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空间灵愿〕〔傅医生你红线牵错〕〔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医妃难囚:王爷请〕〔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超级兵王归来〕〔男神快穿攻略〕〔陆帅人设又崩了〕〔盛世权后〕〔废少重生归来〕〔九极战神〕〔三国之蜀汉中兴〕〔霸婿崛起〕〔惹火娇妻,宠你上〕〔钞烦入盛〕〔超级学神〕〔完美隐婚,老公已〕〔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无域神界〕〔御魂师之无猜小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车神代言人 228 慌的一批
    跑了再说?听到科塞尔这种意思,张一飞内心里面简直是无言以对,这是拿自己当试验品了吗?

    还真是如同张一飞所想的那样,对于超软胎在马尼库尔赛道能提升多少,科塞尔是真不知道,只有让张一飞跑过才能得到数据。

    因为科塞尔之前只服务过f1车队,就连f3000车队都没有接触过,更别说张一飞这种初级雷诺赛车了.

    按照f1赛事超软胎的使用经验,正常情况下抓地力衰退期,大概就是在十圈左右。根据赛道类型不同,以及速度的变化,使用圈数同样有调整。

    雷诺初级赛车,相比较f1赛车的速度自然要慢了一些,并且车重相对也较轻,如果轮胎抓地力衰减期能撑到十五圈之后,那么就值得冒险。但是具体的结果如何,还真要等到张一飞跑完才知道。

    换上超软胎之后,张一飞开始了自己的第31圈试跑,说实话,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超软胎跑赛道。

    毕竟他之前只是一个丰田青训学员,雷诺欧洲杯是他参加的第一个正式比赛,就连赛道都没有跑过几条,怎么可能经历这些复杂的赛道轮胎测试?

    所以第一圈试拍,张一飞并没有选择挑战极限,而是仔细感受超软胎带来的性能差别,以及让胎温上来,保持很好的抓地力。

    换胎之后的第二圈,张一飞开始感受到轮胎的性能区别。其中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之前挑战弯道极限,那种轮胎抓地力不足,所带来的细微颤抖消失了,过弯变得更加的稳定。

    稳定性的改变,自然让张一飞对于高速过弯更加有信心,所以从第33圈开始,张一飞按照更高的标准来挑战自己的赛道极限。

    这次的目标不是打破赛道记录,而是碾压赛道记录,把其他的车手远远抛在身后,让他们只能被迫追赶!

    第34圈、第35圈……圈数正在不断的攀升,时间同样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这是张一飞第一次如此高强度的连续试跑,不单单是车技的考验,对于身体上的压力同样巨大。但是此刻张一飞的精神力高度集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因为他的每一圈,几乎都是卡着过弯速度的极限来,任何一次走线的失误,大概率会冲出赛道。

    之前已经冲出过一次,幸运很难上演两次,哪怕就是人没有受伤,赛车的前悬架可能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突,说不定急刹之下还会发生轮胎抱死的故障。

    所以张一飞要尽可能的避免,冲出赛道这样的失误再次发生。

    又是两圈过去,当张一飞在赛道上跑完第38圈的时候,监控屏幕上的最快单圈数据得到刷新。这一次张一飞的最快圈速达到了1分24秒885,比马尼库尔赛道的初级方程式记录快了0.5秒!

    0.5秒看似数字不大,但对于赛道记录来说,是超越了一个层次的领先,也超乎了团队成员之前的最大预期。

    “导师,超软胎的效果出来了,一飞君这种圈速放到排位赛,绝对能夺得杆位!”

    一向比较保守的山本右京,这个时候都用出了“绝对”这个词。因为排位赛只看最快单圈,而不是比完赛时间,哪怕就是轮胎最后严重磨损,只要没有冲出赛道,慢一点也是能接受的。

    张一飞目前这个速度,马尼库尔赛道已经无人能敌,就连马萨、库比卡这种赛前种子选手都不行!

    “杆位只是第一步而已,我要考虑的是正赛。”

    科塞尔语气很平静,张一飞单圈速度再次刷新,这本身就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如果换上超软胎还开的更慢,那换胎冒险的意义是什么?

