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偶像谈恋爱〕〔攻约梁山〕〔天外来客之苏满〕〔唐门贵女〕〔从白蛇开始崛起〕〔牧少追妻36计:媳〕〔农门女猎户种田发〕〔天价影后:宫先生〕〔反穿女王爷,霸总〕〔福妻临门:农女巧〕〔国民校草你很甜〕〔长安多妖记〕〔福妻高照〕〔兵王弃少〕〔亿万宗物母〕〔将军有礼:赖上甜〕〔重生末世之捡个尸〕〔暖婚100分:娇妻请〕〔世子爷要娶的盛世〕〔国公府的庶女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车神代言人 477 法拉利的愤怒
    张一飞不知道巴里切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失误,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抓住了这个机会,直接一脚油门加速,在双顶点弯道的第二个入弯口,超越了巴西车手巴里切罗!

    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全场观众都张大了嘴巴,脸上布满了震惊跟不可思议。Δ书阁ん.『k→shu→.co

    虽然巴里切罗这一场赛事,并没有把张一飞给甩掉,表现的也不是很让主场观众满意。但是他好歹也是挡了张一飞几十圈,没有给中国小子任何的机会。

    结果就在第41圈,这个就连解说都知道的超车位置,巴里切罗还是被张一飞给超越了。

    这一幕瞬间就击溃了巴西观众的心理防线,从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的愤怒,甚至赛道上开始出现各种辱骂。

    “巴里切罗,你丢了巴西车手的脸,冈萨雷斯都知道中国佬要在这里超车了,你居然还挡不住?”

    “法拉利车队策略组是废物吗?到底提醒了车手没有,为什么还会被超车?”

    “就你也配继承塞纳巴西车王的头衔?简直就是对于塞纳最大的侮辱!”

    “今天就是巴西车手的耻辱日,连个新人你都跑不过!”

    “练习赛时候的碾压实力呢,为什么正赛就看不到了,你在主场比赛也紧张吗?”

    之前有多少赞美,那么现在就有多少诋毁。可能从始至终,绝大多数巴西观众,都没有想过巴里切罗会输给中国车手这种情况发生。

    要知道他们的最初期望可是冠军,完全没有把张一飞给放在眼中,这种阿猫阿狗级别的车手,只配让巴里切罗拿来在练习赛立威用。

    巴里切罗的对手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同车队的队友舒马赫,战胜他,就能拿到英特拉格斯赛道的冠军!

    别说是现场观众愤怒不已,就连法拉利车队维修站,经理让·托德都是一拳砸在了控制台面板上面,用着咆哮的声音说道。

    “谁能给我一个解释,巴里切罗都得到车队提醒了,为什么还能出现这种失误?”

    面对经理的愤怒,其他车队成员这个时候都闭口不言,谁都不想在撞在枪口上面。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男人站了出来,他就是法拉利车队的技术总监——罗斯·布朗。

    罗斯·布朗是一名天才工程师,在f1围场里面,以空气动力学家的身份,设计出许多顶级赛车。

    比如说舒马赫当初在贝纳通车队的卫冕赛车,就是出自于罗斯·布朗之手。后来随着贝纳通车队的衰败,舒马赫展会到了法拉利车队,罗斯·布朗也跟着转了过来,继续两个人的搭档工作。

    于是罗斯·布朗、舒马赫、让·托德这三个人,组建了法拉利的铁三角,后世也把这三人称之为“梦之组合。”

    正是在这三人手中,法拉利开启了自己的王朝时代,连续五年赢得车手世界冠军,连续六年赢得车队世界冠军。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法拉利主宰了f1的世界。

    所以面对让·托德的愤怒,也只有罗斯·布朗有这个身份跟地位站出来。

    “赛道上出现任何意外都是可能的,没有谁会是常胜将军,目前巴里切罗的排名依然不差,所以没必要生气。而且话说回来,中国车手飞真的弱吗?”

    面对罗斯·布朗的反问,让·托德突然沉默了。

    说实话,法拉利车队在马来西亚大奖赛之前,压根就没有怎么关注过张一飞。

    这种没怎么关注,并不说法拉利车队,连张一飞什么战绩都不知道,数据统计法拉利车队依然会做,但是对于车手本人,他们并不看重。

    原因很简单,法拉利车队看不上。

    就如同之前威廉姆斯爵士讨论张一飞跟蒙托亚时候,他说如果再选择一次,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蒙托亚。

    因为威廉姆斯车队的地位跟实力,不需要去赌那些未知的东西。

    这句话换在法拉利车队身上依然适用,甚至可以更为夸张,哪怕就是已知实力跟潜力,他们依然看不上,除非是拿到了成绩,展现出强悍的实力了,他们才会重点关注。

    毕竟法拉利车队里面,已经有目前f1围场里面最强的车手舒马赫,甚至面前能算得上第二强的车手巴里切罗。

    可以说最强车手都已经在阵营中了,他们还需要去关注个啥,更不会去考虑什么新人车手了。

    但是不得不说,张一飞的表现确实很出乎所有人意料,甚至就连不怎么关注新人车手的法拉利车队,都开始提高了张一飞的重视级别,所以才有了罗斯·布朗的这一问。

    “作为新人来说,他是不弱,但是巴里切罗连个新人都不如吗?”

