎来无数憧憬和羡慕的目光,我前几天就穿出去试了试,贼他妈装逼,爽死了。”

    顿了顿,胖子补充道:“而且这设计师还真有点水平。我就算了,你这种大帅哥穿出去那妥妥就是制服诱惑啊。你看这衣服肩头的徽章,是金的!还是24k纯金!”

    简云台便翻开章徽看了一眼,军服的肩膀部位有一个盾牌形状的金徽。窗外的阳光倾撒在金徽之上,能看见徽章边缘反射有夺目的边缘光,看着是很威风,有种军装特有的肃然与禁欲感。

    军徽上面还有一条凸出的银色竖杠,像是在金色山脉中镶嵌了一道银河。

    “联盟的意思是让我穿这个出院?”

    小助理点头:“对。”

    简云台几不可闻挑了下眉,窗外突然响起喧嚣声,又有车轮急停之声。

    “快!让路!把大道让开!”

    “这里有从b级副本出来的直播组成员,是个贵族,贵族阶级优先治疗。”

    简云台走到窗边,向下看了一眼。

    有几辆装甲车停在了就医岭之前,在无数人的簇拥之下,车门打开。医护人员从车上抬下担架,看上去面色十分焦急。

    后方一辆车的车门也打开,一个身着军服的高挑女人直接翻下了车,快步走近担架。她行走的路途中原本还挡着许多督察队士兵,然而女人步伐一动,士兵们自发退开,看着一幅又尊敬又唯恐冒犯的模样。

    距离过远,其他人的喊话之声都像是隔着一层模糊不清的薄膜一般。然而这女人气如虹中,声音极具有穿透力。

    喊起话来,那怒吼声就像是在耳边响起,“都让开!别他妈挡着道!”

    “是徐晴晴。直播组排名前二十里面唯一的一个妖祟成员。”胖子走过来,同样向下看了一眼,了然说:“她人缘挺好,底下受伤的那个估计是她朋友。对了,这次你起死回生的事情不少人发了微博,联盟直接下达指令让成员们删微博,徐晴晴是删得最快最干净的那个,而且她还在大群里艾特查华凤,让查华凤也快点删掉有关于你的微博。”

    简云台疑惑:“她和查华凤也是朋友?”

    胖子摇头说:“不算朋友吧,她俩应该只是认识,毕竟两个人进的副本等级完全不一样,都没在副本里碰过面。”

    顿了顿,胖子不太确定说:“可能是林福雪在中间搭桥了。林福雪和查华凤是青梅竹马,是多年的至交好友。林福雪和徐晴晴又是直播组的同期,当年林福雪第一次进鲛人泪副本的时候,最后活着出来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他自己,还有一个是徐晴晴。”

    简云台又看了一眼徐晴晴。

    不同于甜美的姓名,楼下的女人看起来英姿飒爽,行动时步子猎猎生风。其实末世里不少女人为了行动方便,剪去了一头长发,大多都剪到及肩、亦或是剪到耳根。

    这还是简云台第一次看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剃成寸头的女人。

    虽说是寸头,但放在徐晴晴身上也不显古怪。也许是因为她五官十分立体吧,人们看到她的第一眼,注意力只会放到她深邃又锐利的眉眼之间,并不会去关注她的头发。

    胖子咂舌说:“其实我还挺佩服她的。”

    简云台:“嗯?”

    胖子摇摇头唏嘘说:“徐晴晴是个妖祟,是世界畸变后最烂大街的祟种,但她愣是打破人们的固有偏见,挤进了主播排名前二十名。我第一次听她名字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个甜美的妹子,就肌肉芭比那种。谁知道人家是个一米九的铁血女战士。”

    “她军装肩徽上为什么有两条银杠?”

    “她是个贵族,贵族都是两条杠,政统是三条杠。不是……你没发现吗?她军服的样式跟咱们不一样,有点小差别。”

    两人交谈时,小助理也凑上前来,小声说:“样式是会变的。如果你们也能升到贵族,也能领到相应阶级的军服。到时候穿出去就更威风啦!我还没摸到过贵族阶级主播的军服呢!”