    冒险的事情科塞尔会做,甚至更加的极端挑战,但是无意义的事情科塞尔是不会去做的,这就跟生意人的理念是一样的。

    “正赛的话,就要看接下来轮胎磨损情况了。”

    山本右京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今天测试超软胎的目的,就是看十五圈之后的效果。毕竟这套超软胎,并不是为了排位赛而准备的。

    因为在科塞尔的心中,对于张一飞能否夺取杆位,他并不是很担心,甚至可以说完全放心。

    目前雷诺欧洲杯的排位赛制,夺取杆位的容错率实在是太高了,只要能保证有一圈发挥出自己的绝对实力,那么其他圈都是失误都没关系,毕竟只看最快单圈。

    但是正赛就完全不同了,不仅仅要有打破赛道记录的最快单圈,还要保证完赛时候的领先成绩。这时候单一圈速带来的突破,并不占据绝对因素,更看重是全程的稳定性。

    f1赛场上面,这种情况就有一名代表性的车手,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基米·莱科宁。

    “冰人”基米巅峰期的实力非常强悍,甚至在法拉利王朝时期,被誉为唯一能挑战舒马赫的车手,赛道上面曾经上演过一场场冰与火的对决。

    特别是在最快单圈这一点上面,基本上就是被基米跟舒马赫两个人包圆了。基米单赛季最多的时候能拿十来次,基本上是每两站赛事,就能拿到一个最快单圈的头衔。

    要知道这可是f1的赛季啊,对手都是这个世界上车技最强的车手,还能保持百分之五十的最快单圈夺取率,这种数据说是恐怖都不过分。

    但赛道记录并不看排位赛的最快单圈,而是要看正式比赛中的圈速,而基米的赛道记录相对来说就比较少,总冠军头衔跟舒马赫,那更是完全没得比。

    造成这样的原因,就是他在正赛过程中,发挥的并不稳定,退赛频率相当之高,甚至有着“退赛王”的头衔。

    退赛里面有赛车故障的原因,也有基米自己操作失误的因素,但不管是何种原因,都改变不了退赛的结局。

    曾经国内f1解说李兵说过,基米就代表着f1的速度,所以能拿到这么多的最快单圈头衔。但他却没有像舒马赫那样,成为一座让人仰望的高峰,比赛稳定性跟雨战,就是他跟舒马赫之间最大的区别!

    所以排位赛的最快单圈重要性,是比不上正赛的成绩,科塞尔要的是分站冠军跟赛道记录,最快单圈远远达不到他的要求。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马尼库尔赛道的指挥中心,已经发出试跑超时的通知。

    但是科塞尔完全没有理会,只是叫武田纯子去跟赛道方面沟通,看能不能延长试跑时间。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能用最后的办法——加钱!

    科塞尔的目光死死锁定在维修站的环形屏幕,上面有着过弯画面跟张一飞的赛车数据。现在圈数已经超过了十五圈,出现了超软胎抓地力衰退迹象,所以说已经来到了关键时刻。

    赛道上面的张一飞,经历了最初那种超软胎带来的抓地力信心之后,现在他已经开始感受到超软胎失去抓地力,所带来的那种“灰心”!

    要知道超软胎因为材质的硬度不同,跟常规软胎抓地力过了峰值,是呈现线形下降不同。超软胎的轮胎面一旦被磨平,抓地力简直是如同断崖式的下跌。

    上一圈过弯时候张一飞还感觉自己稳的不行,甚至有再挑战一下的想法。结果下一圈,张一飞立马就感受到什么叫做慌的一批!

    轮胎逐渐磨平之后,高速经过之前的那些弯道,开始因为轮胎抓地力的不足,出现各种打滑的情况。甚至有好几次都越过了路肩,靠着缓冲区张一飞才能勉强过弯。

    还好得益于马尼库尔赛道的平整,要是换做一般赛道的沙石缓冲区。说不定就不是打滑这么简单了,还有很大的爆胎风险。

    这种情况下,还想要挑战弯道的极限速度,已经是不可能的。能尽量做到不冲出赛道失控,就已经算张一飞开的不错了。

    不过很快,张一飞的耳麦里面就传来科塞尔不满的声音:“为什么减慢速度?保持之前的过弯节奏!”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此刻张一飞减慢速度的话,那么就无法得到赛道上面的极限速度如何。

    就如同之前说的那样,张一飞不仅仅是要打破赛道记录,他还要拿到分站冠军。如果最后关头松懈被对手追上来,那么之前的努力跟冒险,都功亏一篑!

