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陌御尘〕〔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重生之捉鬼续命〕〔剑域神王〕〔开局抽女帝,把把〕〔家有悍妻怎么破〕〔邪帝狂妃:鬼王的〕〔霍海云晴〕〔人到中年:青云直〕〔王爷,王妃又去打〕〔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大魔王娇养指南〕〔重生之狂暴火法〕〔从小反派成为帝厉〕〔透视医婿〕〔姑娘你不对劲啊〕〔夫人总想气我〕〔家有小傻妻〕〔我就是这样汉子〕〔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 50
    “哗啦啦——”这是从浴池中站起来时,身体带动的水发出来的声音。

    日暮杉在这时候是站了起来的。

    “我洗好了。”

    他此时的这一举动,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尤为突兀。

    脸上原本还挂着‘调笑’的仓持洋一,在这时候只觉得感到有些尴尬,觉得日暮杉这个人实在无趣。

    至于川上宪史则是瞬间脸色有些不好,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话,惹得日暮杉同学他不高兴了。

    这时候的他不敢再看向对方,只是垂着头。

    想着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说话,想想刚刚自己说的话,还真的有够自大的……

    就在低落的情绪越加填满川上宪史的心情时,耳边却在这时候传来——川上同学,谢谢你的支持,我会努力的,我也十分期待你能追上来。

    抬头,入目的便是日暮同学那显得格外柔和的双眸。

    面色柔和下来的他,笑盈盈的样子,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那晴天娃娃般,带给人明媚的心情。

    最后,他只记得,重重点头,“嗯,我一定会的。”

    不过,说出这话后,川上宪史在这一刻,只觉得热水的温度好像有些高过头了。

    热得他的脑袋胀胀的,还感到有些晕。

    当日暮杉他从浴池中走出来的那一刻,他看了一眼仓持洋一,然后是用着有些冷的目光道,“仓持同学,有些你觉得好笑的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好笑,而且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在一旁幸灾乐祸别人。”

    ‘被说’的仓持洋一,眼睛顿时张得大大的。

    这话是在指责他吧?是在说他吧?

    绝对就是明晃晃地在教训他。

    这让性子有些桀骜的仓持洋一,顿时就如那点着了的炮仗。

    一点就燃。

    这让他当即就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几步,一把拉住了要离开的日暮杉,看着他,眉毛微挑,语气有些找茬的意味,“说清楚,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进入高中的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他洗清身上的混混行事作风。

    这时候的日暮杉侧头看了眼拉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然后将视线往上移,看着对方脸上那一脸‘我是你大爷’的表情,微皱眉头,“放手!”

    然而,此时仓持洋一却一点都不惧日暮杉脸上的那份冷意,那手反而是抓得更紧了,甚至还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目光。

    那目光似乎是在说——我不放,你有能拿我怎么样?

    一旁的御幸一也跟川上宪史眼看日暮杉他们两人似乎要闹起来的样子,害怕会出事的他们,在这时候连忙一人拉着一个人,将他们隔离开来。

    “都是队友,有话好好说。”

    ……

    “日暮,你今晚是怎么啦?”

    ……

    “仓持同学,我想日暮同学的话,没有什么特别意思的,你不要想太多。”

    ……

    一人负责将一人拉到一边,各自劝说。

    然而实际上,御幸一也跟川上宪史他们两人也闹不明白,日暮杉怎么会突然就对仓持洋一说出那样的话来?

    他们几人之前的聊天内容挺正常的呀,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仓持洋一所说的那些话中,到底是有那一句是能惹到日暮杉他的。

    川上宪史不方便问,但是御幸一也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日暮,仓持洋一那家伙,嘴巴本来就是那么坏的人,一直以来也没见你对此有什么反应,今晚是怎么了,感觉你好像是格外的暴躁?”

    听到这话的日暮杉,也在心里面问自己为什么。

    他其实也知道,今晚仓持洋一他所说的那些话,都没有什么恶意。

    但他就是听不惯,听不惯对方对着在‘对棒球方面有着一颗十分纯粹的心’的人如此出言嘲讽。

    虽然在一年级的选手中,他除了跟御幸那家伙比较要好外,其他的都不大熟,但是他还是对川上宪史这个人有着一定的了解的。

    毕竟他也是投手,一个有天赋,还十分努力的投手。

    川上宪史这人给他的感觉不错,不过他也有看不惯的地方。

    就是他的性子,太过腼腆害羞了,这样的性格并不利于他去成为一位优秀的投手。

    不过,又因为他第一世的经历,他对于这样的‘投手’,总是容易抱着一种同情心。

    没错,他就是因为折份额同情心,所以才看不惯仓持洋一对川上宪史的出言嘲讽。

    就算川上宪史的这一行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有着什么恶意,但是在他看来,这就是一种看低对方的心态,就是因为打从心底里面觉得对方做不到,觉得对方说的事情好笑,所以才能说出这些话来。

    因此,在最后的时候,日暮杉虽然因着御幸一也他们的缘故,并没有和仓持洋一起更大的冲突,但是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是撂下了句——不管有没有恶意,但出言嘲笑别人的真心就是不对,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不能用来开玩笑的。

    看着对自己撂下这一句在他听来是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就离开了的日暮杉他的背影。

    还在浴池中站着的仓持洋一,牙关都差点咬脱了。

    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今晚做什么了?

    明明都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这时候的他,看着还跟自己留在这里的御幸一也跟川上宪史。

    “你们说,我今晚说的话,到底是哪里给那家伙刺激了?”

    被质问道的御幸一也他们,看着这时候暴躁的就跟狮子般的仓持洋一,并没说话。

    因为在这一刻,无论是御幸一也还是川上宪史都听懂了日暮杉离开前所说的那一句话指的究竟是什么。

    不管是论关系还是论交情,对御幸一也来说,好友都是绝对占据上风的那一个,因此御幸一也十分干脆的,直接两手一拍,朝已经走远了的好友喊道,“日暮,等等我!”

    速度快得根本就不让川上宪史他们有所反应。

    这一下子,整个浴池,就只剩下仓持洋一跟川上宪史两人。

    于是,仓持洋一就把目光落在了川上宪史的身上,目光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跟他站在同一战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