    胖子笑了一声,搓手说:“本来我看我自己的平民军服,觉得可帅气了,妈的,整个就是一行走的荷尔蒙。一看徐晴晴那身衣服瞬间觉得被比下去了,羡慕死了。”

    简云台点头:“确实。”

    对话时,那群人已经进入了就医岭。楼下人群散开,已不复之前的喧嚣与嘈杂。胖子突然挤眉弄眼地凑上前,拿肩膀拱了一下简云台,说:“感觉怎么样?”

    简云台茫然:“什么怎么样。”

    “徐晴晴啊!我可是听说人家之前半个月,发了将近一百多条微博,全都是有关于你的。你不是喜欢男的嘛,我看徐晴晴四舍五入也算是半个男的,听话,咱以后别老找副本里的npc了,空间不同不能强融啊!要找就找现实世界里的人,我看徐晴晴就不错,正好她也在就医岭……”

    胖子挤眉弄眼的暗示半天,简云台直接一脚把他蹬出病房。

    “滚,我要换衣服。”

    简云台换衣服很快,大约五分钟就穿戴好军服,又规规整整戴上了墨色军帽。

    指尖轻抚过肩头的金徽章,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几不可闻的凝重之意。

    太张扬了。

    联盟似乎希望他今天这样张扬,越张扬越好,越引人注目越好。

    单手打开病房们,果然。屋外的两人均眼睛一亮,颇为惊艳。

    其他病房里也有不少病人和小护士探头,激动拍着身旁人的肩膀。

    “看,快看!”

    似乎能听见这样的讨论声音。

    从没有受到这样高的关注度,身上的军服仿佛是一个特殊道具一般,简云台走到哪里,众人的视线落点就在哪里。

    当然了,军服自然没有特殊效果,它更多的代表了一种符号象征——身穿着这件衣服的人,就意味着已经迈入权利的金字塔。

    即便只是金字塔的低端,这也是无数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巨大奢望。

    楼道旁窗户打开,暖阳从外面倾撒到侧脸,将整个人熏出懒洋洋的懒散感。然而身上的墨黑军服却冰冷刺骨,也不知道这些军服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明明看上去是普通的布料,摸上去却顺滑宛如蛇皮。

    无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感,连带着穿这件衣服的人,仿佛也高高在上起来。

    简云台抬手帮胖子把嘴巴合上,弯唇说:“把嘴巴合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胖子又呆滞张开了嘴巴。

    简云台笑问:“帅吗?”

    “帅,帅。何止是帅,漂亮极了!”

    胖子总算是合上了嘴巴,嘟嘟囔囔说:“怎么我就穿不出你这种效果。讲真的,要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穿这身,我都不敢上前和你搭话。感觉咱们中间有壁。”

    简云台好笑看他一眼,“至于么。”

    抬起长腿向前走了几步,突然顿住脚步。他回眸看向一直在后方呆立的小助理,开口说:“接送的车子安排好了吗?”

    小助理这才回神:“已经安排好了!”

    说完后,他又有一些迟疑。

    作为简云台的单人助理,于情于理他都必须和简云台坐一辆车。但是今天出门以前,姑妈三令五申地提醒他,让他不要和简云台同乘,要乘车的话也离简云台远点。

    小助理正愁这件事怎么开口呢,直说吧,感觉好对不起简云台哥哥哦!

    不直说吧,姑妈肯定要骂死他。

    正当小助理愁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简云台突然开口问:“总共几辆车?”

    小助理微愣,答:“共有十五辆装甲车护送,再加上前后两排有坦克开道。”

    简云台意味不明地挑了下眉,缓声说:“你待会坐到最后一辆装甲车上去。”

    “啊?”

    小助理微愣后,更觉不好意思了。

    呜呜呜呜他甚至都没有说出口,没想到简云台居然自己先提出来了。

    感觉自己就是个胆小鬼qaq!