    这话听到张一飞耳中,他也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为什么减慢速度还要问吗?抓地力已经明显不足,自己好几次都快冲出赛道,这时候不减满速度等着再一次冲出去熄火吗?

    但是这种质疑,张一飞可不敢跟克塞尔说,现在这德国老头就是团队里面的一尊大神,自己车技能飞速提升,甚至得到进入f1的机会,都是靠着科塞尔争取来的。

    所以这个时候张一飞也别无选择,哪怕知道保持速度风险很大,他也只能咬牙继续下去!

    “导师,已经21圈了,正赛圈速只有22到23圈,一飞君之前的速度已经足够快,哪怕就是最后这两圈慢了几秒,我觉得也能拿到分站冠军,没必要这种时候冒险。”

    山本右京站出来说了一句,因为换上超软胎的缘故,基本上张一飞之前的每一圈,要么接近赛道记录,要么打破赛道记录。

    21圈跑下来,已经累积的足够夸张的优势,哪怕就是张一飞最后几圈慢几秒选择稳妥,基本上其他车手也追不上他。

    这就是比赛策略的问题,选择超软胎就是把所有潜力都在前半段爆发出来,最后只要能安全完赛就可以了。

    “你觉得?右京,之前在柏林工业大学的时候,我有教导过你看结果,是靠自己感觉的吗?”

    这句话瞬间让山本右京语塞,大学时候倒是讲究的就是“严谨”两个字,任何数据都要靠实验支撑,从来都没有“觉得”这种说法。

    “永远不要低估赛道上面的对手,面对压力跟挑战的情况下,他们同样会爆发出自己的潜力,所以没有最后让几秒的说法。”

    f1赛道历史上面,出现过太多次的绝地翻盘场景,这些经验告诉科塞尔,没有把冠军奖杯给拿到手中,就有失去的可能性。

    “抱歉导师,是我错了。”

    山本右京立马鞠躬朝着科塞尔道歉,他确实被张一飞今天的试跑成绩给冲昏头脑,开始忽视其他车手的实力了。

    第22圈,张一飞已经感受到很大的压力,有几个弯道都是堪称惊险的过去。

    不过他确实做到了对科塞尔的承诺,那就是依然保持着之前的速度,哪怕轮胎抓地力已经不足,他也没有为了保证安全而减速。

    这时候挑战极限的好处也开始体现出来了,那就是张一飞对于极端走线已经了然于心,每个弯道都能找到最佳的过弯路线,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抓地力不足带来的风险。

    第23圈,这就是今天试跑的最后一圈,正赛再怎么加时一圈,数量也不会超过23圈的,所以这一圈将是对超软胎最后的考验。

    依然是之前的过弯路线,但因为抓地力的不足,基本上所有的弯道,都需要借助路肩才能过去。

    每个弯道过的很惊险,但张一飞却依然稳住了赛车,很快就来到了马尼库尔赛道的最后一个弯道,只要穿过这个弯道,张一飞就经冲过终点线。

    这个弯道的名字叫做莱切弯(lycee),是一个七十度的狭窄慢弯。

    张一飞按照之前的操控一样,入弯之前踩刹车降档,然后骑上路肩过弯。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张一飞听到了左后轮传来了一声响亮的爆胎声,然后赛车不受控制的出现甩尾,直接冲出了赛道。

    但因为这一次速度足够慢,加上爆胎的是后轮,并没有造成赛车的完全失控。

    算上之前的三十圈,总过五十多圈跑下来,终点线就在眼前,让张一飞开始上头了。

    他忘记了这只是试跑,而是如同正赛一般,依然踩下油门加速,带着一个爆胎的赛车,硬是冲向终点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绝对一番〕〔小阁老〕〔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