    让·托德依然还是不愿意接受巴里切罗输给张一飞的现实,这确实是一件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否则赛道上也不会全场愤怒。

    “不是不如,是主场赛道给巴里切罗太大的压力了,发挥出现一些不稳定因素也很正常。而且话说回来,巴里切罗的表现并不差,刚才那种失误,更多是赛道路面颠簸导致的。”

    “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的话,就是飞发挥的更好更稳定。”

    罗斯·布朗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欣赏,当年他搭档舒马赫的时候,还是塞纳的时代,舒马赫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罢了。

    可是谁也想不到,舒马赫短短一年之后,就展现出挑战塞纳的实力,甚至连续卫冕了两届世界冠军。

    所以新人并不是弱者的代言词,而且f1赛事也是非常看发挥的体育比赛,一场的失败并不能代表什么。

    听着罗斯·布朗的劝解,让·托德压制住自己内心的不满。这也是法拉利车队目前的现状,管理层无比的强势,巴里切罗这种二号车队,地位真的不怎么高。

    “现在就看舒马赫的发挥了。”

    让·托德再次把目光转移到了显示屏上面,随着巴里切罗被张一飞超越,前三位置法拉利车队只剩下舒马赫一人。

    相比较之前两站比赛,舒马赫一马当先的领跑,巴里切罗紧随其后的场景。今天在英特拉格斯赛道上,法拉利车队的成绩无疑要惨淡许多。

    两名世界顶级的车手,分别被两名今年才进入f1围场的新人给击败,这放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不过对于法拉利车队来说,舒马赫在场上,那么希望就在。无论这名德国车手落后多少,只要没有看到比赛结束的黑白格旗挥舞,那么就还有追上来的机会。

    这就是舒马赫的能力,也是巅峰舒马赫的魅力!

    法拉利车队维修站恢复平静,赛道上的喧嚣依然没有停止,张一飞的超车胜利,简直就是在巴西车迷的骄傲上,狠狠的践踏了几脚,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里面平复下来。

    面对这种赛道的喧嚣,解说冈萨雷斯不得不缓解道:“巴里切罗被超越,确实很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是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落后罢了,他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证明自己,巴西车手将捍卫英特拉格斯赛道的荣耀!”

    无论如何,这种关键时刻,都不能因为被超车,而过于指责巴里切罗。

    因为比赛还剩下接近三十圈赛程,远远没有到下定论的时候。巴里切罗是被张一飞超越了,但他依然排在第四,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而且剩下的赛程足够长,巴里切罗完全有追赶超车的机会,这种时候的谩骂跟不满,哪怕巴里切罗听不到,他也能从观众的动作中感受出来。

    主场赛道,就一定要给主场车手足够的支持,否则那还叫什么主场?

    可能是冈萨雷斯的呼吁关系,赛道上的不满跟谩骂瞬间消停了许多,并且逐渐转变成为加油跟鼓励,这里毕竟还是巴西主场。

    赛道上的张一飞,超越了巴里切罗之后,内心里面也是激动无比。这算是他进入f1围场后,第一次超越一名现役的f1顶级车手。

    只是张一飞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科塞尔能观察到巴里切罗这种瑕疵,因为这实在是太明显的失误了,巴里切罗不可能圈圈都犯吧?

    所以他没有按耐住内心的好奇,通过车队语音向科塞尔询问了一句。而另外一边,科塞尔也很快给了他答案。

    “之前你超越海德菲尔德的时候,巴里切罗处于双顶点复合弯。他为了拉开跟你的车距,走了另外一条极端路线,而恰好那条路线有块颠簸路段,瞬间摇晃之下,很难掌控刹车力度。”

    “刹车踩轻了,就会冲出赛道,而踩重的后果最多就是锁死轮胎。所以巴里切罗都会往重了踩,保证赛车能顺利过弯。只不过后来你没给他足够压力,他也就没选择走极端路线过弯。”

    听到这里的时候,张一飞就明白了,当自己这一次追上来准备超车,巴里切罗再次感受到了压力,于是又走了极端过弯路线。

    他依然习惯性的把刹车给踩重了,并且这次入弯速度更快,导致比常规踩刹车还要重了一点,所以出现了轮胎锁死现象,给了自己超车的机会。

    真是没有想到,这种几十圈前的失误,科塞尔都能注意到并且记住,张一飞真的内心里面无比佩服。

    “科塞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张一飞忍不住在车队语音中拍了一句马屁,科塞尔今天的指令真是太重要跟精准了。

    “别说废话,注意力放在前面的舒马赫身上,他才是你最大的对手。”

    科塞尔的这句话,瞬间点醒了张一飞,超越了巴里切罗后,自己前面的车手,就是同样来自法拉利车队的舒马赫。

    别人不知道,但是张一飞心里面却清楚无比,这是一个后世被封神的车手。

    终于轮到自己挑战车神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