    不等他开口说话,简云台又看向一旁的胖子,平静说:“你也是。还有金金,你带着金金坐到后面去,不要和我同乘。最好……要不你自己单独回宿舍吧?”

    胖子愣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

    “我就说,我就知道!”

    他左看看右看看,神秘兮兮凑上前来,压低声音说:“你果然也觉得当时的歹徒是冲你来的!”说到这里,胖子脸色隐隐发白,忧心忡忡问:“你出院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外界,会不会……今天很有可能还会遇到袭击?”

    “……”

    简云台没有正面回应,“走吧。”

    ※※※

    半月之期已到,这次文书下达得非常快,像是层层畅通无阻的审批而过。还没到十五天,降安组就一切准备就绪。

    经纪人早已在装甲车外静待,这是她入职以来,第二次见黑客白。

    青年还是如同第一次所见那般,皮肤白皙到仿佛会在阳光下透明,而后羽化而去。微微垂眸看着地面时,那双灰暗的眼睛有一种失质一般的空洞麻木感。

    只有在目光触及沙微星的照片时,这双眼眸才会焕发出人类该有的情绪。

    “这是您之前要的……呃。”经纪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垂头恭敬递上信封袋。

    黑客白接过信封袋,打开看了一眼后眉头微皱说:“怎么这么少?”

    经纪人:“……”

    这还少?足足一百张啊!

    黑客白又仔细看了一眼,有些不满意说:“而且还都是单人照片,我要他这么多单人照片干什么,我要的是合照。”

    经纪人:“……”

    淦,你也没提前说啊!

    经纪人硬着头皮,提醒说:“在副本里,您好像没有和沙微星单独相处的镜头。就算有,也没有被直播镜头捕捉到。”

    黑客白:“…………”

    黑客白难以置信说:“我要我和他的合照干什么?我要的是简云台和他的合照。”

    经纪人满心匪夷所思:“……”

    这个你又没有提前说!总算知道上一任经纪人为什么离职了,黑客白的脑回路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根本猜不到他的心思啊!

    黑客白摇摇头,嫌弃说:“算了。”

    经纪人心中松下一口气,毕恭毕敬将其引到会面室之前。两人会面的地点同样由联盟取决,选址在一处独立的小花园中,四面八方都有人站岗,算作监视。

    目送黑客白走入小花园,经纪人抖着手抹掉满额头的冷汗,欲哭无泪。

    她身边还有另一人欲哭无泪。

    正是小助理的姑妈。

    两人这半个月以来有过数次交流,时常大半夜被叫起来,怒奔到降安组处理审批文件。经纪人这边的大包袱总算是落下来了,姑妈那边的包袱却依旧扛着。

    “他们到底要聊什么啊?”姑妈心慌说:“黑客白不会真想要动员微生律越狱吧?”

    经纪人迷惑地摇头,两人面面相觑之后,齐声长叹了一口气。

    倒霉,真他娘的倒霉。

    上辈子肯定杀人放火了,不然这辈子怎么会来降安组做经纪人。

    另一边。

    小花园的造景别致,绿野丛生。能看见花丛中有蝴蝶飞舞,沿着藤萝架盘旋而上,数道长枝条悬挂在四角琉璃宝顶之下,枝条上有各色花朵点缀,乍一看便是矜贵万千。

    景色矜贵,看景的人却更矜贵,俨然成为这仙宫琼玉之中最晶莹的那颗宝石。

    抬目看去,入眼的便是那及腰的白发,宛如被腾飞的云雾笼罩一般,素白修长的指尖捻着茶壶,煮茶时有袅袅清香袭来。似乎觉察到后方有响动,亭中人微微侧过脸,偏眸时嗓音沙哑又自带一种性冷淡感。

    “你迟到了。”

