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陌御尘〕〔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重生之捉鬼续命〕〔剑域神王〕〔开局抽女帝,把把〕〔家有悍妻怎么破〕〔邪帝狂妃:鬼王的〕〔霍海云晴〕〔人到中年:青云直〕〔王爷,王妃又去打〕〔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大魔王娇养指南〕〔重生之狂暴火法〕〔从小反派成为帝厉〕〔透视医婿〕〔姑娘你不对劲啊〕〔夫人总想气我〕〔家有小傻妻〕〔我就是这样汉子〕〔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 81
    “这时候居然还敢再对我投出一颗同样的正中直球,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真的以为刚刚那一球,自己是因为打不到,所以才没能挥棒的?

    想多了,我只是因为被你小子站在投手丘上时心里没点‘b数’的装模作样姿态给骗了,以为你真的有两下子,所以才想着要先观察下罢了。

    满心里都觉得自己是被这对一年级新生投手给看低了的东清国,对于日暮杉投向他的第二球没有一点怀疑,直接就干脆利落地挥棒。

    其实他之所以能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是因为自信。

    自信就算这一球最后其实不是正中向他飞来的直球,以自己的挥棒速度,也完全来得及重新调整挥棒的节奏,从而将球打出去。

    他可不会再像第一球那样,想着看那一球里面是否存在着什么秘密,就那样目送球飞落捕手的手套中。

    好球!

    这两个字重重地砸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东清国他的球棒完美错过了球。

    挥棒落空的东清国,有些错愕地侧头看向捕手。

    这时候的东清国满脑子里都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虽然他在球飞到本垒板前的时候,就察觉了它可能并不是直球来的,也第一时间就改变自己的挥棒节奏,但是因着自身体型的缘故,他最不擅长打的球路便是那偏低的内角球,越是靠近他身体所处位置的内角球,他就越是没有办法打中球。

    刚刚那一球便是极为贴近他的偏低内角球。

    只是,刚刚那一球?

    是切球吗?

    切球也称之为卡特球,球速比快速直球略慢,但球在进入本垒板时,会产生大约10公分的横移变化。

    正常来说,右投手所投出来的切球最后的变化对右打者来说是向外角移动,对左打者来说则是向内角移动,然而刚刚的那一球则违反了常理,最后的横移变化居然是向着他这个右打者的内角位置移动。

    还是说,自己刚刚看错了,那并不是什么切球?

    完全想不通这其中关键的东清国在这一刻,才觉得投手丘上站着的日暮杉他这个一年级的新生投手,有点意思。

    日暮杉他这第二球的表现,不仅没有让再次挥棒落空的东清国有任何的挫败感,反而更是让东清国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日暮杉他所投出来的球给‘轰’出去。

    在东清国身旁的御幸一也感到他的这股气势,心中暗道‘糟糕’。

    他们这是弄巧成拙了。

    尤其是这时候他们这位东清国学长居然往后退了一步,这是绝对不给他们再利用内角球的机会了。

    难道要投外角球?

    不,他们这位东清国学长敢这样明晃晃地露出空隙,他相信对方肯定是有着应对外角球的方法,看来他们是没办法继续浑水摸鱼下去了。

    “日暮,敌人太狡猾了,看来我们要有着‘今天出尽所有底牌’的心里准备了。”

    “站在这投手丘上就要有全力以赴的心里准备,这不是身为投手应该要做到的事情吗?”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配球有些无趣,不如我们再玩点刺激点的,我们第三球就投刚刚从那位丹波学长里学到的纵向曲球如何?”

    “御幸,你这家伙——”

    “反正就算被打出去了,后面也还有两名打者等着嘛!更何况,刚刚的时候,这位东清国学长并不在场,所以完全可以赌的,若是赌赢了的话,后面的两名打者就不会有问题了。”

    “好吧,如果被打出去了,我可不管哦!”

    ……

    说是说,日暮杉他模仿别人的投球,所投出来的球路看上去好像是跟对方的一模一样,要认真看过两三次,才能发现日暮杉他通过模仿投出来的球其实只有形而没有神,仅仅不过是那花架子罢了。

    事实上打者其实只要捕捉到球路很容易打出去,尤其是日暮杉他的球速并不算快,所以球路更是容易被捕捉到。

    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是第一次见,但被肉眼欺骗过去’的可能性其实并不是百分百的。

    如今他们所面对的打者,是球队里的最强打者,就算是放眼全国,估计也能排在一流位置的高中生打者。

    所以说,御幸一也他此是的这个配球方案,简直是胆大妄为。

    但真的是这样子吗?

    并不是的。

    御幸一也他是因为知道,他们的片冈监督有让球队里的打者去打球队里每一位投手的球的习惯,尤其是球队里的正选们,估计每一个人都十分了解自家球队各个投手的球是投得如何的。

    丹波学长作为二年级里被重点培养的投手,御幸一也完全相信,作为球队里最厉害的打者,东清国学长他绝对打过很多次对方的球,更是无比地熟悉人家丹波学长那作为自己决胜球路的纵向曲球。

    熟悉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人可是习惯性的一种动物。

    日暮他所模仿出来的球路,之所以看过两三次就会察觉到不一样的地方,那是因为球最后发生变化会更加显得明显,只不过是因为他在球还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之前提前把球收入手套中,所以第一次看见时,由于打者本就因为在比赛中处于紧张的状态中,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猛地看见了一球自己十分熟悉的球路,便会下意识觉得日暮他所投出的这一球,跟自己所认识的投手投出来的球是一模一样的。

    既然日暮他的球速、所投出来的球的尾劲等没有办法克制住他们这位东清国学长的挥棒,反正就算保险地去配球也不没有多大的把握去解决这名打者,那么再赌一赌,也没有关系。

    在场观看这场对决的人没有一个人想到此时场上的御幸一也从头到尾都在追求着那刺激的赌博过程。

    不过御幸一也他能这般心大,也是因为他此时场上的搭档,他的好友日暮杉是那不仅愿意无条件配合他,还是那能与他配合的十分默契的一位投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