    有的时候美貌也会具有浓烈的侵略感,随即便是跗骨而上的杀伤力。任何人看见微生律,恐怕都会犹如黯淡的星辰见到皓白的明月一般,油然而生自惭形愧之感。

    总感觉上前说话,都会打破这份矜贵仙宫画卷的美感,强插在其中格格不入。

    然而黑客白的注意力却全然凝在那如瀑般的白发上,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抖颤。

    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神龛的掌权人——也就是微生律的亲生父亲,那位也有着这银丝万缕。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黑客白才强忍下灵魂深处的恐慌感。

    上前几步,他谨慎问:“你现在……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知道。”

    微生律的瞳孔颜色很浅,抬眸看人的时候,有一种超脱凡俗的空灵感。特别是与人对视之时,总感觉这双眼睛清雅绝尘,任何人都无法倒映在他的眼眸中。

    黑客白便松了一口气,拉开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说:“我们今天是来谈正事的,但是谈正事之前,我要向你道歉。这次副本我没能帮上什么忙,只能以此为欠礼。本来让人打印几张你和他的合照,希望能给你当个念想,结果那人打印成你的单人照片了。”

    说着,他将茶色信封放到石墩桌面上,屈指微微推过去,有粗糙的磨砺声响起。

    微生律拿起信封,素白指尖撑开信封口,垂眸向内看了一眼。

    旋即动作突然凝住。

    他足足停顿了七八秒钟,才默不作声抬眸看向黑客白,就看见这人坐在对面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浅浅啄了一口后,黑客白似乎在组织语言,又满脸信念感开口:“我仔细想了想,这一次属实不能怪我。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其实我在副本里真的已经尽力了,我从头到尾都在努力撮合你们俩。”

    “……”闻言,微生律又缓慢地低头,仔细看了眼信封里的照片。

    “比方说,我会特意让简云台和你单独相处,让你们好好培养感情。在你‘死’后我一直拿着你的遗照,试图塞给他。还有,我之前无数次和简云台说,说你沙微星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他好像快要被我说动心了。要不是你‘死’得早,你们俩肯定会被我撮合到一起,说不定还会有更深层次的……那种交流,简云台动心指日可待。”

    黑客白说着说着,就迎来了一道冰凉的视线,那凉气仿佛能化为刀尖刺死他。

    黑客白茫然不解,自信一笑道:“而这,全部都是我的功劳!”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悄悄的作死,然后惊艳全世界!

    (黑客白叉腰.jpg)

    感谢在2022-03-0522:31:19~2022-03-0622:4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ovoyou2个;青蔼、学习使人头秃、50592772、2855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一样的白大褂74瓶;4300319371瓶;野原小潘60瓶;soft爹50瓶;4199597730瓶;高大上的ludwig26瓶;homosexual.yd23瓶;47317966、鱼糕yui、min、李泽言、yili、5432696220瓶;49102819瓶;夙歆、曦13瓶;58387597、弱柳青阳、王、宇文不喜、帆 搿159357、bjyx99、以歌、烟织青萝梦、softfather、玦也、五条悟我老公.、歆霁、魔镜、42532196、好大一个柠檬~、湮眠、光纤到户10瓶;洛乔夫9瓶;382947518瓶;。、494791436瓶;清疏木、与微、梦雪颖伊、46796961、无妨吟啸且徐行、xhjbk、泠烟兮、轩、□□ile5瓶;啦啦啦、枫香叶竹4瓶;木醴、darkstory、凤落倾、秋秋~、咕湫啾3瓶;蓝港、凉凉、清祀、我有一颗小白菜、池鱼2瓶;路人丙、锦月ci、kun&ikun、子语兰时、糖果豆沙包、云、鱼九鱼七、永远滴神、白雪灵月、幽箬yr、凡尘无心.、居居呀、。。。、夜袂奕、qs、frost、54884652、九文鱼、sik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陈医生,别怂!〕〔凡人修仙传之飞羽〕〔忤逆本能〕〔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快穿之攻略美强惨〕〔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当无cp男主动了心〕〔[红楼]林氏第一神〕〔全民修炼:我的身〕〔身为崽种的我无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